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下载本书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大小姑姑

作者:莫默 字数:721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董素竹听的一乐:“杨霄啊,好名字,跟我儿子一个姓呢。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mianhuatang.la

    杨霄惊奇道:“你儿子也姓杨?”

    “对啊,我儿子叫杨开,就是这凌霄宫的宫主,你既然是凌霄宫的弟子,应该知道吧?”董素竹一脸自豪地介绍,她虽然每一次见到杨开都会抱怨几句,但心底下却是及其为杨开感到自豪的,只身来到星界,打拼下凌霄宫如此庞大的基业,还返回恒罗星域将一大群人给带了过来,让十万人享受余荫,如此成就,不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

    杨霄嘴巴张的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

    什么什么?自己没听错吧?这妇人居然是义父的娘亲?如果说仅仅只是同名同姓也就罢了,关键是凌霄宫能有几个宫主?

    怪不得那恶魔般的疯女人会对这妇人如此客气,原来如此。

    “怎么了?”董素竹察言观色,好奇地望着他,觉得眼前这小胖子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

    杨霄连忙整了整衣衫,又胡乱擦了一把脸,退后几步,对着董素竹,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肃然道:“孙儿杨霄,见过祖母!”

    这下轮到董素竹傻眼了,连站在一旁的杨雪也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惊奇地打量着杨霄。

    好一会功夫,董素竹才咯咯笑出了声,揉了揉杨霄的脑袋瓜子道:“小家伙乱喊什么。”

    杨霄正色摇头:“孙儿没有乱喊,您便是我的祖母,您刚才提到的凌霄宫宫主,是我爹爹。”

    董素竹笑不出来了,神情微微有些抽搐,杨雪也表现出一脸震惊的样子,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却是灵活至极,哪会不明白这话里的含义。

    “这是怎么回事?”董素竹转头朝流炎望去,神念涌动,悄悄传音,“他说的是真的?”

    自己的儿子居然有儿子了,偏偏自己还不知道,这一瞬间,董素竹简直气炸了肺,不过在杨霄面前不好表露,只能私底下问一下流炎了。

    “主人说是义子。”流炎回道,“也是他这次从外面带回来的。”

    “义子?”董素竹闻言不禁松了口气,“吓我一跳,还以为他在外面……”

    虽说董素竹也巴不得杨开多找几个媳妇,给她添几个孙子孙女什么的,但家里四个还没动静呢,真要是在外面弄出来一个,家里那四个还不得乱套啊。(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既然是义子,那就没问题了。

    忽然想是想到了什么,董素竹一转身冲进了吊脚楼内,不见了踪影。

    杨霄看的一头雾水,原地只留下三个小小的身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经历刚才的事,杨霄实在是怕了流炎,只能朝杨雪望去,露出讨好的笑容。

    杨雪一手掐着腰,奶声奶气地道:“你是大哥的儿子?”

    “大……大哥?”杨霄愕然,旋即明白过来,“哦,你是义父的妹妹吧?”

    “哼哼。”杨雪鼻子中喷出稚嫩的音节,“你是大哥的儿子,我是他的妹妹,那你该叫我什么?”

    “叫你什么?”杨霄一脸茫然。

    “我怎么知道你该叫我什么?快叫啊,叫点好听的,有好东西给你。”杨雪一双大眼睛有些放光。

    杨霄不禁神色抽搐起来,总感觉这凌霄宫里跟他差不多大的存在就没一个正常的,流炎如此,眼前这个义父的妹妹也是如此,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察觉热浪铺面,定眼瞧去时,一条火蛇就悬浮在他面前,静静地凝视着他。

    “你又想烧我!”杨霄大骇。

    流炎一步步朝他行去,面上挂着嫣然的笑容,声音温柔无比:“仔细想想,你该怎么称呼她。”

    杨霄一阵抓耳捞腮,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那吊脚楼,可惜祖母大人刚才进了里面也不知道干什么,居然一直不出来,有心逃跑,自知逃不出流炎的魔掌,只能苦心冥想。

    总算福至心灵,脑海中灵光一闪,激动地望着杨雪道:“姑姑!”

    杨雪眨巴着大眼睛,扭头朝流炎望去。

    流炎轻轻颔首,表示他说的没错。

    杨雪顿时拍掌道:“哈哈,答对了,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杨霄有气无力道:“我什么奖励都不想要。”我只想回义父身边,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义父你在哪啊?

