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脂四壶》

下载本书

92

作者:潘小纯 字数:1311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天道图书馆 武破九荒 染指军门冷少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那天我走离红墙院子(还没出院门),看见黄由正在院子里乘着天上太阳好,晒被子,她晒了好几条被子,其中两床被子我熟悉,是彩主儿的,难得我也会钻在这两床被子中陪彩主儿睡觉,另外几条被子看来陌生,被子的布料也粗,明显是下人用的。[www.mianhuatang.la 超多好看小说]我走到黄由身旁,问这几条粗布被子是谁盖的?“我呗。”黄由说。我见被子上有一个破洞,就说:“这儿有个洞,你发现没有?”黄由紧皱眉头,或者说,她听我说过后,紧紧皱起了眉头:“本来要将这条被子扔掉的,可是府里的新被子还没发下来,现在只能把它当上面的封被来用了。”她又轻声骂了一句:这个狗汉奸。我一听不对,怎么在这时骂起了老过?“你骂老过干吗?”“就是他把被子蹬破的。”“老过什么时候睡在了你的被子里?”“都是彩主儿叫这么做的,那一晚天气冷,老过在彩主儿房里过夜,彩主儿在半夜里忽然不愿同老过合被睡了,便让我把这条被子抱过来给老过睡,老过这个死坯子,就一个晚上,不,就半个晚上,被子就被他蹬出了洞,这条被子现在没人睡了,等府里发下来新被子,就把它扔了。”“你若是没了封被,晚上睡觉不冷吗?”“冷,怎能不冷呢?但我可以把自己在日间穿的衣服,不管厚薄,全往被子上压。”“你别把这条被子扔了,我看还可以用起来。”“谁要?再给老过用吗?”“我看大门口那条大洋狗需要有条被子铺在地上,特别是在冬天,地上冷。”“狗有狗毛,大先生,狗身上的毛这么长,不会冷的,要么还让老过用,老过身上没长毛。”“不,老过也是人,不应该把这么粗的被子给老过用。”“大先生,”黄由生气了,“大先生,我们下人都用粗布被子睡觉,大先生不能这么说,用了粗布被子,人就不是人啦?大先生不能这么看不起我们下人的。”“我不是……我是说老过可以……”“让老过用。”“还是把被子送到门房上去吧,把被子剪裁一下,做小一点,让大洋狗也有个暖和的窝。”“老过和狗都能用这条被子,反正……”“你不可以再骂老过是汉奸了。”“大先生,您别这样说,我们在彩主儿身边做事,每天都听见她骂老过是汉奸,我们都听彩主儿的,等什么时候彩主儿不骂了,我们也跟着不骂。”我还想按着自己的心思对黄由说点什么,教育她一番,这时传来了彩主儿的声音,黄由对我笑着,弄了个很奇怪的眼色,说,彩主儿来了,要不要把大先生的意思跟彩主儿说说?“啥意思?”我问。“不骂老过。”我听得不对,赶紧起步,走出了院门。

    我回到书房,还跟往日一样,泡了茶,洗了毛笔,展开宣纸,研墨,然后闭一会儿眼睛,培养情绪,准备落笔写字。我闭眼时,也不是有意在想,但积香缘寺那扇大大的庙门却总在我眼睛作内视的时候出现,深红色的庙门半开半闭,从门里没见有一丝香烟飘出,但我能感觉得出来整座山似乎只有在这扇庙门附近有阵阵清风吹过,山里其它地方都安静得很,一点风声都听不到。