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九十五回 出庙外四人平试艺 到山上北侠昆奇才

作者:石玉昆 字数:705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西江月〕曰:自古能人不少个个皆要虚心。能人背后有能人到处自当谨慎。谈剑几乎被困夜行又不如人。幸有北侠技艺深才使老道相信。

    且说老道遂把自己宝剑拉将出来说道:“无量佛!丁施主请看小道这里有口宝剑。”丁二爷一瞅老道的这口宝剑也是光华夺目冷气侵人寒光的的。二爷一瞧吃惊非小就知道老道这口宝剑也是无价之宝自己连刀带剑考问了人家半天老道一一应答如流说的是一丝儿也不差。不料老道又有这么一口宝剑若要接将过来说不出剑名岂不被他人耻笑?暗暗的一急就鼻洼鬓角见汗无奈只可叫道:“欧阳哥哥你看这口宝剑如何?”北侠心中暗道:“这都是你招出人家来了。你若不考问人家人家必不考问于你。这就叫打人一拳防人一脚。此时若有智贤弟在此无论他什么刀剑他俱都识认。如今你把老道招将出来我可实实不行。”丁二爷一瞧北侠摇头即知道是不好又向展爷说:“你看此口剑如何?”展爷并没用手接将过去只是微微的冷笑说:“好剑哪好剑哪好剑!此可真是宝物。”老道说:“请问此剑虽微末之物可有个名色没有?小道在施主跟前领教领教。”丁二爷此时急的站立不住张口结舌这时候恨不得有一个地缝儿都钻了。

    展爷看他这般光景心中不忍连忙说:“道爷此剑在道爷手中是一口哇是两口?”老道一听就知是大行家。老道说:“就在小道手中一口。”展爷说:“此剑乃雌雄二剑:此是一口雄剑其名叫皤虹;还有一口雌剑其名叫紫电。既不在道爷手可曾见过没有?”老道说:“虽然不在小道手见可是见过。提起来话长。当初那时节相爷上陈州放粮的时候在陈州看过一次。这天白昼之时剁了安乐侯庞坤。到了夜晚三更时分我亲身去到公馆到底要看看这位阴阳学士怎么样的忠臣。将一到里面看见东房上一个上房上一个见包公在屋中端然正坐另一番的气象。就听上房上的那人说:‘好清官!’转头就走。我随后就追追来追去追至一个树林他蹿将进去。

    我在后面跟随进去原来是一个坟地。那人扭转身躯问道:‘什么缘故追赶于我?’后来我们两个谈论起来。他可是个绿林这人极其好的人姓燕叫燕子拖就是陈州人。

    他有口紫电剑。”展爷说:“这么些个年的事情想不到说到一家来了。那日晚晌东房上爬着的就是我我在暗地里保护着包大人。就听见正房上头说道:‘好清官!’西房一人追赶下去不知是谁直到如今还纳闷呢。但不知这个燕子拖此人还有没有?”

    云中鹤说:“此人早就故去了。”展爷问:“他的后人如何?”老道说:“他的后人大大的不肖。此人叫燕飞有个外号人称叫烛影儿又叫白菊花。一身的好工夫双手会打镖会水。在绿林之中任意纵横到处采花。不拘那里采花作案必要留下他这个白菊花的记认。”展爷听毕说:“道爷这剑早晚必要归你的手中。这乃是宝物总得有德者居之德薄者失之。似燕飞这样不肖之子如何在他手中长久的?”老道一听说:“贫道也不能有那样的福分。”

    列公这一段论剑的节目一者为显出云中鹤之能二则间为引出白菊花为下文的伏笔。还是闲言少叙。

    丁二爷此时也觉着心中好过了他想着:“我们三个人横竖没有都着你考问祝”他倒把老道恨上了说:“天气不早了。”催趱着起身。老道把宝剑收入匣内。锦笺给大家磕头让众位搭救他家主人。教小老道看家。并不用开山门几位都是越墙而出。

    到了外边看见山了其实可是“望山跑死马”。走了不多的一时丁二爷就急了上前道:“咱们这么走得几时到了山?不如咱们平平的画上一个道谁也不许过去全是施展夜行木。”拉齐了“吧”一跺脚一齐按力走。不上二里已经就把丁二爷、展南侠丢的后头。北侠就觉着脸上烧暗说道:“不让你们两个人来一定要来输给人家老道了。”北侠只管心中难受脚底下仍然是不让可又不把老道丢下多远总赢着了他一步也不多也不少。老道想着:“已然赢着那两个就算赢北侠了。他们净仗着狐假虎威以多为胜。”一看一步一按劲就过了。无奈一件可就是过不去。他见北侠一慢他这里气往下一砸脚底下一按劲心想着就要过了北侠。焉知道北侠是久经大敌之人已然三个输了人家两个自己怎么也是不肯让他越过去。这一气跑了四里地再回头瞧看展南侠看不真切了。北侠假装着歇歇气喘说:“道爷我可不行了。我这肉大身沈论跑实在不是你们对手输了输了实在不行了。”云中鹤说:“欧阳施主算了罢还是我输。”道爷见他嘴中嚷输了脚底下不止仍然是跑。老道也跑的歇歇气喘这才把步止住说:“欧阳施主我不行了。”北侠见他收住步自己这才收住步说:“不行了可把我累坏了。道爷咱们在这里歇息歇息。”云中鹤擦了擦脸上的汗缓了半天这才缓过这口气来暗暗的佩服北侠。

