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下载本书

第四百六十九章 黑暗七道具的诡异

作者:爱梦留梦 字数:2145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帝霸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天道图书馆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号红人 极道天魔 仙逆 男欢女爱 劫天运 元尊 秦吏
    “......没错。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

    祖母暗之书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才开始回答。声音中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是我的错觉吗?

    “这么无聊的问题竟然也回答了。你今天嗑药了?”

    格瑞兰德敲了敲那层玻璃罩子。

    “......为什么你们今天会过来?”

    祖母暗之书直接无视了格瑞兰德。立刻说道。被无视的格瑞兰德满头黑线的蹲在了墙角开始画圈圈。

    “只是听说有一本会说话的书所以很唔唔唔...”

    吴月还没有说完就被爱尔柏塔给捂住嘴了。

    “这句话是不能说的。书最讨厌别人把他当成猴一样的观看。”

    爱尔柏塔贴在吴月旁边捂着吴月的嘴巴小声说道。阵阵独特的香气顿时涌入吴月的鼻腔。

    “没关系。今天心情不错,就当做是特别招待好了。少年,你来看我的话,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书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吴月的话而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波动。

    “哎?”

    书着说道的时候,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明显愣住了。两双眼睛瞪得浑圆。

    “书你之前不是还把一个说出同样话的学生给直接弹飞了吗?”

    “那时候我心情不好。”

    “你意外的很好说话啊。看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的态度还以为你会是个很拽的书。”

    吴月趴在玻璃罩上近距离的看着面前的书。这么近的看着,吴月总觉得这本书上的眼睛好像在看着自己一样,总觉得有些慎得慌。吴月不禁又抬起来头。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之前在什么地方呢?”

    “吴月。书从来不愿意透漏自己的过去......”

    “是自己过来的。以前的话,在异界。”

    书平缓的声音瞬间打脸,让想要阻止吴月继续问下去的爱尔柏塔又愣在了那里。

    “异界?什么地方?”

    “地球里被称为日本的一个地方,属于人类世界。基本上游览了全世界。后来觉得无聊了,就使用了全

    部的力量穿越了时空,来到了这里。”

    “你会穿越时空吗?”

    听到这吴月立刻两眼放光。这样的话说不定可以回去。

    “可以是可以。但是需要极其强大的黑暗力量。那是我有着长久的时间中在地球似乎旅行时和有着特别力量的人战斗时获得的力量。现在已经没有了可以供自己需求的力量。因此才会一直呆在这里。”

    书对于吴月的问题都是很快就进行回答。

    “嗯......大约需要多少人的力量?”

    “不清楚。当时在人间大约旅行了约有两百年才积存了足够的力量。需要多少人的力量我也都忘了。”

    “两百年啊......那人数估计够呛了。那么你为什么会在人界旅行?又为什么突然想要进行时空旅行?人类世界不是发展的很快吗?应该不会无聊的那么快吧。”

    吴月不禁问道。不知道这家伙的答案和面具的答案有没有共同,难道也是找自己?

    “......只是单纯的绝望了而已。”

    书平淡的说道。

    意外的很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过既然不想说,自己也不想继续问了。探察别人的隐私这种事情自己是最

    厌烦的。

    “你的内容主要是什么啊?即使不能看,能说说看吗?”

    吴月趴在玻璃罩上近距离的看着面前的祖母暗之书。

    “...不...行。”

    祖母暗之书非常缓慢而又吃力的说道。

    总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勉强,是自己的错觉吗?

    吴月就这么直视着面前的祖母暗之书。半晌后,突然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向着一旁盯着自己的两人摆

    摆手说道。

    “算了。就这样吧。书我也看过了,再见了各位。”

    反正想要看的书也看过了,既然得不到更好的情报也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必要。

    “等...等一下。”

    祖母暗之书突然喊道。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惊慌。这下子让爱尔柏塔和格瑞兰德又是满脸惊讶。

    “书你竟然会挽留住别人。今天心情真的这么好。”

    爱尔柏塔惊奇的看着祖母暗之书。又转头看着吴月。

    “还是说,是因为对方是吴月?”

