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妻师父拐回家》

下载本书

Chapter 82易名的药丸

作者:歌逝 字数:892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道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极道天魔 极品全能学生 三寸人间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美食供应商
    “湿兄,你要易名药丸么?”

    新版本开放已经半月有余,尽管官方并没有详尽说明,玩家们凭借着好奇与热情,逐渐使隐藏的内容渐次浮现出来。传统的任务发布并非被取消,而是换了一种形式,改为借由任务物品触发。各式各样的任务物品分散在大陆的任意一个角落,没准哪个玩家路过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就错过了一个能翻天覆地的任务。

    同时,同样生活在这个大陆上的三个种族也并非被彻底隔断了互相交流的机会。有几个玩家触发了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将会得到第二职业,这个职业的名字叫做商人。正如名字所示,职业商人的工作便是在不同种族之间互通有无,倒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魔族的非常纯良,便是商人之一。

    非常纯良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叫易名药丸的东西,发给情水湿黛山预览,正是能够更改游戏id的道具。情水湿黛山原本是想叫清水湿黛山的,这个错别字顶了有好多年,还是收了徒弟之后才发现的。因此,非常纯良一拿到易名药丸,首先便想到了情水湿黛山。

    《失落之都》运营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出过改名道具,就连想用rmb付费改名都不行,情水湿黛山发现自己的名字打错字了也只能将错就错,现如今居然有了个改名的机会,还是有些心动的:“多少金卖?”

    “不多不多,要你18888金就行啦!”非常纯良笑眯眯地说,“独一无二的道具呀,我是多么地厚道!”

    “奸商!”情水湿黛山怒关聊天窗口。

    作为一个冷门游戏,《失落之都》里没有打金的工作室入住,整个服务器里流通的金币都是玩家们每日每日做任务积攒起来的,倒不是没人买卖游戏币,只是游戏币与rmb的比例奇高。情水湿黛山在新版本开启之前没缺过钱,装备可以用公会贡献值购入,精炼镶嵌所需的费用也能与任务收入平衡,渐渐地还攒了一小笔金,可以从容地供应自己的徒弟。只不过此时公会已经解散,原有的公会贡献值都成了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情水湿黛山正数着自己包里的钱对着交易行里已经出现的130级吟游诗人装备流口水,哪里来的这一大笔钱去买个改名用的道具。

    杜子航上线的时候,接到的就是来自自家师父无精打采的招呼:“徒弟啊……”

    “师父。”杜子航立刻回话。

    “徒弟弟,你说装备重要还是把我这个有错别字的名字改了重要啊?”情水湿黛山自己蹲在某个角落里权衡了许久没狠下心作决定,干脆询问自己的徒弟。

    “改名?游戏里有这功能了么?”杜子航差异了一下。

    “纯良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药丸……”情水湿黛山说,“估计是接到了什么任务吧。”

    “这任务可重复么?”杜子航问。虽然在《失落之都》中的精力投入比以往的任何一款游戏都多,毕竟还是玩之前的游戏用的时间更长,杜子航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一旦确定某种东西是任务奖励了,那就证明它是唯一存在的可能性小而又小,只不过非常纯良运气比较好得到了第一个而已,以后肯定还会有的,价格嘛随着产量高了也会趋于合理。情水湿黛山会这么犹豫地来问自己,想非常纯良也是狮子大开口,漫天开价了,杜子航望天。

    非常纯良在新版本里混得如鱼得水,仿佛这是个开了十年的老版本一般。最开始偷袭曾经的友人就为了换经验的是他,成为了商人之后放下屠刀,又开始跟老朋友们联系推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也是他,比如说现如今三族之间原本存在的传送都断掉了,非常纯良便私聊每一个人推荐一款传送门,只要输入大陆上的一个坐标,就会开启一个暂时性的传送点,可惜这东西据说到现在还一个也没卖出去。再比如说有一天非常纯良神秘兮兮地找上杜子航,说是他发现了一个任务,最终奖励很有可能是一把130级以上的剑,问杜子航是否需要线索:“便宜哦便宜!毕竟这个服里的骑士就两个嘛,我又跟你熟,就优先考虑你了哦!你要知道,深渊守望者可是个在这种游戏里都有勇气买金的小可爱,明明卖给他我所能获得的收益更大哦!”

