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脂四壶》

下载本书

44

作者:潘小纯 字数:795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天道图书馆 武破九荒 染指军门冷少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那天晚上吃过晚饭,二先生突然宣布,明天放大家一天假,大家可以在棚屋里休息,但不可以出去。[www.mianhuatang.la 超多好看小说]到了明天,果然大伙都缩在棚屋里不出门,他们有的喝闷酒,有的抱头大睡,度过一天时间。二先生和王托子没歇着,他俩在另一个单间内商量事情,累了,就去留着土坑的坡上溜溜腿,望望谷里天地,深吸几口空气,吸过谷里新鲜空气后,整个人似乎都想往上飞起来,对此,王托子并没多想什么,而二先生却想到了武西拳,芳儿在练此路拳的时候,在小佛堂院子上空飞过很短一段时间,有一次还飞过高墙,飞到隔壁院落里去了。二先生与王托子商量,让当差仆人挖坟,谁挖出一个古坟,赏银五十个,若是坟内藏有文物,赏银一百个,可以单个人挖,也可以几人合力挖,对于挖坟无收获的人,除了每天的口粮,银元一个都没有。此项决定一经作出,那几个仆人全身上下一下子充满了力量,力量充沛到一定程度,脸色都发红,一个个都像在灯笼旁被红光照着一样。王托子把挖坟的工具分了,把门打开,仆人们便急匆匆跑向墓区,王托子在后面也急匆匆跟着跑。到了墓区,他们不看土色,不用手去捏泥块,不分析泥土结构,便要动手下铲子铲土。王托子喝住他们,王托子说,你们每个人都要学点考古知识,在下铲子以前,要选择一块土地,看看在泥土下面有没有可能埋着古人的坟墓,要在这个区域内做地表的情况调查,主要得看泥土结构,是自然土呢,还是人工土,还得看风水,古人有土葬习俗,他们十分看重坟墓四周的风水,风水好,死者可以安心躺在坟墓里,可以安死者的灵魂。仆人们觉得王托子说得太复杂,他们要王托子拣主要的东西讲。王托子看着这帮人,在心里选择自己要讲的内容。天上这时飞来了一群鸟,这群鸟体形比较大,鸟在天上飞过,四面八方都被引出很大响动。等大鸟飞过,王托子又等了等,最后他什么也没说,随手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便走了。

    仆人们相互看看,想王托子划出的这条弧线,其中可能深藏某种意思,弧线被划在空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仆人们怕自己吃不准弧线在空中的准确位置,时间久了,更会找不到那根弧线,所以仆人中有几人就聚拢到王托子手划弧线的地方,他们低头看着脚下土地,心想这可能就是暗示了,是今天王托子给大家留下的挖坟暗示,这一暗示离地数尺高,“暗示”伴着山间空气,在这样一个高度上飘荡,在这样一个高度上飘荡。[www.mianhuatang.la 超多好看小说]在王托子留下的暗示下,除一人之外,其余仆人都聚合起来,他们准备在暗示弧线的下方动手铲土。

    那个没有走过来的人在原地走了几步,并用脚后跟狠命跺着地面,地上青草被他的脚跺得倒下来,青草又慢慢直起身,直起后又被跺倒,最后青草流出了青色草汁,草的结构被破坏了,青草再也无法向上伸展开来。那人一连跺了十几脚,把铁铲往脚边一插,问其余人(他们仍然站在空中的暗示弧线底下,为自己寻找一块坟墓开挖地),你们还不动手挖土?时间都快过了有一个小时了,上午不开挖,下午怎么挖也是来不及的,每天都得挖出一些土来,挖多少立方,是多少立方,不挖土,要被主人家痛骂,还要扣你们工钱。

    大家一听,有理,什么暗示弧线,都是没边的事,仆人们究竟不是考古专家,他们不管王托子刚才说了什么,不管划出的弧线是有意之举,还是无意之举,只有用铁铲破了土,一切才好说。挖。挖了。每人选一块地皮,只要泥土松软,下铲容易就行。

