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一百十三回 众喽兵拨云见日 分水兽弃暗投明

作者:石玉昆 字数:709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诗曰:规谏从来属魏徽太宗何竟望昭陵?

    自兹台观全拆毁感念高皇不复登。(WWW.mianhuatang.la 好看的小说)

    或有问于余曰:《小五义》一书纯讲忠孝节义以忠冠大概直言敢谏谓之忠;委曲从事则不谓之忠。余曰:不然。直谏固谓之忠或有事不便直谏明言必委曲以寓规谏终使君心悔悟顿改前非此不谏之谏更有胜于直谏者。不忠直焉能作出此事来?唐时有一魏征可为证据:唐太宗贞观十年皇后长孙氏崩谥为文德皇后葬于昭陵。太宗因后有贤德思念不已乃于禁苑中起一极高的台观时常登之以望昭陵用释其思念之意。一日引宰相魏征同登这层观使他观看昭陵。魏征思太宗此举欠当。他的父皇高祖葬于献陵未闻哀慕。今乃思念不已至于作台观以望之是厚于后而薄于父也。欲进规谏不就明言先故意仔细观看良久对说:“臣年老眼目昏花看不能见。”太宗因指所在叫魏征看。魏征乃对说:“臣只道陛下思慕太上皇故作为此观以望献陵。若是皇后的昭陵早已看见了。”太宗一闻魏征说起父皇心里感动不觉泣下自知举动差错遂命拆毁此观不复登焉。太宗本是英明之君事高祖素尽孝道偶有此一事之失赖有直臣魏征婉曲以进善言太宗即时感悟。改过不吝真盛德事也。

    又唐史上记太宗时的大臣只有个魏征能尽忠直谏太宗也极敬重他。一日闻魏征所住私宅止有傍室没有厅堂。那时正要盖一所小殿材料已具遂命撤去与魏征起盖厅堂只五日就完成了。又以征性好俭朴复赐以素屏褥几杖等物以遂所好尚。

    征上表称谢。太宗手诏答曰:“朕待卿至此盖谓社稷与百姓计何过谢焉?夫以君之于臣有能听其言行其道而不能致敬尽礼者则失之薄;亦有待之厚礼之隆而不能谏行言听者则失之虚;又有赏赐及于匪人而无益于黎元国家者则失之滥而人不以为重矣。”今观太宗之所以待魏征者可谓情与文之兼至固宜。征之尽忠图报而史书之以为美谈也。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西江月〕:

    五义皆为好汉蒋平真是能员。水里制伏沈中元莫把病夫错看。任尔诸葛能算猛然擒你下船。腹内满饮山下泉才显翻江手段。

    且说大人到了弃岸登船的时节坐了三号太平船知府总镇在第二只船上文武的小官在第三只船上护送大人的兵丁们就在旱岸上行走。进黑水湖谁也想不到贼人有这么大胆子敢劫夺钦差大人。刚进湖口就听见“呛啷啷”一阵锣鸣“叭哒哒”就把软硬拘钩搭住船只往近里就拉。小诸葛一着急打官舱里就蹿将出来喝道:“好山贼!现有钦差大人在此。”回手就要拉刀一瞧没有——错了自己扮的是文人模样那里来的刀呢?正一着急就见打船旁“呼泷”一声由水中蹿出来如水獭相似把住船沿把沈中元腰一抱说:“咱们两个人水里说去罢。”大人看了个必真是蒋护卫大人高声嚷道:“护卫千万不可与沈壮士无礼!”话言未了早就听见“噗(口甬)”一声打水漂相似。

    蒋爷把人都安置好了他自己都换了短衣襟也没拿刀就到了蟠蛇岭下看见了大人那只三号太平船进了黑水湖口桅杆上面有一个大黄旗子被风飘摆行舒行卷上面是硃书的“钦命”两个字墨书的“代天巡狩按院大人颜”。蒋爷一吩咐喽兵他就蹿下水去容他们拘钩搭住就走。蒋爷蹿上船头拦腰一抱就蹿下水去。到了水中蒋爷把手一撒沈中元就是坛子浮灌满了为止净剩了喝水了。蒋爷把他往肋下一夹拢住了他的手踹着水绕过了一个山弯。蒋爷知道把他灌满了提溜上来大人也看不见了有什么话慢慢再和他说。沈中元水喝的有八成光景眼前黑心似油烹耳内如同打阵雷的一般。蒋爷解他的丝绦把他捆上。蒋爷骑马式将他骑上伸双手打他两肋下往上一拥“哇哇”的往外一吐吐的干干净净。蒋爷一撒手把自己身上水拧了一拧对着沈中元一看叫道:“武侯诸葛亮卧龙先生可惜了你这个外号你怎么配呢?你冤苦了人家卧龙先生了你怎么配?”沈中元说:“我本不配是大家抬爱我早就说过不配。”蒋爷说:“你所为我二哥、三哥有一点不到之处得罪于你怀恨在心你就行了这么一个法子五条性命几乎没有断送在你手中。一计害三贤就够受的了你这叫一计害五贤:武昌府的知府池天禄在他地面上丢个大人他得死;我二哥保大人是他的专责得死;玉墨丢了老爷得死;两位先生得死。这是立刻得死的馀者沾衔的还不定死多少呢。你挑礼你得挑明白了那才是英雄呢。再说我听见我哥哥说你道了姓名我赶着就上树林找你沈壮士长沈壮士短可也不知你听见哪也不知你是去远咧可也不知是成心不理我。你不想想你把大人盗走了显显你的能耐不想我们担的住担不住?你这是把大人说话了央求的大人点了头。你必是能说呀。你又是王府的人你必是说能破铜网能拿王爷。再说我们老五死的怎么苦你怎么给他报仇拣着我们大人爱听的说一说这个就把你赦了。你那知道大人赦了蒋四老爷不赦。趁着在这大人瞅不见我先把他宰了给我二寄报仇。我宰了你我们大人绝不能把我宰了。”小诸葛一听心中说:“我早就算计下这个病鬼不好了如今遇上他了这也无法。”想到此问双睛一闭一语不就是等死。

