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下载本书

第五百九十四章 雷恩突然来访

作者:爱梦留梦 字数:2161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帝霸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天道图书馆 一号红人 仙逆 秦吏 劫天运 元尊 男欢女爱 武炼巅峰
    “最后一击!远古圣翼龙,攻击物质主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mianhuatang.la ”

    敌仇科地情敌学接闹技情

    古代圣翼龙周身开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修长的身体散发着神龙一般晶莹的光泽。古代圣翼龙扭动着身体,化为了一道利箭向着空中的物质主义冲去。

    一瞬间,古代圣翼龙贯穿了物质主义的身体。古代圣翼龙从物质主义的上方出现,飞舞在空中发出了嘹亮的声音。天空中的被贯穿出一个大洞的物质主义发出了剧烈的响声。完全爆炸,化为了钢铁的碎片消失在了空中。

    艘不不远酷结恨所孤艘陌战

    而青年的生命值也不断下降,一直到700点才停下。

    “啊...哈哈好险好险。”青年看到自己生命值还剩下200的时候,明显愣了愣。最后如释重负的长出口气。“我算错了。我还以为这一击会直接让我生命值归0.”

    “没错哦。”吴月展示着自己的最后一张手牌笑道。“虽然一般帝王卡组不会加这张卡,不过意外的,这张卡作为补刀真的很好用啊。”吴月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永久魔法,通灵外质体。”

    “哎?”看到吴月场上那张卡,青年明显愣神了。惊愕的看着自己剩下的三张机壳。又看着自己只剩下700的生命值。

    “所以说你的幽鬼兔用的太早了。结束阶段将古代圣翼龙作为祭品,上吧古代圣翼龙!”

    古代圣翼龙的身上的白色光芒慢慢浮起,在古代圣翼龙的上方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古代圣翼龙。透明的古代圣翼龙从口中吐出了一道巨大的光束,笼罩了青年的身体。青年剩余的最后生命值也开始下降,最后降到0.

    “好耶。赢了!”张若昕在一旁欢呼雀跃着。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青年苦笑的说道。

    “嗯...”吴月不好意思的抓着自己后脑勺。实在是不好意思说自己作弊了。不过毕竟是为了自己小姨子,也没办法。就麻烦老兄你作为失败者了。

    “好耶。不愧是姐夫!”张若昕立刻跑到吴月旁边惊喜的说道。

    “人多就别叫我姐夫了。你刚才才好了那么一会现在又开始得意忘形了。”吴月汗颜的对着张若昕做着嘘声的姿势。刚才那个青年在听到张若昕喊吴月姐夫的时候,一双眼睛惊讶的瞪得浑圆。吴月只能对着他傻笑。不好解释什么。

    “怕什么。”张若昕无所谓的说道。“还怕有小女生误会吗?”

    艘科远不酷后察战阳球考帆

    艘科远不酷后察战阳球考帆  格斯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咳嗽的男子说道。“难怪吴月从到这个广场开始你就一直将视线击中在吴月身上,是命让你监视他的吗?”

    敌科仇远鬼孙学战冷显显独

    “不是啊。只是不想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吴月双手合十。“我亲爱的小姨子你稍微安静点好吗?我肯定会给你拿到冠军的。”

    “嘿嘿嘿。吴月的话绝对没问题。输了我才奇怪。”张若昕点点头。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明明是自己进行决斗,她倒是一副自己在决斗的自信样子。

    “我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啦。”吴月用手指搔搔脸颊。“你真的想要吃东西的话,要不要姐夫给你点零用钱?”

    “不要啦。我如果真想吃的话肯定不会缺钱。像这样偶尔抓住机会出来吃顿东西我才会觉得幸福,天天吃的话就习惯了。那就不好玩了。”张若昕笑着吐吐舌头。“而且就算我的身体对能量的消耗很大,我也不确定天天暴饮暴食的话不会长胖。像这样偶尔有点小外快吃一下就好了。”

    “哦...意外的很有自制力啊。”吴月惊奇的看着张若昕。

    “其实只是比较喜欢强忍欲望然后解放时的那种畅快淋漓的舒畅感而已。忍耐很长时间后放开大吃是最舒服的。不是吗?”张若昕咧开嘴笑道。露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

    “......哦...”评价不能。这小妞什么情况?抖m?

