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九十四回 夹蜂山锦笺求侠客 三清观魏真恼山王

作者:石玉昆 字数:707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永恒圣帝 天道图书馆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三寸人间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品全能学生 仙狐奇缘七世轮回 美食供应商
    〔西江月〕曰:双侠性情太傲南北二侠相交。(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扶危救困不辞劳全仗夜行术妙。今日偏逢老道亦是当世英豪。夜行术比众人高鹤在云中甚肖。

    且说北侠听了是云中鹤不觉的暗暗欢喜知道沈中元与他是师兄弟他寄居在此庙沈中元必在庙中;纵然他不在此处老道必知他师弟的下落可就好找了。暗与二位弄了一个眼色。盯展二位也想在这里了。北侠又问道爷说:“我久闻你们贵师兄弟是三位哪。”老道叹了一声说:“施主何以知之?”北侠说:“你们三师弟与我们弟兄们都有交情与我们蒋四弟、白五弟偏厚故此久闻大名。方才说过今日见着道爷是我们的万幸我等正有一件大事为难哪!今见着道爷可就好办了。”云中鹤说:“我可先拦欧阳施主的清淡。我就为我们这两个师弟我才云游往山西去了一次整整的住了十几年的功夫收了个徒弟并且不是外人。”北侠问:“什么人?”回说:“就是陷空岛穿山鼠徐三老爷的公子。我见着他在铁铺门外此人生的古怪黑紫脸膛两道白眉毛连名字都是贫道与他起的叫徐良字是世常。我想当初马氏五常白眉的最良故此与他起的名子连字。如今武艺不敢说行了十八般兵刃与高来高去夜行术的工夫与暗器又对着他天然生就的伶俐又跟着学了些暗器现今在山西地面很有些个名声人送了一个外号叫山西雁又叫多臂雄。自己生来挥金似土仗义疏财倒有些个侠义肝胆。”北侠等三位听了大喜说:“徐三爷一生天真烂漫血心热胆忠厚了一辈子积了这么一个精明强干的后人。”南侠问:“道爷由山西几时到此?”

    道爷说:“到此三清观半载的光景。住了这座小观我是总不出门方才心中一动到得庙外正遇三位实是有缘。”丁二爷问道:“你虽不出门你师弟你必知晓在于何处。要在你的庙中这也都不是外人你自说出也无妨碍。”魏道爷说:“是我方才说过所为我两个师弟走的、如今可不是我推干净自打我到庙中并没见着我的师弟。

    慢说在庙中就是连面也没见。若有半字诓言必遭五雷之下。”北侠急忙拦住说:“道爷不可往下再讲了。”魏真说:“我倒要与众位打听打听我们那下流的师弟作的是什么事情?”北侠说:“看你这个人不是不诚实人又与我们徐三弟是亲家若非如此可是不能告诉与你。”魏真说:“我师弟若要作出大不仁的事来我必要当着众位之面将他处治诸位可就知晓我这个人性如何。”说毕北侠就将沈中元之事一五一十的细述了一遍。云中鹤一听怔了半天说:“他罪犯天庭早晚将他拿住准是剐罪。”又问说:“我们三师弟近来如何?”北侠说:“他倒好了。”一提如今改邪归正的事情魏老道点头说:“这还算知时务的哪。”

    北侠又说:“别者不提。魏道爷你在此庙也不是一半个月。”回答:“半载有馀。”欧阳说:“常言一句说的好大丈夫床下焉许小人酣呼?”魏真说:“欧阳施主何出此言?”北侠说:“你在庙中闭门不出你也不曾听见有人说你这个对面山上的贼人吗?”云中鹤道:“施主此话差矣!对面山上虽然有贼并不杀人放火不下山借粮不劫夺人。”北侠听了大笑说:“好个不劫夺人!大约着是没钱的不劫。”

    魏真说:“贫道敢画押他们要敢劫人我愿输三位一个东道。”北侠说“好”就把锦笺叫过来说:“道爷问他。”魏真便问书童书童就把已往从前细说了一遍。魏老道觉着面上赤三位侠客净笑。道爷说:“三位不必笑贫道言语不实少刻我到山上看看如有此事若不杀了这三人贫道誓不为人!”北侠说:“他们是个山寇道爷你如何管得了哪?不劫人山中吃喝什么?”老道说:“你们三位不知就是那个大寨主是我的拜弟。我让他们占在山上等着遇机会之时入营中吃粮当差也是好的。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北侠问:“大寨主与你是拜兄弟?”老道回答:“正是。二、三纂主不是一拜他们三人一拜。”北侠问:“道爷你与玉猫展熊飞是一盟?”魏真说:“欧阳施主何出此言?”北侠说:“大寨主不是展熊飞吗?”老道说:“这是什么人说的?”北侠说:“我们听着酒铺中的传言。”老道说:“这就是了。”

    丁二爷问:“他倒是姓什么?”回答:“姓熊叫熊威外号人称玉面猫。”丁二爷说:“玉面猫熊威玉猫展熊飞这个音声不差什么必是外头的人以讹传讹。”南侠说:“那个彻地鼠大概也不是韩彰了。”回答:“不是叫赛地鼠韩良。”北侠说:“这也是以讹传讹。彻地鼠韩彰赛地鼠韩良音声不差什么故此传误。”又问:“那三寨主叫什么?”道爷说:“叫过云雕朋玉。他们大爷我们一拜。原故山中先有一个贼头有三十多人劫他们三个人来着教熊威杀了贼头那些个小贼跪着求三位为寨主。

