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十二章 闷骚

作者:久石 字数:1652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更新时间:2013-11-03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整个屋子像是从大树后面照射进来的光线一样的斑斑驳驳。

    陈楚的呼吸更为的急促了,眼前躺着的这个美女的酮体让他几乎让他欲罢不能。

    这要比看刘翠撒尿刺激的多,此时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忽然,季小桃叮咛一声。

    “嗯……”

    陈楚吓得一哆嗦,下面本能的就软了,一下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有可能是犯罪了。

    这么一分神,本来硬邦邦的鬼头,一下变得稀松软了下来。

    吓得这家伙一跃跑到自己的床上。

    慢慢的把裤子提上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季小桃悠悠的转醒。

    穿上衣服后又唤了几声陈楚的名字。

    发现他已经睡得呼呼的了。

    嘀咕了一句:“睡得跟死猪似的!”然后穿上鞋和白大褂,整理了一下床铺,走了出去……

    直到最后听到关门的声音,陈楚这才眼睛睁开一条缝。

    见到空荡荡的屋子,才从床上坐起来。

    此时的窗帘已经被拉开。

    他眯缝着眼,走到季小桃刚刚睡过的床铺跟前,仔细逡巡了一番,发现了几根她的头发,忙捡起来,放在鼻前用力嗅了几下。

    然后踹进了兜里。

    本来下午给他切割包皮的,不过医生临时有事没来,而且手术室也没有消毒。

    所以手术便往后拖延了。

    陈楚有些高兴。

    因为季小桃和他讲的要打那三针麻醉剂还是把他吓坏了。

    下午的时候,季小桃又来了一次,只是简单的检查一番病床,随后又整理了下床铺。

    陈楚冲她笑了笑,反而没得到什么好脸。

    见到季小桃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陈楚有些不乐意了。

    心想还不如中午把她给弄了呢!现在掉过脸就不理自己了。中午的时候,季小桃裤子都脱了,而且裤衩都脱了,那是多好的机会啊!

    如果下次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了,宁愿被她哥哥打残,也要跟他好上一次。

    ……

    县医院只有三层楼,也没多少医生,病房也不多,这些医生护士也没有几个好看的,加起来就十来个人。有个破食堂。

    陈楚下午的时候眯缝着眼睛转了一圈,就把这里弄熟了,见那几个女大夫,女护士也没啥好看的,就季小桃还挺漂亮的。

    这次反正也不吃亏,已经被自己看光了。

    但他过了一会儿想一想也挺害怕的,万一被抓住说自己是流氓,那可没脸回去见人了。

    晚上刘翠过来给他送饭,父亲也来了。

    陈德江呵呵笑着说不用来看这混小子,医院也是有食堂的,反正都是闫三花钱,不吃白不吃。

    刘翠点点头,她也知道总来看陈楚不好,毕竟人家是个大小伙子,自己是个有夫之妇。村里人又开始说闲话了。

    因为是和父亲来的,陈楚表现的很老实,好几次想冲刘翠下手都没敢。

    最后看着她那圆圆的包裹在裤子里面的屁股,只能作罢了。

    第二天,大夫依然没来上班。

    按道理有手术是应该做的,中午的时候季小桃和他说。

    “陈楚,你知道为啥大夫没来么?”

    “我哪知道啊?”

    季小桃笑了。

    “你笑啥?”陈楚问。心想这要是农村姑娘身体被人家看了个遍都不想活了,这季小桃倒好,不愧是学医的,在自己房间就脱光了。

    就不知道她知道身体已经被看了,会咋样?

    “我不笑啥,你给医生红包了么?”季小桃声音放低。

    “我凭啥给他?”

    “哎呀,你小声点,最好还是让你爸给他送点礼,不给钱那就送两只大公鸡过去,肯定立马给你做手术……”

    “我家过年才吃一次大公鸡呢!干啥给他吃!”陈楚板着脸说。

    “你啊!不过也对,反正你在这里有吃有喝的,花的又不是你家的钱,反正是闫三倒霉了!”

    季小桃哼哼着去食堂了。

    陈楚看着她晃来晃去的小屁股,也跟着去了。

    早上食堂就那几样,包子,大米粥,鸡蛋咸菜。

    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闫三已经在这里存了钱。陈楚踢里秃噜的喝了三大碗粥,吃了八个肉包子,咸菜还吃了两碟。鸡蛋也吃了五六个。

    这还是他因为有很多人看他吃饭,所以不好意思放下的筷子。

    季小桃离他不远,看的都傻了。

    她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镜。

    小声嘀咕了句:“这是猪啊!”

