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二十一回 徐庆独自挡山寇 智化二友假投降

作者:石玉昆 字数:590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且说徐庆听了一气抓住就打蒋爷、智爷把徐三爷劝开。智爷说道:“三哥何必生这么大气呢?谁是朋友谁不是朋友还用人说我准知道。欧阳哥哥辽东守备辞官不作;丁二爷外任官的少爷;徐三爷上辈开铁铺又道是一品官二品官本人有官根底是好的;四哥上辈是飘洋的客人本人有官底子更是好的了;路、鲁二位没有多大交情也说不着;我父信阳州的刺史人所共知。这些人谁是朋友谁不是朋友?横竖不能上也是贼下也是贼上有贼父贼母下有贼子贼孙中有贼妻一窝子净贼这还论朋友?这样人同咱们呼兄论弟怎么配哪!”柳青一听黑狐狸精更损骂的柳爷又不好急。大众净笑。

    蒋爷说:“老柳你说罢。依我说你应了罢。”柳爷应了是个跟头;不应又走不了。实在无法说:“病夫你叫我出来不难除非应我三件事。”蒋爷说:“那三件事?可应就应你说罢。”柳爷本无打算那三件事蒋爷苦苦的逼着他说当时想不起说什么好顺口说:“要我出来我冲着众位我可不见大人是个私情儿行了。”

    蒋爷说:“使得。第二件?”柳爷想:“这件不要紧。”四爷又催:“你说呀说呀!”

    柳爷本是正直的人花言巧语一概不会说:“二件我帮着使得我可不作官。”四爷说:“行了。三件?”柳爷一想更不要紧了。四爷知道柳爷没准主意紧催:“三件三件三件说呀!我好点头。”急的柳爷抓脑袋忽然想起一件难人的事来了说:“病夫这三件怕你不能应了。”四爷说:“你说呀!”柳爷说:“我头上有个别簪子你若能打我头上盗下来我就出去;如若不能你可另请高明。”大众一听就知是成心难人。四爷说:“那有何难?你是不知我受过异人的传授慢说盗簪就是呼风唤雨也不为难。你把簪子拔下来我看看就行了。”柳爷听了好笑说:“病夫不要冤我。”四爷说:“不行你别出来准拿手在你那里。”柳爷拔下簪子来交与四爷。

    一看是个水磨竹子的弯弯的样式头儿上一面有个燕蝙蝠儿一面有圆“寿”字光溜溜的好看。四爷看了半天说道:“我要盗下来你不出去当怎样?”柳爷说:“盗下来我不出去是个妇人。”四爷说:“我若盗不下来请你出去我就脸上搽粉。”柳爷说:“咱们一言为定。”蒋爷说:“那自们两个人击掌各无反悔。”两个人真就击了掌。蒋爷说:“咱们到底说下个时候。”柳爷说:“限你三昼夜的工夫行不行?”蒋爷说:“多了。”柳爷说:“两昼夜。”蒋爷说:“多了。”“那么一天一夜。”“多了。”“一夜多了半夜。”“多了。”柳爷说:“你说罢。”蒋爷说:“老柳我给你一个便宜要盗下簪子来不算本领给你再还上。”柳爷更不信了说:“到底是多大工夫?”蒋爷说:“连盗带还一个时辰多不多?”柳爷说:“不多。”蒋爷道:“你我说话这么半天有一个时辰没有?”柳爷说:“没有。”蒋爷把手中簪子往上一举说:“你看这不是盗下来了吗?”柳爷说:“嚄!别不害羞了!”

    蒋爷将簪子交与柳青说:“咱二人在你家里见。家中去盗去这也不是盗簪的所在。”

    柳爷说:“方才我说你来着险些没教别人挑了眼我天胆也不敢说别位。”蒋爷说:“便宜你。不是四哥此山只要下得去。”智爷说:“叫这位等等走。这位有条口袋一个药锄咱们借过来把坟刨开把老五的骨罐拿出来日后也好埋葬。不然让别人拿了去搁在他们家里当他们的祖先供着咱们就该背着篙竿赶船了。”柳青恶恨恨瞪了他一眼无奈将药锄、口袋交与蒋爷说:“我可就要走了。”蒋爷说:“你请罢咱们家里见。”柳爷一肚子的暗气带了草轮巾拿了扁担下蟠龙岭去了。

    大众将坟刨开将古瓷坛请出来装在口袋拿绳子捆上。三爷说:“我抱着它。

    老五在生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对近。我抱着他我们两个人亲近亲近。”丁二爷说:“三哥你也不晓的起灵的规矩。”三爷说:“什么规矩?”丁二爷说:“你得叫着他点。你不叫他纵然把骨罐拿去他魂灵仍在此处。”果然三爷就叫喊起来了说:“老五老五跟着我走;五兄弟跟着我走;五弟呀!你可跟着我走。”正然叫着五弟光景就听见后面有人说道:“三哥小弟玉堂来也。”徐三爷连大众吓了一跳人人扭项个个回头众人以为是白玉堂显圣焉知晓是丁二爷取笑。智爷说:“二弟那有这么闹着玩的?”丁二爷说:“我听着三哥叫的这么亲近老没有人答言。”徐三爷说:“你这一声真吓着了我了。”路彬、鲁英说:“千万可别说话了天已大亮还不快走呢!”

