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下载本书

第三百二十五章 唐安的振臂一呼

作者:方片2 字数:3761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帝霸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天道图书馆 一号红人 仙逆 劫天运 秦吏 元尊 男欢女爱 极道天魔
    随着唐安的妥协,会议室里就重归于了平静,虽然表面看起来这不过只是一次意外生的小插曲,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实际就是这次会议的一次预演罢了。≯ >中文≥﹤≦≦.﹤≦≤<≤.≤≦

    事情过后,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都坐了下来,作为董事长,唐然先对在场的所有人进行点名,然后才说:“所有唐人银行的内部董事都已经到齐,可以召开会议了,那么唐安副董事长,请问你为什么要如此紧急的请求召开这次内部董事会议呢?”

    或许刚才唐安被周铭气到血管都要爆炸了,不过现在他却都已经都调整回来了,面对唐然的问题,他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昂挺胸的站起来回答:“我这么急着请求召开这次的内部董事会议是因为我现有人从唐人银行私自进行了上百亿资金的大规模转移!”

    唐安这番话就像是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顿时激起现场的一片哗然,不过唐安似乎觉得这样的效果还并不满意,于是他接着拿出了一份文件。

    “这是拿骚县金融犯罪调查机构所公布的资料,在这上面显示有过三百亿的资金分成一千三百次从四十个离岸账户上被分别转出,然后通过港城的赌场和夜总会的账户。”

    说到这里唐安突然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对于赌场和夜总会这样的娱乐场所公司,在座的各位想必都不陌生,甚至你们还和他进行过一些方面的合作,因为这样的地方是洗钱的最好场所,随便过一下账户走一下流水,就很容易让钱由黑变白,同时对资金的流向也有非常好的保密作用。”

    “而拿骚县金融犯罪调查机构所追查的线索也到这里就断了,很显然这种情况的生就是这笔钱启动了洗钱的流水程序。”

    唐安盯着唐然的眼睛最后质问,“那么我想请问唐董事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银行的这么一大笔钱究竟去哪里了?为什么你要进行这么一大笔资金的调动而不经过我们董事会的开会商讨?是谁赋予你了这样的权力?你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面对唐安这一句接一句的质问,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心里都是一阵阵的无奈,不管怎么祈祷,这最担心的情况果然还是生了,唐安如此紧急的召开这次内部董事会议,果然就是冲着那笔钱来的。

    唐然皱起了秀眉,她看向周铭,看到周铭的笑容让她心里微微有了底,不管生什么事,只要有铭哥哥在这里,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在这种对周铭的信心下,唐然爽快的承认道:“这笔钱是我的决定,是因为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投资领域,而我的这些投资都是分批次的小额投资,都在我的个人权力范围内,因此并不需要提交董事会商讨……”

    “好一个在你的个人权力范围内!”唐安打断唐然的话道,“如果只是一笔几百上千万的资金转移,那么我当然不至于大费周章的找你的麻烦,但现在你转移的资金总量已经达到了几百亿之巨,这样庞大的资金转移甚至都能让美国的金融秩序生动荡了,这还是你一个人的权力范围吗?”

    “但实际上唐然并没有违规,并且美国的金融秩序也同样没有受到影响不是吗?”周铭反问。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力!”

    唐安指着周铭恶狠狠的说,但随后他又笑了起来:“还有,不要以为你们不说,我就真的猜不到你们转出这么大笔资金的用途了。”

    唐安接着说:“虽然拿骚县金融犯罪调查机构还没有最后查出这笔钱的最后流向,但从逻辑上来判断,你们费尽心思的去洗钱,肯定不会拿去做慈善,那么最后钱肯定还会回流到你们手上。而你们作为唐氏家族的外人,突然看到拥有如此庞大财富的唐氏家族,你们肯定会想要鸠占鹊巢的据为己有。”

    “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你们最近所做的事情吧?”唐安说,“通过泄露股东大会的视频录像制造唐人银行的负面.消息,使得银行的股价大跌市值缩水,通过卑鄙的手段制造莫须有的违约撤销和伦巴底公司的合作,再到现在的大宗资金转移,这些情况都能说明在背后你们有一个非常邪恶的计划。”

    最后唐安一字一顿的说:“这个计划,就是你们讲会用被转移出去的资金帮助你们买回唐人银行的股份,对吗?”

    说话时,唐安的眼睛紧紧盯着唐景胜和唐徽茵的的表情,片刻之后,他胸有成竹的笑了:“看来被我说中了,你们的眼里刚才都露出了惊讶和慌乱的表情。”

    随后唐安又叹息的说:“只是我没想到呀,你们作为宗祠族会最有威望的人,居然也跟着他们做出了这种事情,看来在族长的继承权背后,还隐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当唐安抛出了这个阴谋论,现场一片骇然,当即有人高呼: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样的能背叛家族,没想到唐景胜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也背叛家族啦!

