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脂四壶》

下载本书

78

作者:潘小纯 字数:550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天道图书馆 武破九荒 染指军门冷少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我回府里,霜、雪两丫环让我没*服,就在房内一只平榻上睡下。这只平榻不过是我平时午间休息要用到的一只竹制小器,形体不大,刚好够一人躺着。我躺在平榻上,没过几分钟,就做起了梦。在梦中,我左右两边各伸出一些手来,手将刚扶我入房,并把我弄上平榻睡觉的霜、雪两丫环腿间的宝贝捂住,这些手把宝贝捂住,可不知怎么的,它们捂着,我手上却开始变潮,在我手心里似有一股山泉流过,我想这水是从两个丫环的腿间宝贝中流出来的,她们体力旺盛,阴穴儿内春水自然充足,但我又想……这一次是我奋力而为在想,我不是有意要否定自己,我确实通过想像,就好像通过一场考试,取得了异样的成绩,事情变得说不好说不全了,山上的松树是怎么长出来的?两个丫环的大腿就是依照松树的样子来生长的,山泉变了,山泉变成树上的流脂,粘手得很,手摸上去,便不容易脱离,干吗要我的手离开树脂呢?是我自己伸手过去,握住它们的,我的梦发出丛林里的绿光,丛林并不算荒凉,也有房屋建筑,但范围不大,实体上的性感非常强,就如同人类的母性,房子出游了,房子出游了,几座房子正在密林中向我呈现出强烈感人的母性质感,水上蹲着一只只白毛兔子,也有毛色同样显得很白的几头狼蹲踞于水波之上,水波慢慢向四面流去,在密林中的物体身上,有神秘的纪年款出现,瓷器倒塌了,在瓷器倒塌的过程当中,密林在奏乐,这儿被什么人拿走了一样东西,变了,变了,我一边摸着两个丫环在下面裂开的树枝,一边叫喊着丫环的名字,通过了,我的手指浩浩荡荡像一支队伍走过树林,霜芽儿说,老爷,你的身躯只要能变化,变大了,或者变长了,为此,我们就会像过节那样快乐,雪芽儿也说,这肯定是,这肯定是,老爷的身子一定会变,会变得很大很长,我听后有点害怕,这座林子如此深密,她俩又要我在林子中私自扩展身体上的某个部份,我确实有点恐慌,这不是人说的话,她俩说,这不是人说的话,雪芽儿说,要用树林中的力量来对我进行肢解,这不是人说的话,但这是女人说的话,深色的毛体植物,没毛的行走动物,滑倒了滑倒了,师傅,师傅,你的手在放光,火焰好白好白,我开始寻找我的手,因为我听见有人在叫我师傅,说我的手正在林子里发出白色的光芒,手上的白光把密林照亮,手变成林中的灯光,师傅,师傅,又喊,是不是芳儿在叫我?是不是山里的“积香缘寺”阻断了我和霜、雪两丫环的联系?芳儿不出寺庙,这就说明他还没练成火烤掌,出寺庙了,就练成了火烤掌,但他这会儿在叫我“师傅”,我的会放光的手,它会不会也是一种掌法,像和尚的火烤掌一样?雪芽儿来了,她用了一块巨大的抹布,为每棵树的身体擦洗,潮湿,是见不到太阳光的那种潮湿,要派人来把水分吸走,要派人来把水分吸走……大先生,大先生,雪芽儿的呼喊声将我从梦中惊醒,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睡姿,是俯卧,而在睡前,我清楚记得是仰卧,再进一步,我又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雪芽儿身上,雪芽儿仰卧在平榻上,不知她是怎样乘我沉睡不醒,钻到我身体底下去的。她把我推起来,满脸笑咪咪,说,大先生,你睡着以后的身体真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你这个小**,是什么时候钻到我身体下面去的?彩主儿没说错,她把你和霜芽儿许给我,但说要防你这个小**、小妖精,你真是个妖精,施了魔法,钻到我下面去了。”雪芽儿身子一扭,不说什么。我把她搂入怀中,没吻脸,手直接就去摸**,摸体下阴穴儿。雪芽儿现在是不能被男人碰,男人一碰及她身体,她就能口中*不断,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下面有流液溢出,弄湿裤子。雪芽儿眼光发直,头靠在我耳畔,轻声说:晚上我来。我说,你老是来我这儿,挤了霜芽儿的份,你们两姐妹要相互谦让才好。雪芽儿说,让霜芽儿先来,我后半夜入大先生房里。我假装气恼,说道,你们两个丫头一前一后,想把我累死,把我吸干呵?雪芽儿用一根手指点了我的头,说,你不会使手指头?身子累了,用手指抚平我。我一把抓住她手指,说,就用这一根手指抚平你?雪芽儿跳了一跳,不,一根手指不够我要的,我要你四根手指全插进来。雪芽儿一副娇态,引得我内心烈火猛烧,我剥开她前面衣服,用嘴皮吸*,喜得雪芽儿哇哇哇乱叫,她下面穴儿内的水已经流成了汪洋一片。我贴近她耳朵,衔着耳瓣,说,等你后半夜来我房里。两人放开。雪芽儿去做她的事儿了,我则降低内心火焰的热度,坐回到书桌前,弄一本书来读。

