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下载本书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他

作者:方片2 字数:376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道天魔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极品全能学生 永恒圣帝 天道图书馆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染指军门冷少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周铭凯特琳和露易丝跟着其他哈鲁斯堡家族的成员们来到门口,只见城堡的大门大开,安德烈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伊法曼和其他家族成员,他们面向大路,一个个很标准的站在那里,听上去并没有喧闹的说话声,这个架势看上去似乎就是在等待什么大人物的到来一样。

    然而一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

    饶是这些贵族再好的耐心也忍不住的嘀咕起来:“这安德烈究竟让我们等什么人?这都半个小时了,他不会是在故意欺骗我们吧?你看这条马路,空旷的就像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一样,哪里会有什么大人物呢?”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人群当中的小声嘀咕也慢慢变成了大声的议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起来就像是集市一般熙熙攘攘。

    “嘿!我说,你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吗?有一个放羊的小男孩,他是那样的普通,总是不被人注意,所以有一天他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在放羊的时候故意大喊狼来了,借此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其实那些村民是那样的善良,才会相信了那个该死小鬼的谎言,实际上并没有任何饿狼!”

    有人这么调侃着,显然这是他们已经对安德烈许诺的大人物不抱有什么希望了,为了发泄心中的郁闷,他们自然要狠狠嘲讽一番罪魁祸首了。在这个狼来了的故事里,安德烈就是那个放羊的小孩,他就是用某个不存在的‘大人物’骗得所有人都在这里等待了。

    就连最支持他的伊法曼也忍不住怀疑了,伊法曼低声问他:“我的兄弟,是不是你的那位大人物出了什么意外?你可以打电话过去问问。”

    安德烈摇摇头:“他或许是出了意外,但我却不能打电话去催他,因为我和他的身份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这个答案让伊法曼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已经隐隐猜到了那位大人物的身份。

    这时,身后人群中有人很不耐烦了:“喂!安德烈,你到底有人没人了?难道要我们陪你在这里看皇帝的新衣到明天早上吗?如果那样的话,我可以叫我的厨师过来给我们做晚饭啦,尽管现在才是上午十点。”

    一句嘲讽引得人群哈哈大笑,伊法曼回头怒骂道:“什么也不懂的蠢货,闭上你的猪嘴吧!那位大人物不是你所能揣测的,你能在这里等他,那是你的荣幸!”

    伊法曼的怒骂引来一阵嘘声和无数的嘲笑:“我们的确感到非常荣幸,那么前提是我们真的在等上帝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让他给我祝福啦!你说谁是什么都不懂的蠢货,那是一位叫伊法曼的笨蛋吧?”

    人群在毫不留情的嘲弄着安德烈和伊法曼,但凯特琳这时却突然脸色变了,周铭注意到了,于是问她:“凯特琳你是不是猜到那个人是谁了?”

    凯特琳凝重的点了头:“如果是这样的脾气,又让安德烈那么惧怕,宁愿承受这样的嘲弄也仍然坚持要在这里等下去的大人物,就只能是他了!”

    事实就等着在为凯特琳做证明,这边她的话音才落,就听不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引擎轰鸣声,也随着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个引擎声,安德烈突然大吼一声:“都别吵了,乖乖的给我等在这里就是,如果你们想给哈鲁斯堡抹黑的话,那么就请尽情的闹吧!”

    也不知是安德烈的这一声吼,还是对直升机即将到来的人的期待,原本还喧闹的人群顿时没了声音,大家都在静静的等待着。

    然而随着直升机的引擎轰鸣越来越近,的确有一架直升机飞过来了,但却并没有降落在哈鲁斯堡,而是直接从哈鲁斯堡的上空飞掠过去了。

    看着从头顶飞过逐渐远去的直升机,所有人先是一愣,随即爆发出又一阵更大的嘘声。

    “安德烈伯爵,你那么大的嗓门是要去当水手吗?可你这样的水手是注定要被吊死在桅杆上的!我还真以为有人要来了,结果又是一场欺骗闹剧吗?你已经在狼来了的故事里越走越远啦!我看你还是收拾你的羊粪,回去种你的萝卜去吧,你这个愚蠢的混蛋!”

    人群在嘲讽,但凯特琳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了,她告诉周铭:“那个人就是喜欢搞这种神经质一样的恶作剧,他就是喜欢在人们最没有心理准备最放松的时候出场,他说过只有那样他的到来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现在的这些做派,迟到还有故意飞过的直升机,都非常符合他的作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这次他应该已经来了。”周铭说。

    凯特琳和露易丝马上就明白了周铭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她们已经在人群的喧闹中听到了又一阵的引擎轰鸣,并且也在越来越近。

    “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没有听到天上的声音吗?这一次是真的了!”

