《三生三世枕上书》

下载本书

第五章 (八)

作者:唐七公子 字数:661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la

    萌少喝得两眼通红,摇摇晃晃地撑住小燕的肩膀。比翼鸟一族出了名的耳朵灵便,方才洁绿同凤九小燕的一番话似乎尽入萌少之耳,令他颇为感动,大着舌头道:“果然如此?你们也觉得本少应该不拘族规,勇敢地去追求真心所爱么?”轻叹一声道:“其实半年前本少就存了此念,想冲破这个困顿本少的牢笼,但本少刚走出城门就被你们掉下来砸晕了,本少颓然地觉得此是天意,天意认为本少同凤九殿下缘,遂断了此念,”一双眼睛在满堂辉光中望着凤九和小燕闪闪发亮:“但是没有想到今日你们肯这样地鼓励本少,一个以身作例激励本少要勇于冲破族规的束缚,一个主动恳求帮本少打听凤九殿下的出没行踪……”

    凤九恨不得给自己和小燕一人一个嘴巴,抽搐着道:“我们突然又觉得需要从长计议,方才考虑得……其实不妥,”转头向燕池悟道:“王兄我看你自方才起就面露悔恨之色,是不是也觉得我们提出的建议太冲动很不妥啊?”

    被点名的小燕赶紧露出一副悔恨之色:“对对,不妥不妥。”满面忏悔地道:“虽然族中的长老一向不管老子,但违反了族规让老头子们伤心,这么多年来,老子的心中也一直很不好过,每当想起老头子们为老子伤心,老子就心如刀绞。族规,还是不要轻易违反得好,以妨长年累月受良心的谴责!”

    洁绿郡主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萌少的目光微有迷茫。

    凤九严肃地补充道:“既然当年凤九她、咳咳、凤九殿下她送给你一头蟋蟀加一个瓦罐,你为什么非要对着蟋蟀寄托情思,对着瓦罐寄托不也是一样的么。蟋蟀虽死瓦罐犹在,瓦罐还在,这就说明了天意觉得还不到你放弃一切出去寻找凤九殿下的时候。”循循善诱地道:“要是天意觉得你应该不顾族规出去找她,就应该收了常胜将军的同时也毁了你的瓦罐,但天意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因为天意它觉得还不到时候,你说是不是?”

    萌少一双眼越发迷茫,半晌道:“你说得似乎有几分道理,但本少听这个见解有几分头晕。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ianhuatang.la

    凤九耐心地解惑道:“那是因为你一直饮酒买醉,坏了灵台清明。”又善解人意地道:“你看,你不妨先去床上躺躺醒一醒酒,待脑中清明了自然就晓得我说的这些话是何道理。”

    萌少想了片刻,以为然,豪饮一天一夜后终于准了侍从围上来服侍他歇息,被洁绿和因终于可解脱而感激涕零的侍从们众星拱月地抬去了醉里仙的客房。

    待人去楼空整个大堂唯剩下他二人同两个打着呵欠的小二时,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小燕叹服地朝凤九比起一个大拇指,待要说什么,凤九截断他道:“萌少他为什么会看上我我也觉得很稀奇,这个事你问我我也说不出什么。”

    小燕的脸上难掩失望。凤九谨慎向四下扫了一扫,向小燕道:“你有没有觉得,从我们踏进醉里仙这个门,好像就有两道视线一直在瞧着我?”

    小燕愣了一愣,惊讶状道:“可不是,那个东西一直停在你肩头,正在对你笑呢~~~~~”身后正好一股冷风吹过,凤九毛骨悚然哇得哀嚎一声直直朝小燕扑过去,小燕拍着她的后背哈哈道:“上次老子抱零级大神/19181/你一回,这次你抱老子一回,扯平了。”“……”

    醉里仙二楼外一棵琼枝树长势郁茂,微朦的晨色中满树的叶子风却动了一动,幽幽闪过一片紫色的衣角,但楼里的二人皆没有注意到。

    七日后,万众期待的宗学竞技赛终于在王城外的一个土山坳中拉开了帷幕,听说从前梵音谷中四季分明的时候这个山坳中种满了青梅,所以被叫做青梅坞,只是近两百年来的雪冻将青梅树毁了大半,于是宫中干脆将此地清理出来弄得敞阔些专做赛场之用。

