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辉煌青春》

下载本书

第二百一十五章 险象环生

作者:月逸清辉 字数:935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帝霸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极道天魔 天道图书馆 染指军门冷少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号红人 仙逆 男欢女爱 元尊 劫天运
    第二百一十五章 险象环生

    “呵呵,你可以去问上帝!”罗杰斯阴测测地笑道。

    “抱歉,我不信什么上帝!”楚天风冷笑道。

    “唉,那你就很悲惨了,这就是你们华夏国人不信上帝的结果,你死了是上不了天堂的,只能下地狱了。”罗杰斯脸现遗憾之色地说道。

    “就算要下地狱,也要带着你一起下!”楚天风双眼划过一道寒芒,身子忽然动了起来,快如闪电一般,飞起就是一脚,直踢罗杰斯面门。

    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他是最清楚的,尤其是在敌人比自己强大的时候,先出手就有机会占据上风,如果能靠这雷霆一击重创对方,那胜算就更大了。

    罗杰斯早有准备,身子比游鱼还滑,稍微一晃就躲开了楚天风的攻击,紧接着开始反击,迅速地扫出一拳,奔着楚天风左臂的关节打来。

    “柔术?”楚天风心中一颤,听林老爷子跟他讲过,这个柔术本是出自华夏国一脉,是一种刚柔兼济、寓动于静的传统项目,经常在杂技表演中出现,以惊、险、奇、美著称于世。

    但是,柔术传到国外后,却发展成了一种厉害的格斗搏击运动,有日本柔术和巴西柔术两个主要流派,而罗杰斯使用的就是巴西柔术。

    刹那间,他的脑子里想起了林鹤龄的教导:“对付柔术高手,千万不要近身和他博斗,柔术讲究的就是扭斗,一旦被他贴身缠住,扭到地上,对方会很轻松地用各种绞杀技将你杀死!”

    楚天风和罗杰斯打斗中尽量用脚,而不用拳,避免和他有过多的身体接触,免得真被对方给拖到地面上,获得控制的姿势。

    只要罗杰斯形成控制姿势,就可以使用关节技、绞技或击打技术等多种攻击手段,到时候楚天风就成了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了。

    打了十几个回合,楚天风凭借着灵活的身法和精妙的招式与罗杰斯纠缠,一时间竟然不落下风,但想取胜也是难上加难。

    地面上尘土暴起,劲风呼啸,在这旷野荒郊里显得无比萧杀。

    “你快动手啊!老板要速战速决!”罗杰斯又出了几招,抽空向站在旁边抱着肩膀观战的素提喊了一嗓子。

    素提一直观看着楚天风使出的招数,脸上透出惊讶之色,如此精妙的招式,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禁看得入了迷,心里就想着能让楚天风多使几招,他好见识一下华夏武术到底是如何博大精深。

    楚天风今天面对死敌,用的全是林鹤龄教给他的绝招,关键时刻保命要紧,现在对付一个罗杰斯都这么困难,要知道旁边还有个大块头的素提没有参战呢!

    在罗杰斯的连连催促下,素提终于出手了,这个人确实有些神秘,他练的是华夏国传统的硬气功,可是使出的招式却是泰拳。

    本来泰国人练泰拳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是人家的国术嘛,但是为什么素提还会华夏国的硬气功呢?这里面有什么渊源?

    当然,现在是生死时刻,楚天风可是没工夫考虑这些,素提这一参战,他的压力就更大了,罗杰斯紧紧地缠住了他,把他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因此他就算想跑也没什么机会,只能拼死力战。

    “怎么办?今天难道就挂在这里了?”楚天风脑子飞快地旋转着,猛地一转身奔着素提攻了上来,心里盘算着如果能干掉一个,那今天还能有希望逃生!

    哪知道和素提一交上手,他大吃了一惊,素提的招式并不见得有多么精妙,动作也不快,但最厉害的是他不怕打!

    楚天风使出的是林鹤龄教给他的绝招“龙飞凤舞”,打出来简直是风雨不透,令人防不胜防,但今天面对素提用出这招后,不管他是怎么飞还是怎么舞,打在人家身上就好像打在钢筋混凝土上似的,一点效果都没有,还震得他膀臂发麻。

    “可恶!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会练出这么狠的硬气功来?”

