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十章 碰到手上

作者:久石 字数:1580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更新时间:2013-11-02

    陈楚看着在眼前的这护士姑娘。

    她身上还传过来一阵浓浓的香水味。还有点别的味儿。

    反正他也说不好,总之,比那小莲那味儿还要好闻。

    老家伙以前告诉过他。

    处女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也叫做体香,更叫做奶香。

    一般男人是闻不出来的。

    只有经历过的男人才行。

    可能老家伙年轻的时候没少闻这玩意儿,不然是不会这么了解的。

    陈楚虽然没嗅出什么叫做奶香,也就是所说的那种膻味儿,很像牛奶和羊奶的那种味道儿。

    如果真正的处女,好女孩儿,便是具有这种体香。

    当然,他在那小莲、刘翠身上都没有闻到。

    刘翠不用问了,都生过孩子了,身上倒是有一股淡淡的汗味,咸味儿,和骚味儿。

    陈楚就喜欢她的那种骚味儿,特别的想闻。

    当然,更对纯处女的那种奶味儿好奇。

    别管你怎么缝补处女膜,怎么恢复阴道紧缩,都没用的,后天再怎么样也挽回不来先天的那种与生自来的东西。

    也有很多人说看处女走路的姿势,看眉毛,看腰、胯骨之类的,但是最精准也最简单的便是闻体香了。

    ……

    陈楚感觉这护士姑娘的身上除了浓浓的香水儿还有一种特殊的气味。

    有点牛羊膻气的味道儿,他还有点闻不惯,与之相比,他更喜欢抱着刘翠光溜溜的身子,用力去闻,去嗅,甚至去舔她身上那股咸咸的汗味儿和那股骚味儿。

    那是最吸引他的……

    小护士见陈楚盯着她看来看去,眉头蹙起来。

    “你看啥?我脸上有花儿咋的?”

    “你,你的眼镜真好看。嘿嘿……”陈楚傻笑一下,他对戴眼镜的女的还是很好奇的。

    那眼镜框擦的又黑又亮的,让他心里一阵冲动。

    “就是一个眼镜框!”小护士说着话,手往上推了推。

    陈楚看到她又细又长的手指下面又硬邦邦的了,她的皮肤真好,和朱娜一样。

    而且她的手,那么细,那么白,那么嫩,像是水豆腐似的,也跟朱娜的手一样。

    他别过脸去,咽了口唾沫,真想把这女的吃进嘴里。

    “对了,你刚才说的打针,是往哪里打?”陈楚找了个话题问。他现在特别想和这女的多聊几句。

    “一共打三针,第一针往你的阴皮上扎针,就是生殖器下面的卵皮,你懂不?”

    陈楚咽了口唾沫。

    “是不是篮子皮?”

    “哎呀!”小护士脸一下红了。

    “你咋那么说啊!。”

    “行,我不那么说了,你说第二针吧。”陈楚笑了,感觉这护士真逗,卵皮和篮子皮不都是一样的玩意儿么!为啥她说卵皮不害臊,我说篮子皮她就害臊了。

    这县城里面的人还真有意思。

    “第二针吧,是往你的睾丸上扎针。”小护士声音小了点儿,态度也不像刚才那样冷冷的了。

    “睾丸啥意思?”其实陈楚知道这玩意儿是啥,初中生物书里都写了。

    不过老师上课的时候不讲,让自己看书,生物老师是个女老师,刚从大学校门出来。长得挺柔弱的,可能是不好意思说。

    学生都是在私下里看。

    陈楚这样闷骚的,就差把生物书那几段关于这方面的文字给背下来了。

    不过他故意问这护士姑娘,自己装不知道。

    “你……你真不知道咋的?”

    “真不知道啊,睾丸应该是啥?”

    “你刚才说啥了?”小护士问。

    “我刚才说……说篮子皮了。”

    “哎呀,那东西就是……是你说的皮里面的。”小护士顿了一下说。

    “哦,知道了。”

    小护士也不用他问了,直接自己往下说了。

    “第三针就是打在你下面上面的,把你的下面给撸出来,然后就打在上面。”

    陈楚这下懵了。

    本来想调戏一下人家,但一听说这最后一针是打在下面上。

    那得多疼啊。

    平时点滴打在胳膊上他都怕疼,要是打在自己的明根子上,那不坏了么!

    小护士一抬头,发现陈楚脸都黑了。

    不由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说你一个大小伙子怕什么啊?你还是男人么?这算是最小的一个手术了,你连闫三都不怕,你还怕这儿?”

    被这姑娘一取笑他,陈楚不好意思了。

    心想死就死吧,也不能让个女的笑话了。

    但是这女护士一说到闫三,他心里还是一紧。

    “你认识闫三?”

    “谁不认识他啊!他犯事儿进去的时候抢劫的就是我家邻居,当时我家就我和我妈在家,给我们吓坏了。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他呢!但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你敢和他作对,听说上一回你还打了他,他这次是报复你,你挺厉害啊!对了,上次因为啥你揍他?”

    这护士说到这里满眼都是神采。

    “他……他欺负我婶子,所以我就揍他了!”