    凤九自进了侯场处便一直寒暄未停,因帝君十日前随意用了一个伤寒症代她向夫子告假,众同对她刚从病榻上爬起来便亟亟前来参赛的勇敢很是欣赏,个个亲切地找她说话。空当中凤九瞄了一眼现场的态势,赛场上果然立满了雪桩子,正是当日萌少在空中呈浮给她所见,尖锐的雪桩在昏白的日头下泛出凌厉的银光,瞧着有些渗人,不过经帝君十日的锤炼打磨,她今日不同往常,已不将这片雪桩子放在眼中,自然看它们如看一片浮云。说起萌少,昨天下午从结界中被东华放出来后她出去打听了一下,听说他近日没有什么过激的动向,应该是想通了罢?萌少没有再给她找事让她感到些许安慰。

    沿着赛场外围了一圈翠柏苍松之类搭起的看台,看台上黑压压一片可见围观者众。宗学十年一度的竞技赛对平头百姓们从没有什么禁制,虽往年人气也不弱,但因赛场敞阔,看台也敞阔,看客们人人皆能落一个座,人坐齐了场面上还能余出数个空位。但唯独今年人多得直欲将看台压垮,据说是因东华帝君亦要列席之故。帝君虽来梵音谷讲学多次,但不过到宗学中转转或者看上什么其他合他老人家意的地方把课堂擅自摆到那一处去,平头百姓们从未有机会瞻仰帝君的英容。传说三天前帝君可能列席的风讯刚传出去,因从未想过有生之年有这等机缘见到许多大神仙亦缘觐见的九天尊神,王城中一时炸开了锅,族中未有什么封爵的布衣百姓们纷纷抱着席铺前来占位,青梅坞冷清了两百多年,一夕间热闹得仿佛一桶凉水中下足了滚油。

    高那座看台上比翼鸟的女君已然入座,空着台上尊的那个位置,看得出来应是留给东华。上到女君下到几个受宠的朝臣皆是一派肃然,将要面见帝君还能同帝君坐而把酒论剑,令他们略感紧张和惶恐。

    凤九琢磨,照帝君向来的风格,这样的大赛会他从不抵着时辰参加,要么早到要么晚到,今天看似要晚到一些时辰,但究竟是一柱香还是两柱香,她也拿捏不准。今早临行时她想过是不是多走两步去他房中提醒一声,脚步迈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她这几天同帝君的关系有些冷淡。

    说起来,那一夜帝君为她治伤的梦,她自醉里仙安慰萌少回来后又认真想了一遍,觉得也许一切都是真的,可能帝君临走时施的仙法将一切归回原样,不一定屋中未留下什么痕迹就证明自己是在做梦。她心中不知为何有点高兴,但并没有深究这种情绪,只是匆忙间决定,她要好好报答一下帝君,早上的甜糕可以多做几个花样,还要郑重向他道一声谢意。她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哼着歌做出来一顿极丰盛的大餐。但帝君破天荒地没有来用早膳。她微有失望却仍兴致不减地将早膳亲自送进他房中,房中也未觅见他的人影。眼看练剑的时辰已到,她拎着陶铸剑匆匆奔至后院习剑处,没想到盛开的杏花树下瞧见他正握着本册发呆。

    她凑过去喊了他一声,他抬头望向她,眼神如静立的远山般平淡。她有些发愣。

    按常理来说,倘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帝君瞧她的眼神论如何该柔和一些,或者至少问一句她的伤势如何了。她默默地收拾起脸上的笑容,觉得果然是自己想深了一步,昨夜其实是在做梦,什么都没有发生。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事到如今自己竟然还会做这种梦,难道是一向有情绪的梦都是梦到帝君所以渐渐梦成了习惯?

    她说不清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对别的的什么东西失望,垂着头走进雪林中,突然听到帝君在身后问她:“你那么想要那颗频婆果,是为了什么?”她正在沮丧中,闻言头也不回地胡诌道:“没有吃过,想尝尝看是什么味道。”帝君似乎沉吟了一下,问了个在她而言难以揣摩的问题:“是拿来做频婆糕么?”她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得到频婆果原本是用来生死人肉白骨,但将频婆果做成甜糕会不会影响它这个效用还当真没有研究过,她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道:“可能吧。”接着,帝君问了个加让她难以揣摩的问题:“燕池悟近想吃频婆糕?”她一头雾水:“小燕么?”记忆中燕池悟似乎的确喜滋滋地同她提过类似的话,说什么二人若盗得频婆果她不妨做个糕一人一半。她一头雾水地望向东华黑如深潭的眼神,继续含糊地道:“小燕,估摸他还是比较喜欢吃吧,他只是不吃绿豆赤豆和姜粉,”又嘟哝着道:“其实也不算如何的挑食。”忽然刮过来一阵冷风,帝君方才随手放在石桌上的册被风掀起来几页,沙沙作响,他蹙眉将压实,凤九拿捏不准他对自己的回答满意不满意,但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小说,跟官同步.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2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2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2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章 (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章 (七)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章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