    待等丁二爷、展南侠到展爷说:“道爷好精工夫!我弟兄二人实在惭愧惭愧!”老道说:“那里话来?要论工夫还是欧阳施主。”北侠说:“道爷不要过奖了。”老道说:“这是夹峰后山若要是走头里奔寨栅栏门甚远;若要由此处登山而上极其省路。可不知欧阳施主你走山路如何?”北侠说:“我就是怕山。”说的个云中鹤欢喜非常暗道:“平坦之地虽然输给北侠设若山路赢将回来也转转面目。”

    北侠一看说:“没有道路如何上得去?”云中鹤说:“无妨我在前边带路。”北侠只可点头说:“道爷你可慢慢走。”老道指了南侠他们道路顺着边山扑奔寨栅栏门暂且不表。

    单说是北侠、云中鹤。老道在前北侠在后见云中鹤“嗖”的一下蹿上约有八尺多高回头叫着:“欧阳施主!”北侠慢慢的一步一步往上爬说:“这还了得又没个道路没有安脚的地方如何上得去?”云中鹤一听更觉着喜悦了随走随叫后来直听不见声音了云中鹤就知道将北侠离远自己蹭蹭的直往上爬。十程爬了约有七程了他料着北侠爬了连二程没有又大声音叫道:“欧阳施主!”忽听见他脑门子上头有人答话说:“魏道爷!我在这呢!你怎么倒在底下我反倒走到你头里了呢?”

    云中鹤翻眼往上一瞧就见北侠离着他总有十丈开外暗暗忖道:“他怎么上去的呢?

    哎呀!我上了他的当了!别人说过他是两只夜眼。他如果生就两只夜眼我如何是他的对手?”北侠那里说:“都是魏道爷你出这个主意咱们走山走得我口干舌燥。这个酸枣树上有干酸枣儿我在这里吃哪甚是解渴。道爷你上这里来也吃点儿解解渴。”云中鹤说:“我不行。”论走山云中鹤没有个敌手可巧遇见北侠了。北侠这个爬山是在辽东地面练的。那里的贼聚众就抢一遇官人就跑就往大山大岭上跑一过山岭就是好人。北侠作守备的时候衙门后头有座大山每天早晚净练跑山练的跑山如踏平地一般官也不作了。如今魏真拿跑山赢北侠如何行得了。再说北侠是三宝护身――一世童男宝刀夜眼;云中鹤是二宝护身――一世童男一口皤虹剑不是夜眼。

    两个人到了一处一同的再往上走。北侠又告诉:“道爷叫着我点儿。”魏真不信了。到了山顶北侠特意叫魏真瞧瞧他这个眼力如何手搭凉棚往对面一看说:“那边黄琉璃瓦那是什么所在?”老道说:“你把黄琉璃瓦都看出了真是夜眼。那个就是玉面猫熊威的后寨就是他妻子住的所在。”北侠一听一皱眉说:“既是玉皇阁怎么又说是他妻子住的所在?”魏道爷说:“这件事情那个兄弟实在的办错了。

    就皆固熊贤弟上庙中去一日没回山。赛地鼠韩良他想着有喽兵又有他嫂嫂在前寨男女混杂实在不便。他就将玉皇阁的神像派人搬出去扔在山涧就把玉皇阁拾夺了一个后寨让他嫂嫂那里居祝待我送我盟弟回山他已然把那事都办妥当了。待我看见之时我说你这是一个大错处我劝我盟弟断不可教我弟妹居祝据我看着他们日后要遭横报。”北侠说:“这个人也就太浑了。”不然怎么后文书二盗鱼肠剑时候在团城子里头先死了个玉面猫熊威又死了个赛地鼠韩良。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说的是二位随说随走过了一道小山梁就到了后寨。云中鹤说:“咱们不可打此处进去缘故这里有弟妹居祝”北侠说:“你在前边引路。你说从何处走我就跟着你何处走。”两个人贴着西边的长墙一直的正南走了半天。云中鹤说:“由此处进去。”两个人蹿上墙头往里一看并无行走之人。飘身下来云中鹤在前北侠在后直到了聚义分赃庭的后身。云中鹤用手一指低声说:“到了就是此处。”两个人蹿上房去一跃脊蹿在前坡。二位爬伏在房上伸手把住了瓦口檐头双足一踹两脚找着了阴阳瓦陇。往下探身一看天气已热正看见屋内三家寨主:正居中的是玉面猫熊威七尺身躯一身素缎衣襟面若银盆细眉长目鼻直口阔正居中落座倒有一团的威风;上一人青缎衣襟身长六尺面赛姜黄立眉圆眼面形小菱角嘴已然酒到十分赛地鼠大醉;再瞧过云雕朋玉身材矮小可是横宽一身墨灰的衣裳面似新砖粗眉大眼狮子鼻火盆口。他那里嚷说:“二哥!你作的都是什么事情要让老道知道咱们全都得死。再说这里头有妇女咱们哥们也不要这个名器。”赛地鼠说:“又没难为妇女交给嫂嫂了。要爱他们就留下使唤;要不爱他们就将他们放下山去。”正说间由后边跑过两个人来嚷说:“寨主爷!可别杀那个相公是咱们的恩人”若问是什么恩人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九十五回 出庙外四人平试艺 到山上北侠昆奇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九十四回 夹蜂山锦笺求侠客 三清观魏真恼山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六回 熊威受恩不忘旧 施俊绝处又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