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脂四壶》

下载本书

191

作者:潘小纯 字数:849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天道图书馆 武破九荒 染指军门冷少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大先生他们在土包子顶上挖了几天土,终于见到了墓顶。(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在墓顶上面铺有十几条石条,把其中几条石条撬起,大先生只身钻入石条底下,隔了一会儿,小厮把大先生吊起来,上来后,大先生叫人把剩下的石条全部撬开。撬开石条,里面是一方空地,在空地中间,凸起着一堆松松垮垮的土。站在墓顶旁边的芳儿对大先生说,这不像是古人的坟墓呵,怎么连个棺材都见不到呢?早烂掉啦,大先生说,早烂掉啦。说到这儿,大先生突然做了个翻眼珠子的鬼脸,学着夜里鬼叫的声音,说,我是宋朝的鬼哪。芳儿立即学了大先生的模样,扮了鬼脸,在坟墓四周上蹿下跳,追着人说,我是宋朝的鬼,我是宋朝的鬼。大先生站在土包子上看得开心,他对身旁一个小厮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魂附体”,现在芳儿自己作不了自己的主,有一个宋朝的鬼魂粘上了芳儿的身子,现在芳儿跳跳蹦蹦的动作,全由那个鬼在指挥。小厮被大先生说得惊悚万分,他站在大先生身边,不敢离开。后来大先生高声对芳儿喝道,好了,你该归位了。就这一声喝,使芳儿立马停了胡闹,他十分安静地回到土包子上面来,看着别人跳进古墓,清理那一堆凸起的泥土。泥土被清理了两、三天,结果只得了几片铜板,就是薄薄的几片铜板,铜板上面被刻了一些简单的纹饰。芳儿保管着这几片铜板,他问大先生,这能说明我们挖的是宋朝人的墓?大先生被问得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站在旁边的墓霸之一说,反正是古墓,这儿的三个土包子都要去挖开,还有两个土包子,在那两个土包子底下可能会有好东西被挖出来。挖,大先生发狠地说。说完,大先生像是获得了某种力量,脚底下一鼓劲,蹿上了另一个土包子,大先生在土包子上面大声叫喊,像疯了一样,在疯过以后,他便叫挖土的帮工上来几个人,说,马上开工,挖土,大先生自己也操了一把工具,卖力地挖起土来。芳儿站在土包子下面,说,这就是“鬼魂附体”。墓霸之一问芳儿,你家主人平时见了坟墓,都是这样疯劲十足的?没有,芳儿说,我家大先生从来不曾这样疯过。那就坏了,墓霸之一说,真有鬼魂上身了,这墓挖的。芳儿说,拜佛有没有用?有用,肯定有用,墓霸之一说。芳儿点点头,立即往地下一坐,双手合起,当真念起佛来。墓霸之一也不甘落后,也坐在地上念佛。其他墓霸同样纷纷坐下,学着念佛的样子,口中念念有词。等大先生走下土包子,见已有许多人坐在地上念佛,他可不想独自一人被众多念佛者冷落,所以也拣了一个地方,两手合一,默念起佛来。在土包子顶上干活的人,干得都是满头大汗,手上脚上尽是污泥,而在土包子底下打坐念佛的人,却一个个安静得像收藏家手里的玉石,冷且润,含着柔光,样子十分好看。