    安德烈大声的咆哮,但由于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人们显然都不再相信他了,大家依然还在竭尽自己所能的嘲讽着他,直到那架直升机越来越近。

    “下面的蠢货们都给我注意了!现在我要求你们立即欢迎杰弗森大人的到来,否则你们今天晚上就可以见到上帝了,当然也可能是撒旦。”

    这是来自直升机上的扩音喊话,而随着这番喊话,还有哒哒哒的一串重机枪声。

    地上的人们这才看到不远处天空中的直升机,这看到了不要紧,险些没把他们的魂给吓没了:“我的上帝,那是什么?”

    那是三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他正用巡航速度朝哈鲁斯堡的方向飞过来,三架直升机机身两侧仍然还在旋转的链式机关炮很明显的告诉了地上的人们他刚才做了什么。

    “这就是那个叫杰弗森的家伙吗?他果然很神经质!”周铭对他这样高调到不行的出场方式评价道,毕竟听说过有超级富豪喜欢玩直升机的,但还从来没听过有谁喜欢玩武装直升机的,尤其开着武装直升机还能得到飞行许可就更不可思议了,这都是实力的体现。

    凯特琳很露出了很无奈的笑容:“如果是他的话,恐怕这次的事情会很难办了,因为这个人是根本不讲道理的,你也完全猜不透他什么时候会做什么事。”

    前面的人群这时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中,胆子小的甚至都腿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过不管情况如何,他们都是一动不敢动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毕竟刚才的警告他们都是听到了的,他们也听到了枪声,如果他们乱动了,天知道对方会不会真的开枪把他们给打成筛子。

    上帝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法国空军来了吗?可就算是军队也不应该这么高调呀!难道这就是安德烈所等的大人物吗?不过这个出场还真是挺让人震撼的。

    这时每个人心里的想法,他们都呆呆的等着天上那位大人物的到来。

    阿帕奇的飞行速度很快,没几分钟就飞到了哈鲁斯堡上空,直接降落在了城堡面前的空地上。

    当这几架直升机停稳舱门打开,安德烈第一个上前鞠躬迎接道:“恭迎杰弗森先生到来!”

    安德烈做出了表率,其他哈鲁斯堡的成员们也一个个有样学样的上前鞠躬迎接。

    舱门打开,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下了武装直升机,他穿着一身不知道哪来的土灰色军装,带着一副黑墨镜。他的样子很像哪里的毒贩,不过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安德烈在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出,此外,凯特琳的小手,也紧紧握住了周铭。

    看着面前安德烈和其他哈鲁斯堡家族的贵族们,那年轻人摘下墨镜,故意问道:“好像你们刚才说了什么?不过我好像没有听到,能再给我说一遍吗?”

    听他这么说,安德烈立即再次弯下腰说了恭迎的话,后面的其他人也再说了一遍。

    这一下,他才满意的笑了:“不错,安德烈你这家伙还是很有号召力的嘛!那么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名字叫杰弗森,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听过我的名字,他叫白兰度·马龙。”

    随着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或者说他报上自己父亲的名字,周铭可以看到露易丝都浑身一颤,目瞪口呆,似乎完全不敢相信。

    “原来安德烈要等的人就是他吗?如果真是马龙派的人的话,那么的确有让这次继承权直接一锤定音的权力!可……这应该不是真的吧?”露易丝很不确定的喃喃说。

    “马龙派可是教廷十三派中实力最强的一派,白兰度就是这一派的大牧首,可以说除了教皇和大裁判长以外,他就是最位高权重的一人了,甚至如果从所掌握的财富和权力来算,教皇甚至都要让他三分的。”露易丝很不可思议的说,“可我并没有听说过白兰度大牧首有这么一个喜欢玩武装直升机的儿子呀!”

    “姑姑很抱歉,这就是真的。”凯特琳告诉露易丝说,“你没有听说过他,是因为他并不是白兰度大牧首正室儿子,而是他的私生子,或许这位风流的大牧首有很多私生子,但他却是大牧首最喜欢的一个。为此,大牧首在杰弗森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都不惜把班克曼银行送给他了。”

    露易丝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苦笑道:“看来我们这一次是注定要失败了,不过谁能想到安德烈能请来这么一个天大的人物呢?”

    周铭看了她一眼,连王妃露易丝都这样,前面哈鲁斯堡的成员们就更不用说了,果不其然,在前面,每一个哈鲁斯堡的成员们都拼命的把头垂的更低,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卑微和对他的崇敬。

    (本章完)

    ...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2117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21179/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21179.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他)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五天又三天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接受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