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

下载本书

第十一章

作者:唐七公子 字数:2333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是夜,凤九和衣早早地躺在床上,她预感今夜沉晔又会出个什么幺蛾子折腾自己,一直忐忑地等着老管事通报。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 (本百度搜索黒严谷;

    等了半个时辰,迟迟不见老管事,自己反而越等越精神,干脆下了床趿了双鞋,打算溜去孟春院偷偷瞅一眼。凤九暗叹自己就是太过敬业,当初阿兰若做得也不定有她今日这般仔细。

    叹息中,外突然飘进来一阵啾啾的鸟鸣。府中并未豢养什么家雀,入夜却有群鸟唱和,令人称奇。

    她伸手推门探头往外一瞧。

    凤九觉得,她长到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这么震惊过。

    亭院打理上头,因阿兰若爱个自然谐趣,院中一景一物都挺朴实,以至她这个院子看上去就是个挺普通的院子,特别处不过院中央一棵虬根盘结的老树,太阳大时,是个乘凉的好去处。

    但此时,当空的皓月下,眼前却有丰盛花冠一簇挨着一簇,连成一片飘摇的佛铃花海,叫不出名字来的发光鸟雀穿梭在花海中,花瓣随风飘飞,在地上落成一条雪白的花毯,花毯上头寸许,飘浮着蓝色的优昙花,似一盏盏悬浮于空的明灯。

    紫衣神君悠闲地立在花树下,嘴里含着半个糖狐狸,垂头摆弄着手上的一个花环,察觉她开了房门,瞧了她一会儿,将编好的花环伸向她,抬了抬下巴:“来。”

    凤九半天没有动静,几只雀鸟已伶俐地飞到息泽手旁,衔起花环叽喳飞到凤九的头顶。安禅树的嫩枝为环,缀了一圈或白或蓝的小野花,戴在她头上,大小正合衬。

    凤九仍靠门框愣着,脑中一时飘过诸多思绪。譬如折颜时常吹嘘他的十里桃林如何如何,如今看来他那十里桃林除了能结十里桃子这点比佛铃花强些外,论姿色逊了何止一筹。又譬如歧南神宫路远,息泽此时竟出现在此院中,可见是赶路回来,要不要将他让进房中饮杯热茶坐一坐?再譬如上古史中记载,上古时男仙爱编个花环赠心仪的女仙做定情物,息泽竟送了个花环给自己做糖狐狸的谢礼,可见他忒客气,以及他没有读过上古史……

    雀鸟啾鸣中,任她思绪繁杂,息泽却仍闲闲站在花树下:“过来,我带你去过女儿节。”

    这个话飘过来,像是有什么形之力牵引,走向息泽时她的裙子撩起地上的花毯,离地的花瓣融成光点,萦绕她的脚踝。

    凤九折回去信步踢起多的花瓣,花瓣便化成多的光点。鸟雀们在光点中扑闹得欢腾,她踢得也欢腾,高兴地向息泽道:“难得你把这里搞得这么漂亮,我们就在这里玩儿一会儿,不出去了……”话还没说完,腰却被揽住,“成不成”三个字刚落地,两人已稳稳立于王城的夜市中。

    天上有璀璨的群星,地上有炫目的灯彩,佛铃与优昙悬于半空,底下是喧嚷的人声。

    凤九瞧着半空中飘飞的落花目瞪口呆:“你将幻景……铺满了整个王城?”

    正有两个姑娘嬉闹着从他们跟前走过,落下只言片语:“大约是哪位神君今夜心情好,为了哄心仪的女子开心,才在女儿节做出这样美丽的幻景,叫咱们都赶上了,那位神君可真是痴心,他心仪的女子也真是有福分!”