    第二个土包子被挖了几天,见到了墓顶。大先生这次没有只身钻入坟墓里,他让人把石条挪开……看见了,在石条下面堆满了泥土,都是很松软的那种泥土。众人下到坟墓里去,慢慢将泥土一层层剥掉,剥到最后,居然没挖到一件东西。大先生正要发火,府里一个小厮突然在已经被搬上来的泥土中找到了一根小金棒。大先生兴奋哪,他立即让人将这堆被随意堆放在土包子四周的泥土重新翻找一遍,企图从中找出更多东西来。大先生还斥责了下坟去剥泥土的那些人,怪他们粗心。翻找这堆泥土,用了几天时间,结果什么东西也没找到。芳儿问大先生,东西没找到,怎么连尸骨也没找到呢?大先生低头看着已被挖空的两座土包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皱起眉头,说,都腐烂了。边上几个墓霸都不同意大先生的看法,一个墓霸说,这两座坟可能都是空坟,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的。大先生冷笑一声,说,做给谁看?做给谁看?你我这么容易上当?墓霸之一说,大先生,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两座墓葬是宋朝的?大先生看着那根金棒,就光溜溜一条东西,上面没有纹饰,没有文字,确实没法确定具体的朝代。再挖,大先生说,立即把最后一座土包子挖开,我倒要看看在这三座土包子里有没有东西可以证明墓葬的年代。也是一座空墓,没人入葬,墓霸之一说。大先生火了,说,全部是空墓,我也愿意,钱是我们出的,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芳儿抡起铁拳,说,你们都给我闭嘴,一切事全由我们大先生作主,不然的话,我芳儿的拳头可不认识人。大家大气不敢出,都提了工具,去挖第三座土包子。芳儿用手指着那几个墓霸,说,你们也去帮着把土从坟里提上来。墓霸们缩着脖子,一个个走到土包子上面,把刚刚挖出来的泥土用竹篮装了,一篮篮提下土包子,把泥土倒在附近地上。第三个土包子上的土比较硬,土的成份也杂,所以挖起来比较困难,工作进度很慢。在一星期之后,土包子的顶被掀去,众人往下面看,也是一样,也用十来条石条封住墓顶,看样子好像……不能说,像“好像”之类的话,在考古现场是不能说的。大先生大声喊道,起石条。大先生这句话,其音量之大,气魄之雄壮,是在场所有人(包括从吉府里来的人)以前从没见到过的。起石条。话音刚落,突然从散放的泥土中喷起一团细土,众人皆脸色大变,呆了一会儿,都醒了,一个个奋勇向前,奔上土包子之顶,一鼓作气,把封顶的十二条长石条悉数卸了下来。被卸掉石条的坟墓,从外面太阳光底下望进去,里面真是漆黑一片,什么东西也看不清楚。正当众人惊愕时,大先生似乎看出了名堂,他大笑道,汉棺,汉棺。他大声说,停,让我下去看看。墓霸之一拦住大先生,说,大先生,你不能下去,防它有暗器飞出来。另外一个墓霸说,也要防它有毒气冒出来。大先生哈哈哈大笑,说,传说,这些都是传说,有谁见过从坟墓里面往外飞出暗器来的?又有谁见过冒出毒气来的?没有的事儿,真有暗器的话,它的发射机关也早已腐烂了,不会起什么作用,毒气呢,在这儿也不可能有,因为我们采取的是揭顶式发掘,有毒气窝在坟墓里,也早已经散发掉了,但有一种东西可以害人,就是流沙和巨石,但这是对付掘洞盗坟的人的办法,他们掘了一个洞,人钻入洞里,到关键时刻,在人头顶上的流沙、巨石会从上面压下来,这样就好了,钻在洞里的人没有不被压死的,可我们现在是揭顶式发掘,真有流沙、巨石,也不会砸到我们头上,况且能把墓穴做成流沙巨石型的,这墓主一定得是大人物,像诸侯、国王、王爷之类的,而这座墓,就是眼前这座墓,大先生兴奋地对身边人说,就是我们现在正挖着的这口墓,不,这口棺材,不,也不是棺材,还是墓,在墓里有口棺材,是汉棺哪,大先生激动地说。芳儿偷偷跟其他府里小厮说,这就是鬼魂附体,这就是鬼魂附体。大先生回头对芳儿说,你这个混蛋,说了一遍不够,还说第二遍?芳儿惊讶地说,什么第二遍?但芳儿心里清楚,大先生是在说自己“鬼魂附体”这句话说了有两遍。大先生怒气冲上脸庞,对芳儿说,你跟我一起下去。芳儿无奈,跟着大先生爬下坟墓。