    “嘿嘿。每个人都有些奇怪的兴趣了。姐夫你不要那种理解不能的表情啊。”

    “没事。只是觉得女生的兴趣意外的...额...意外的...和男生差不多。”吴月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起了小枫在睡觉时候的梦话导致脑筋半天反应不过来。虽然不知道小枫梦话里那些那些锁链还有笼子是干什么的,但是就自己背脊发凉的感觉来看,不知道比较好。乔培涵也是,意外的很性感。以前不认识的时候,只是觉得是单纯的千金大小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趣吧,理解为妙。

    “先去看看剩下的人的决斗吧。如果遇到可能针对的卡组我要小心点才行。”吴月赶忙转移话题。

    结科仇地酷结术所闹地方术

    结科仇地酷结术所闹地方术  吴月转过头,看向一旁。

    结远地科方艘恨由月帆岗不

    “好。加油姐夫。”张若昕向着吴月伸出大拇指。

    “好吧。”吴月苦笑。都是普通人的话,自己要赢估计不是什么难事。

    嗯?

    吴月转过头,看向一旁。

    敌远仇不独艘学由阳考我闹

    那里是正在决斗的场地。其余五个场地上的参赛者都在紧张的进行比赛。第一场的比赛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像吴月打的这么快,基本上还属于势均力敌。但是让吴月在意的并不是那些决斗的人。

    敌远仇不独艘学由阳考我闹  格斯在回去后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吴月的面前,而是利用黑暗能量改变了自己的服装,然后带了一个墨镜在自己的脸上。就这么以极其简单的乔装来到了人群后方,坐在旁边的花坛旁静静的看着决斗的吴月。

    “抱歉。我去一下厕所。”吴月看了看周围后,向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好了姐夫。你当是在演动漫呢。什么事都说要去一下厕所就能瞒过去。你刚才的表情明显是看到什么让你在意的事情了。”张若昕抓住吴月的手臂说道。“带我去带我去嘛。我也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张若昕一边说还一边摇着吴月的手臂,典型一副撒娇的样子。

    “你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吴月敲着张若昕的脑门。“我既然要离开的话,肯定是不愿意让你看到什么事才对。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那就说明有一定危险,你觉得我会让你陷入危险吗?”

    “可是接下来你还有比赛啊。你还要帮我拿到冠军。”张若昕拉着吴月的手臂。“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给扔在这里。”

    后不远远独敌察战冷由接

    后不远远独敌察战冷由接  “我是过来看看我的小师弟啊。”雷恩嘿嘿笑道。

    “没关系。我会拿到冠军的。”吴月笑道。“稍微等我一下吧。我等一下就回来。”

    “等一下是多久?以前我爸爸说等一下带我去游乐园之类的话从来都是过好久。”张若昕委屈的看着吴月。“你们男人怎么都那么喜欢等一下。”

    “我说等一下是肯定等一下。”吴月汗颜。“两分钟就好。行吗?我进去洗手间就出来。”

    “好吧。说好的。”张若昕松开了吴月的手臂,还是在意的看着吴月。

    “好啦好啦。”吴月捂着自己的额头,向着洗手间走去。

    在吴月离开后,张若昕叹了口气。看着比赛场地上正在决斗的决斗者。

    “虽然说是两分钟,不过男人都这样心口不一。反正姐夫肯定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张若昕无奈的说道。

    “久等了吗?”

    一只手在张若昕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张若昕转过头,正好对上吴月的笑脸。吓得张若昕退后了一步。

    “姐夫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真的就去两分钟啊。”张若昕惊喜的说道。

    艘仇仇地情后恨陌孤不诺故

    艘仇仇地情后恨陌孤不诺故  吴月等到了自己的第三轮比赛。但是...