    “只是已经有六个月零二十一天没有人过来说话了。所以不希望难得的客人保留着遗憾离开而已。”

    祖母暗之书的声音重新变回了成年男人那种充满磁性的浑厚声音。

    明明不喜欢说话还计算着没人过来的时间,你是傲娇吗?

    “嗯?真的可以吗?如果勉强的话就不必了。我只是能够看到会说话的书就已经很满足了。”

    本来只是存在于电影和动漫里的生物现在能够真正看到,吴月已经觉得足够了。也不想再知道别的什么。

    “不会。我体内还有一些能量,足够展示一个小魔法。”

    祖母暗之书缓缓说道。柱子的周围突然涌出了淡淡的黑色气流。气流缓缓凝聚,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漂浮在祖母暗之书的上方。漩涡是纯黑色的,约有两分米大小。

    “这就是我当初用来传送自己入时空的时空漩涡。”

    祖母暗之书慢慢说道。

    “如果是我当初力量充盈的情况下,我便可以制造出更大的漩涡,而且能够将时空转移到更远的地方。

    但是现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只能制造出这种随机的时空漩涡,而且传送地点只能在这个房间内。如果觉得

    好奇的话,可以试试看。我现在可以坚持一分钟。之后就要关闭。小心不要玩脱了。”

    “哦~~~”

    吴月走上前好奇的看着空中这个漩涡。试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扔了过去。卡片进入漩涡后立刻消

    失。

    紧接着,吴月感觉什么东西落到了头上。伸手上去拿下来的时候,发现就是自己刚才扔过去的卡片。

    啊哈?

    吴月惊奇的看着手里的卡片。有抬起头,发现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约有一分米左右的地方,也有一个时空漩涡在那里。

    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还没有啊。

    “出口是随机出现的。所以在进入时空漩涡之前,谁都不知道出口在哪。(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也就是相当于将空间粘结在了一

    起。构成一扇门。门不打开,谁也不知道门里景色是什么。”

    祖母暗之书似乎察觉到了吴月的疑问,立刻说道。

    “现在门开了啊。”

    吴月看着玻璃罩上方的时空漩涡。试着伸出手,伸入了时空漩涡。

    “......”

    站在一旁的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在旁边呆呆的看着。

    吴月把手伸进去后立刻就抬起头。发现自己的手从自己头顶上方的时空漩涡里慢慢伸了下来。向着自己

    的眼睛伸过来。

    嗯......

    吴月停住自己向前伸去的手。试着做出了剪刀石头布的首饰。而面前的这只手的确做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指令。

    吴月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手。自己的确能够感觉到手存在,但是应该是在前方。然而现在这只向前伸出

    的手却诡异的分开次元,从自己的上方正对面伸了过来。吴月总觉得没有什么实感。

    吴月缓缓从时空漩涡中抽回了手。又将一根手指伸入了漩涡。在进入漩涡的时候,手指立刻消失在了那

    面黑色的漩涡之墙中,但是吴月仍旧有手指的感觉。而现在空中,也有一根手指从空中那黑色的漩涡中伸出。

    吴月将手收了回来。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之前的整体时空穿梭还真的没什么感觉,现在局部穿越的话,总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爱尔柏塔,格瑞兰德,你们想要试试吗?”

    看到愣在一旁的两人。祖母暗之书说道。

    “不用了。”

    爱尔柏塔格外优雅的微笑着说道。

    “总觉得有些担心。还是算了。”

    格瑞兰德也摆摆手。

    “时空能力毕竟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太过稀有了。会担心也很正常。”

    对于两人的态度祖母暗之书也不奇怪。

    “少年,你的名字是什么?”

    “啊?我吗?”