我闭着眼睛,继续在眼皮里面作内视,这是谁也看不见的内视,谁也无法了解其影像真相的内视,而我却想延长内视的时间,扩大内视范围……在我的眼皮内部出现了一处处红色涂块,另有浑白颜色掺插其中,瘦弱哪,眼前的影像,是庙门,是庙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是和尚们的光秃头颅从门缝间一个个排着队钻出来了,他们像是从北方来的一群和尚,是一批北京和尚正从这座古庙的红漆大门里排着队伍走出来,和尚们朝我走来,庙门是太古老了,门上的红漆在山风吹动下,如雪花一般纷纷飘落,红漆雪花落在出门走动的和尚头上,有的红漆片儿受到震动,从和尚头顶滑落下来,有的红漆片则被牢牢粘在和尚的光脑袋上面,肉色的和尚头顶与红漆片混合,变成一颗玛瑙球,还是想到了,北京和尚还是想到了我,“积香缘寺”,和尚们边走边吟,积香缘寺,积香缘寺,合着节拍,读着这四个字,和尚们还是想到了我,快睁开眼睛写字吧,快睁开眼睛写字吧,此念头一有,庙门前的和尚便消失了,接着庙门也消失了,在原来庙门那儿,忽然以极快的速度,轮番闪现出各种物体的倒影,交钱,交钱,他们还是想到了我,还是想到了我,雪芽儿来了,霜芽儿来了,是雪芽儿的皮肤白呢,还是霜芽儿的皮肤白?她俩都想到了我,她们两人的皮肤都很白,霜芽儿的眉毛长得特别好看,又细又长,不过好像是这样,我为此有点担心,她的眉毛又细又长,长得好看,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结束内视,眼睛初睁开时,看周围东西有点花糊,物体都没了固定边沿,毛丛丛的,形象模糊不清,墨研好了,但是墨又干了,得重新往砚台里注水,重新研墨,重新研出来的墨一定比刚才浓,用浓墨书写,必须细心择字,一笔到底,中途不能去砚台里蘸墨汁,我选择了自己的名字,饱蘸浓墨,一笔下去,字儿先浓后淡,最后枯涩:“燕巨大”,三个字,“燕巨大”,三个字,数一下,是“燕巨大”三个字,刚作过内视,眼睛昏花,写自己的名字只是试笔,做一个试验,好,一笔到底,中间没去砚台里蘸取墨水,好,这样好,但不知彩主儿的草书……草书,这书写草书得有一个中间环节……蘸不蘸墨?我看彩主儿对磨墨也没什么要求,她自己从不磨墨,都由旁人替她磨,一见到砚台里有了一点起色,彩主儿取笔就蘸,也不酝酿情绪,直接就往宣纸上划来划去,这就是草书的形成过程,我却不能与彩主儿相比,不能相比呵,不比就不比,墨又要干了,写几个字吧,写几个字呵,这是谁的声音?写几个字吧,今天写不多,今天写不多,但也得写几个,墨汁就要干了,谁的声音都一样,听从它,写几个吧,自从进书房以来,自己有没有动笔写过字?墨要干了,写几个字吧,墙上挂着的画一阵响,是风刮进了书房,画在墙上没被固定住,听从它,写几个,我今天写过字了没有?今天与彩主儿的草书比试过,结果不能比,输了,写,我蘸了墨,笔往纸上送,嘿,桌面上有张纸,纸上有墨迹,墨迹是“燕巨大”三个字,说明我已在这张纸上写过字了,我今天已经写过字了,再把新蘸墨水的笔往纸上的“燕巨大”中间放,我照着原来的“燕巨大”字迹,像在轨道上行驶火车,我此时的笔正按着“燕巨大”的墨迹,像开动火车那样往前急驶,还是写了吧,不要描,还是重新写一幅字,不要再写自己的名字,这是谁在吩咐,是谁想了我?