    有福分的凤九一心追着往市集里走的息泽,姑娘们说的什么没听清,追上时还不忘一番语重心长:“做这样的幻景虽非什么重法,但将场面铺得这样大难耗精力,你看你前些时日身上还带着伤,此时也不知好没有,我其实没有想通你为什么会做这等得不偿失之事,啊你怎么想的,我方才在院中时都忘了你身上还带着伤这回事。”

    息泽的模样像是她问了个傻问题:“她们不是说了吗,我今夜心情好。”

    凤九很莫名:“前些时也没见你心情好到这个地步,今日怎么心情就这么好了?”

    息泽指了指化得没形的糖狐狸:“你送我这个了。”

    凤九卡了一卡。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糖狐狸,又默默地看了一眼息泽,良久,道:“我送你几个糖狐狸,你就这么开心?”

    息泽声音柔和,答了声嗯,目光深幽地瞧着她:“你送我糖狐狸,我很开心,回来陪你过女儿节,做出你喜欢的幻景,我是什么意思,你懂了吗?”

    息泽方才的那一声嗯,早嗯得凤九一颗狐狸心化成一摊水,听他底下的这句话,化成的这摊水暖得简直要冒泡泡。这是多么让人窝心的一个青年,小时候没了父母,没得着什么疼爱,此时送他几个不值钱的糖狐狸,他就高兴成这样。这又是多么知恩的一个青年,她送了那么多人糖狐狸,就他一人用这样方式来郑重报答她,旁人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简直是滴水之恩喷泉相报。

    凤九给了息泽一个我懂的眼神,嗓音里含着怜爱和感动:“我懂,我都懂。”

    息泽默了一会儿:“我觉得你没有懂。”

    凤九同情地看着他。如今这个世道,像息泽这样滴水之恩喷泉相报的情操,确然不多见了,想来也不容易觅得知音。息泽他,一定是一个内心很孤独的青年。太多人不懂他,所以遇到自己这种懂他的,他一时半会儿还不太能接受。这却不好逼他。

    她越瞧着他,越是一片母性情怀在心头徐徐荡漾,恨不得回到他小时候亲自化身成他娘亲照顾他,手也不禁抚上他的肩头:“你说我没有懂,我就没有懂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又看他的手:“这个糖狐狸只剩个棍子了,其他九只你也吃完了?你喜欢吃这个?我此时身上却没带多的,夜市里头应该有什么糕点,我先买两盒给你垫着,回家再给你做好不好?或者我再给你做个旁的,我不单只会做这个。”

    息泽又看了她许久,轻声道:“我不挑食,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又道,“你在我身上这样操心,我很高兴。”

    凤九几欲含泪,这个话说得多么贴心,她也认识另外一些内心孤独的少年或者青年,为人就没有息泽这样体贴柔顺。( )这就又见出息泽的一个可贵之处。

    凤九瞧着他的面容,遥想他小时候该是怎样一个体贴可爱的孩子,父母长到这么大,不晓得受过多少委屈,就恨不得立刻将他幼时没有见识过的东西都买给他,没有玩过的把戏一个一个都教他玩得尽兴。

    她满腔怜爱地一把拽住息泽的袖子,豪情满怀:“走,我带你玩儿好玩儿的去。”

    女儿节,照字面的意思就是姑娘们过的节日,梵音谷外的神仙不过这种节,但凤九两百多年前乃是凡界的常客,自然有些见识,看出凡界有个七月七过的乞巧节,同这个有几分相类。

    但地仙们过节,自然有趣致。譬如排出的这一条街灯,灯上描的瑞兽便个个都是能言能动的,即便是个上头只描了花卉的灯笼,凑近些也能听到灯里传出自花间拂过的风声。再譬如小摊上拿面泥捏的面人,也是个个古灵精怪得同活物一般,光瞧着都很喜人。

    卖面人的小哥拿剩泥捏了个箜篌拿根棍儿穿着,插在一众花枝招展的泥人儿间,泥箜篌竟自己就奏出乐声来。凤九瞧着有趣,多看了两眼,听到息泽在她头上问:“你喜欢这个箜篌吗?”

    息泽这样一问,不禁令她想起她的表弟糯米团子来。团子是个十分委婉的孩子,想要什么从来不明着要,例如她带他出游凡界,他睁着荷包蛋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绞着衣角羞怯地问她:“凤九姊姊,你想吃个烧饼吗?”

