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男坊》

下载本书

第002章 只有你我

作者:末果 字数:686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浪艳嚣张 元尊 三生三世枕上书 男欢女爱 美人谋:妖后无双 合体双修 合租医仙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军婚撩人 花都最强主宰 穿越大反派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帮顽童拖着玫果到了离一个河塘十来步远的空地上。才停下,放开她。

    退开几步,围成一个半圆,将来路堵死,只留了通向河塘的方向,在地上挖了泥巴握在手中,冲玫果笑着叫道:“瞎子,过来啊,过来啊。”

    玫果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小心的呼吸,腹痛有所减缓才慢慢起身,也分不清方向,深吸了口气,抬高下巴,一脸的漠然,平直的往前走,只走出两步,一团泥巴向她掷了过来。

    泥巴虽是软物,但打在身上仍十分疼痛。

    玫果咬咬牙,又换了个方向,接着走。刚迈步,两团泥巴又自飞来。

    她听到风声,本能的护在小腹间,虽然她曾不想要这孩子,但眼见要被别人伤害,心却撕裂般的痛,那团泥巴重重的砸在她护在小腹间的手背上,手背顿时青红一片,痛得她握了握拳,又自摊开护着小腹。

    接连换了几个方向,均有泥巴团飞来砸在身上,她苍白的小脸,越来越白,冷寒得如万年冰山。

    那两大些的小孩望着她面颊上的清傲,突然生起一股自卑,就象他们在她面前有多卑微恶劣,恼羞成怒,“砸她,使劲砸。”

    玫果背转身,任那些泥块砸了在身上,一言不发,慢慢的发现前方竟没有泥块飞来,抬了脚向着河塘方向一步步走了过去。

    身后泥块砸得更紧,她全不理会,只是静静的往前走,突然脚下一空,身子下坠。心里一紧,跌进一汪冷水中。

    她不会水,慌乱中想起佩衿教过她的简单的水中闭气之法,忙在头探出水面时,深吸了口气,可惜还没有来得急闭住,水又没了上来,呛得她顿时鼻子发酸,一口水下肚,以为自己会这样淹死了,心里反而释然了,也好,就这样结束。

    突然听见那个对她示威的男孩一声凄厉惨叫,小孩的哄笑声顿时消失,接着银杏带着哭腔的声音,“他是我弟弟。(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再接下来,听到一声水响,她的身子飞快的跃出水面,被紧紧的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鼻息间是她所熟悉的那股淡淡竹香,试着轻问。“瑾睿?”

    等了片刻,没等到回应,难道自己真的弄错了?

    瑾睿看着全身尽湿的她,漆黑的发生紧贴在面颊上,水顺着黑发自颈项蔓延进她的衣襟,小脸惨无血色,心疼得象有只手狠狠的揉捏着他的心,拇指抚过她青肿的手背,眉头紧紧拧死。

    银杏抱着那个仍在鬼叫的男孩,对瑾睿尖叫,“他是我弟弟,你怎么能弄断他的手。”

    瑾睿森寒的转眸横向银杏和那帮孩童,银杏猛的打了个寒战,她几时见过他这般可怕的模样,平时他只是冷,但这时却象发怒的野兽,眼里闪着的寒光象是随时要将人切成碎片,半张着嘴再也不敢出声,抱着弟弟的手,也有些发抖。

    她怀中的顽童也吓得咬紧牙不敢再叫痛,哆嗦的呆望着瑾睿。

    另外那些顽童吓得面上失了颜色,后退几步,转过身,抱头鼠窜了。

    整个空地片刻间安静下来。

    瑾睿收回目光,拖下外袍将玫果包住,将她打横抱起。

    玫果算是明白,刚才那声惨叫是怎么回来,虽然觉得他只是个孩子,但心里仍有些痛快。正想问那顽童伤得怎么样,突然腹间一抽搐,排山倒海般的痛袭来,抓紧他的手臂,透不过气来,“孩子……孩子……”

    瑾睿见她神色有异,眉眼因痛楚扭曲,苍白唇瓣哆嗦的厉害。忙将她轻轻放下,撩开她的衣袍,鼻间闻到淡淡的血腥,心里一片冰冷,忙取了银针,寻了穴位扎了下去。

    银杏虽未成亲,但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被这一副吓得更说不出话,自己弟弟竟害人家掉了孩子……

    玫果精通针灸之术,强忍着痛,紧扣着他的肩膀,背脊阵阵发冷,“别保了……”

    瑾睿冷着脸,银针穿cha,针针落在给她保胎之位。(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玫果痛得几乎晕过去,全凭意识强行支持。喘息着,“别保了,我眼睛瞎了,即使是保住了,我也没办法养活他……这样对他何尝不是好事……”话虽这样说,心却绞痛不堪,泪却顺着面膛滑了下来。

    瑾睿一手抱住她,一手拈着一支针尾轻轻转动,柔声道:“忍着,孩子我养。”