    “怎么打的?”

    陈楚把揍人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没把刘翠的具体细节说了。

    他只想在女孩儿面前显摆一下。

    “哎呀,你真厉害!你叫陈楚对吧?”小护士问。

    “你咋知道我叫啥?”

    “你的住院单子我看了,我这儿还有你的登记。”

    “那……那你叫啥名?”陈楚趁机问。

    “我……我叫季小桃。”小护士脸上有点发红。

    “嘿嘿……那个,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找我,我帮你揍他。”陈楚红着脸冒出一句这话。

    说出来后,他还真后怕起来,如果这姑娘真有人欺负找他了,他能行么。

    他是一直挨揍的,体格也弱。

    和闫三上次是偷袭,这回真是面碰面了,一下就分出高低了。

    毕竟他还只有十六岁。

    季小桃脸色红晕起来。

    “谁……谁用你帮啊!真有人欺负我,我找我哥,我哥是县城的混子,谁也不敢欺负我。”

    陈楚一听这个立马就软了。打闫三那是一时鸡血攻心。要不是刘翠被强奸那种情形,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

    他看了眼季小桃。

    感情人家有个厉害的哥哥啊。

    那自己还充什么大花瓣蒜。

    他想问一问季小桃的哥哥是亲哥哥,还是表哥,还是认的干哥哥啥的。

    学校里就有些女生认的一些干哥,都是社会上的混子。

    要是受谁的欺负了,那女生就找干哥揍他。

    陈楚以前得罪一个女生,还被人找来干哥踢过一脚。

    当时吓的他腿都软了。

    现在腿也有点软,而且下面的下面也软了。刚才他还想偷偷的把手伸进裤裆,有被子做掩护,看着季小桃的挺翘的屁股撸一把,爽上一回。

    现在一想没胆子了,要是被季小桃告诉她哥,还不得把他打残啊!

    “我哥还跟闫三打过架呢!要不是我爹拦着,我哥能把闫三砍死……也就是因为这个,闫三报复,本来是想抢劫我们家的,没想到抢错了,大黑天把我们家的邻居给抢了……”

    季小桃说到这里。

    看见陈楚跟个木头橛子似的,一声不响,有点发傻。

    “哎,你咋不说话了?”季小桃凑近问。

    此时,她胸口的v字挺低。

    里面露出了不少的春光。

    如果陈楚头高高抬起一点,就能看到她两对雪白小兔子和外面的白色蕾丝边的乳罩。

    但是陈楚不敢看了。

    怕被人家哥哥揍。

    甚至季小桃一阵阵的香水儿夹杂着体香传过来,他也不敢去嗅,身体还有点发抖。

    现在,他忽然想和老家伙好好学功夫了。到时候厉害了,就不用怕季小桃的哥哥。不管是亲哥还是干哥,肯定把他打趴下。

    ……

    “喂,你不说话,那咱现在开始备皮吧!”季小桃拿过刮刀,下面还有个金属托盘。

    “哦,行。”陈楚木讷的答应了一声。

    “你倒是脱裤子啊?哎呀,我让你全脱了,你别把裤子褪下一小点,那我怎么给你备皮啊!告诉你啊,要是这么整,刮伤了我可不负责。”

    季小桃说话声音抬高了几个分贝。

    陈楚下面一点感觉也没了,软软的跟一条小虫子似的。

    裤子是脱了,两条大腿光溜溜的。

    被子也扒拉到了一边。

    季小桃看着他那软趴趴的东西笑了一下。

    “你自己用手提着,我现在就给你备皮!”

    季小桃又凑近了些,让陈楚靠床沿坐着,下面垫着托盘。

    她手里的刮刀就凑了过去。

    刮刀碰到陈楚阴下的皮肤,挺凉。

    “嘶嘶……”

    “咋了?”季小桃眨了眨大眼睛问。

    “没,没啥事。”陈楚一下乖巧了许多。

    “你自己拎住下面啊!别松手,还是那句话,刮刀碰到了我可不管。”

    季小桃说着已经刷的刮了一下。

    带着沙沙的摩擦的声音,但是手法却不是很熟练。

    “要不,要不我自己来吧。”陈楚说。

    “你自己来?那我干啥去啊?好不容易来一个做包皮手术的,我还练手呢!你老实点给我,一会儿完事儿了。”

    陈楚蒙圈了。

    感情这护士是拿自己练手的。

    明白了,就是实习的,就跟自己的生物老师似的,连女性的阴道两个字都不说,就讲种子的胚芽和培根啥的。

    碰到生理内容就让学生自己看。

    这季小桃也是属于这种类型的。

    不过,就不知道她是不是大学毕业,如果真是,长的还这么漂亮,能给自己刮阴毛,还真是自己的幸福。

    回去自己可有的吹了,老子敢在女生面前脱裤子,还不算耍流氓,那女的还给自己刮阴毛,这要是让班级那些小子知道。得羡慕死自己。

    陈楚这么一想,下面忽然硬了,而且硬的非常快,一下碰到了季小桃那如小葱般的嫩嫩的手上。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章 碰到手上)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十九章 备皮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捅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