    她就晓得,团子想吃烧饼了。小说txt下载

    息泽此时这个问法,句式上和团子简直一样一样的。

    面人小哥正对着息泽舌灿莲花:“公子果然有眼光,小人虽然有个虚名叫面人唐,但其实擅捏箜篌,城中许多公子都爱光顾小人买个泥箜篌送心上人,摊上这个已是今日后一件了,公子若要了小人替公子……”

    话没说完凤九一锭金叶子啪一声拍在摊位上头:“好,我要了,包起来。”

    面人小哥一手稳住掉了一半的下巴,结巴道:“是小……小姐付账?一向不……不都是公子们买给小姐们吗?”

    息泽还没反应过来,凤九已接过面人,巴巴地递到他手里,口中异常的慈爱:“你小时候没有玩过面人对不对,这个虽然是米面做的,但入不得口,将它放在床头把玩几日即可。若要能入口的,前头有个糖画铺子,我再给你买个糖画去。”期待地道,“这个泥箜篌你喜欢么?”

    息泽艰难地看了她一会儿,斟酌道:“……喜欢。”

    凤九感到一种满足,回头向目瞪口呆的面人小哥豪爽道:“你做出这个来,他很喜欢,这就是莫大的功劳了,多的钱不用找了,当是谢小哥你的手艺。”

    面人小哥梦游似的收回找出去的银钱,敬佩地目送凤九远去的背影,喃喃赞道:“真奇女子,伟哉。”

    凤九如约给息泽买了个会喷火花的龙图案糖画,还买了两盒糕。

    一路上,息泽问过她想不想要一个比翼鸟尾羽做的毽子,一个狐狸面孔的会挑眉毛的桧木面具,一把拼错了会哼哼的八卦锁。于是她又一一给息泽买了一个毽子,一个面具,一把锁。买完势必满含期待地问息泽一句喜不喜欢,自然,息泽只能答喜欢。

    她听着息泽说喜欢两个字,就忍不住高兴,就忍不住将卖这些小玩意儿的摊贩打赏打赏。

    逛了一夜,逛得囊中空空,她却十分地满足。

    三四个戴面具的孩子打闹着跑过他们身前,有个长得高的孩子跳起来捞一朵落在半空的优昙花,花朵像是有知觉似的躲躲闪闪,孩子愣了一瞬,咯咯笑着就跑开了。

    凤九顿时想起自己混世魔王的小时候,回头挺开心向息泽道:“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也爱在街上这么跑来跑去。”

    她的童年里头着实有许多趣事,边走边眉飞色舞地同息泽讲其中一则:

    “那时候我有个同,是头灰狼,有一回我没答应他抄我功课,他趁我在学塾里午睡时把我身上的皮毛……呃,羽毛都涂黑了。”

    息泽将落在她头上的光点拨开:“你小时候常被欺负?”

    凤九扬眉:“怎么可能,旁的同们巴结孝敬我还来不及,就灰狼弟弟还敢时不时反抗一下,当然我都报复回来了。次回夫子带我们去山里认草药,晚上宿在山林里,我就去林子里抓了只灰兔子,趁灰狼弟弟睡着时把兔子塞在他肚子底下,次日清晨告诉他那是他做梦的时候生出来的,我还帮他接了个生,灰狼弟弟当场就吓哭了。”

    息泽唇角浮出笑来:“做得很好。”

    凤九叹一口气:“但后来他晓得是我耍了她,撵着我跑了两个月。”

    息泽道:“只撵了两个月?”