    下蟠龙岭就听见“呛啷啷”一阵锣响原为是巡山大都督亚都鬼闻华带领着喽兵赶下来了。皆因水寨损坏了船只幸而好一个人也没死立时飞报巡捕。一面是神刀手黄寿、花刀杨泰、铁刀大部督贺昆飞报大寨主。一面是闻华带领着喽兵追赶下来手提三股叉竟奔小山口而来。锣声振振喊声大作出小山口就把大众追上了。智爷一瞧黑压压一片往前追赶口中嚷:“拿奸细呀!拿奸细!”智爷说:“我们几个人露不的面你把坛子交给我你上去把他们打回去。”三爷说:“我是打君山跑的人人家见了面骂我几句可怎么好?”智爷说:“你就跟他犯浑可别杀人。”三爷说:“这些人里边必有寨主这些个喽兵你不叫我杀人怎么打他们回去?”智爷说:“我自有道理。”回头叫:“欧阳哥哥把你老人家那个刀借给三哥用用。”三爷一听就欢喜了有了这七室刀自然就容易了。北侠将刀交与穿山鼠。这些喽兵看看临近三爷就撞上来了大喝了一声:“小子们那去!”喽兵禀报大寨前面有人当路。

    亚都鬼吩咐列开旗门喽兵列开一字长蛇阵。闻华提叉向前说道:“前面什么人?”徐爷说:“是你三老爷。”闻华说:“原来是徐三老爷。我家寨主派我追赶于你请你回山。”徐庆说:“放你娘的屁!”把手中刀亮将出来往前一纵。闻华就知道这人不通情理对准了三爷颈嗓咽喉就是一叉。徐三爷把身子往旁边一闪用七宝刀往上一迎“呛啷”一声“嘡啷啷”就把个叉头砍落在地下。闻华这可好了剩了个叉杆拿起来就跑。徐三爷一阵撒风就听见“(口克)(口叉)(口克)(口叉)”一阵乱响“丁丁当当”又是一阵乱响。缘故“(口克)(口叉)(口克)(口叉)”?是把人家兵刃削折了的声音;“丁了当当”是那半截折兵器坠落在地上的声音。喽兵四散。三爷也并不追赶拿着刀交与北侠自己带起大众同回晨起望路上去了。三爷夸奖这七宝刀的好处。

    来到路、鲁的家中日色将红。将古瓷坛放于桌案之上大家又参拜了一回。路爷预备早饭。饭毕蒋爷说:“昨天把我三哥救将出来我今天晚间务必再把展护卫救将出来。也不用去多少人就有两个人就行了。”智爷说:“且慢。你要今天晚间再去大大的不妥。按兵书上说得意不可再往。”蒋爷说:“今天我不去救展大弟那可就透出有偏有向来了。我今晚夜入君山总然死在那里清心涂胆甘心情愿。”智爷说:“不行。大丈夫纵然不怕死也不可尽愚忠愚义。四哥你请想那飞叉太保钟雄文中过进士武中过探花文武全才。文的不必说。论武书读《孙武》十三篇广览武侯兵书;善讲攻杀战守称的起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鬼神莫测之机济世安民之策强不能比成汤的伊尹、渭水的子牙我耳闻着很够看的。他昨日伤了船只今日又杀败了个亚都鬼他今夜晚间焉有不严禁之理?你若前去岂不是要受险?”蒋爷说:“咱们那里头有个人难道说还能不救他去么?”智爷道:“救是救咱们总得想个法子。”蒋爷说:“我先领领教什么法子?”智爷说:“我在五接松蟠龙岭就想出招儿来了。常言‘一人不过二人智’我说出来你得删改删改。”蒋爷说:“你说罢那点不好咱们大家议论议论。”智爷就把会同着北侠诈降君山的事细述了一遍。毕竟不知是怎样降法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一回 徐庆独自挡山寇 智化二友假投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回 蒋爷一人镌船底 北侠大众盗骨坛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二回 晨起望群雄设计 洞庭湖二友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