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妻师父拐回家》

下载本书

Chapter 105

作者:歌逝 字数:840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黄庭道主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全职武神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弟弟是恶魔 永恒圣帝 都市超级医仙 极品全能学生 武炼巅峰 天道图书馆
    凌晨五点钟,电话响起。

    这一晚杜子航难得无梦,整个人昏昏沉沉,如同陷入了黑色的沼泽,连呼吸都绵长了起来。骤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冬日房间的温暖与寂静,将人从睡梦中吵醒,杜子航在半梦半醒间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摸到自己的手机,摁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喂?”

    “……小航,还在睡觉么?”

    对面苍老的女声带着爱怜,却如同重锤一下子敲碎了所有剩余的眠意。杜子航一下子睁开眼睛,他的嘴唇动了动,很长时间没有找回声音。隔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他才艰难地吐出一个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的称呼:“……妈……?”

    电话那端在杜子航喊出这一个字的同时传来了啜泣声:“小航,你怪妈妈么,这么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妈妈是有苦衷的……”

    此时的杜子航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和言语来面对那个只是半年没见,听声音却像是老了十岁的妇人,干脆任性了起来,紧紧地扣着牙齿,只用呼吸声来提示对方自己仍旧在聆听。他本就不擅长言语,但半年没有打过电话来的母亲显然有很多话要说。他听着母亲说她改嫁了,嫁的那人杜子航也认识,是以前经常到他家做客的李伯伯。但是李伯伯禁止杜母跟杜子航联系,在杜母第一次想打电话的时候就抢过了她的手机,没收了,还打了她一顿。

    他听着杜母抱怨说改嫁后的生活是多么不如意,真正生活在一起之后那个姓李的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许她找工作,不许她跟外人联系,只让她呆在家里做闲太太。

    他听着杜母说这几天李伯伯出差了,虽说还有他那个五岁的小儿子在家里做小眼线,相对而言要自由得多。杜母是趁着小孩还没起床跑到外面给杜子航打电话的,电话亭遮挡不住冬日的寒风,电话那段的杜母跺着脚,声音小却格外清晰。

    “小航,那个小兔崽子估计快醒了,我得回去了。哦对了,光顾着聊了,正事忘了告诉你,不指望你那个爸能记得给你寄学费和生活费了,我倒是有点私房钱,前些日子偷跑出去打到你卡上了,应该够你花到毕业的。不过北京那边东西贵,要是不够了记得跟妈说,妈再想办法,啊!――这半年苦了你了……”

    “谢谢妈……”杜子航说。

    “跟自己的妈妈客气什么……不说了我真的要回去了。”杜母说完匆匆挂上了电话,杜子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正是某天早晨从老家那边打来的那个没有被接听的公共电话的号码。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感觉像是吃了一道味道奇怪的菜,不管是辣椒还是盐、醋、糖都放了许多,百种滋味掺杂在一起,倒是不知道摆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好了。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杜子航应该去睡个回笼觉的,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就这样睁着眼睛,直到太阳晒到屁股。

    这一天难得是个周末,苏不凡小同学长达六天的名为期末考试的折磨终于结束,同时意味着杜子航的家教课可以不用去上了。情水湿黛山忙碌了一星期的工作告一段落,这个周末不需要加班,难得睡个懒觉。哦,还有,今天游戏里商会要组织三个种族一同去剿灭石龙。

    随着这一天的接近,官方论坛上的讨论愈发热烈,而昨天晚上我是国王以人族首领的身份真身发的帖子又掀起了一波讨论。活动是从下午六点半正式开始的,我是国王则号召人族玩家在六点前于玛尔城集合。他购入了大量的传送门,到时候可以直接传送进汉莫斯沙漠,避免其他种族玩家的干扰。

    “国王那里得到准确消息了?这一次三个种族一定会打一场?没准商会能禁止不同种族玩家之间发生冲突呢!”

    “你想多了吧,以策划的变态程度,会放弃推boss的时候干架的乐趣?”

    【系统2.0beta】“哔――”以上用户将被禁言2小时。系统温馨提示,不要说我和策划大人的坏话哦,我会代表月亮禁言你的^o^

    “我擦,刚刚是什么变态东西出现了?系统2.0?”

    【系统2.0beta】“哔――”以上用户将被禁言24小时。系统都温馨提示过了你还不听,人家要狠狠地惩罚你!打屁屁!

    “这是什么东西?”杜子航指着刚刚飘过的两行黄字问身后的自家师父。

    情水湿黛山瞟了一眼:“哦,这玩意儿啊……为了使系统提示不要太单调,他们给系统赋予了一定人格,听说以后还会分什么傲娇版、女王版、卖萌版供选择……现在丢到《失落之都》里搞测试,反应好的话就要正式投入任天翔的所有产品了,还要我们给不同版本的系统画人设呢。”

    杜子航想了想,憋住了没有吐槽。

    苏不凡考试一结束就缠着苏母说要来杜子航家玩,杜子航征求了真正的主人情水湿黛山的意见之后答应了下来。其实苏不凡来自然是为了看师徒两人能不能想办法把自己的账号变回来的,当然这种理由没办法跟苏母说,明面上的说法是――“我要跟小杜老师好好学习啦!我也要考b大!”

    难得自家儿子肯如此上进,苏母自然欣然同意。因此,师徒两个人一大早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至少换了像样的衣服不至于用睡衣迎人,而后各自玩起的自己的电脑。至于客人,谁知道他寒假第一天打算睡到几点起床?

