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七十九回 为饮酒众人受害 论宝刀毛二被杀

作者:石玉昆 字数:585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诗曰:对酒观花总一般赏花饮酒尽开颜。(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不知误食盘中菜犹当寻常作等闲。

    其二:

    客路前途望转赊缘何乐酒又贪花?

    个中幸有山西雁假作迷离入贼家。

    且说艾虎正与老者打听那个卖酒的忽然西边一阵乱嚷上来了许多人。山西雁一怔原来是些个行路的也有七八个人也有卖带子的也有赶集的也有背着铺盖卷儿回家的。大家一齐说:“好热天气!”说道:“咱们歇息歇息。”对着艾虎他们那边的那块石头就坐下了把东西放在石块之上。也有本地人也有山西人也有乡下人等等不一。

    就听那个山西人说:“怎么这个地方有这么些个桃花?”就有本地人说:“没往这边来过罢?此处叫作桃花沟故此这里的桃花甚多。”那人说:“怎么这里也没个卖酒的哪?”本地人说:“有卖酒的此时可不知道他过去了没有哪。我给打听打听。”那人说:“敢情好。”就问那个老头儿说:“咱们这里那个仁义小王三过去了没有?”老头说:“没有过去。”那人说:“给你打听了还没过去哪。横竖不差什么也就快来了。”那人说:“怎么叫个仁义小王三哪?”那人答道:“皆因是这个人作卖买公道故此人叫他仁义小王三。卖酒也有烧饼、馃子还是货郎儿。少刻就过来你再少等等罢。”正说之间就听见摇鼓声音。老头说:“得了来了。那不是他摇鼓呢?”果然听见摇鼓的声音。徐良早把艾虎叫将过来不教艾虎打听卖酒的此处的酒是万万喝不的。小爷虽然不愿意也无可如何净瞧着人家打听自己想着:“卖酒的来了看他们喝不喝。他们要喝了没事自己喝了也就没事那时再问三哥不迟。”

    不多一时就见山坡底下来了一个高挑卖酒的。老头说:“这就是卖酒的王三来了。

    王三掌柜的今天来的晚了搁的这里卖罢好些个人等着喝酒呢。”瞧这人卖酒的三十多岁蓝布裤褂白袜青鞋花裤腿高挽髻腰中蓝搭包黄白脸面粗眉大眼。挑着一副圆笼两边共是六层。扁担头有个钉儿上来时节把个长把鼓就挂在那钉儿上。老头告诉他把圆笼放下那边的众人就都过去了乱说喝酒。这个说给我打二两那个说给我打三两。就有问酒价的。王三说:“别忙别忙等我打开圆笼。酒是五个钱二两烧饼、馃子是五个钱两个趸来的卖三个钱一个。你们这些人我可记不清楚谁吃多少喝多少可是自己记着你们也不能吃三个说两个。全是靠天吃饭的人谁也不能瞒心昧己。你们可是自己记。”那个本地人说:“错不了我们都打集上来全是买卖人儿。”这个说我打四两那个说我打六两。王三说:“不行没有那么大家伙二两的壶一两的碗喝了再打。”大家乱抢一回就有拿烧饼的也有拿馃子的。就有在这喝的就有在石头上喝的。有喝完了又来打的。

    艾虎馋的直流涎沫说:“三哥你瞧见了没有?”徐良说:“少时在店内有多少喝不了何必单在这里喝呢?”艾虎说:“哥哥我可不是不听你的话这个景况难过。”徐良说:“我劝的在你爱听不听。”艾虎说:“死了我都愿意。你们还有不伯死的没有?”乔宾说:“我不怕死来着咱们哥两个喝去。”胡小记说:“我也不怕死。

    三哥怎样?”艾虎说:“不用问他是向例不喝酒的。”

    艾虎过去说:“掌柜的给我们打一斤。”王三说:“谁喝酒哇?你喝酒不卖。”