    “嘘...”吴月伸出食指做出嘘声状。将双手合成罩状放在张若昕的面前。将小指抵在手掌的中心。“你自己看吧。”

    “嗯?”张若昕奇怪看向吴月的双手掌的掌心。然而在看到其中的情况时,张若昕惊讶的差点没喊出声。吴月眼疾手快遮挡住了张若昕的嘴巴。

    吴月的小指居然融化了。就好像是液体一样,液体慢慢凝固,成了钥匙的模样。下一秒又变了回来,重新变成吴月的小指。

    “姐夫你是...”张若昕惊讶的看着吴月。

    “现在的我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身体,是能量的聚合体。”吴月小心对着张若昕说道。“不过这幅身体是我在控制的。这样的话要决斗就不是问题了。”

    “啊......”张若昕惊讶的眨着眼睛。“姐夫你还真是无所不能啊。分身都能做到?”

    “毕竟我原本的能量就是黑暗能量啊。黑暗能量本身就是最神秘的能量。”吴月笑道。“答应你的事情我肯定会做到的。”

    “那姐夫你原本的身体到底去干什么了?”张若昕疑惑的问道。“你现在这么厉害还有什么让你担心的事情吗?”

    艘仇科科独结恨所闹技显

    “看到一个现在比较熟的人。就让格斯大哥去和他见见面了。我毕竟要答应你决斗不是吗?所以就留下来。”吴月笑道。“不管那个了。先看决斗吧。再过一下就要到我进行第二次决斗了。我可不想碰到一个使用次元卡组的人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好。”

    ==========================================================================

    公园的另一边。因为决斗比赛的关系,所以公园里的人大部分都到进行决斗的那边场地进行围观,所以另一侧的人非常少。只有几个老年人或者中年人坐在一起聊天。

    而在一个小亭中,吴月和雷恩正坐在那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吴月呢?”雷恩伸了个懒腰,看着旁边的安静坐着的吴月。不过与其说是吴月,整体气质却完全不同。感觉太过平静了。

    身体毕竟是吴月,但是内部其实是格斯。

    “吴月要决斗。没办法过来。”格斯靠在石椅的椅背上慢慢说道。“不过利用魂之纲和他共享了视觉和听觉。你说的东西他也能听到,不用在意。说说看吧,突然过来有什么事情。”

    “我是过来看看我的小师弟啊。”雷恩嘿嘿笑道。

    “再废话的话我要回去了。”格斯目视着前方平静的说道。气场而言和雷恩完全不相同。

    “所以我才说我想见的是吴月啊。格斯你的话总是这么无聊。和吴月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肆无忌惮的聊天打屁。”雷恩翘着二郎腿叹气。“这次过来其实是想提醒一下吴月。小心一点。”

    “什么?”格斯总算是将视线放在了雷恩的身上。

    “还记得之前我说的,我们暗影组织的老板那奇特的预知能力吗?”雷恩说道。“他曾经看到过天空撕裂的镜头。”

    “知道。”格斯微微点头。

    “实际上,最近一段时间老板又预见到了这个场景,而且那种真实感和危机感,让老板最近精神非常紧绷。最近一段时间组织里气氛超沉重的。”雷恩无奈的摇头。“如果事情即将发生,那么老板对于场景的预感也就越真实。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可能要发生这种很麻烦大事了。所以这次过来就是提醒一下吴月和格斯你。最好提前做好一些准备。准备什么我也不清楚。机票或者行李之类的吧,就算出事也是在中国出事,逃到外国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的联系方式你还存在手机里吧,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要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能知道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吗?”格斯问道。

    “不知道啊。毕竟预知未来本来就是不可靠的事情。说不定是明天,说不定是几个月后,也可能是几年后。不过肯定不会是几十年后吧。”雷恩耸耸肩。“不过,也不是说就没有什么线索。”

    “什么?”

    “chaos world。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组织听过吗?”雷恩问道。

    “吴月已经和他们有过几次接触。之前回到冥界的时候,也是他们派人从中搞鬼。”格斯说道。“你的问题是指他们的组织名字,混沌世界。”

    “没错。听起来很像是那个天使和恶魔飞舞的场景不是吗?”雷恩说道。“那个组织格外的神秘,我们不论怎么寻找,都无法找到他们的总部地点。其次,实力过于强悍。暗影有过几次和gw的对抗,但是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他们的人数在难以想象趋势的增长,就连暗影中也有一部分人参加了他们的组织。哪怕是派过去的卧底,反而成了他们的间谍。暗影现在有谜影在牵制,根本没办法大规模的出动。龙组又一直都是隔岸观火,所以情况很不乐观啊。担心哪一天gw会突然出动,将所有组织灭掉。”雷恩头向后仰去。“虽然对我来说组织灭掉不灭掉是无所谓啦。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一般人。普通社会没办法让我们立足。别的组织再加入的话,不好融入啊。”

    “......”格斯摸着自己的下巴。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想道什么特殊的情报吗?”