写了吧,我一直在旁边等着看着,已有好长时间了,积香缘寺,寺庙里的和尚,他们的头顶上都落满了红颜色,写了吧,就写“积香缘寺”,多写几幅,在庙的正门上面有这四个字,庙的后门、边门都还没挂字,多写几幅,将古庙四面八方的门都挂上字,积香缘寺的正门,由燕巨大题字,后门,让彩主儿题字,是草书,边门,再考虑考虑,别考虑啦,霜芽儿说,别考虑啦,墨汁又要干啦,多写几幅字,叫匠人去刻,把庙的前门、后门、边门都挂满字,我一连写了三幅,都是一个走势,边门有几扇,后门是彩主儿的草书,是草书,而且是狂草,是现代人写出了唐代张旭的狂草,知觉大和尚见了,往后退下无数步,他站在低处的台阶上,抬头端详彩主儿的“积香缘寺”狂草书法,这幅字被工匠刻了,挂在寺庙后门之上,知觉大和尚低头合掌,嘴里出声,我的嘴里也有声音,我说,大和尚,这几幅字,这几幅字,这几幅字,大和尚知觉说,这儿只有一幅字,这儿只有一幅字,这儿只有一幅字,这幅字正是后门上方的草书,其它的条幅差远了,我先不与大和尚谈论字的优劣,我先向大和尚问起了四芳哥儿在庙里的习武之事,大和尚将鼻上眉毛抖了几下,鼻孔中哼出声,慢慢说,四芳哥儿随四个武僧出外云游去了,他们要到别的深山中的别的寺庙里去学习,向那边的武僧讨教功夫,这功夫也与四芳哥儿正在学的火烤掌有关系,走,我随着知觉大和尚走进禅房,禅房内有几个小和尚正在用拂尘掸去家具上的落灰,“何处染尘埃”,没用,这句偈语没有任何用处,我刚进屋,就将佛教界的一个难题给解决了,但我把话说得极轻,我怕惊扰了正在打扫卫生的这几个少年和尚,更怕小和尚弄懂这里面的道理,影响他们今后在庙里的修行,知觉大和尚刚才在后门口虽然说了草书的好,但他对我这个不会写草书的人还是很敬重的,从两方面可以看出他对我的敬重态度,一是大和尚现在正恭恭敬敬领着我走进这间禅房,二是在禅房正面墙上高悬着我以前为庙里写下的书法作品,我记得离这间禅房不远,也有一间禅房,在那间禅房墙壁上悬着一幅正方形的书法墨迹,上写一个大大的“死”字,好哪,大和尚脱口说道,那个“死”字和大先生写的这幅字都是非常优秀的书法作品,好哪,我喝着热茶,在嘴中把随茶水漂进口腔的几片茶叶片儿剔除出来,吐在地上,我,好哪,我还没说好呢,大和尚又说,好哪,妙哪,难得哪,简直是,我还没说什么话呢,他们就一直在自己心里惦记着我,我真还没跟大和尚多说什么话呢,大和尚说话了,而且说得不多,也不凶,而且大和尚说话了,而且我还没说话呢,知觉大和尚对着我静看了一会儿,说,大先生此次来山庙,准备住几天?我还没说我要在庙里住几天呢,这跟我还没多说什么话,他们就在各自心里惦念我是一样的,“准备住几天,大先生?”而且这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而且是在我没表达这一想法的时候他对我说的,记得在离开吉府前几天,我在书房里写了无数幅字条,幅幅都是上乘的书法作品,带来了,全带来了,“你将书法条幅给了我们寺庙,是不是对寺庙有所求,大先生?”我还没说什么重要的话呢,声音就不对了,眼神也不对,小眼睛,嘿,现在看知觉和尚,原来是个小眼睛和尚,你刚才只说“知觉和尚”,而不是“知觉大和尚”,你说漏了嘴,把“大”字漏掉了,我还没说什么话就说错了说漏了,不说“大”了,不说“大和尚”了,小眼睛和尚,知觉站起身,说,大先生要不要随我去后山瞧瞧,去看看后山的泉水?我能跟着大和尚走的,但一路之上不能乱说话,“你对寺庙是不是有所求?” 这一句,就这一句,我还能多说什么话呢?我点头,答应了,小眼睛和尚在前面走,走得很慢,可能是为了照顾我,他走得很慢,慢慢穿过几个院落,从几个院落旁走过,那间挂着“死”字条幅的禅房就在我和大和尚从旁经过的那个院落里,我只是远远地望了它一眼,出后门,从台阶上往下走,一步一个台阶往下走,大和尚走得很慢很稳,看他的架势,好像是非常内急,需要上茅厕,把腹内尿水放一放,我跟在大和尚身后走着,猜想他会先去茅厕一次,我也急哪,我也陪着大和尚喝了好几杯茶,我见在通往山下的台阶旁不远处有座小茅房,而且我们这儿处于下风,从风中能闻到茅坑臭味,他又是内急又闻到了粪坑臭味,他一定会叫停我,到茅房里去解手,但我想错了,大和尚没叫我停下来,他一直在往山下走,我可不行了,我必须开口问一声,“大和尚……”我刚说到这儿,大和尚便头也不回,对我说,先憋着……先憋着?