    “好无聊啊!求多开副本!”日常做了一半,情水湿黛山伸了个懒腰。

    牧场副本出现有些日子了,但除了非常纯良得到一只属性一般的梦魇之外,整个失落大陆都没有第二个人成功得到坐骑,不免有人心想,是不是第二阶段不应该把怪全部打死?正确的刷坐骑的姿势正在试验之中,官方仍旧一脸神秘不肯透露一分。因此,师徒两个人每天跑路坐的还是杜子航的那匹羊驼。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旧坐骑都该被系统收回了,杜子航的羊驼却好好地存在着。有人举报过bug,得到的回答是:“这次回收的坐骑是骑着会掉血的,人家的羊驼不会让主人掉血哦!”

    因此……原本最烂大街的羊驼现在只剩下杜子航胯/下这一匹了,倒成了酷炫的坐骑。杜子航骑着羊驼找路,看到羊驼头上那一颠一颠的小花,不由得叹气,他宁可换匹普通的马,也不要这么“酷炫”的神兽啊。

    在杜子航驮着两个人的账号寻找下一个日常任务的地点的同时,情水湿黛山正在跟非常纯良套话。自家徒弟主动包揽了帮深渊守望者救他的账号的活,可问题是情水湿黛山对怎么把石像变回来毫无头绪。想到还有条可以抱的大腿,当然是主动蹭上去:“常谅啊……”

    “不要这么叫人家家啦![扭动]”

    “你不觉得你自己的手下把人深渊守望者的账号就这么阴了,你这个做领导的也要承担点责任么?至少该补偿点什么吧!”

    “嘛……其实我想过补偿啦,比如说他要是再练同职业的小号的话给他开点金手指升级三倍什么的~可是问题是……骑士不可能再出现啦,你懂得qaq”

    “换点别的补偿行不行!比如把石化的debuff改成有时限的,挂够多长时间的机就可以解除了,还能拿点什么道具之类……”

    “想太美啦=-=深渊石化了不是挺好的么~这样你的宝贝徒弟弟可就是唯一的骑士了哦~”

    “我的宝贝徒弟弟太善良了,他要帮深渊救账号怎么办。或者你跟我透露一点解除石化需要到哪里接任务?”

    “qaq湿兄!人家是有节操的策划!你这么问人家这是在逼人家离职呀!”

    “卧槽快说!”

    “好吧……在我的印象里似乎这个石化是不可解的……”非常纯良用了好几个不肯定的修饰词,至于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那就更有待商榷了。

    “那你去安排个解除石化的任务不就行了嘛!你自己的手下搞出这么个debuff来阴深渊,你就任由他成功?”

    “说的也是,那就这样吧,下次更新我加点小内容进去,完成某个任务石雕就会又变回骑士!”非常纯良打了个响指,作最后的让步。

    “记得给我透露一下任务内容!”情水湿黛山直白地说。

    “都说了人家是有节操的策划=-=!”非常纯良直接拒绝。

    搞定!情水湿黛山停止了噼里啪啦的打字,回头跟自家徒弟说:“你跟你那个学生说说呗,现在石化还没法解,不过下次更新后应该就能有相应的任务了……”

    “什么任务啊师父?”杜子航抬头问。

    情水湿黛山望天:“到时候找找看吧……”

    这时有敲门声从大门那里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苏不凡。杜子航从沙发上把自己拔/出来去开门,苏不凡正在门外攥着手往里呵气又跺脚:“好冷好冷,小杜老师你住的这个小区好复杂啊,我找了半天才找到这栋楼。――咦?”

    苏不凡毫不客气地一边说一边钻进房里,而后看见了坐在电脑桌前的情水湿黛山。没想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他愣了一下。

    “我师父,你也认识,情水湿黛山。”杜子航介绍。

    “啊啊!小杜老师,你跟你师父同居了啊!师祖好,我叫苏不凡!”苏不凡胡乱认亲,词语也是想都不想就乱用。

    “同居你妹!”杜子航敲了下苏不凡的脑袋。

    高大的小男生委屈地弓着腰看着自己的家教老师,杜子航全然无视了他的眼神攻击扭头坐回沙发。情水湿黛山却笑得尴尬客气:“那什么,小苏你坐吧,喝饮料么?家里冰箱还有雪碧。你杜老师前些日子不是感冒了么,我接他来照顾下。”

    “好的师祖!”苏不凡毫不客气。

    “哈哈,别叫什么师祖……我姓桑,你叫我桑哥就行。”果然在现实世界里听到师父师祖一类的称呼还是怪怪地,情水湿黛山摆手说。

    “哦,桑哥!”苏不凡从善如流,“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姓桑的哎!这个姓好好听,桑哥你全名叫什么?”

    苏不凡只是无心一问,谁料气氛却忽然变了。情水湿黛山沉默许久,才撑着越来越假的笑容,一字一顿,将普通话念得非常规范:“我叫,桑梓涯……”

    “噗――”苏不凡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

    桑梓涯倒是习惯了人们在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的时候的失态,只是表情有些沮丧。杜子航在这时看见了自家师父眼底那点小郁闷,难得发挥一次幽默细胞:“桑哥没事……你不就是嗓子哑的哥么,其实我是肚子疼的弟弟……”

    作者有话要说:我忽然想起来师父好像还没把自己全名告诉徒弟……

    没办法名字是师父永远会呼吸的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咱们的肚子多体贴=3=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085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0854/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0854.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Chapter 105)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Chapter 104     返回目录     下一章:Chapter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