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义》

下载本书

第一百二十二回 小义士起身高固始 旧宾朋聚首上襄阳

作者:石玉昆 字数:578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君 帝霸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法师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永恒圣帝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三寸人间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诗曰:匆匆别去为谁忙?顷刻天涯各一方。

    不是英雄留不住心中惟计上襄阳。

    且说艾虎同着马龙、张豹把施俊护送到家住了两日艾虎一定要起身告辞施俊也并不远送。几位爷起身路上也就无话了。晓行夜住饥餐渴饮到了襄阳。至上院衙艾虎叫他们进去他们不肯。艾虎一定要让他们进去在大庭之外等着。那知道艾虎进去不出来了一问外边两个人是谁艾虎这才叫他们进来。到了里边给大众一见说明了来历。艾虎说:“几时去破铜网?”智爷说:“几时你也别打听不许你去。”

    艾虎说:“师傅我五叔疼了我会子好师傅你让我去罢。”蒋爷说:“明天再说罢不用忙。”仍然又把阵图参悟了半天。

    到了次日早晨大人亲身给预备着酒饭所有破铜网的人无论大小老少每人面前三杯酒都是大人亲身给斟。大众说:“吾等何德何能敢劳大人给斟酒?”大人说:“不必太谦了。”又预备一桌酒席把白五老爷古瓷坛请出来供了一桌酒席烧钱化纸奠茶奠酒暗暗的祝告:“但愿吾弟阴灵有感早助大众成功。”众人也过来磕了一路头俱都是暗暗落泪。然后大家落坐吃酒。大人说:“你们众位吃酒本院不久陪了。”大人归到里间屋内去了。

    饮酒议论蒋四爷说:“咱们商量商量今天晚晌都是谁去?”这句话未曾说完就听见:“我去!我去!我去!我去!”除非智爷没要去剩下的全都要去。蒋爷“嗤”得一笑说:“这些个人全会上院衙净剩下大人一个人。咱们去破铜网王府里倘若差一个人来不利于大人。咱们纵然把铜网破了大人也没了谁担架的住?总得留看家的要紧。按《武侯兵书》说:‘未恩进先思退。’从新再商量罢谁去谁不去。”

    飞叉太保说:“吾等由君山到此也不敢造次讨差不敢说办起大事。些须小事我等万死不辞。若要用兵我们由君山带了二百名喽兵现在小孤山扎定。若要用他们时节大人早吩咐好把他们调来助阵。”蒋爷一听便道:“钟兄我们这里破铜网之人绰绰有馀只怕晚间一动手杀的王府人东西乱蹿怕他们逃出城外烦劳寨主哥哥带着二百名喽兵过了海河吊桥把襄阳城四面围住就是西面要紧。倘若有越城而过者务必要将他们拿获。”飞叉太保一听微微的一笑说:“四大人将才吩咐我们在城外头等贼小可钟雄带领喽兵在城外等候拿人。城内若有用人之处还有我四个兄弟;城内若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一并出城去了。”蒋爷说:“寨主哥哥可不必多心城里城外皆是一样。”钟雄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出城去了。”钟雄笑嘻嘻的说:“我们这就要告辞了。”蒋爷吩咐让拿上盘缠欢欢喜喜而走。大家送将出去由此抱拳作别。

    出离了上院衙直奔小孤山。走在路上于义、闻华、黄寿皆不愿意说:“寨主哥哥你可全明这个道理?”钟雄说:“什么道理?”回答:“这分明是怕咱们降意不实。咱们何苦在他们这里赖衣求食?还是回咱们山中作咱们的大王去罢。”钟雄把脸一沈说:“五弟!你还要说些什么?要在山寨上当着喽兵说出此话就叫惑乱军心。(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于义也就诺诺而退不敢多言。他们奔小孤山暂且不表。