    不过更多的其他人则是感到了震惊和庆幸,震惊是想不通唐景胜和唐徽茵他们和唐氏家族如此紧紧绑在一起,怎么还会允许做出这样的事情;而庆幸则是唐安现在就现了这个情况,这才能让损失尽可能的减少了。

    听着其他人对自己的支持,唐安高傲的扬起了头,他最后说:“所以我今天之所以召开这次的内部董事会议,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这种可悲事情的生,也为了保证唐氏家族的利益,所以我提议要罢免唐然银行董事长的职务,并且从现在开始,冻结唐然唐景胜和唐徽茵他们在唐人银行内的一切权力!”

    唐安的话音才落,唐景明就第一个站起来支持道:“没错,他们的权力必须要受到限制,我们不能容忍任何可能危害到唐氏家族利益的情况生!”

    在唐安和唐景明的带动下,其他人也都一个接一个的起身宣布支持了。

    面对整个会议室的汹汹讨伐,唐景胜和唐徽茵不得不站出来解释:“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任何想要危害家族的利益,我们也没有要背叛家族,我作为宗祠族会的会,就是要尽可能保证家族族规正常执行的,唐然的继承权也是得到了整个家族一致认证的,并不存在任何的徇私舞弊!”

    “那三百亿的资金流向是另有原因的,我们绝不会藏入自己的腰包,更不会回头购买银行的股份,只是由于家族最近的局势,才不得不用在另外的方面。”唐徽茵则如是说道。

    然而他们苦口婆心的解释并没有什么卵用,唐安带着其他人质疑的更厉害了:“不是回头买银行股份还能是什么?有什么能证明这么做是为了家族的局势,另外的方面又是什么?我们凭什么能相信你们?为什么在此之前不能在董事会议上提出来,还要偷偷摸摸的进行?”

    说到最后这些质疑就都变成了指责:“所以这就是一次彻头彻尾的骗局,现在事情败露了你们就妄想通过这些恬不知耻的解释来一笔带过,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是绝对不会相信你们的,你们这种无限大的权力必须要得到限制,这样才能保证唐氏家族的利益!”

    当然在指责当中,也有些人把指责再升级成了谩骂:“你们就是家族最恶心的骗子和垃圾!你们的自私自利就要害了整个家族,你们凭什么还坐在核心的位置上大言不惭的指点家族的事情,你们凭什么还道貌岸然的?其实你们就是最肮脏龌蹉的混蛋!”

    听着整个会议室里对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的汹汹指责和谩骂,唐安感到非常受用,而唐景胜和唐徽茵则面对这么多人的指责甚至谩骂,他们自内心的感到了一种无力。

    他们很想去解释自己的行为,但对方却根本不听,一味的为了骂而骂,这怎么能不让他们痛苦呢?

    相比唐然和唐景胜他们的无力,唐安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浓了:快来吧,指责和谩骂再猛烈一些吧!

    唐安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位领袖,随着自己的振臂一呼,其他人就会拼命的跟随自己,不管自己指向哪里,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对方。什么周铭唐然唐景胜唐徽茵这些,都不过是垃圾而已!

    另外还有唐景明他们脸上的表情也都是非常得意的,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所希望的,先把唐然还有唐景胜唐徽茵这些家伙从核心里面给摘出去,到那时唐人银行就是他们的天下了,然后再根据之前他们商讨的分配方式,唐人银行还有其他唐氏家族的财富,用不了几年就会成为他们的私人财产了。

    到那时自己的财富就是自己的财富,再不用去担心自己的孩子要去争什么继承权的问题了,也不用担心会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一个人就突然放在了自己的头上,利用唐人银行的股权向他们号施令了。

    而对于唐景胜和唐徽茵来说,尽管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预料到了会议的情况,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么一边倒的情况。

    作为宗祠族会里最有威望的人,他们何曾被这么多人指着鼻子质疑谩骂呢?

    那一句句指责和辱骂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把他们的心给划得鲜血淋漓,也同时让他们充满了绝望:难道事情就要到此为止了吗?这个传承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唐氏家族,就要被这些王八蛋给分裂了吗?为什么其他人就是不相信自己,总是会受到他们的挑拨呢?难道说……这一次支持族规支持唐然的继承,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唐景胜和唐徽茵也开始怀疑起来,不过他们转头看向周铭,却现他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退缩。

    周铭感受到了唐景胜和唐徽茵看过来的目光,转头过去对他们笑了一下说:“交给我吧。”

    随后周铭才转头回去对所有人说:“都闭上嘴吧,你们这些垃圾!”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2117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21179/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21179.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二十五章 唐安的振臂一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说让你滚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