    熊威不肯朋玉愿意三人就为了寨主。我那日知道贫道要将他们哄开此处不想见面苦苦的在我跟前央求。我看着此人倒是一派的正气应了我几件事情——不借粮不劫人等事。可是我管他们山中的用度故不敢违我的言语。我许下他们三个倘若有机会让他们与国家出力。”北侠说:“如今劫人必有情由。”老道说:“今日必要看看此事要真必杀了三个小辈。”北侠暗想:“老道自己去上山没人见着他们知道蓦地里说些什么。要去自己同他去方妥。”想毕说:“道爷要上山我与道爷一路前往如何?”老道听了说:“甚好贫道与欧阳施主一同的上山。”锦笺在旁说:“三位爷爷天已不早了工夫一大可怕寨主把我家的相公杀了纵然就是到了山上人死不能复生岂不悔之晚矣!”老道说:“童儿放心他们要敢杀了你家相公我杀他们三个人与你家相公偿命绝不能在你跟前失言。”锦笺也不敢往下再说了。

    就在庙中道爷备的晚饭吃毕之时点上了***。童儿又说:“天不早了。”丁二爷说:“欧阳兄同着道爷去?”北侠点头。丁二爷说:“既是兄长同着道爷去我们哥俩个在庙中等候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一同前往。”北侠就有些不愿意怕的是与老道初逢乍见闻名这个云中鹤夜行术工夫很好。倘若要走上路老道兴许较量较量脚底下的工夫如何倘若赢了他便罢要是输给他一世英名付于流水。所以踌躇的就是这个不愿意教丁二爷一同前去。说道:“二弟与展大弟你们二位就不必去了。”展爷本就不愿意去听着北侠一拦正合本意。丁二爷不答虚一定要走。他倒非是要去他惦记着与老道比试比试脚底下夜行术的工夫如何。北侠也就不能深拦了对着老道在一旁说:“有他们二位一同前往岂不更妙?”老道的意见也是愿意与他们三位比试比试夜行术的工夫故此紧催趱着他们二位一同前往。说毕大家拾夺。

    老道回到里间屋中更换衣巾。少刻出来北侠一看暗暗吃惊。什么缘故?是老道换了一身夜行衣靠。这身夜行衣靠与众不同是夜行衣靠皆是黑的惟独魏真这身夜行衣靠是银灰的颜色身背宝剑。怎么老道是银灰的衣靠?就是他这个云中鹤的意思。

    在他这衣服袖子底下有两幅儿银灰的绸子不用的时节将他叠起来用寸排骨头钮将他扣住;若用之时将两幅绸子打开用手将绸子揝住从山上往下一蹿借绸子兜风之力也摔不着也礅不着。要有一万丈高可不行无非是人蹿不下来的他就可以蹿的下来。说他这双手一抖两片绸子一扇类若是两个翅膀儿相仿对着他银灰的颜色类若是一只仙鹤相仿因此就送了他这么一个外号。

    北侠见人家是夜行衣靠自己是箭袖袍薄底靴子论利落就输给人家了。二爷一瞧老道也背着宝剑他就有些个不愿意。他也并不知老道那是一口什么宝剑他也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就知道各人祖传的那口宝剑横竖天下少有。就把自己的那口宝剑拉将出来说:“道爷你也是使剑我也是使剑你看看我这口剑比你那剑如何?”说毕就将自己那口剑递将过去让老道一看。北侠就瞪了丁二爷一眼。南侠也觉着心中不愿意人家一个出家人这何苦考较人家作什么?云中鹤更觉着不悦了心中暗道:“你我彼此初逢乍见我那点待你们也不错固为什么拿宝剑考较我?什么缘故?”微微的冷笑用手接过来一看冷森森的寒光灼灼奇人的眼目。并不用问老道就说出来了说:“此剑出在战国的时节有个欧冶子所铸。大形三小形二五口剑。此乃是头一口其名湛卢切金断玉好剑哪好剑!”二爷说:“魏道爷可以。”魏真说:“不定是与不是?”似乎一口剑没盘住人家就不必往下再问了。接过自己的剑来又把展南侠的拉将出来递与老道去看。道爷接剑一笑说:“怪不得二位成名这两口宝剑世间罕有的东西称得起是无价之宝。此剑与方才阁下的那口剑是一人所造。这是小形二第一口其名巨阙也是善能断玉切金。”二爷见人家说出剑的来历叫出名色觉着脸上赤把宝剑接来交与了展爷。二爷暗想:“这个老道善能识剑我把欧阳哥哥的拿来大概就把他考问住了。”随即就将北侠的刀亮将出来交与老道。北侠大大不乐。又说:“道爷你看看这把刀怎样?”魏真说:“此刀出在后汉魏文帝曹丕所造共是三口:这口刀纹似灵龟其名就叫灵宝;还有一口刃似冰霜其名叫素质;还有一口彩似丹霞其名叫含章。这口刀俗呼又叫七宝。小道无知乱谈不知是与不是?”北侠连连点头说:“道爷真乃广览多读博学切记名不虚传。”

    老道微微一笑就把自己的那一口剑从背后拉将起来。这一亮剑不大要紧就把下回书白菊花故事引出来了要问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九十四回 夹蜂山锦笺求侠客 三清观魏真恼山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九十三回 夹峰山施俊被掠 小酒馆锦笺求情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五回 出庙外四人平试艺 到山上北侠昆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