    正说之间听见“蹬蹬蹬”的跑过两个人来是卢方、徐庆。徐三爷嚷道:“大人有话老四可千万别杀他!”蒋爷说:“谁说的?”三爷说:“大人。”蒋爷说:“你才实心眼哪!这会大人瞧着呢吗?他害咱们二哥几乎没死了。他央求了大人大人饶了他咱们不能饶他。咱们先把他杀了我去见大人去就说你们来送信来我已然把他杀了我去上大人那里请罪去。三哥你带着刀呢。是你杀呀是我杀?”徐三爷说:“我杀。”徐庆他本是个浑人蒋四爷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摆刀就剁。蒋爷可又把他拦住说:“咱们要杀他也让他死个心服口服别叫他死的不服。姓沈的生死路两条你是要死你是要活?”沈中元说:“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蒋爷说:“你到底是愿意死?愿意活?我有意救你。”沈中元说:“我愿意死?我还不弃暗投明呢。”蒋爷说:“你要是愿意活依我个主意你就活了。”沈中元问:“什么主意?”

    蒋爷说:“你见了我二哥我给你说情也不枉你弃暗投明。也别管真假你总是给我们老五报仇也不辜负你这点好意。就是有一样知错认错是好朋友。你见了我二哥给我二哥磕个头一天云雾全散打这谁也别计较谁。我二哥这个脾气非叫他顺过这口气去凭爷是谁说也不行。有这一个头怎么好怎么好你赶常了你就知道了。”

    沈中元说:“你快些住口若要给别人磕头还在罢了要是给你们五鼠五义磕头这是我一辈子短处。二义韩彰他还不到了有人的去处讦调于我?再说我无论作了是什么样的官职也洗不下这个羞惭去了。”四爷说:“什么羞惭?你这个头贵重我这个头贱我给你磕一百你给我二哥磕一个。一百折一个还不行吗?我可是为息事罢词打这就给你磕头了。”说毕蒋爷也真拉的下脸来就双膝点地。沈中元说:“等着等着这么磕了可不算。”蒋爷也就站将起来了。沈中元说:“你还捆着我。再说你这给我磕头谁瞧见了?我给他磕的时节是众目之下。怪不得人说你足智多谋这又是你的主意。”蒋爷“噗哧”一笑说:“你过于疑心太大。咱们这么办等那时你给我二哥磕的时候我再给你磕头你看着管保行了罢?”沈中元说:“肯那么着吗?”蒋爷说:“来我先给你解开。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话以后绝不提了。”随即给他解开绳子彼此把身上水拧了牛蒋爷说:“过来给你们见见。这是我大哥这是我们三哥你是认识的。”徐庆说:“老四他不给我磕头?”蒋爷说:“凭什么给你磕头?你还应当给人家磕头呢。”徐庆说:“哎哟!我还应当给他磕头我们两个人折了罢。”

    又见打那边来了人了一拐山环就到了这个人说:“千万可别杀沈壮士叫我送信来了。”原来是大人船进黑水湖看见是蒋四爷把沈中元提溜下去了大人叫蒋护卫没有拦住早就下去了。少刻后头文武官员的船只俱到船上水手忙成一处大伙找家伙保护大人要紧。此时由东岸上也有船只到了大家都上官船找大人的。主管回话大人亲身手把官舱卢爷大众过去请罪。大人说:“于你们何罪之有?这沈壮士已然赦过他了。卢校尉、徐校尉千万告诉蒋护卫可别杀沈壮士。”得大人谕下船直奔东南去了。文武官员上船给大人道惊。大人说:“何惊之有?”复又派人前去让本地面武职官去追赶下去“千万别杀沈壮士大人已经赦过了。”

    那人去不多时同着蒋四爷回来。等那人到时蒋爷已经把话说好了。蒋爷也应着当着大众给沈中元磕头;沈中元也应着当大众给韩彰磕头。蒋爷给他解了绑缚跟这里来的时节那人也就到了。一提大人说不让杀沈壮士。蒋爷说:“没有杀。既然有大人谕我们焉敢杀他?大人谕要下来晚一点可就不好了。”沈中元心里说:“我就知道他们这五鼠五义里头这个瘦鬼不好了这才叫雨后送桑”蒋爷说:“这位老爷贵姓?什么前程?”那人说:“我是守备姓王叫殿魁。”蒋爷说:“王老爷。”那人说:“好说。老爷贵姓?”蒋爷说:“姓蒋名平字是泽长派行居四。”那人说:“原来是蒋四老爷失敬失敬!”蒋爷说:“岂敢岂敢!”随说着随走将一拐这个山环就看见大人的船只了正是那些个喽兵打船上摘软硬拘钩呢。蒋爷说:“不好!

    有了刺客了!”忽见打西山头上“嗖”蹿下一个人来回手拉兵器准是要行刺。要问来者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十三回 众喽兵拨云见日 分水兽弃暗投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十二回 闹湖蛟报兄仇废命 小诸葛为己事伸冤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十四回 蒋泽长水灌沈中元 众乡绅奉请颜按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