    艾虎说:“怎么?我不给你钱么?”王三说:“你凭什么不给我钱?”艾虎说“我既给你钱为什么不卖给我?”王三说:“我这个卖买曲心不卖曲心不买。”艾虎说:“为什么说起哪?”王三说:“你们那个伙计刚才说我听见了说我这酒里头有东西故此我就不卖给你。你们喝了这酒万一要死了呢我再跟着你们打人命官司去?”艾虎说:“谁说的?”王三说:“你们那个伙计。”艾虎说:“酒是我喝他又不喝酒我死而无怨。”王三说:“你可准不怕死。打多少?”艾虎说:“打一斤。”王三答道:“没有那么大家伙。”艾虎说:“有多大家伙?”王三说:“一两的碗二两的壶还是全叫人家占了等着他们喝完了再说。”艾虎说:“那我可等不得。”王三说:“你等不得可没法。有了我这有个搁酒漏子的坛你拿那个打罢也装的下一斤酒。拿过去拿两个小碗匀兑着喝去。”艾虎说:“很好。”王三就把那个漏子拿起来用撴子打酒整打了十六撴。徐良在旁说:“老兄弟你可要小心别人不拿这个坛子打酒独你拿这个坛子打酒预先把药下在坛子里喝下去就悔之晚矣。”艾虎一听想这个情理不差瞪了卖酒的一眼说:“哈哈!好这酒我不要了。”卖酒的说:“不要不行卖定了你了。”艾虎说:“你还要讲强梁吗?”卖酒的说:“我们小本经营焉敢强梁横竖你总得要。”艾虎说:“我偏不要你便当怎样?”卖酒的说:“我自有主意叫你要。”说罢他把酒撴子倒过来拿那头竹柄下在坛子里“呼喽呼喽”的搅合了半天那酒是乱转复倒过来打一撴在碗里他自己喝了;又打一撴又喝了说道:“你看看我这酒里有什么没有?要有什么难道说我喝了还不死么?我这个人一生不作亏心事你要屈我的心不行非把他洗明白了不可。酒里头要是有毒药说话这半天也就作了罢?”艾虎一见连连的告错说:“是我错了是我们这个朋友说的我心里也乱猜起来了。是了我少时多给你几个钱罢。”王三说:“你多给我一文钱直顶到万两我都不要。”随说着又添了两撴酒。艾虎暗暗倒佩服这个人。

    就见有人过来说:“你不是有菜么?卖给我们点菜吃。”王三说:“菜可有先不能卖呢。你看看这个乱。”那人说:“我们自己拿去。”王三说:“又不是成件的东西。”艾虎这里随即拿了些烧饼、馃子说道:“你看看我拿了几个?”王三说:“你这个人白给你一百个你都不吃。”就见把后头的圆笼揭开给那人拨菜。艾虎也就瞧了瞧原来是一盘子炒咸食一盘子青黄豆招了点红萝菔丁儿勾了点团粉就叫豆儿酱。若论寻常白给艾虎都不吃。如今见着这个山景儿有了酒对着这个莱倒是个野趣。问道:“这个菜你卖几百钱一碟?”王三一笑说:“三个钱、两个钱、一文钱的全卖。”艾虎就拨了两碟有乔宾帮着拿过去。再瞧那边人他也买菜我也买菜也有打酒的。

    艾虎问:“三哥喝不喝?”徐良回答:“不喝。”艾爷说:“吃烧饼不吃呢?烧饼、馃子、菜这横竖可以。”徐良说:“这还可以我吃点。”把烧饼掰开把豆儿酱、咸食夹的里头拿着烧饼转着身面向北观花说道:“你们饮酒赏花老西吃烧饼赏花。我总看着这花是瞧一会少一会。”艾虎说:“你又不喝酒你疑什么心?”徐良说:“你别理我你只当我这里闹汗呢。”艾虎说:“三位哥哥我怎直晕哪?”胡爷说:“别真是不好罢?”乔爷嚷:“哎哟!”“噗咚”摔倒在地。艾虎也就身立不住了。

    胡爷他一个“三哥”没叫出来也就躺倒在地。徐良说:“我又没喝酒这是怎么了?”

    也爬在地下。老头一笑说:“老三念西真仓啊!大家拾夺。”王三收家伙。老头把口袋里的抖了搭在驴上把三位的包袱系上也就搭在驴上。把四位的刀他都摘下去单把徐良的那口利刀拉出来看了一看复又插入鞘中笑嘻嘻说:“好卖买!这号卖买作着了。”大众说:“怎见得?”老头说:“少时你们就知道了。”两个人搭一个搭在家里去。

    老头先下了西山坡拉着驴出了西沟口往南他们起的名叫桃花村迸了篱笆门将驴拴在桃材上说:“有请瓢把子。”少时寨主出来叫病判官周瑞出来问道:“毛二哥作了好卖买吗?有点油水吗?”毛二说:“你看看这个青子罢。”周瑞把大环刀拉出来一看寒光灼灼冷气侵人。毛二问:“此刀何名?”回答说:“不知。”

    毛二一论这口刀就是杀身之祸。不知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七十九回 为饮酒众人受害 论宝刀毛二被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七十八回 小爷思念杯中物 老者指告卖酒人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回 杀故友良心丧尽 遇英雄吓落真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