    凤九奈地看他一眼:“因为两个月后年终大考,他想抄我的上古史。”

    息泽点头道:“看来你的上古史修得很好。”

    凤九有一瞬的怔忪,但立刻抛开杂念,坦荡地道:“这个嘛,因我小时候崇拜一位尊神,他是上古的大英雄,一部上古史简直就是他的辉煌战功史,我自然修得好。”

    瞧息泽忽然驻足,她也停下来,又道:“其实那时候,我还想过在他喜欢的课业上也用一用功,奈他喜欢的是佛理课,这个我就有心零级大神/19181/力了。

    我一直不大明白他从前成天打打杀杀,后来为何佛理之类还习得通透,有一天终于明白了,挥剑杀人的人,未必不能谈佛理。其实他还喜欢钓鱼之类,但可惜夫子不开钓鱼这门课。”话毕由衷感到可惜地叹息了一声。

    恍一抬头,息泽的眼中含了些东西她看不大明白,他的手却扶了扶她头上有些歪斜的花环,低声道:“你为他做了很多。”

    凤九听出这个是在夸她,不大好意思,顺手从他手里拿过那个桧木面具顶在面上,声音瓮瓮从面具后头传出来:“这……这着实算不上什么,只不过小时候有些发傻罢了。”忽听得前头一片熙攘喝彩声,踮脚一瞧,立刻牵住息泽的袖子,声音比之方才愉悦许多,兴奋道:“前头似乎是姑娘们在扔香包,走走,咱们也去瞧瞧!”

    比翼鸟族女儿节这一日,姑娘们扔香包这个事,凤九曾有耳闻。

    听说夜里城中专有一楼拔地起,名婺女楼,乃万年前天上掌婺女星的婺女君赠给比翼鸟族一位王子的定情礼。婺女星大手笔,然比翼鸟族惯不与外族通婚,二人虽有一番情短情长,终究只能叹个缘,徒留一座孤楼仅在女儿节这夜现一现世,供有心思的姑娘们登高,圆一圆心中的念想。

    传说中,是夜,姑娘们带着亲手绣好的香包登楼,若心上人自楼下过,将香包抛到心上人的身上,他有意就收了香包,他意就抛了香包,但收了香包的需陪抛香包的姑娘一夜畅游。

    凤九发自肺腑地觉得,这果真是个有情又有趣的耍事,若早几万年青丘有这样的耍事,迷谷他也不至于单身至今。

    她兴致勃勃引着息泽一路向婺女楼,途中经过方才买面人的小摊,面人小哥在后头急急招呼了他们一声:“小姐行色匆匆,是要赶去婺女楼罢?

    奉劝小姐一句,你家公子长得太俊,那个地方去不得!”

    凤九急走中不忘回头谢面人小哥一句,乐道:“我们只是去瞧瞧热闹,他是个有主的,自然不会乱接姑娘们的香包,劳小哥心提醒。”

    小哥又说了什么,声音淹没在人潮中,但方才他那句倒是提点了凤九,不放心地向息泽道:“方才我说的,你可听清了?”

    息泽自然地握住她的手以防她被人潮冲散:“嗯,我是个有主的。”

    凤九将面具拉下来,表情很凝重:“啊,自然这句也是我说的,但却不是什么重点,要紧是你万万不可乱接姑娘们的香包,可懂了?”

    方才忘了叮嘱他,息泽这等没有童年的孤独青年,此时见着什么定然都奇,从他对毽子面具八卦锁的喜爱,就可见出一斑。要是他觉得姑娘们的香包也挺奇,怀着一颗好奇之心接了姑娘的香包……抛香包的姑娘自以为心愿达成,他却只是出于一种玩玩的心理,姑娘们晓得了,痛哭一场算是好的,要是个把想不开的从婺女楼上跳下来……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阵沉重,又向他一遍道:“一定不准接她们的香包,可懂了?”

    息泽深深看了她一眼,含着点儿不可察觉的笑意,道:“嗯,懂了。”

    “真的懂了?”