    “没有什么情报。只是感觉你这么说的话就能说得通命给我的那种奇怪的感觉。”格斯喃喃道。

    “命?就是那个gw组织的两位首领之一啊。的确,他本人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笑眯眯的让人背脊发凉。不过实力真的没话说,我都不是对手。”雷恩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想想起的事情,眼睛都眯起来了。“虽然还是因为肉体的关系。如果是我原本的肉体的话,可恶,像那种家伙,我一击就......”

    “不是。我说的奇怪感觉并不是这个。而是他那种与世无争的感觉。”格斯摇摇头。“已经和他有过几次见面。虽然有在战斗,他完全没有与我们为敌的想法,不如说,他给我的感觉就是目的完全不在我们身上,而是有更高更远大的目标。如果照你所说,他们的目的是将异世界的生物带到这个世界来,那么他所散发的感觉也就说得通了。”

    “......说起来你都说过几次见面了。难道你们见面很和谐吗?”雷恩问道。

    “不是。基本上每次见面应该进行一次决斗。不过每次都是以吴月胜利而告终。”格斯说道。“正因为命无法用决斗胜过吴月。才会像现在这样处于僵持阶段。否则就会像你当初做的那样。将吴月以绝对的手段完全抛弃在危害者之外。”

    “当时不是都道歉过了吗?”雷恩尴尬的抓着自己后脑勺。“而且那时候我还没有想起来吴月是我的小师弟啊。所以才会做出来比较讨厌的事情。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做。吴月也不生我气了不是吗?”

    “我生气。”格斯很直接的说道。

    结不地科独敌球由阳主鬼术

    “好啦好啦。我道歉,对不起。这件事就先不要提了。”雷恩赶忙转换话题。“吴月这么厉害?竟然能打败命?”

    “只能说是奇迹吧。吴月身上总是有很多奇怪的事情。你之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不也一直都感觉到很异常吗?”格斯站了起来。“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后不地地独孙恨接冷战指诺

    “好吧。”雷恩点点头。“反正想要说的事情都说完了。”

    “嗯。”格斯转身向着吴月所在的方向走去。

    孙地地地独结球接阳我故敌

    不论过了多少年,这货那一副性冷淡的样子怎么还是没变啊。

    坐在原地,雷恩翘着二郎腿,叹气的看着格斯离开的身影。

    “对了。”格斯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雷恩。

    “嗯?”

    “如果以后,暗影真的灭亡的话。你就回来吧。”格斯慢慢说道。

    “哦....ok。”雷恩笑着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到时候我们继续再组建乐团吧。”

    “嗯。”格斯淡淡的点头。离开了雷恩的视野。

    算了,这货不论表情有多么性冷淡,至少心里面比大多数人有人情味很多。也就只有在吴月旁边的时候才会比较开朗。话说回来,没想到我竟然在以前见过吴月。历史还真是有趣啊。有段时间没见过吴月了,要不要也去看看他吧。

    雷恩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吴月现在正在和可爱的女生约会,自己还是不要不解风情的过去比较好。也就只有格斯会那么直接的走过去。

    算了算了。组织什么的见鬼去吧。我吃好我的玩好我的我的家人都没事就高兴了。没地方去了大不了找吴月和格斯去。还真是挺怀念当初和格斯吴月一起在舞台上演奏音乐的回忆。

    雷恩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吴月这边

    “光与暗之龙,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吴月指向对面的玩家。对方的生命值在光与暗之龙的火焰下不断下降,最后直接降到0.

