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脂四壶》

下载本书

275

作者:潘小纯 字数:631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帝霸 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极道天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品全能学生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天道图书馆 武破九荒 染指军门冷少 美食供应商 伏天氏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芳儿在烟畴楼里劈柴,芳儿把柴火房里的东西按照自己的心思,重新整理了一遍,别的小厮路过,只觉得柴火房里各种东西的摆放位置发生了变化,而且觉得好看,甚至觉得很享受,但他们不知道,芳儿是按照火烤掌的武功套路走势来安排柴火房里那一堆堆杂物的,经过芳儿这么一摆布,懂行的人能看出其中武术功法的蔽日气势和一阵阵如大海浪滔般涌来的凶杀景象。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芳儿劈一会儿柴火,然后放下斧头,在各堆杂物中间走几步火烤掌套路,有时走得功力上升,双手发热,芳儿便会立即冷静下来,扼制自己,若让手上火焰蹿起来,那就要闯祸了,闹不好会烧了这间柴火房的,但不管芳儿怎样克制自己,有几次小朵的火焰还是从发热的手掌上冒出来,火焰本来小,不大,所以柴火没被直接点燃,但在火焰之上跳跃的火星有时会落在柴火上、墙面上,加上在手掌间盘踞绕行的那股火烤掌功气时不时会冲向四周,烤热物体,所以细看房间里的墙面、干柴,上面会有一些泛出赤红颜色的斑点显示出来,人看了这些斑点,心头会有热烫的感觉。

    黄斤突然在柴火房门口出现,她笑着对芳儿说,今晚一定要去彩主儿房里,不可忘了。我在这儿劈柴、洗碗,累得要命,晚上不能做事了。黄斤还是笑,你一定得去,不去,就得死,不跟你开玩笑,我这就去跟大小姐说去,让她放过你,说完,去算旦办公室。

    黄斤跟算旦说了芳儿的事,要她减轻芳儿的工作量,说这是彩主儿关照的。算旦嘴上不应,但头还是点了点。

    黄斤回头又跑进柴火房,告诉芳儿,大小姐知道了,她允许你少做点事,但晚上你一定要去彩主儿那儿,不然,决不轻饶。(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

    芳儿等黄斤一走,头上眉头紧锁,这个老妖婆,这个死妖婆,这个臭?女人,骂,骂,今天晚上完了,自己的女人、儿子都死了,都是被这个老妖婆害死的,等等,有没有说错?等什么等,算芭和洪响不是被她害死的,是被谁害死的?等什么等,等等,到底是谁的错?芳儿我有没有错?二小姐有没有错?错什么错,都是老妖婆的错,真想杀了她,真想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芳儿想到这儿,从柴火堆里拣起一根细长条的柴火,芳儿把这根柴火当作剑,在空中狠劈几下,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可芳儿没学过剑术,不知道剑是怎么舞的,只是朝空中乱劈乱刺,但芳儿心里有目标,要杀的人就是彩主儿,累了,就坐在柴火堆上歇着,芳儿用袖子擦汗,细长的柴火剑被丢在地上,芳儿口渴了,要喝水,走,去厨房水缸里舀碗水喝,起身,迈步,咔嚓一声,把柴火剑踩断,芳儿走出柴火房,走向厨房,途中那根被踩断的细柴火一直在芳儿脑海里出现,芳儿猛然想起小时候在吉府,自己曾经用一根筷子戳入一只母鸡的屁眼中,那只母鸡最后被戳死了,老妖婆也应该和那只母鸡一样,被东西戳死,就从她的?眼戳进去,一直戳进去,戳到最里面,把肚肠戳穿,谁叫她骚劲这么大?谁叫她害死了我的女人、我的儿子?戳死她,戳死她,就是要戳死她,真要戳死她,芳儿走到厨房水缸边,拿了碗,舀水缸里的水喝,喝着喝着,又想到了死去的算芭和洪响,芳儿哭了,芳儿轻轻抽泣,不对,这算芭和洪响的死,究竟是谁造成的?究竟是谁的罪过?彩主儿有错,算芭就没错?算芭有错,自己就没错?自己也有错,都有错,但彩主儿的错最大,她的错是罪过,别人的错不是罪过,芳儿觉得有人在背后拍打自己,芳儿回头看,是厨房里的一个小厮,小厮问芳儿,你哭啦?是不是被大小姐惩罚劈柴、洗碗,觉得冤?不是,我没哭,我也不冤,小厮说,泪水都挂在脸上了,芳儿擦去泪水,这不是泪水,是水缸里的水溅上去的。