    “真的懂了。”

    凤九长舒一口气。

    可叹她这口气尚未松得结实,婺女楼前,迎面的香包便将他二人砸了个结实。

    凤九皱着眉,传说中,姑娘们将香包抛出来,接不接,在生公子们自己的意思,抛,不过抛的是一个机会,一则缘分。但此时砸在息泽身上这数个香包,却似黏在上头,这种抛,抛的却是个强求。

    她终于有几分明白面人小哥的提醒是个甚意思。

    婺女楼上一阵香风送来,楼上一串美人倚栏轻笑,另有好几串美人嬉闹着欲下楼,邀被香包砸中的公子,也就是息泽神君他兑行诺言。

    楼旁卖胭脂的大娘赠了凤九同情一瞥:“姑娘定是外来的,才会在今夜将心上人领来此处罢?”

    凤九没理会她那个心上人之说,凑上去道:“大娘怎晓得我们是外来的?

    大娘可晓得,这些香包,怎会取不下来?”

    在婺女楼底下卖胭脂卖了一辈子的大娘自然晓得,神色莫测道:“从前这些香包,确然只是普通香包,婺女楼也确然是求良缘的所在,但百年前城中出了位姿容卓绝的美男子,是许多小姐闺梦中的良人。小姐们为了能得这位美男子一夜相伴,于是集众人之力,做出了这等砸到人就取不下来的香包。”唏嘘一声,“那位美男子因此而不得不在女儿节当夜,以一人微薄之力陪七十三位小姐共游王城。老身尤记得当年那一夜,那可真是一道奇景。”

    凤九脑中想象了一番,赞叹道:“确是道奇景。不知后来这位美男子娶了七十三位小姐中的谁,不过论娶谁,想必都是段佳话罢。”

    大娘再次给予她同情一瞥:“后来嘛,后来这位九代单传的美男子就断袖了。”

    凤九愣了一愣,猛地回头看了眼息泽。难怪今夜楼前走来走去的男子多半歪瓜裂枣,难怪息泽一出场就被砸了一身。亏得他身手敏捷,可能为护着她又不太把砸过来的香包当回事,身上才难中了数个。

    是她执意将息泽带来此处,她虽是心,但倘若息泽步先人的后尘,亦在此被逼成个断袖……这简直不可想象。

    她不敢再多想象,一把握住息泽的手,抓着他就开跑。只听后头依稀有女子娇嗔:“公子,别跑呀……”她拽着息泽硬着头皮跑得飞。

    人群纷纷开道,一路尾随着稠急风声,落下来的优昙也被撞碎了好几朵。

    街灯渐渐地稀少,被拖着跑的息泽在后头慢悠悠地道:“怎么突然跑起来?”

    凤九听他这个话,想起楼上的众美人,顿时打了个哆嗦:“不跑能如何?

    难不成你想一整晚都耗在她们身上,陪她们夜游王都?”

    息泽停了一停:“你不想我陪她们?”

    话间将凤九拉进一条小巷中,这里灯虽少些,佛铃和优昙却比灯市上稠得多,月亮也从云层中露出脸来,颇亮堂。

    凤九站定一边喘气一边心道,这真是句废话,我自然不希望你被她们逼成个断袖,但她适才急奔中说了两句话,岔了喘息,此时连个嗯字都嗯不出来,只能勉强点个头。这个头,却似乎点得让息泽满意。

    佛铃和优昙悠悠地浮荡,巷子里静得出奇,只能听见她的喘息。方才跑得那样,头上的花环竟也未掉下来,未束的发像自花环中垂下的一匹黑缎,额角薄汗湿了些许发丝,额间凤羽花丽得惊人,雪白的脸色也现出红润。

    她的确长得美,但因年纪小,风情二字她其实还沾不大上,可此时,却像是个真正风情万种的成熟美人。

    桧木面具挂在她脖子上,面具上的狐狸耳朵挡住下颌,摩得她不舒服,伸手拨了拨,但又反回去,她就又拨了拨,这个动作显得有些稚气。

    息泽走近一步,伸手帮她握住面具,只是那么握着,没说帮她取下来,也没说不帮她取下来。他漂亮的眼睛瞧着她。

    凤九不知他要做什么,亦抬眼瞧回去,目光相缠许久,她迟钝地觉得,此时的氛围,有些不大对头。眼看息泽倾身过来,她赶紧退后一步,开口道:

    “好久没这么跑过……”话尾却被息泽含在了口中。他一只手仍握住那枚面具,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在她唇间低声道:“我也是。”

    凤九眨了眨眼睛,伸手推了息泽一把,没推动,他的气息拂过她嘴角,令她有些痒。她的手放在他胸口,推又推不动,不推又不像话,她就又推了推,又没推动。还想再推,感到他搂在她腰间的手突然用了力道,她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她吓了一跳,开口轻呼了一声。看到他漆黑的眼中闪过一点笑意,口中顷刻侵入软滑之物,她脑中轰了一声,震惊地明白过来那是他的舌头。

    他的眼睛仍然沉静,仿似被月光点亮,缠着她的舌头却步步进逼,她不知他想将自己逼到何处,隐约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摸索着将木讷的舌头亦动了一动。感到息泽一僵。这令她大受鼓舞,笨拙地缠着息泽的舌头想将他逼回去。息泽目不转睛看着她,唇舌间的动作却十分配合,由着她抵着他的舌,直到滑入他的口中。

    她有时候的确好强,也爱逞强,且好强逞强的心一升起来,一时片刻就收不回去。白檀香笼住她,是息泽身上的味道。她脑中一片空白,凭着本能中的好强,只想着要将息泽也逼得退可退。

    她的手攀上他的肩,踮着脚,唇紧紧贴着他的唇,舌头在他口中胡搅蛮缠,自以为很有攻击性。好半天,唇舌离开息泽时,觉得舌根都有些麻痹发痛,还喘不上气。息泽的呼吸却平稳,抵着她的鼻尖,唇移到她嘴角,抚弄过她饱满的下唇,那轻柔的触弄令她颤了一颤,他在她唇角停了一下,放开了她。

    桧木面具重挂到她颈上,狐狸耳朵仍挡住她的下颌。

    像是静止的时光终于流动,身旁的优昙花聚拢分开,撞出一些光斑,譬如夏日萤火。

    凤九了许久,愣了许久,意识到方才做了什么,沉默了许久。

    息泽的手抚上她头上的花环,她偏了一步躲开,徒留他的手停在半空,正巧一朵优昙落下来,撞上指尖,幽光破碎,像在手心里长出一圈波纹。

    她的身影停在暗处,道:“我……”我了半天,没我出个结果,见息泽没有理她,半晌,声音里带着一丝羞愧,前言不搭后语地道:“我刚才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本来挺开心的今晚上,就像没有忧虑也没有烦恼的小时候,其实这一阵,我本来都挺开心的。”

    息泽看着她:“为什么现在不开心了?”

    她收拾起慌张,强装出镇定:“近日你帮了我许多,我觉得你我的交情已担得上朋友二字,或者我做了什么令你有所误会,但却不是我的本意。

    我们虽有个夫妻之名,但这也并非你我的本意。我们就做个交心的朋友,你觉得好不好?”

    息泽淡声道:“你觉得这样好?”神色平静地道,“那你刚才,是在想着谁?”

    她想着谁?她自然谁也没有想,她只觉得方才自己撞邪了才会在那种事情上逞强。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道:“我没有想着谁,你别冤枉我。”她只求他将这一段赶紧揭过,又补充道,“我听说执念、妄心有许多好处。

    我从前不是这个样,现在却想变成这个样,我不想有执念和妄心,也不想自己成为他人的执念和妄心。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息泽静默地瞧着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见方才于优昙间肆意奔跑的天真,神色间含着难得一见的谨慎。果然,还是太了。他有时候觉得她挺聪明,她却挺笨,有时候觉得她挺笨,她又挺聪明。要放低她的戒心,看来只能先顺着她的意。

    他目光停在她身上,片刻,道:“刚才只是我余毒未清,你在想什么?”