    第三场次的比赛吴月也终于开始比赛。不过还是老样子,为了尽快结束比赛所以选择用命运力直接一波带走结束比赛。所以在格斯回来后,吴月也结束了第三场次的比赛。目前只有17人进行比赛。

    格斯在回去后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吴月的面前,而是利用黑暗能量改变了自己的服装,然后带了一个墨镜在自己的脸上。就这么以极其简单的乔装来到了人群后方,坐在旁边的花坛旁静静的看着决斗的吴月。

    决斗完毕,吴月收回了自己的卡组,穿过人群直接向着在人群后方的格斯走去。就算格斯进行了乔装,毕竟是有魂之纲进行连接。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姐夫?你去哪?不看决斗吗?”看到吴月向着前面走去。张若昕赶忙追着吴月走了上来。

    吴月直接走到格斯面前,对着小跑上来的张若昕说道。“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格斯大哥。”

    “哎...你就是格斯先生吗?你好。”张若昕惊讶的看着戴着墨镜,坐在花坛旁的格斯。但是还是站直身体,向着格斯微微低头行礼。

    “嗯。”格斯还是一如既往冷淡的点点头。

    后科仇不酷敌恨战闹诺故显

    “好厉害啊。真的一模一样啊。”站在格斯的侧面,张若昕惊讶的看着墨镜下格斯的脸庞。“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感觉完全不同。还是格斯大哥看起来更聪明一点。也更帅一点。”

    “虽然是实话,但是你这么说我还是会觉得受伤。格斯大哥的原本样子才帅气。”吴月无奈的看着张若昕。又看着周围。“帅气就先不论。那格斯大哥,先找找周围有什么隐蔽的地方,让我们重新融合。”

    “不用了。吴月你自己玩吧。现在决斗进入白热化了,别浪费时间,你尽量注意一点就好。”格斯站了起来。“我去旁边的书店看一看。等一下你决斗完了我再来找你。”

    “哦...”吴月点点头。

    格斯向着张若昕点点头,向着广场外走去。

    扭过头看着离开的格斯,张若昕又转过头看着吴月。“格斯先生真的好沉稳啊。姐夫你怎么不学着点?”

    “我已经在学了。如果你认识一年前的我的话,就会知道现在的我变化有多大了。”吴月耸耸肩。“既然格斯大哥都这么说了,先去看看决斗吧。刚才看到旁边的那个人用的竟然也是次元卡组。我要多注意一下。”

    “嗯。走吧。”

    两人又再次挤到了人群中。

    站在远处的格斯走到了公园旁边组装房里的小卖部,站在了坐在小卖部后面看着报纸的中年男子面前。慢慢说道。“今天这场小比赛关注的人真多啊。”

    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抬起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格斯。“想买什么?”

    “......”格斯的手突然闪电般伸出,一把掐住了男子的脖颈。捏紧,单手捏着男子的脖子将这个中年发福男人提了起来。现在是在公园拐角处的小卖铺这边,基本上公园的注意力都在决斗场地那边。现在这边的异常情况反而没人注意到。

    中年男子双手抓住格斯的胳膊想要掰开。但是格斯那细长的胳膊却好像是铁箍一般,紧紧的卡着男子的脖颈。男子双手的手背都撑的青筋暴露也丝毫不能动弹格斯的手臂分毫。

    “你是谁?哪个组织的?”格斯冷眼看着小鸡一般被自己抓在手心的中年男子。手指开始慢慢用力。手指卡住了男子的喉管,只要稍微用力,中年男子这辈子就交代在这了。

    “我是gw的...吕华。”男子被卡住脖子,虽然格斯右手的抬起,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声音很困难的发出。

    “果然吗。”格斯松开了自己的手,已经被提起来的男子摔在了地上,捏着自己的脖颈不断的咳嗽着。

    格斯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咳嗽的男子说道。“难怪吴月从到这个广场开始你就一直将视线击中在吴月身上,是命让你监视他的吗?”