    正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的吴月突然被叫住不禁吓了一跳。不好意思的笑道。

    “哦抱歉抱歉。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做吴月。多多指教。”

    “吴月?是名?还是姓?你的名字好像中国人的名字。”

    听到吴月的话后,书想了想后说道。

    “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地球的中国人。因为偶然才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样。”

    祖母暗之书话里有话的说道。

    “那么吴月,我现在关闭时空漩涡,可以吗?”

    “哦可以。”

    吴月立刻说道。在吴月说完的瞬间,面前和头顶的黑色漩涡顿时关闭,空间回复了正常。

    “书,既然空间魔法这个是混沌界的能力,为什么你会使用呢?”

    吴月看着祖母暗之书说道。

    “......很抱歉。不能说。”

    祖母暗之书有些遗憾的说道。

    “那可真可惜。但是既然是你的秘密的话,我就不追究了。”

    吴月看了看窗外。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吃午饭了。既然今天不上课,那么下午就不过来。明天再过来吧。话说回来,

    格瑞兰德,这个学院到底是在哪里啊?周围到处都是树与山,我看不到标志性城镇。”

    “这里是在恩底弥翁再偏东一点,大约向前行五公里就到了。”

    格瑞兰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晶莹的水晶。

    “这个是传送晶石,设置好定点后,就可以直接在定点之间进行传送。但是一个水晶只能设定两个地点

    。如果觉得设定错了只能再次换一个水晶。”

    “定点传送?”

    吴月接过格瑞兰德手中的晶石看了看。

    “那么也就是说,之前索菲开启的传送门将出口设定在高达上百米的空中其实是故意坑我的?”

    “索菲有时候是有些淘气。希望你不要介意。”

    爱尔柏塔有些无奈的笑。看来对于索菲的这种性格似乎也是习惯了。

    “算了。反正也是为了女王陛下。我也没事,就这么算了吧。”

    吴月扔着手里的水晶。巴掌大的水晶感觉还是蛮重的。估计市价不便宜。

    “还有,这个水晶不能将地面设置在室内。只能露天。而且如果那片地面已经被别人设定过了传送水晶

    的话,也同样无法设置定点。最后,拿着水晶的人如果进入了传送门,传送门就会直接关闭。所以要让自己

    的仆人拿着水晶,先让吴月你过去,然后再让仆人过来。否则传送门关闭就要再等五分钟,重新开启传送门

    了。”

    “还挺麻烦的。”

    吴月将手中的水晶掂了掂,放进了自己口袋里。

    “说起来吴月,怎么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你的仆人呢?”

    格瑞兰德这时候才想起来吴月没有仆人。不禁问道。

    “一直跟着啊。只是觉得站在我旁边有些碍事,就让他呆在暗处等着了。”

    吴月理所当然的说道。看着大门。

    “吴峰。进来吧。”

    “是。”

    在吴月这么说道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恭敬的声音。和吴月差不多大的普通男生推开了大门,慢

    慢走了进来。

    看到走进来的面具时,格瑞拉得和爱尔柏塔两个人的眼睛都明显的楞起来。

    什么时候在门外的?而且这么近的距离我竟然完全没有发现有人在那里。吴月的仆人也不是一般人吗?

    看着那个格外普通的西装男生时,爱尔柏塔的眼神明显深思起来。

    而看着吴峰深思的格瑞兰德所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竟然能一直跟在老师身边啊。真羡慕。我要是能一直呆在老师身边一定能够学到很多吧。

    面具进门后,只是静静的走到吴月身后,站直身体,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玻璃罩内的祖母暗之书一

    眼。像一个真正的仆人一样,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吴峰。马车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图书馆外面。”

    面具微微躬身说道。

    “好。格瑞兰德,爱尔柏塔,那么我就先走了。”

    吴月向着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两个人挥挥手。又转过身看着祖母暗之书。

    “我走了书。托你的福见到了很有趣的魔法。”

    “没关系。”

    书只是说完这句话就没有了下文。连道别都没有。

    “拜拜。”

    吴月向着众人挥挥手便直接走出了大门。面具也立刻跟在了吴月后面,没有说出多余的一句话。

    大步走出图书馆后,一辆巨大的马车停在了图书馆的前面。

    “吴月。就是这辆马车。”

    面具立刻在吴月耳旁说道。

    “不过在那之前。好像有客人来了。”

    吴月看向在一旁,还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一旁。在吴月出来后,一个黑头发的男生立刻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身上华丽的衣服表示着这位年轻的贵公子的家世显赫。

    “吴月,我等你很久了。”

    这位贵公子的表情并没有多么骄傲,看着吴月似乎还有一丝忌惮。

    “什么事?”