    转头去看她腹间的银针。

    一道惊雷在玫果头顶炸开,这声音……这声音……再也没有了怀疑……惨白的脸更是没了半分血色。挣扎着想离开他的怀抱。

    他将她抱得更紧,不容她动弹,“别怕,没人知道我在这儿,以后这儿只有你我,不会有别人。”

    玫果挣扎着的身子瞬间僵住,眼里涌出更多的泪,哽咽着小声低泣,“瑾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高超的医术,淡淡的竹香,除了他还能有谁……

    他将唇在轻轻印在她额头上,“不要怕,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他也不知这句话是说给她听还是自己听。

    银杏睁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你,你会说话?你不是哑巴?和她……”

    瑾睿慢慢拨出她腹间银针,收入针包,看向她腿间,然透湿的锦裤无法看得真切,又不便在这户外除去玫果的锦裤查看。

    侧了身,用身体挡住银杏的视线,探手进她裤内。

    玫果惨白的脸顿时涨得象是可以挤出血来,忙伸手要拦。

    他揽住她的手臂收缩,硬是箍得她动弹不得,看着她羞红的脸,眼眸里的寒冰慢慢融化。

    玫果羞得无地自容,明明看不见他,仍习惯性的垂下眼睑,别开脸。

    瑾睿等了片刻,确定不再有血渗出,长松了口气,退出手,这孩子真是多灾多难……

    放开她,刚放手。便察觉到她身子轻轻的抖,心酸不已,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玫果,竟被折磨得如同惊弓之鸟,捏捏了她的小手,“别怕,有我。”

    他向来少话,难得出声也仅是一言片语,玫果却瞬间心安。

    银杏看着他走近,一双大眼滚着泪,巴巴的粘在他身上。

    他视而不见,飞快的抓起她怀中顽童的手,一声骨骼声响,顽童又是一声惨叫。

    银杏惊过神,忙将顽童护住,哭道:“你做什么?你做什么?你弄断了他的手,还要怎么?”

    瑾睿眼皮也不抬,脸色寒到极点,转身走回玫果身边,将她抱起,大步离开,可不能让她裹着这身湿衣太久。

    银杏又气又急,问怀中顽童,“弟弟,你觉得怎么样了?”

    顽童停下惨叫,转了转手腕,脸上lou出奇怪的神色,“不痛了。”

    银杏是学过武的人,愣了愣,便自明白过来,起先他只是将弟弟的手关节扭拖了臼,刚才那一抓之下已是将他手腕接上,出手又快又狠,这得多高的功夫?

    愣了半晌,放开怀中顽童,追上瑾睿,直视着他,“她是你什么人?”

    瑾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的妻子。”

    银杏如同五雷轰顶,呆若木鸡,再也出声不得,半张着嘴看着他抱着玫果离开,他居然有妻子……

    玫果也是一脸的怵然,抬头看他,又哪里看得见,暗叹了口气,“你功夫恢复了?”

    瑾睿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她,轻‘嗯’了一声,便抬眼看向前方,加快了步子。

    银杏无力的慢慢坐倒在地,捂脸痛哭。

    那顽童走到她面前,望着瑾睿的背影,一脸崇拜,“他真棒。”

    玫果只觉全身虚弱无力,真怕自己撑不了多久,“我寻到了冰蜥,按你的方子解了佩衿的蛊毒,他没事了……”

    瑾睿脚下一顿,走得更快,“这些以后再说,保住元气。”

    回到住处,他将她放在床边,伸手便去解她身上的湿衣。

    玫果耳根一热,“我自己来。”

    瑾睿垂下手,却见她睁着一双无神的眼望着自己,背转身,“我转过身了。”

    玫果感激的朝着声音传来方向投了一眸,飞快的拖下身上湿衣,摸索着上了床,盖上绵被,才低声道:“好了。”

    瑾睿转过身,取了粒药丸,放到她唇边。

    玫果闻到唇边的药香,柔顺的张口服下,她看不见瑾睿唇角勾起一丝难得一见的浅笑。

    瑾睿为她挟好被角,拾了湿衣开门出去,轻掩上门,去厨房烧热水,又将方才煮好的粥重新热了热,留在锅中温着,重新回到屋中,见玫果已沉沉睡了,放轻了脚步,慢慢退出,刚开了门,听身后传来轻唤,“瑾睿,是你吗?”

    瑾睿重新掩了房门,应了声,“现在可有体力沐浴?”她落入河塘,被冷水泡过,如果不用热水泡泡,逼些汗出来,怕晚上又会发烧。

    玫果本有些洁癖,从水塘里被捞出极为难受,听有水洗澡,自是欢喜,忙点了头。

    瑾睿取了自己的衣衫递给她,“先穿着我的,过两日再去给你做几身换洗衣衫。”

    玫果点了点头,将他的衣衫披在身上,用手拢着,还没下地,便被他抱起走进里间放入一桶热水中。

    接着听见他有意放重脚步离开的声音。

    ******************************

    相认了,撒花,撒花~~~~~~~~↖(^ 【……第002章 只有你我 --吾网--网文字更新最快……】!!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038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0387/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0387.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002章 只有你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001章 失明的恐惧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003章 娘亲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