    下午时,二先生和王托子跑到墓区,看到所有人都很卖力地在自己选好的土地上挖土,觉得有点兴奋,早应该这样做,来老坟头当天,就应当想到这样做。他俩逐个把土坑看过去,立即感到希望不大,但也不担心,挖到古坟本来就难,让他们来挖,更是难,反正同他们说定的,挖到了,赏银元五十个,坟墓里有好东西,赏银元一百个,没挖到坟墓,银元一个都不发,只管一日三餐口粮,吉府是一点亏都不吃。

    隔一夜,天没亮,住在棚屋里的仆人就想出门去墓区,但他们都被同样起得很早的二先生叫住。(WWW.mianhuatang.la 好看的小说)二先生对大家说,要吃了早饭去,不能空了肚子就去坟场中挖坟,天没亮也不要去,没亮光,跟瞎眼人一样,掘了也是白掘。还有,二先生说,你们挖坟,看看不行了,不像是有东西,就停下,换个地方挖。王托子走过来也说,在挖之前,先要把土地表面的情况看清楚。仆人都不想听王托子讲那些分析泥土结构的废话,他们心里想着的只有银元。吃过早饭,大家都离开棚屋,挖坟去了。

    烧饭厨师洗完碗筷,正在棚屋旁边一间小房子里准备中午饭,二先生刚从小房子旁路过,厨师就叫住二先生,他说,他也想去坟场里挖几铲子土,运气好的话,就可得赏银。二先生笑笑,看了他一眼,说,可以呀,只要不耽误正事。厨师也带着笑脸,说,知道,不能误了大家的饭食,这点我知道,我是吉府里的老厨子了,吉府里的规定,我能不懂?二先生说,行的,只是你不会看墓区里的泥土气色,看不懂这个,要想挖出古坟,可就难了。我知道我知道。厨师说完,便掉头走进小房子,他要快些把午饭做好,吃过午饭,收拾完毕,就能去古坟场碰碰运气,但只能挖一小会儿土,因为大伙的晚饭还得由他来做。