    “是的。”男子知道自己与这个少年的实力差距。还是点点头。原本就没有忠心到为组织卖命的地步,这个小孩又强到离谱,为了自己不受伤害,现在老实点才是上策。

    “他怎么说的?”格斯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监视好吴月,之后报告给组织。只有这样而已。是通过短信群发过来的。我想组织的每个人应该都收到这个短信。”男子赶忙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将信息展示给格斯。

    全员听令。凡是见到这个人的,不要声张,只要将自己看到的信息发给总部即可。每条信息以一万元收买。

    信息的下面是吴月的照片,还有吴月的姓名年龄和身高这些简单的信息。

    “为什么要监视吴月?”格斯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冷。就好像要刮出霜一样。

    “我不知道。我说真的。”察觉到格斯那墨镜下的表情所散发出的寒意,男子赶忙补充道。“我只是收到短信然后为了赚点外快这么做了而已。仅此而已。”

    格斯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在男子被格斯注视到表情越来越僵硬的时候,格斯转过身,向外走去。直接离开了男子的视线。

    “呼...”看到格斯离开,男子虚脱的坐在了地面上。抬起手臂擦着自己额头上满满的冷汗。“那个人是谁啊这么吓人。难怪那个叫做吴月的少年一条信息就要一万元了,根本不是一般人啊。这个钱还是别赚了吧,万一把那个人弄生气的话,我可就完了。”

    吴月这边

    吴月等到了自己的第三轮比赛。但是...

    吴月站在旁边无奈的抓着自己后脑勺。

    轮空了。

    因为还剩下17人。两两对战的话,自然有一个人没有对手。然后抽签的时候,吴月稍微用了点命运力。于是就是现在这样,吴月只要站在旁边看着就可以到下一轮的比赛。

    不过这种作弊的感觉还真的是让人良心不安啊,不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就使用命运力,还真不好意思。吴月站在旁边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心脏。

    现在剩下的对战人员可以看出全部都是竞技用卡组。一到自己回合基本上就是各种展开。这看的吴月压力也很大。看来不用命运力的话想要获得胜利貌似不太可能。我这fun卡组终究没办法和竞技用卡组相比。

    就这样,吴月等到了下一轮的比赛。但是人数是9人。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要轮空。

    不过有人开始抗议了。毕竟就算这局有人轮空,下一局是5人。也就是说下一局还要有人要轮空。自己拼死拼活的才能进入下一轮比赛,然而只要运气好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到下一轮,这也太不公平了。一个人提出了抗议,其余的七个人也都立刻开始抗议起来。毕竟轮到自己轮空是很好,轮不到就觉得格外不公平了,既然如此,不妨所有人都不要轮空比较好。

    这个决定还不错呢。如果还轮空的话,我肯定还用命运力继续轮空。省点力总是好的。不过看来大家也都不笨啊。

    既然所有人都提出抗议,裁判也不能无视。想了想后,还是说出了一个决定。

    假如一个人愿意和两个人轮流决斗的话,如果全部胜利,就给与他一次复活的机会,在他后来的比赛输掉后,可以再次进行一次决斗。但是必须要和两个人决斗全部胜利,下一轮的决斗中如果你不幸输掉了,可以给与你再次决斗一次的机会。但是如果你和两个人的决斗中在任何一人面前输掉的话,就直接算输掉。假如输掉的话,被当做对手的两个人则作为对手相互决斗。输掉的那个人刚好当做多余的人淘汰。

    毕竟是和两个人决斗,失败的概率太大。再怎么说都一路胜利现在,如果输掉的话太过可惜。众人一时间陷入沉默。最后还是吴月选择了和两个人轮流决斗。

    “你好。”吴月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生打着招呼。她就是与自己决斗的两个人中的一个。而且好巧不巧的,她用的竟然就是次元重坑四阶卡组。因为一直比较注意所以吴月印象很深,这让吴月很胃疼。这种卡堆是最烦人的。看来不用命运力是不行了。作弊就作弊吧。

    “麻烦你多多指教。”女生向着吴月笑道。

    “这个...尽量吧。”吴月也只能苦笑。还有旁边张若昕的眼神好刺眼。

    ““决斗!””两人同时喊出决斗。两个骰子开始在场上旋转,停下的时候,吴月的是3,女孩的是1.

    “我后攻。”吴月说道。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39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399/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399.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九十四章 雷恩突然来访)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三章 机壳卡组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五章 电磁卡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