    吴月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地面上的那位贵公子。

    “我是米尔顿.琼森。请多多指教。”

    黑发男生微笑着说道。

    “我在这里等你。希望能够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情?”

    “我希望我们能够进行卡之决斗。双方赌上一个请求。一个对方力所能及,但是在道德允许范围内,而

    且不会危害到任何人的要求。可以吗?”

    黑发男生看着吴月说道。

    “......如果我输了,我要帮你做什么?如果我赢了,我又能得到什么?”

    吴月走下台阶,站在米尔顿的面前看着对方。

    “如果我赢了。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做朋友。可以吗?”

    黑发男生微笑着说道。

    “我赢了呢?”

    吴月对于黑发男生的话没有感觉,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的爸爸是护尉,是负责管理保护女王陛下护卫军的长官。也是个不小的官,我想应该可以帮上你不

    小忙......”

    “我没兴趣。”

    吴月直接转过身,向着马车走去。

    “为...为什么?你刚刚来到这里,不想要一个朋友吗?我......”

    看到吴月已经一只腿登上了马车,黑发男生立刻说道。

    “我呢,因为经过了很多事情其实还是比较敏感的。”

    吴月一只手攀在马车的边缘上,慢慢转过头看着黑发男生。与男生一样的黑色瞳孔根本没什么感情。

    “一个人,是想要真心和我交朋友,还是想要利用我在女王心中的地位,我和王子与公主的关系,我的

    实力这点,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很抱歉,我不喜欢被当成枪使。”

    吴月直接登上马车。

    “吴峰。走吧。”

    “是。”

    面具一只脚抬起,踩在马车上,上去之前突然转过头看着对面的黑发男生。阴森的眼神瞬间让男生后退了一步。站在男生后方的车夫也吓得浑身颤抖。

    “别想着利用主人。否则,我会让你和你所有有关系的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相信就过来试试看。”

    声音中充满了冰冷。让人感觉到仿佛下一秒面前的这个人就会一刀贯穿自己的心脏。

    在面具冰冷的声音下,男生吓得向地面跌坐而去。车夫立刻扶住男生的身体,脸颊上也透着惊恐。

    面具乘坐上马车,拉动缰绳猛地一甩,马车顿时向前前进。

    “啊...啊...”

    黑发男生还坐在地上浑身发抖。

    “好了少爷。没关系的。对方看来对我们并没有兴趣。”

    车夫看到吴月已经离开,赶忙将自己少爷的身体扶正。

    “不行。绝对不行。想要和这样的人共同相处是绝对不行的!对方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而且还一眼就

    看出了我的意图。”

    黑发男生漂亮的黑色瞳孔中透漏着浓浓的恐惧。

    “而且单单是那个车夫,那散发出来的恐怖感觉,就不是我看到的任何人能够比拟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啊?他真的是神吗?”

    “少爷。还是别想了。如果让他觉得不爽的话,少爷你就危险了。还是快走吧。”

    “好。赶紧走。我不想再和他扯上关系了。”

    黑发男生浑身颤抖的上了马车,上去的时候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下来。

    吴月这边

    吴月坐在巨大的马车里,想着刚才在图书馆看到的事情。

    刚才看到的祖母暗之书,虽然在态度和语言上没有什么破绽,但是还是很有一丝不对。按照格瑞兰德的

    说法,祖母暗之书应该是不喜欢说话,但是那对于自己的态度,还是略微有些殷勤,而且之前如果直接让自己

    离开的话,应该不会露出太多破绽,但是祖母暗之书却叫住了自己,这么也就说明,祖母暗之书对于自己,

    还是有着特别的情感。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可都不是笨蛋,估计已经发现了。希望别对自己造成什么不利的

    影响就好。

    “面具。我问你。书,你认识吗?”