    楚天风眼珠转了转,暗自琢磨:“就算练了厉害的硬气功,什么金钟罩铁布衫,擅避刀枪,但男人有两个地方是肯定避不住的!一个是眼睛,一个是裆部!”

    所以,他马上改变了攻击策略,就向素提那两个要害部位发起攻击,打了几个来回,素提被他凛冽的招式逼得连连后退,一只手护住眼睛,一只手护住裆部,暂时处于防御状态。

    罗杰斯恰在此时又攻了上来,楚天风急忙奋力应战,以一敌二,处处都是险象环生,一个没留神,左手就被罗杰斯给攀上了!

    “哎呦!”楚天风只觉得一股柔中带刚的力道袭了过来,好像中间还带弯的,感觉很别扭,手臂就像麻花似的拧着劲儿的一阵剧痛,身子不由自主地贴到了地面上。这是罗杰斯施展出的绞杀技!

    求生的本能,让楚天风瞬间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道,在地上一阵的翻滚,连续转了十多圈,终于化掉了对方的绞杀力,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满是尘土了。

    “去死吧!”罗杰斯双眼喷火,浑身冒着杀气,再度攻了过来。

    就在此时,耳边猛然间传来一声暴喝,缓过神来的素提也呼啸着向楚天风扑来,可能是他和罗杰斯两个人的配合还不够默契,或者也有互相争功的意思,总之素提那铁塔般的身子冲过来之后,恰巧就挡在了罗杰斯身前。

    “别挡着我!”罗杰斯奋力地捶了素提一拳,气得哇哇暴叫,本来刚才他那一下就能把楚天风给控制住,到时候就像猫玩老鼠似的一点点地把他折磨死,哪知道素提这一冲上来,正好挡住了他运功的路线,也给楚天风让出了一个逃生的缺口。

    战场上的机会是稍纵即逝的。楚天风就利用这个空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飞身往树林里跑去。

    “站住!”罗杰斯紧追了几步,却发现自己根本跑不过楚天风,对方跑起来速度奇快,刚才要不是用柔术缠住了他,恐怕早就让他脱身了。

    素提站在那里根本就没追,反而冷眼盯着罗杰斯,脸上的神色显得阴冷如铁。

    “都是你让那小子给跑了!你个饭桶、蠢猪、白痴!”罗杰斯一看追不上楚天风了,气得一个劲儿地冲素提咆哮。

    在来之前,金树森曾经嘱咐过这对“黑白双煞”,一定要用真功夫把楚天风打死,然后直接把尸体扔到海河里,干净利索,不留痕迹。

    “你说我什么?”素提被罗杰斯骂得脸上的肌肉颤了颤,双眼射出两道野兽般的厉芒,拳头也握得咯吱咯吱直响。

    “是你放走了楚天风!”罗杰斯眼珠子瞪得溜圆,厉声吼道。

    “放屁!是你没有打死他,给了他逃生的机会!”素提双眼涌动着杀气,冷哼道。

    “你……等着我的,咱们去找老板说理去!”罗杰斯不敢和素提争执下去了,他知道这是个刀枪不入的野兽,跟他说理是说不通的。

    楚天风跑到安全地带后,拍掉身上的尘土,回想起刚才那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一幕,心里却感到一阵疑惑:“为什么那个泰国人突然手软了,挡住了那个白人的进攻,等于间接地把我给放了啊!”

    楚天风是百思不得其解,那一黑一白两个家伙明明是受雇主命令来杀他的,但到了关键时刻却生出二心来,如果他们今天好好配合的话,他是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能死里逃生的确值得庆幸,但更棘手的问题却摆在他眼前――到底是谁雇杀手来杀他?谁跟他有这么大的仇口呢?这个问题不解决,杀手还会来找他的。

    楚天风一边跑一边暗自忖道:“要说跟我仇最大的就是郑远达了,但现在郑远达都死了,难道是他手下的人?对了,会不会是冯淼?”

    他忽然想起那天在朋悦酒店遇到的那个神秘背影,很像是冯淼,但也就见过一次而已,如果是冯淼的话,这小子哪来的钱雇杀手呢?听说他家里并不富裕!