    杜子航看了看手中的王者的哀音。曾经为了防止突发情况下的掉级,杜子航并没有把自己的武器升级到最高等级,而是停在125级上。现在自己已经132级了,看着剑上提示“可继续升级”,杜子航就没了换武器的打算:“我先看看吧。”说着,杜子航给武器升级去了,没再管非常纯良所贩售的情报。

    这件事情过后没有几天,忽然深渊守望者给杜子航发送了一条私聊:“[艾俄之路]朋友,看我的新武器!”毕竟杜子航知道深渊守望者的真实年纪,再看这故作成熟的语气,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某个小孩得意洋洋控制不住炫耀的模样。(WWW.mianhuatang.la 好看的小说)

    这把武器也是紫字的,一看便是新鲜出炉,深渊守望者到手估计也没捂热乎,精炼镶嵌都还没做,但杜子航也能看出,这把剑并不比自己的王者之哀音差。深渊守望者并没有说武器是怎么来的,杜子航却想估计就是非常纯良说的那把了吧,既然自己并没有花钱买任务消息的意思,非常纯良会去找他们商人最爱的“小可爱”深渊守望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情水湿黛山愣了一下,也反应了过来,毕竟不可重复的任务还是极少数中的少数,大部分任务都是可以再接的,没准这个易名药丸,很快就会有第二粒横空出世了呢?这样想他倒是不着急改名了,拽着自己徒弟去做日常任务去。

    新版本初期的混乱期过后,渐渐地这个世界又走上了缓慢运行着的前进道路,某一次小更新后三个种族主城大门口都树立起了一块牌子,新的日常任务便是从这里接取。此时正是在线人数正多的时候,日常牌周围围了不少人,吟游诗人抱着自己的琴在人群里轻松挤过,接到任务,共享给组队中的自己的徒弟。

    “嗯,这次任务地点倒是不错,顺路我还可以去收下我种的药材。”情水湿黛山看了看任务要求寻找的npc是谁,说,“走咯徒弟!”

    情水湿黛山话音刚落,杜子航便召唤出自己的坐骑来,邀请情水湿黛山上马同骑,接着便赶着□羊驼向目的地方向奔去了。毕竟玩家行动的速度有限,杜子航驾驭坐骑并不会掉血,还是骑着羊驼要方便的多。骑得多了,杜子航习惯了□巨兽的萌系造型,对沿路玩家们忍不住停足侧目也就学会了无视,一心只向目的地狂奔。

    “我今天在交易所那里看到一件吟游诗人的装备,130级紫品靴子,好帅啊,属性也一级棒,就是要小两万金呢,几乎是我全部积蓄了,犹豫着要不要买呢。算了,回去后我就马上把靴子买回去!要是被别人先下手了我绝对要哭的!今天的日常要赶紧做啊,做完了交日常好赚金的,我的小靴子还等着我精炼呢!――不过还好我一直屯着不少宝石,咩哈哈哈,徒弟弟你师父父我未雨绸缪吧~马上我身上就有四件紫字装备了!不比你一身极品差哦!”

    情水湿黛山坐在徒弟的羊驼背上,游戏里的场景是吟游诗人勾着骑士的腰,两只脚随着羊驼的狂奔一颠一颠,实际上屏幕外的家伙无所事事,认路的事情就交给自己的徒弟了嘛,便在队伍频道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很快居然刷满了左下角小小的聊天框。这要是放在以前杜子航还会停下来回答两句,被自家师父数落过赶路要紧之后就只是看看而已了。情水湿黛山并不是真的要什么回答,就是无聊所以话痨属性全开而已,渐渐地,杜子航也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师父了。