大和尚已经知道我想去茅房解手了?不多想,我跑到茅房里撒下一股热尿,当我出来时,山道上已不见了大和尚的人影,我以前来过后山,曾经顺着这条逐渐往下延伸的山道去过处于半山腰的泉眼那儿,松树呵岩石呵道上密布的沙石呵,等等等等,等什么等,我没走到山泉那儿,就已听见滚滚泉水的巨大响声,接着我看见大和尚正站在山泉上游处撒尿,大和尚的热尿射入泉水,泉水带着尿液流向下面山坡,如果有人在山下取泉水回家,那他也会将大和尚的尿带回自己家里去食用的,常年饮用和尚尿液,会不会就是这儿山区居民的生活习惯之一?我还没向大和尚询问这件事儿呢,大和尚撒完尿,回到山道上,我没等他走得太近,轻轻对自己说,这个秃驴,现在正常了,大秃驴知觉穿着庙里的和尚服装,这会儿正在系裤腰带,裤腰带系得很慢,和尚的服装过于肥大,而且在解手之后裤带子又系得这么慢,我等哪,再骂,这个秃驴,裤带子快掉下来了,裤带子快掉下来了,现在正常了,知觉走到山道上,领着我继续往半山腰走去,泉水流动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轰隆隆……越来越轰隆隆?这句有毛病的话被知觉听见了,越来越轰隆隆?大先生,你,越来越轰隆隆?大先生说话也有错,但我还没说什么话呢,不是这样,这样说不够明确,我还没多说什么错话呢,是这样呵,是这样一个思想境界呵,我已经能够看到有几股……大概有三、四股泉水正顺着岩石间的巨沟往山脚下冲去,泉水波浪翻滚,水面上充满了白色气泡,我离泉水近了,但耳朵听到的泉水流动声却反而小了不少,大和尚在快到泉水边的时候,突然撇开我,快速跑动起来,大和尚跑动的形象完全被巨大的泉水洪流所吞没,大和尚不见了,当我奋力跑到泉水边,大和尚知觉才以凝冻不动的一尊雕塑形象站立在某块突兀的山岩之上,某块?是吗?在某块高高突起的山岩上,现在已经站着两个人,秃驴,短,不是命短,是气短,我不敢伸手去摸大和尚的光脑袋,但我确实想伸手摸,但我不敢,这么多废话,我还没说什么废话呢,知觉大和尚说,这里的泉水在方圆百里之内闻名,大先生为下面几个水潭起了名字,我们让工匠刻了字,在每个水潭边都竖有经过刻字的石碑,火烤掌,火烤掌,芳儿练了火烤掌,时间已经很长了,怎么仍没有回吉府?大和尚没听我说,但大和尚知道我来庙里的目的,大先生,贵府派来学武的小厮,他的武功基础太差,他要学成火烤掌,真是十分困难,听说他有个师傅,叫“蒋必句”,我看芳儿的武功底子,也像是有人教过的,只是所求非人,蒋必句,老蒋,老蒋呵,他把芳儿教坏了,老蒋不能收人做徒弟的,收一个坏一个,没一个是不坏的,这个老蒋呵,真是该死,我说,老蒋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可能没有你们庙里武僧的武功厉害,但老蒋还是非常厉害,听说他收了许多徒弟,知觉嘿嘿冷笑,说,收人做徒弟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赚钱,他教人功夫,教一个坏一个,他的大批学生跟随他,也只是在外面做坏事,“一个领袖人物?”我有疑义,要问大和尚,“老蒋是武术界的领袖人物?”