    晚上第一个敲响我房间门的是霜芽儿。我这个读书人。我心里的火焰又被霜芽儿点燃。我这个读书人。我不让霜芽儿*服,只脱了下面裤子就行*。人也不用上床,霜芽儿今夜全听我的,她听了我吩咐,站在床沿,双手和胸口趴在床上,屁股在后翘起,我站着从后面进去。霜芽儿轻轻哼唱,中间还夹带着说,爷,我的爷。戳到**处,霜芽儿的屁股左右扭摆,阴穴儿内收缩力量陡增,前面嘴巴大张,呵呵呀呀狂喊起来。我不喊,我也不喘,因为我是个读书人。事毕,两人各取湿毛巾擦净身子。霜芽儿要我替她擦去流出穴儿的粘水。我又起嘴在她白雪般的屁股上轻啃一口。霜芽儿穿上裤子,走出了房间。她走时忘了把腰带拿走,腰带就挂在椅子的靠背上,这是一条青色腰带,而且是旧的,这条由旧布料做成的穿戴物,在房间灯光打照下,也能闪出几丝暗蓝色的光,我好像也看见了光线是怎样由青色转化成为暗蓝色的全过程,过程是有,但表现得很细微,很缓慢,稍不留神,就不能够将其细察。我看光的变化,又在等待后半夜来临,届时我的另一个美貌丫环雪芽儿就会来这儿了。也可能是我累了,在椅子里坐着,慢慢地,我就睡着了。一直到凌晨四点,雪芽儿才来敲门,开门,她进来,没说多余的话,两人就紧紧抱在一处。雪芽儿今天不急,与我亲热了一会儿,便将我推开,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本本,递给我,我翻阅几页,知道是教授男女行乐的小书,上面每页都绘制有春宫图,提供了十几种男女*的躯体样式。我问雪芽儿,书是从哪儿弄来的?雪芽儿忽然发起急来,说,爷,你甭问,雪芽儿要爷照着小书上的图样来戳。“我今天累了,改明儿吧。”爷把下面的东西都给了霜芽儿了?“今天我受累了,改明儿吧。”不,我要爷戳,我下面正犯着贱呢,爷戳我。雪芽儿不由分说,拖着我上床,自己先在床上把衣裤脱了,再抓住我手,往她腿间*那儿送。四根手指全部插入。我这个读书人。阴穴儿内春水一波连着一波。我这个读书人。雪芽儿下面紧收,上面自摸**,一头散发盖满枕头,在身子晃动得最热烈的时候,雪芽儿的头从枕上滑落下来,身子越发朝一边滑去,最后她的光白身子横侧过来,占了大半张床。我呵我呵我这个读书人。这一次全凭了四根手指,就将吉府里最*的丫环抚平了,虽说在此之前,有几次我也是这么干的。一小时后,雪芽儿离开我处。我等她走后,合衣在床上睡下,睡到上午十点才醒来。中间霜、雪两丫环分别来过我房门前几次,她们见门关着,就都退走了。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7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527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527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78)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77     返回目录     下一章: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