    两个人先赶到玛尔城某个角落的公用的菜地,收自己之前种的药材,然后种一轮新的。师徒二人的生活技能都是种植和制药,不同的是情水湿黛山之前做的药被迫全换了公会的贡献值,杜子航却在自家师父的教唆下隐瞒了自己学了生活技能的事实,做的药一直特供情水湿黛山的小队和自己。现如今,两个人被非常纯良约上,由非常纯良下订单,做出药来卖给他,他再以低于npc售价的价格倒卖出去。制药的利润并没有多么丰厚,利薄但毕竟销量大,也是非常纯良的一笔稳定收入了。师徒俩站在原地把种好的药材合成非常纯良想要的药后,杜子航有些无语地说:“我以前以为会长很有奸商气质,没想到非常纯良才是隐藏的最大奸商。”

    “不不不,会长他要是有机会转职商人的话,绝对会比纯良有过之而无不及。”被卧石水压榨多年的情水湿黛山对自家前会长大人有深刻的了解。忽然,情水湿黛山像是想到了什么,问自家徒弟,“徒弟你期末第一场考试是哪天?”

    话题转变有些突然,杜子航愣了一下,才回答:“下周吧,我记得。”

    “……那你还玩游戏?快去复习!”情水湿黛山紧张了一下,马上开始赶自己徒弟下线。

    方青骅开门进宿舍的时候,杜子航正执拗不过自己的师父,乖乖地摸着鼻子下线走人。账号被交给情水湿黛山托管,做师父的拍着胸口保证绝对不会让他的号落下普遍升级进度的,叫他不要担心,在考完期末之前最好连网都别上了。杜子航随便从书柜上抽出一本书来想去图书馆,起身便跟方青骅撞了个正着。

    “今天三小时游戏时间结束,又被你师父赶下线了?”方青骅看着杜子航脚蹬拖鞋手拎书要出去的样子,问。

    “师父说我最好别上了……”杜子航无语望天。

    方青骅立刻施以无限同情的目光:“我去,你师父比我家归归还狠啊!归归顶多说我要是做不出他布置的那几道线性代数题别想回来玩游戏……”说着,方青骅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打开电脑,点击桌面上《失落之都》的图标,没有回头,但是显然是对杜子航说,“我觉得咱们两个像是家里各养了一只河东狮……被管头管脚啊。”

    河东狮是个什么形容?尽管是个理科生,杜子航也知道这词是只能用来形容一个人家里有凶悍的妻子的,所以他提着手里的书敲在方青骅的脑袋上:“别乱用词。”看着方青骅打开自己的好友列表,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们会长只有国王,我记得他对游戏里隐藏的东西都很有了解?”在方青骅要跟艾归在游戏里结婚的时候随随便便指一下就让他们做任务得了一间免费的房子,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学者卡塞满了女学者的背包和武器上的卡槽,又以玩家的身份成为了系统认可的人族首领,只有国王这个人,仿佛把整个游戏在鼓掌之间翻转玩弄一般。

    “差不多吧,干嘛?”方青骅从游戏里拔出眼睛,回头施舍给室友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帮我问问他,知不知道易名药丸可以从哪里弄到?”

    “行啊,等他上线了我帮你问问。”方青骅一边答应着杜子航,忽然收到了一条来自情水湿黛山的私聊。做师父的看徒弟的室友上线,发来询问:“小诗,你回宿舍了?我徒弟他有在乖乖看书么?”

    方青骅噗嗤一声笑出声,闪开半边身子,指着跳出来的聊天框给杜子航看。杜子航无语,“我这就去图书馆,行了吧。”

    “这才乖,我会跟你师父说你可听话了的!”方青骅坏笑着挥手要赶杜子航走。

    杜子航把书夹在腋下踢踢踏踏地出去了,走在半路的时候,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有人管着,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痛经痛得想死……还差点死情缘了,愤怒地杀了好多人=0=我觉得我快成杀胚了,玩了这么久剑三才杀了五百人,昨天一天就杀了五十= =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085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085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085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Chapter 82易名的药丸)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Chapter 81唐珂的怒意     返回目录     下一章:Chapter 83师父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