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下载本书

第二百七十章 宸恒抵达京城

作者:情醉微醺 字数:374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神医凰后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天降巨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元尊 好想住你隔壁 九天神皇 永恒圣帝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家有悍妻怎么破 财运天降 重生五零巧媳妇
    阮采苓失笑,“大白天的谁敢到定国公府来捣乱?不想活了?”

    虽然外界盛传定国公重伤难愈,可还有阮诩尘跟阮采苓在外面压着,掌管天下大半产业的兄妹二人,谁敢随意欺辱?

    苏挽月也说,“你们大小姐可是连成老夫人都敢送进大牢的人,有这一派作风,其他人便不敢再开口多言。”

    说起这个,成老夫人在大牢中闹过一次,说自己不舒服要死了,一定要成厉生把自己接出去,衙门派人来问阮采苓,是不是顺势就让成老夫人离开算了。

    衙门可是一点没有亏待,好吃好喝的供着成老夫人。

    但年纪大了,总是会有些损失的,衙门不敢担责任,只能求爷爷告奶奶的希望阮采苓赶紧同意把人放出去。

    可衙门的人到了阮采苓这里后,不管怎么说,阮采苓就是咬紧牙关不肯放人,直言死就死在大牢里,衙门按规矩抓人关人,就算是真死在大牢里,也只能说成老夫人的命不好。

    也让成老夫人自己想想,若非她这一辈子作恶多端,又怎么会落得一个死在大牢的凄惨下场呢?

    说的话不好听,传出去后更有人说阮采苓心狠。

    听说成老夫人在大牢里气的差点吐血,直骂沈芸韵出了馊主意。

    一同被关进大牢的成暄将沈芸韵给打了一顿,也不管沈芸韵是不是怀了孩子,只顾着自己解气。

    他什么都不知道,在风月楼睡了一觉的工夫,被人抓回来就下了大牢。

    都是因为沈芸韵和谢清远的算计。

    成暄也从慕白的口中得知,沈芸韵和谢清远之前的关系,以及前些时候沈芸韵跟谢清远见了面,估计就是算计这一次的事情。

    成老夫人半条命都没有了,成暄也只想着自己吃了苦,下手是要多重有多重。

    “说起来,沈芸韵怀了身孕也该有两个月了,在大牢中吃不好穿不好,还被成暄打了一顿,这孩子若是还能留在肚子里。”阮采苓嗤笑一声,她歪头看了看苏挽月,“我还真就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啊?”

    反正孩子肯定不是成暄的,阮采苓想着孩子生下来后找个由头让成暄把事情弄清楚。

    让成暄知道是成厉生的孩子也不行,他可不敢动自己老子的人。

    她得想办法让成暄和成厉生相信,沈芸韵肚子里的孩子是谢清远的。

    反正在成婚之前,沈芸韵跟谢清远本就有过苟且之事,也不差这一次两次的谣言。

    正门口站着四个侍卫,见阮采苓和苏挽月来了。

    “大小姐,这两只箱子一模一样,上面贴了纸,一个是您的一个是苏小姐的。”侍卫说。

    阮采苓踏出门,左看看右看看,“送礼的人呢?”

    “是江南酒楼的小厮,说是他们江南酒楼的大客户送来的,放下东西就走了,没说是谁。”

    江南酒楼?

    箱子很大,几乎能放下一个人。

    苏挽月弯腰敲了敲,没有什么回声里面似乎都放慢了东西。

    “打开看看,两只都打开。”阮采苓指挥侍卫将箱子打开。

    “我的天哪!”

    各色珠宝阮采苓见多了,直到现在烟翠楼一到新品立刻就给她大哥送去,挑好的,往家里拿。

    但是满满一箱子的极品珠宝首饰,打开的一瞬间被阳光折射,刺眼的光芒几乎让阮采苓睁不开眼。

    连苏挽月都震惊了。

    她们都不是缺钱的人,苏挽月又不是喜欢珠宝首饰的人,但没有一个女孩子看到这样一箱子珠宝会不震惊。

    “这是谁送来的啊?这一大箱子珠宝,能买我家宅子四五个了吧?”

    阮采苓随便拿起一串玛瑙项链看了看,心中已然有了腹案,阮采苓勾唇一笑,“既然送来了,那就收着。”

    她起身,指着地上的两个箱子说,“我的搬到思华楼去,苏小姐的搬上马车,让她带回家。”

    “这不太好吧?我都不知道是谁,就收人家这么大的礼。”苏挽月面露难色。

    阮采苓挑眉,“既然送了,那就收着,你管是谁的呢?”