哪里哟,知觉大和尚有气无力地说着,并拉着我的手,慢慢走下山岩,在走近泉水的时候,脚上鞋子也不被水珠子溅湿,鞋子上的湿迹是刚才离泉水比较远的时候被弄上的,两方面都是如此,离泉水近了,反而听不到水流声,鞋子也不会被水珠打湿,我照着大和尚的指点,看着下面山坡上散布着的三、四个大水潭,每个水潭边都有新竖立的石碑儿,从石碑上所刻字迹来看,真是我的书法作品,但具体的题写内容,我已有点淡忘,在这几个大型水潭旁边或下面,零零散散分布着不少小型积水潭,这些水潭里的积水也是由从半山腰流下来的泉水冲聚而成,“知觉师傅,”我指着这批小水潭,说,“知觉师傅,下面那些水潭虽然小,但也应为它们起个名,竖一块碑子,不需要为每个小水潭都起名,把那些小水潭全部圈进去,就起一个名字。”“叫什么名字?大先生再为水潭起个名,成了,我让石匠刻字竖碑。”“这就来,”我说,“叫‘懂事潭’,怎么样?”“‘懂事潭’?什么意思?”“这些小水潭都簇拥在上面几个大水潭旁边,自己水量少,力量微薄,小水潭应该懂得这里面的道理,进退动止,要明事理,不然它们何以在这山坡上立足,何以在这世上生存?”大和尚在口中把“懂事潭”默念了几遍,说,我立即让人刻了,做碑立在那些小水潭旁边,我说,等一会儿回到庙里,我将“懂事潭”三字儿写下,大和尚又问我,大先生此次来寺庙,想住上几天?“先住几天,到时再议吧。”大和尚说了一句“可行的”,便领着我往山上庙里走去。

    可行的。

    大和尚这句“可行的”深深印在了我脑子里,等我把“懂事潭”三字写好,我又写了“可行的”三字。三字写好,我正看着,一个小和尚进到我住的房间里来,“大先生,”小和尚说,“大先生,住持大和尚要我来跟你说,‘懂事潭’的条幅能不能由吉府里会写草书的人来写?住持说,那人的草书实在是好。”我正在桌子边观赏我刚写下的两幅字,小和尚却如此对我说,要我废了自己写的字。我说:“知道了。”

    晚上在房里坐着,身边没带书,走得急了点,空身而来,没有书,便没事可干,睡觉。在梦中我巧遇彩主儿,两人**一番,觉得无味,**结束,我钻在被子里焐暖身子,同样觉得无味,身体发冷就让它发冷,冷一点好,冷比热好,自己将自己的体温感觉了一番,也没味,什么味道都没有,我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是我不懂草书的缘故,我立即跟彩主儿说了我的感受,彩主儿也是行,借着**之后体内带着的快乐力量,三下两下,教会了我写草书的基本技巧,我钻在被子里,在彩主儿光滑的肚皮上,用单根手指练习写草书,我就写“懂事潭”三字,看看写得差不多了,我用劲挣扎,脚一蹬,醒了,醒后才知道自己正在山庙的某间房子里睡觉,今晚是我此次来寺庙的第一个夜晚,这点我记得清楚,我跟在梦中一样,用手指在自己身上划来划去练草书,没一会儿功夫,我又睡着了。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7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527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527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9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91     返回目录     下一章: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