    凤九傻了。

    方才息泽亲她,她自然想到,要么是息泽又中了毒,要么就是喜欢她才亲她。她觉得他不能这么倒霉,连着两次都栽在毒这个字上头,那自然是有些喜欢她,而她竟然亲了回去,显然是她脑袋被门夹了。

    她鼓足勇气,自以为拿出一篇进退有礼又不伤息泽自尊的剖白,却没想到他只是余毒未清,或许自己将他亲回去也是染了他身上的毒。果然还是个毒字。

    息泽问她她在想什么,一定是听出来她觉得他喜欢她了,这个话一定是暗示她想多了,她的确想得太多了,思绪到此,一张脸立时惭愧得通红,遮掩地干笑道:“哦,原来是余毒,我……我这个人心思细密,有时候是容易想得多些,你别见笑,哈哈……哈哈。不过你这个毒也着实厉害,十几日了竟还有余毒,不要紧吧?”

    息泽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斟酌道:“蛟龙的毒,是要厉害些,倒不是很要紧。”

    凤九抵着墙角,一时也不晓得该再说些什么,见息泽不再说话,气氛尴尬,半天,道:“那这些天毒发时,你一定很难受吧?”

    息泽淡定道:“嗯,都是靠忍。”

    凤九哦了一声,巷中又是半刻沉默,沉默中她脑中升起一个疑问,想要忍住,终没有忍住,问道:“既然都是靠忍,那你……你方才为什么不忍?”

    息泽坦诚地道:“忍多了不太好。”又道,“你说过我们是交心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帮个小忙我想你应该觉得没什么。”

    凤九不知为何有点儿想发火,但息泽说得也有道理,而且此时发火就显得自己气量太小了,只得继续哈哈道:“我自然觉得没有什么,但反正你已经忍了那么久了……”

    息泽深深看了她一眼:“就是因为忍了很久,不用忍时才不需要忍了。”

    不待凤九回应,捂着胸口皱眉做疼痛状道,“方才跑得急,伤口似乎裂开了,有些疼,先回去。”

    十几日了还有余毒,且伤口未愈,但息泽竟说不要紧。想来是诓她。

    凤九本性中有时候颇爱操心,此时方才的尴尬一应皆忘,心中唯有一片忧虑,忙上前一步扶住息泽道:“我看你这个伤像是不大平稳,早晓得不出来也罢,赶紧回去,我让人给你治治。”她担忧地皱眉扶住息泽时,却没注意他嘴角噙着的一丝得逞的笑意。

    茶茶尚滞留在歧南神宫,替她的小婢子长得一脸机灵相,但因年纪小,有些事终归不如茶茶会拿捏。譬如息泽今夜宿在何处这个问题。

    若是茶茶,约莫神不知鬼不觉往凤九床上再添个瓷枕罢了。替她的小婢子却谨慎,一板一眼地请示凤九:“殿下,今夜神君可是按往例仍宿在厢房中?

    东厢西厢殿下都曾为神君备过一间,却不知神君是想宿东厢还是西厢?”

    其时息泽懒洋洋躺在凤九的床上,药师刚来探看过他身上的伤。

    他身上原本没什么伤,没想到凤九大半夜还真能延请来药师,见血的障眼法又障不了神仙的眼,于是挺干脆地自发将胸口又弄出伤来,此时这个养伤,倒是养得名副其实了。

    凤九打着哈欠问息泽:“时候不早了,你想宿在东厢还是西厢?”

    息泽的胸口缠着绷带,闭着眼睛头也没抬,道:“我觉得我可能挪不动,今夜就宿在此处吧。”

    凤九上下眼皮直打架,打了个哈欠道:“也好,你今夜宿在此,我去东厢歇一歇。啊,需留个小厮在房中伺候,倘有什么事也好差他来通传我。”

    息泽仍没动,口中道:“小厮哪有知心好友照顾得周。”状似疑惑地看着她,轻声道,“你不是说,我们是知心好友吗?”