    “那可不行!”杨雪摇晃着小脑袋,两根麻花辫甩来甩去,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走到杨霄身边,踮起脚尖,伸出小手揉了揉杨霄的脑袋,嘴里还嫩嫩地念叨:“杨霄乖,杨霄乖,杨霄最乖了。”

    杨霄嘴角抽搐地望着她,面前这小丫头还没他高呢,居然敢摸他的头,他可是龙族啊,谁敢摸他的龙头!可仔细想想,谁让她是义父的妹妹呢,自己的辈分确实矮了别人一截,也只能认命,苦笑道:“这就是奖励啊。”

    杨雪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啊,娘都是这样奖励雪儿的。”

    “呵呵……”杨霄被折腾的快没脾气了,“姑姑你可真是容易满足。”

    杨雪哼了一声,气呼呼地道:“你该高兴才对。”

    “是是是,我很高兴。”杨霄不住地颔首。

    流炎在一旁笑吟吟地道:“你现在可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她一开口,杨霄就忍不住打个激灵,吞了口口水道:“说错什么了?”

    流炎不答,只是静静地凝视他。

    杨霄心觉不妙,隐隐有一种到了关键时期的感觉,意识到自己若是答不出来或者回答的让流炎不满意的话,以后的日子怕是很难过。

    当下开动脑筋,心思急转,可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话了,只能可怜兮兮地望着流炎:“能不能给个提示啊。”

    流炎嘴角一勾,然后望着杨雪道:“雪儿,喊我一声。”

    杨雪立刻脆生生地道:“流炎姐姐。”

    “现在明白了?”流炎继续望着杨霄。

    “明白明白。”杨霄猛点头,心中却是怒嚎,我明白什么了啊?都是喊你流炎姐姐,怎么我就要被你用火烧?

    等等……

    杨霄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怯怯地望了流炎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道:“流炎……姑姑?”

    流炎脸上立刻绽放出春风一般的笑容,冲杨霄道:“以后我就是你大姑姑,雪儿是你小姑姑,记得了吗?”

    杨霄傻在了原地,原来只是这样!

    原来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对她的称呼错了,所以才会被她用火追着跑!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早点说出来不就行了么?为什么非要让我自己领悟,这种事我自己又怎么领悟的出来,杨霄的心情那叫一个悲愤,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

    偏偏杨雪还在一旁拍手道:“对的对的,我是小姑姑,流炎姐姐是大姑姑,我们都是一家人。”

    鬼才要跟你们一家人啊!

    吊脚楼里忽然传来急匆匆的步伐,杨霄扭头望去,正见到董素竹和一个中年男子迈步走来,那中年男子乍一眼看过去,倒是跟自己的义父有几分相似之处,再联想到董素竹与他之间的亲密神态,杨霄立刻醒悟过来,这位恐怕是义父的爹了。

    杨四爷本在修炼中,听董素竹报喜一样地跑过来跟自己说,儿子收了义子,白白胖胖的一个小家伙,顿时赶到惊奇,自然便出来看看情况。

    定眼瞧去,发现确实如董素竹所说,小家伙卖相不差,只不过浑身上下有些狼狈,端详一阵,颔首道:“这就是那个孩子?叫杨霄?”

    “嗯,就是他,说是这次跟儿子一起回来的。”董素竹在一旁点头。

    杨四爷微微一笑,正要开口的时候,却见杨霄一揖到地:“见过祖父大人!”

    这一声祖父,喊的杨四爷是老怀大慰,虽说不是亲生孙子,可年轻小小便如此懂事,可见家教确实不错,连忙抬手,和言语色道:“起来起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杨霄立刻摆正了姿态,一丝不苟地站在那,让杨四爷仔细端详。

    杨四爷微笑颔首:“不错不错,孩子,你既是老九的义子,怎么也是姓杨呢?难道你本家也是这个姓氏?”

    杨霄恭恭敬敬地回道:“孙儿前些日子得义父相助,才得以出生,所以一出生便请义父赐名了,也就如此随了义父的姓氏。”

    杨四爷恍然道:“那你爹娘没有意见么?”

    杨霄笑了笑:“没有意见的。”

    “没有意见就好……”杨四爷微笑颔首,忽然又瞪大眼珠子:“前不久才出生?孩子你今年几岁了?”

    杨霄扭捏道:“我出生才一两个月。”

    一两个月,董素竹和杨四爷都怔在当场。

    流炎道:“他不是人族,他似乎是龙族。”同为圣灵,流炎自然能感受到杨霄身上的龙息。

    “龙族!”杨四爷夫妇二人都大吃一惊,据他们所知,杨开那臭小子可是与一个龙女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上一次似乎也是去了龙岛的,这一回来就带了个龙族的义子,而且也是姓杨,这该不会……

    “臭小子人呢?”董素竹板着脸问道。

    流炎道:“正与大总管说事情。”

    董素竹冷哼一声:“叫他立刻马上滚过来见我。”

    。

    武炼改编的页游今天就要开服了,好像是上午11点的样子,到时候我也会进去玩玩的,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公粽号,直接搜索“莫默”就行,稍后会更新一些关于游戏的东西。

    。(未完待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20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20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20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大小姑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 你该跑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 听起来有些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