    二先生走到墓区,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大家都在埋头挖坑,希望能早早找到墓穴,有五十个银元入帐。二先生还是跟前几天在墓区里巡查一样,一个土坑接一个土坑看过去,觉得希望不大。这些被挖开的土坑,都是生坑,坑里泥土,很明显,以前都没被人动过,在这种生坑里面是不可能找到千百年之前的古人坟墓的。要放弃,仆人们似乎都非常理解这一点,要放弃,是生土坑,就得马上换掉,找新地方去开挖。从站着的地方望过去,什么?这是二先生的视角,从二先生那儿望过去,数一数,有多少个朝天洞开的土坑在地面上出现?他们这些人都学会了放弃,这也是考古的学问之一?这些人为了能快速找到墓穴……突然有人喊:这儿有从天上落下来的雪,这儿有雪。乱说,现在的山里季节,哪来的雪?喊有雪的那人离二先生近,他的话只有二先生一人听见。那人是谁?那天所有仆人都跑到王托子在空中划出的那条“暗示弧线”下方,企图在那里找到有关启示,只有一个仆人站在原地没动,那人当时还用脚后跟将地上青草踩倒,使草流出了不少绿色的水汁,毁灭了小草生命,那人当时还劝别人快点动手铲土挖坑,做点实事。现在那人又喊:这坑里有雪。现在是什么季节,山里哪来的雪?那人又喊:在我挖的坑里出现了冰雪。从二先生站着的地方看过去,墓区某些地方已密密麻麻布满了土坑,这都是挖坑的仆人不断放弃的结果,这都是他们刚刚学到的那点考古知识造成的结果。二先生又能看见许多生硬的土坑,又能听见有人喊:在我的土坑里出现了白色的冰雪。走过去看看。什么?二先生顺着一条小道想走过去看个究竟。是先看土坑呢,还是先去听那个昏了头的人细说他是如何在土坑中看见冬雪的?就随意一点,走过去,走过去看了两个土坑,脚还被从土坑里翻出来的石片狠狠硌了一下,二先生放慢脚步,踢了一块泥土,泥土中不见任何古人留下的痕迹,是生硬的山地自然土,继续朝前走,又看了几个土坑,这几个土坑挖得比较浅,没几下,他们没在土坑中掘几下,就放弃了,这不行,这似乎有点冒失莽撞,不像是在进行考古工作,倒像是农民在田里掘个小洞,种些蔬菜什么的,土坑挖得太浅了,这样浅的土坑不能说明问题,放弃了也是浪费,过几天叫他们来浅土坑里继续挖几下, 要挖几米深,挖几米深以后,再对土坑底的土层进行分析,有没有墓穴在下面,才好确定,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那喊话人挖出的土坑边,二先生见那人正弯身在土坑底刨土,动作幅度不大,用力却不小,他刚才在土坑里喊道:在我的这个坑里出现了冬天的冰雪,出现了冬天的冰雪,出现了冬天的冰雪,第一句话由挖坑的人说出,后面两句从山谷深处传来,二先生对坑底那人说,你说什么呢,现在这种时候山里哪来的雪?喂,在坑底的那人,喂,你在坑里乱喊乱挖些什么呢?喂,我是吉府的二先生,你给我上来,让我瞧瞧,你在坑里遇见什么鬼魂了,“不是的,”那人直起腰,看见二先生正高高站在自己头顶上,站在土坑边沿,“不是的,二先生,不是的,二先生,”这是在山谷之中,人说话会从一句变成几句,后面的话全是从山谷远方传来,“不是的,二先生,”他说,一边从坑底爬出来,“不是的,二先生,坑里确实有一点白的颜色在闪光,像冬天积雪那样闪出白光。”说完,他让二先生自己看,这土坑已经挖了有好几米深,下坑需用小的木梯子,站在上面看不清仆人所说的东西是什么,二先生想下到坑里去,但脚上穿着布鞋,不像仆人穿着胶鞋,但还是要下到坑里去看看,二先生和仆人换了鞋,沿木梯缓慢下到坑里,拿起被仆人丢在坑里的小刮刀,将闪现白颜色的那一块东西慢慢用刀刮,主要不是去刮那件东西,主要是把东西周围泥土剥离,二先生正在这么做,这东西确实有点像雪,用手摸,冰冷刺骨,“二先生,喂,二先生,”仆人在坑上喊,“二先生,是不是有点像在大冬天落下的雪花?”“像,像,但这是一件金属器,你已挖到了宝贝,按我们的规定,你可得银元一百五十个。”“二先生是不是说错了,按规定,我可得到一百个银元,没有一百五十个银元的。”“有,怎么没有?挖到古坟,五十个,在坟里挖到宝贝,又是一百个,加起来不是一百五十个?”那人听见二先生这么说,在土坑边发起愣来,二先生在坑底叫他去喊王托子过来,他也没听见,直到二先生喊了多次,他才极其高兴地跑去叫王托子来这儿看东西。

    晚上的时候,那件古代金属器皿被从土坑里挖出,放在了棚屋里的一张桌子上,王托子仔细看过东西,跟二先生说,这是一件汉代的东西,用铜做底,然后在铜的表面错银,考古价值十分巨大,是一件了不起的文物,但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还得回到李唐城里,请大先生定下调子。这是一件汉代的铜错银器物。这次说话只有一次声音传播,因为说话人是在棚屋里说了这话,他没在山谷里说出这一考古秘密,没有第二句、第三句关于吉府得了汉代铜错银器皿的话语在山谷里回荡。

    这件事结束以后,接着没几天,又来了一件事。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7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527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527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44)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3     返回目录     下一章: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