    再者说了,动辄出手两大箱子奇珍异宝的人,也不会缺钱。

    “你知道是谁送的了?”苏挽月小声问阮采苓。

    阮采苓点点头。

    宴华楼中,凌风看到门口停了一辆一场华贵的马车,可上面的纹路却又不是常见的样式,至少在凌风的记忆中,这辆马车从没在宴华楼门口出现过。

    凌风慌忙迎了出去。

    “这位爷是听曲儿还是喝茶?”凌风问。

    帘子中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掀开帘子,宸恒带着邪笑的脸出现在凌风眼前。

    虽然凌风从未见过宸恒,可几天前阮诩尘就说了,天机阁的阁主之一要凌驾京城,他会下榻在江南酒楼,但依旧会到宴华楼来,到时候把他安排在他们自己的包厢种就可以。

    光是凭着宸恒手中的一把金丝扇,就足以让凌风认出宸恒的身份。

    宸恒站在宴华楼门口,“唰”的一声,展开扇子,徐徐摇晃。

    “听曲儿。”

    “那您楼上请。”

    将宸恒引入宴华楼。

    宸恒一现身,方感觉到许多视线落到他身上,有些人或许只是疑惑谁能乘坐这样华贵的马车,还有一部分人,真的是盯上了他。

    从江南到京城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危险,按照顾瑾郗的话来说。

    危险已经都在京城等着他。

    现在看来,还真的挺危险的。

    这两天苍溪都没有唱戏,反而是一身白衣坐在戏台子中间弹琴,宸恒进来后,苍溪抬头,目光如电,与宸恒对视。

    这俩人,纷纷挂上了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各自颔首,又错开目光。

    “这就是苍溪,你们的台柱子?”宸恒一边上楼一边问。

    凌风点头,“是,阁主需要他上来吗?”

    “待会儿吧,听说你们的台柱子脾气大得很,从不陪人喝茶的,我这一来就请他上来,有些太引人注目,上些茶点就好了。”

    “成。”

    庭烟阁中,顾瑾郗正看着慕白擦拭他摆放玉的架子,并且看着他一个劲儿的打哈欠。

    “你不想擦就不要擦,一边擦一边打瞌睡是什么意思?”顾瑾郗放下手中的书,无奈的对慕白说。

    慕白翻了个白眼,“我要是不帮你擦这堆东西,还不得跟我哥一样,大热天的跑出去帮你打探消息?我哥都晒黑了。”

    顾瑾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懒吗?”

    “我这不见懒!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青芮喜欢白一点的,我要是晒黑了,她不要我了,你怎么赔我媳妇儿?我哥孤家寡人的,什么样都没有人嫌弃。”慕白说的理所当然。

    还不是因为,他的工作都被慕寒抢着做了。

    慕寒疼这个弟弟,不过看来,慕白不怎么疼哥哥!

    顾瑾郗懒得说慕白。

    但是一抬眸,就见慕寒黑着脸从外面走进来,一进屋就等了慕白一眼,手中的书画吵慕白劈头盖脸丢了过去。

    “世子,人已经到了,二阁主送了礼到定国公府,一份世子妃的一份是苏家小姐的,现在已经在宴华楼坐下来。”慕寒说。

    顾瑾郗皱了皱眉。

    都说了不要宸恒一上来就跟阮采苓扯上关系,他怎么人还没安稳,就把礼送到定国公府了呢?还给苏挽月也送了一份?

    这是怕人不知道他和定国公府的关系吗?

    “罢了,最近这些时候天机阁的事儿,你们两个人全权掌握,直到宸恒重归盛国。只怕他也没有心情负责天机阁的事务。”顾瑾郗顿觉头疼。

    慕寒说,“是不是要跟世子妃说一声?”

    “嗯,我一会儿过去。”

    一听到顾瑾郗要去定国公府,慕白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还没等靠近顾瑾郗身边呢,他劈手一指,“你和慕寒还有别的事儿要做!你给我忙完了再去找那傻丫头!”

    “……世子爷,你不能只顾着自己幸福,就不让我去看青芮啊!”

    顾瑾郗闭上眼抬抬手,慕寒就提着慕白衣领离开了庭烟阁。

    说起来今天是合彻日。

    他还记得上一次他参加合彻日是因为听说阮阮也在,所以巴巴的赶去,结果就看见阮采苓和谢清远在一起,那估计是他第一次知道吃醋两个字怎么写。

    昨天阮采苓让王凝去参加合彻日,并且要留心季婧妍会不会参加。

    提到安阳,顾瑾郗实属有些无奈。

    他和阮采苓多次劝告安阳,谢清远不是良人,可季婧妍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硬要嫁给谢清远,谁说都不听,与他的关系也没有之前那么好了,也不知道现在,安阳会不会有些后悔呢?

    与此同时,阮采苓和苏挽月在花园里吃冰镇的果子。

    虽然天气渐渐转暖,可还没有到吃冰镇的日子,她就是怕大哥看到了念叨,这才没敢在思华楼吃,反而是让人拿出来,在花园的亭子里吃。

    阮采苓看到门口的侍卫低着头一路小跑,方向俨然是去思华楼的。

    “诶,我在这呢!”阮采苓喊了一声。

    侍卫脚步一顿,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

    “大小姐!”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101692.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101692/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101692.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七十章 宸恒抵达京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长月宫的由来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一章 见到季婧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