    这时顾福礼来到厨房,他四处找烧菜的大师傅。顾福礼没找到大师傅,却看见了芳儿。你这个鬼东西,来这儿干什么?顾福礼听见芳儿这样说自己,本想不理,但又一想,自己又不比芳儿差,芳儿现在没了靠山,怕他什么?于是骂道,你才是狗日的鬼东西呢,你不去劈柴,在厨房里找死呵?劈柴去,狗日的。芳儿现在没办法,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功夫运到手上,起手一掌,你顾福礼还有活?芳儿脸上堆笑,抹着嘴上水迹,你这个鬼东西,现在在当铺学手艺,长本事了,是不是?敢指派大爷了,我刚劈完柴,来厨房喝口水,碍到你什么事了?芳儿低头看水缸,看水缸里的水,芳儿突然发了狠劲,快速运功到手上,挥手朝水缸里的水劈去,手掌离水还有半尺,水缺里的水便直接蹿起来,飞起半丈高,接近厨房屋顶时,水往下落,芳儿瞧准一个角度,用火烤掌中“气托流珠”的招数,将正在往下跌落的这批水悬停在半空中。厨房里所有人都惊得瞪大眼睛观看这一幕武术奇景。顾福礼更是惊讶得不知道把鼻子、耳朵等器官在自己脸庞方寸之地间如何安排了,紧接着,顾福礼就后悔起自己刚才对芳儿的态度,学了当铺里的手艺,看来也没什么大用处,今后对芳儿要好一点,要尊敬他,要跟芳儿学功夫。芳儿用手上功夫控制空中水柱,让其慢慢落下,水柱进入水缸,芳儿吐一口气,收了手上功夫,然后一言不发,走出厨房。众厨师与众小厮围在水缸边看,刚才水升得那么高,足有半丈距离,再上去就将触及屋顶,水飞起来,水再落回水缸里,现在看周围地面,居然不湿,芳儿用手上功夫,把在空中上下运行的水的轨道掌握得如此到位,这真像是在天上神仙群体中才能有的故事情节,大家都对芳儿的火烤掌叹服不已。

    晚上,芳儿准时来到彩主儿的红墙院子里,陪彩主儿过夜睡觉。这一夜,彩主儿在床上的劲头,也是芳儿平生第一次尝到,正常交 媾有十来回之多,而使用手指、橡胶棒就一直没停过,后来橡胶棒干脆就杵在阴穴儿内不出来了,彩主儿叫喊时,还不让自己口中牙齿歇着,被单被彩主儿咬破几处,芳儿手臂上、肩上都有她痛咬的伤口,芳儿被彩主儿吸食得精 液尽失,最后两、三回只得挺着鸡 巴干弄,早上起床,在床单上遗下几滩血迹,原来是彩主儿往阴穴儿内捅橡胶棒捅得过于凶狠,使阴 道内壁受了损伤,流出了一些血。

    黄斤、黄由也是一夜没入睡,她们听彩主儿叫 床,与以前显得不一样,是近似于惨叫的那种呼喊,震得两个丫环全身战栗,如同失了血魂一般。

    赶紧点,天一亮,黄斤就去敲彩主儿的房门,结果房门一碰就开了,不知道是彩主儿早就把房门打开,省得有人来敲门时自己还得起床开门,还是整个夜晚都没把房门关上。

    黄斤进得门去,见芳儿正鼾声如雷,睡得像头死猪,彩主儿倒是醒了,她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板,精神恍惚,头发跟前几天一样,散乱地披着,光着身子,上下都没穿衣服。

    彩主儿见黄斤进来,掀起被子,起身,彩主儿这一起身,把黄斤吓得跳起来,原来在彩主儿腿间的阴穴儿内,戳着那根橡胶棒,橡胶棒从阴穴儿内冒出来,低垂于两腿之间,彩主儿把橡胶棒拔出,黄斤接过橡胶棒,见在棒的一头沾着不少**和血水,黄斤睁着惊恐的双眼,对彩主儿说,彩主儿,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这样会伤身子的,都是被我下面的骚?害的,一个晚上弄了十来次,还不能歇手,只得用这根棒子,结果弄得里面出血了,彩主儿对黄斤说,并寻了一张椅子坐下,彩主儿,你不会弄得轻一点吗?黄斤取内衣、内裤来,对彩主儿说,轻一点,轻一点,彩主儿一边穿裤子,一边说,轻了不过骚瘾,棒子不能出来,就一直塞在里面,我怎么办呢,黄斤?我的命苦哪,下面的骚劲要到啥时候才能没了?说着,两眼流出了泪水,我离了男人,真没法过了,我不如去死吧,黄斤突然大声说,都是那个郎中害的,他开出的催春药也太凶了,不,彩主儿站起来穿内衣,是我乐意的,黄斤,你是没尝过那药,吃了那药,这床上的事,嘿,真弄得我舒服死了,舒服死了,做女人就要这样,死了也情愿,今晚我还要弄,不会放掉不弄的,还要弄,舒服哪,这芳儿受得了吗?黄斤问彩主儿,叫老过一起来,我要两个男人陪我睡觉,说完,彩主儿站在椅子前挥起了疲劳的手臂,还面露微笑,黄斤抱着一堆脏衣服、脏裤子,走出房间,她在心里说,没尝过?我尝过那药的,真是害了我们女人了。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52788.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52788/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52788.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275)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274     返回目录     下一章: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