    在坟墓里,大先生凭借手电筒的光,细细地把棺材外壁照了几遍,结果发现这口棺材不是汉代棺材,是后人仿照汉棺制成的一口棺材。大先生和芳儿在下面呆了有半小时之久。

    两人上来后,就派人下去起棺,清理整个坟墓现场。

    忙了几天,收获来了,通过对坟墓里文物的清理、查验,这座墓葬的年代也被确定下来了。在棺材中见到一具尸骨,男性,所穿衣服全已腐烂,在棺外,散落了一些文物,但都是些价值不高的小东西,只有一只铁函不是这样,当铁函被打开,发现在铁函内藏了几件宝物,这几件宝物使大先生大喜过望,第一件东西是一个用玛瑙制成的雕塑物品,第二件东西是龙泉窑瓷器,其表面光泽润如玉石,后来大先生掀开该件瓷器的盖子,看到在器物内还隐藏着一只印花小盏,为南宋官窑,当时大先生已经可以确定,这座坟墓是南宋末年的墓葬,最后一件东西是一幅画作,而且画作状况基本完好……大先生见了此幅画,竟然一时失语。几个墓霸和芳儿几次问大先生关于画的情况,大先生都不予回答,直到墓霸们说“大先生,你得了宝贝,要给我们一个准信,可不能不言不语,一个人把东西给吞了”之后,大先生才如梦方醒,他长叹一口气,说,我真不懂了,我真不懂了,张择端的传世名画是《清明上河图》,但照此画的落款来看,此画也应为张择端所作,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的天哪,我们这次挖坟,可算是建了大功业了。大先生说完,在旁边围着的那些人全没听懂。墓霸之一说,大先生,你说的,我们都不懂,你说吧,现在挖坟也挖到了东西,我们在这儿辛苦了许多天,大先生,你说吧,你能够给我们多少钱?给,给,一定给,大先生说,你们几个想得多少呢?墓霸之一说,我们也不讹你大先生,我们叫来了这么多民工帮着挖坟,这些民工都要问我们讨工钱的,大先生,我们做墓霸的也是苦哪。大先生直摇手,对他们说,说,你们要多少钱?我们要……要二十个银元。大先生还是摇手,说,给,给,给你们二十个银元。几个墓霸很满意,很高兴。但大先生说,你们现在还不能走,你们把民带走了,叫我们怎么办?这些棚子,大先生指指被搭建在挖坟现场的两个大棚,说,这两个棚子都要拆掉,堆在四周的土都要运走,你们走了,叫我们怎么办?大先生,墓霸之一说,要我们做这些事,您还得加几个银元。多少?大先生问。再加五个银元,墓霸之一说。加四个,大先生有些生气地说,就加四个。墓霸之一说,四个就四个,刚才说好二十个,再加四个,一共是二十四个银元。行,就这样了,大先生站起来,把手上宋朝张择端的画作收好,把另外几件文物装上马车,自己也坐上马车,叫芳儿和三、四个小厮也上车,留下两个小厮,监督墓霸们拆棚子、运泥土。大先生特地关照墓霸,等把这儿的活儿都做好了,就去我们钱庄取银元。说罢,马车启动,车轮慢慢转起来。墓霸中有两人冲到马路上,对大先生说,别忘了,是二十四个银元。大先生头也不回,对他们说,不会忘,你们只要把活儿干好就行。墓霸又说,大先生,以后再有挖坟的事儿,我们会来府里跟大先生说的。大先生这次朝两个墓霸回头看了看,说,记着你们,有钱大家赚。大先生刚说完,不想芳儿进来插话,他说,生意不成人情在,我们大先生会记住你们的。等马车走远,留下来的小厮便督促墓霸们带着民工去干活。墓霸们想干完这些活,就能得二十四个银元,心里自然高兴,于是就催民工快快拆棚子,运泥土。

    那一边在干活,这一边大先生在马车上大声训斥芳儿,大先生说,你这个奴才,狗奴才,我在与他们说话,要你进来插一足干吗?什么叫“生意不成人情在”?你说,什么叫“生意不成人情在”?你说。芳儿被大先生训得头也发昏,哪里还会有话去和大先生说?不说,芳儿一句话也不说。大先生也不继续训芳儿了,他看着路边景致,慢慢有点犯困。

    到了吉府大门口,车夫停稳马车,帮着把车上的东西搬到地上。大先生一边让小厮带几个车夫去钱庄上支钱,一边让别的小厮把文物搬入府里。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7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527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527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191)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190     返回目录     下一章: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