    吴月坐在马车内,双手拄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当然。毕竟是我的伙伴之一。”

    外面传来了面具淡淡的声音。

    “那他的态度,似乎对于我没有太大的惊讶。不像是你,刚刚见到我的时候,有些激动过头了,完全不

    在意周围的人。”

    “书,一直都是那种性格。相对于忠心,他的选择,永远都是以神你作为第一位考虑。因此,书是在我们

    七个中唯一会违抗神你的命令的人。曾经有些冥界的恶魔不爽于你对于人类的所作所为,就在冥界诋毁你。

    面具驾驶着马车,慢慢说道。

    “虽然神你根本不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但是这样的话,那些恶魔会挑起别人对你的不满。神你曾经下

    令不允许我们伤害任何人类,恶魔,或者天使,如果真的有特殊情况就必须要向你请示。但是那次,书却没

    有向你请示,擅自利用他的空间之力到了冥界,将那些诋毁你的恶魔,全部斩首,并将首级钉在了城墙上示众。也因此,无人敢在诋毁你。”

    “好残酷。”

    听到这吴月不禁觉得浑身发冷。当时和那本祖母暗之书见面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恐怖的气息,说法又

    很温和,声音也很好听,所以吴月对于祖母暗之书感觉还挺有好感。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残酷。人头说砍就砍啊。

    “当时神你也是这么说的。但是面具却完全没有认错,只是跪在你的面前任由你发落。但是他也是为了

    神你,神你也很无奈。只是关了它禁闭一千年。书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哪怕对您不尊敬,只要是为了你好,

    他什么都愿意做。”

    面具缓缓说道。

    “他之前没有太大的波动,应该是不想要让神你的身份暴露。因为神你现在是人类,所以他猜到你有属

    于自己的理由去作为人类,就做出了无视神你这个决定。”

    “意外的很会想啊。”

    吴月有些惊奇。看来面具属于那种武士型的角色,只要是主人的命令,哪怕是自杀,不皱眉头分分钟的

    事情就直接切腹。但是书却是那种军事型的角色,只要能够为主人争取到利益,什么乱七八糟的手段都会做

    。这七个角色还真是多重多样。

    “那么书为什么会空间魔法?那不是混沌界的专利吗?”

    吴月还是问出了属于自己的疑问。

    “神,空间魔法这种玩意只要属于高阶生物都能够做到。只不过混沌界的生物本身对于空间能力有着独

    特的感应,所以大多数会使用罢了,实力弱小的混沌界生物,也同样用不成空间能力。所以并非说空间魔法

    就是混沌界独有。按照卡片等级来看的话,除了混沌界的生物,十星以上的生物,都能够使用空间魔法。

    面具说道。

    “但是我们并没有等级。只不过神你在创造我们的时候,给与了我们七个道具不同的能力。书就是空间。因此

    能够穿越时空。我是创造。可以利用黑暗力量创造出任何物质。”

    “原来不是所有黑暗力量掌控者都可以具现话啊。”

    听到这吴月惊奇了。自己直接利用黑暗力量凭空具现话就挺简单啊,自己那个世界的黑暗能量异能者不是也能够具现话吗?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感觉那么难?