    凤九头皮一麻,知心好友,这的确是她说出的话。但她说出这个话时,是拿小燕壮士做的参照。小燕也是她的知心好友,常陪她吃酒谈心,虽然没什么文化,却一直在尝试着变得有文化。但息泽这个知心好友,简直就是她的大爷。

    她奈地挠了挠头,挫败道:“好罢,但今夜若再毒发,你需忍着。”

    又偏头吩咐小婢子,指着床前的六扇屏风道,“在屏风外头替我搭个小榻。”

    凤九爱心软,又容易被激出母爱,倘今夜她的母性情怀一直绵延,说不准不消息泽提,她就颠颠地留下来亲自看顾她。可叹息泽意的一亲,亲得她一颗被母爱浸泡得柔软的小心肝刹时掉进个冰窟窿。

    息泽反思得没错,他那一步,确是有些了。幸而后头神来一笔,算救回半个场子。

    息泽暂宿在凤九院中养伤的这几日,每每她有走出院门去做个别的事的打算,他就有伤势要复发的征兆。作为知心好友,她自然什么别的也不能做,只能整天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所幸守着息泽并不趣,还让她长了一些见识。

    譬如饮茶,她原以为东华那种煮个茶喜用黑釉盏的已算是种讲究,跟着息泽才晓得,此种讲究是个穷讲究,饮茶的情趣高旷,在于天地合一,就地取材八个字。

    正待初夏,院中开了几蓬莲花,息泽令她寻几个荷花盏,将几味粗茶搁在花心里盛着,待入夜后花苞合起来,将纳于其中的茶叶一熏,次日取些山泉水再将这些茶随意一烹,即便拿个大茶缸子喝,入口也是天然妙味,自有谐趣。

    再譬如院中盛开的花木,她从前只晓得,瞧着入眼的可折一两枝插瓶玩赏,从未听过还有盆玩一说。息泽却是有闲情,寻来宽碗做盆,覆上泥沙,在园中花丛里挑选嫩枝植入泥沙中,点缀以灵璧石,稀疏杂以小花穗,就是一盆意态风流的山水小景。剩下的花枝他偶尔还会编个蝴蝶或是兔子给她。

    偶尔他们也杀杀棋,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却并不一味赢她,时不时也让她赢一两局过把瘾,但这个让字又做得很有学问,让得知情知趣,不显山不露水。

    她睡不着时,他会隔着屏风给她念,他声音低沉,放轻柔时就如拂面的微风,很就让她睡过去。每每此时,她就觉得有个有文化的知心好友是多么难得,她都可以想象,倘若小燕给她念,中一定有一半字不认得要请教她,只能越念越令她精神。

    越是相处,她越觉得息泽是个妙人,同他这么处着,时光竟逝若急流,过得有些不知朝夕了。

    这日她心血来潮,亲去厨房替息泽备药汤,回廊上隔着一丛嫩竹,两个小婢在嫩竹后头说私房话,絮絮的私语意间飘进她的耳朵:“我就说神君其实对咱们殿下用情深,听说女儿节那夜,满城的花海就是神君的手笔,想必是将殿下打动了,自那日后殿下同神君关在房中日夜相守,算来已有六日,呀——说不准咱们府中很便能添个小殿下了,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做些小衣裳小裤子备着,届时托一托茶茶姊姊带给小殿下,想着小殿下穿着咱们做的小衣裳在院子里头扑蝴蝶,不觉开心嘛,神君他务必动作要些啊——”

    凤九脚底下一滑,差一点儿就栽进旁边的鱼塘,幸亏眼明手扶住了围栏。但经这么一提点,她恍然自己原已陪着息泽折腾了六日。她从来是个坐不住的,此番竟能在区区斗室中一困就是六天……她由衷地感到震惊。

    再听这两个小婢说息泽对她用情颇深,还盼着他二人闭门造个小殿下出来,她就有些哭笑不得,一路抽着嘴角去了厨中。

    待端了药汤回房,本想将这个话当个趣闻同息泽一提,敞亮的正房中,却不见他的人影,倒是靠的长桌上留了张字条。

    字条上笔走银钩,颇有气势,说要出门一趟,今日或明日回来。出门做什么,他却没有细说。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72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72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72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十一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十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