    单说上院衙钟雄走后北侠责备蒋爷行的不是。蒋爷说:“那人宽宏大量绝不能挑眼。”蒋爷说:“谁去谁不去早些商量明白。”云中鹤念声“无量佛”说:“小道不但是去还要在四老爷跟前讨点差使。”蒋四爷道:“你说罢。”魏道爷云中鹤说:“我情愿去至王府到火德星君殿破总弦不知行不行?”蒋爷说:“破总弦还非你不行哪!得了破总弦是魏道爷的事。”卢爷说:“我可去。”韩彰说:“我可去。”徐庆说:“我去。”南侠、北侠、双侠、沙老员外、孟凯、焦赤、白芸生、卢珍、徐良、韩天锦都说也去。艾虎说:“我也去。”蒋爷说:“不行。徐良有他父亲关心得去。卢珍为他天伦上几岁年纪白贤侄与他叔父报仇也正应当去。韩天锦也不用头件不会高来高去不该去。再说艾虎你师傅、你义父去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讲武艺讲韬略还用你挂心?就是徐良、卢珍、芸生他们虽去也不让他们身临大敌也就是在木板连环之外各把占一个方位若有王府之贼打那方逃蹿就把那方把守之人按例治罪。”智爷说:“连我还不去哪看家要紧。”蒋爷说:“对了连我还不去哪。”北侠又说:“艾虎小小的孩子此处有你多少叔伯父你单单的往前抢你准有什么能耐?”艾虎敢怒而不敢言诺诺而退。自此一说艾虎大家也不敢往前抢了。白面判官柳爷说:“我――”下句没说出来让蒋爷用胳膊一拐他也不敢往下说了说:“我也看家。”小诸葛沈中元说:“我――”下名也没说出来智爷也是拿胳膊一拐不敢往下说了。馀者的众人更不敢往下说了。蒋爷、智爷说:“我们看家看家是要紧。”艾虎心内难受酒也懒怠饮了觉着一阵肚腹疼自己出去走动去。

    到了西房有个月亮门北边一片乱草蓬蒿走动了半天将要出乱草蓬蒿忽见打外头蹿进一个人来。艾虎一瞧是师傅进了西院。东瞧西看也不知是看什么。瞧了半天忽然对着外头一击掌打外头进来一个人一瞧不是别人是沈中元。自己心中一动:“他们什么事情?”艾虎就在乱草蓬蒿里一蹲倒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沈中元问:“什么事情你把我搭出?”智爷说:“论有交情就是咱们两个厚。我听见说你要和他们一同破铜网我故此把你拉了一下。我问你有宝刀没有?”沈中元说:“我没有宝刀。”智爷又说:“有宝剑没有?”沈中元说:“更没有了。”智爷说:“咱们哥两个对劲一个增光大家长脸;一人惭愧大家惭愧。不立功便罢立就是立惊天动地的功。”沈爷说:“什么惊天动天之功?”智爷说:“我问问你王府的道路熟哇不熟?”沈中元说道:“那是熟。”智爷说:“咱们进王府去奔冲霄楼三层上把盟单盗下来。可是你给我巡风盗可是我盗我可不要功劳。见大人时候可是说你盗的。

    我若要一点功劳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沈爷说:“怎么你起起誓来咧?”智爷说:“我把话说明咱们彼此都好办。我是早已和你师兄说明白了拜他为师哥我是出家当老道。咱们把盟单盗回去一睡觉等着明天他们把铜网破了王爷拿了问他们王爷作反有什么凭据当时咱们把盟单往上一献岂不是压倒群芳出乎其类拔乎其萃?

    这比跟着他们破铜网不强吗?要奏事总得把咱们这个奏得头呢。可千万法不传六耳。”

    焉知道已传了六耳了。说毕两个人一走。

    艾虎在那里净生气心里说:“好师傅!有好事约人家自己又不要功劳。净知道说我你们盗盟单。瞧我的罢不容你们去我先去。”将要分乱草蓬蒿出来又打外头“蹭”蹿进来一个赶着又把身子一蹲见是蒋四爷往里张望了半天。一回头又进来一个是白面判官柳青。艾虎心里说:“都是这约会。”柳青问:“蒋四爷我说要跟着破铜网怎么你不让去?是什么缘故?”蒋爷说:“你是我请出来的我要不让你立点惊天动地的功劳我对不起你。”柳青说:“我又不愿作官我要什么功劳?”蒋爷说:“你不要利难道说你还不要名?你跟着破铜网不过随众而已奏事的时候必是宝刀宝剑破铜网不能单把你的名字列上。我拉扯你立一件大功。”柳青说:“我要同你一处走又该我吃苦了。”蒋爷说:“这可不能咧。他们破他们的铜网咱们去咱们的。我知道王爷睡觉的地方叫卧龙居室。咱们去到卧龙居室仗着你的薰香咱们把王爷盗出来你瞧瞧是奇功一件不是可千万法不传六耳。”柳青还不愿意?两个人定妥了主意。

    二人一走艾虎越想越有气:“他们净会说我有好事全不找我我自有主意。”

    不知什么主意且听下回分解。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461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461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461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二十二回 小义士起身高固始 旧宾朋聚首上襄阳)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回 卧牛山下巧逢故友 药王庙前忽遇狂徒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三回 小义士偷听破铜网 黑妖狐暗算盗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