    “不是的神。一般人的具现话只是单纯的利用黑暗能量凝聚出外形而已。而神你赐予我的创造,则是将所

    创造生物的质量,属性,质地和分子排列完全的创造出来。也就是说,即使是人类,也可以创造出来,包括内部的血管,肉体。但是内部活动的细胞之类的物质,我却完全没有办法制造出来。我只能制造死物。尽管如此,类似大炮,火箭,飞机坦克之类的,我也能够创造,并拥有相适用的威力。当然我也可以不断的创造出自己的身

    体,所以我相当于不死的。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威胁性的能力。”

    这么说来也对,那么我买那么多枪到底是为了干什么?虽然说买枪的那个时候我还不会凭空具现话就是。但是现在想想自己还有一大堆枪支,吴月就有种想掏枪出来打一梭子的冲动。

    “你这么一说,你的能力的确是挺诡异的。我之前创造出来的三十个躯体就差点灭掉了当时在场所有人。

    如果不是说不能使用具现出来的意外武器,我当时在让他们拿上大炮火箭筒之类的,估计分分钟就摆平了。

    书的空间能力也很猛。其余的人呢?他们都有着什么诡异的能力?”

    “魔手的能力是强夺。能够将生物本身的长处获得。运气,智力,运动能力等等,凡是在自己看来有趣

    的地方,都可以利用魔手将其夺过来为己用。套锁的能力是复活,和我不同,我如果本体的面具被破坏的话

    ,我就相当于死亡,但是套锁却能够将任何生命从死亡中一次次的复活,将那个人的生命牢牢困住,不允许任何死神带走,而且每次复活,都会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眼的能力是窥视和改变,能够看到别人的记忆并拥有

    改变的能力。护额的能力是躲避。任何攻击都对带有护额的人无效。疾病,毒杀,水淹,火烧,冲撞,踩踏

    ,等等都不会让带有护额的人有任何的伤害。而且只要带有护额的人想,他可以让自己进行瞬间转移一样,

    逃离任何一个地方从而去任何一个地方。面具是改造,能够让带有他的人,拥有着比恶魔还要强大的力量以及连白龙的一击都不会有任何伤害的强壮身体。”

    “这怎么没有一个能力是正常的?全tmd一群妖孽。那么当初强夺三幻魔卡片的时候还中规中矩的使用决

    斗,直接使用能力一下子不就夺过来了?这苦逼的一个个去决斗然后直接被团灭了。搞毛线啊?我要是神绝

    对对你们失望透顶。”

    吴月有些愕然。

    “神你不让我们随便伤害人类。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这个能够折中的方法。但是轮决斗这种凭运气而不是

    凭实力的方法,我们好像真的不是很行。”

    外面传来了面具有些遗憾的声音。

    “对不起神。我们真的太丢脸了。”

    “算了。这个本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群配角去打带有主角光环的人,你们要是能赢我才觉得奇怪。

    “那书呢?之后要去看看他吗?今天和他见过面,按照你说的那种冲动性格,他该不会来找我吧?但是他说

    没有力量。而且还有结界。希望别做出什么傻事就好。”

    之前看到书后吴月就看到了,那层玻璃罩子其实就是结界。看来书这四年都没有办法聚集能量应该有很

    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玻璃罩子。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层玻璃罩也有着防备书逃跑的功能。这样书应该没

    办法过来才对。

    “没关系。我们七个道具之间是存在着联系的,这任何方法都切断不了。之前以为都在睡觉,所以才没有联系他们。刚才看到书

    后,我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在和他说话。也简单的将神你现在的状况和他说了一下。”

    “纳尼!心灵感应都有啊。”

    吴月立刻出了马车,一只头伸出马车看着驾驶着马车的面具。

    “他怎么说?现在这种非常时期可千万不能让他乱来啊。”

    “书的确是非常想要回到神你的身边。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如果随随便便从伊顿学院出去的话,会给神你

    添麻烦。所以说虽然觉得很不敬,但是仍然愿意在那里等待着主人你再次过去。”

    “啊哈哈。那家伙还真是多礼。这样我就放心了。有办法让我和他说话吗?”

    “可以。”

    面具点点头。抬起自己的左手。

    “对不起了主人。失礼一下。”

    面具在吴月右边的耳朵上轻轻点了一下。又抬起手,在吴月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每次碰触到吴月的时候,手指触碰的地方都会有一层涟漪闪过。

    “这样就行了?”

    吴月摸着自己的嘴唇。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39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399/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399.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四百六十九章 黑暗七道具的诡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八章 祖母暗之书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章 索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