    楚天风决定还是先想办法回燕大再说,目前看来只有燕大校园里是比较安全的,要不是这次来参加联谊酒会,他也不能遇险。

    他低头看了看表,晚上八点半,燕京郊区还有几个晚班公交车在运营,这回他可不敢再坐出租车了。

    刚才在酒会门口叫的那辆出租车的司机,很明显和那两个杀手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楚天风灵机一动:“杀手怎么对我的行踪掌握得这么清楚?难道那个幕后主使就在今天的联谊酒会上?或者是酒会上的人把我的行踪提供给了他?”

    但是,参加联谊酒会的人有一百多位,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有上百,包括保镖和随从,这么多人实在是排查不过来了,而且在场的可都是大人物,不是那么好谈弄的。

    楚天风好不容易找到公交车站台,这么晚了等车的人就他一个,多少显得有点冷清,而且他的神经是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中的,生怕那一黑一白两个煞星再追上来,到时候他想脱身就难了。

    过不多时,公交车驶了过来,他上车投币,车厢里人也非常少,稀稀落落有七八个人,大部分都在打着瞌睡。

    经过刚才那番惊心动魄的打斗,再加上这一路狂奔,楚天风感觉身子有点吃不消了,连忙找个空座坐了下去,开始闭目养神,但耳朵还是竖起来的,周围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听得很清楚。

    车子缓缓驶出站台,越开越快,车窗开了一半,窗外凉风灌了进来,吹得楚天风一激灵,连忙抬起了头,伸手将车窗完全关上了。

    恰在此时,他正好看到自己身前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刚才上车的时候走的急,并没有注意到她。

    只见那女孩仰头靠在座椅背上,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下身是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下一双很普通的旅游鞋,身材娇小玲珑,那纤细单薄的身影,楚天风是越看越觉得眼熟。

    他心中一怔,急忙站起身绕到她面前一看,这不是杨丹丹吗?她怎么会坐在这趟车上?白天去了市郊吗?

    杨丹丹刚才打了个盹,因此也没看到楚天风上车,现如今感到身边有声音,立时警觉地睁开了眼睛,恰好看到楚天风站在他面前。

    “啊,小风哥,你什么时候上的车呀?”杨丹丹扑闪着水灵纯净的大眼睛,一脸惊讶地问道。

    “呵呵,刚上的车。”楚天风干脆坐在了她身旁的空座上,微笑着说道。

    “哦。”杨丹丹淡淡地笑了笑,小脸泛起了一抹浅浅的嫩红,仿佛漫山遍野盛开的粉红色山茶花似的。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楚天风凝视着她腼腆羞涩的小脸,关切地问道。

    “我去燕山买板栗去了,你看!”杨丹丹伸出雪白娇嫩的小手,指了指座位下面的一个大花布兜子说道。

    “哦,买了这么多啊!”楚天风瞥了那个布兜子一眼,微笑道。

    “嗯,这是给我妈妈治病用的。”杨丹丹幽幽地说道。

    “板栗能治病?治什么病呀?”楚天风又问道。

    “肾病!我妈妈肾不好,经常尿血,听人说燕山板栗加红糖热炒一下,每天早晚吃两次,一次吃三到五枚,就能治这种肾病呢,明天我就给家里邮过去!”杨丹丹轻声说道。

    “哦,怪不得你买了这么多呢,有二十多斤吧?能吃好久呢!对了,你怎么不去市区买呀?”楚天风微笑着问道。

    “市区卖的贵呀!我算了算,还是去燕京郊区的板栗产区买比较划算,来回车费才四块钱,但在那里买二十斤板栗,能比市区便宜二十块钱呢!扣除车费,能省十六块钱!”杨丹丹俏脸泛起得意之色,她对自己这般精打细算省下这么多钱而感到很欣慰。

    “是啊,确实很划算!”楚天风微微一笑,心中暗自感叹:“这丫头还真是会过日子,为了省十几块钱,不惜来回奔波一整天啊!”

    “今天正好发工资,我就急着拿钱去买了,要不然等板栗上市的季节过去后就不好买了。”杨丹丹说道。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382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382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382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一十五章 险象环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四章 杀手现身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六章 丹丹的糖炒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