    一上午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混过去了。

    县医院也不算忙,大病都去市里医院治去了。

    这里就是爱死不活的混着。

    一张报纸看半天的地方。

    到了中午,陈楚吃完饭早早的躺在床上装睡。

    而且这次打着呼噜都山响。

    路过的大夫进门瞧瞧,转身摇着头走了。

    直到听到季小桃脚步声的时候,他才放低了声音。

    因为那些医生都去午睡了,最后回来的便是季小桃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随后便是轻轻的关门和挡窗帘的声音。

    好像生怕惊动了陈楚似的。

    这次季小桃还带过来一只电风扇。

    调好了角度和风力,便朝着她自己的床上吹了过去。

    陈楚心里这个骂,这个死丫头,老子就不热么?装睡身上还捂着薄被呢!

    季小桃见门已经关严,门上的布帘子也放了下来,这才躺在了床上,有电风扇的风力,她感觉很惬意。

    鞋和袜子都脱了,想这么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她不知道,对面看似睡着了的陈楚,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时间倒流,哪怕看着那挺翘的屁股撸出去也好啊!这下人家不脱衣服了,这可怎么撸。

    不久,季小桃像是有些困了,迷迷糊糊中,感觉穿着衣服睡很不舒服。

    在家的时候她也经常裸睡,由于自己一个房间,哪怕是穿着内衣睡都不是很舒服。

    而且她是学医的,自然也知道裸睡对人身体的好处。

    但是县医院总共就那么几个休息的房间,都被一些医生占着,他们倒是一人一个房间的。

    她只是一个实习生,自然和医生比不了。

    她朝陈楚的方向唤道:“陈楚,陈楚?”

    听到的只是他的鼾声。

    想想算了,这货睡觉死的很,昨天他睡到下午两点,自己只裸睡一个小时就行,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半,这个阶段自己脱光衣服,没人看的见了。

    想到这里,季小桃也壮着胆子,像昨天一样,把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其实也没啥衣服,外面一个小衫,下面牛仔裤,虽然这牛仔裤是薄料子的,但也是热的很。

    穿在身上,裹得下面腿窝子潮乎乎的。

    脱掉裤子,她就光着脊背跳到电风扇跟前,冲着两腿间的小窝窝吹了起来。

    舒服的差点让她呻吟出声。

    下面汗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她又蹑手蹑脚的钻进了被窝。

    做这些事情,她的大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着陈楚的床。

    见他睡的很沉,一动不动,呼噜声还挺有节奏。

    不禁胆子更大了。

    直接上床把被子夹在两腿间,磨蹭了几下,感觉很舒服。

    便夹着被子睡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陈楚才一边装着匀称的鼾声,一边慢慢的翻过身。

    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季小桃的深深的呼吸声。

    知道她睡熟了。

    转过身来的一瞬间,陈楚整个人差点成了人棍。

    两条腿抻得笔直。

    两手也狠狠的抓住被子,两腿间的鬼头死死的往前顶着。

    因为季小桃今天又没穿衣服。

    电风扇呼呼的朝她那边吹着,把她两条小辫上面的发丝吹得像是毛衣上的茸毛飘着。

    而光洁的美背,这次连那乳罩都摘了下去。

    纤细的腰肢下面便是那圆圆的臀部。

    那两瓣臀瓣向上挺翘着,陈楚忽然鼻子热烘烘的,像是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

    下面的鬼头也从来没有过的硬。

    哪怕是伸进那小莲嘴里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硬度过。

    陈楚忙快速的褪掉裤子。

    下面裤子也好脱,蹬掉裤子然后就把裤衩也脱了。

    那邦邦硬的鬼头像是一只尖锐的长矛直接指向季小桃那光溜溜的大白腚。

    陈楚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喷出去。

    万一明天人家不脱裤子,或者换到别的病床睡觉,那自己不就是又没有机会了么?

    哪怕是撸,今天也不能放过了。

    陈楚光着脚丫子跳下床。

    身上有点黝黑,这样和人家季小桃一比,一下就明显了。

    人家的身体又白又嫩,就跟水豆腐做的似的,他整天在屯子里瞎跑,嗮的给黑鬼似的。

    但黑的挺结实的。

    陈楚走到季小桃跟前,看见桌子上放着她的衣服和内衣。

    还有那只黑色的眼镜框。

    他把眼镜框先拿在手里,然后戴上。发现还真是一个眼镜的空框框,这季小桃也不是近视眼,咋愿意戴着这玩意儿。

    但只要她一戴上,自己下面就硬了。

    季小桃整个人的气质就不同了,也更性感了。

    他把眼镜框摘了下来,又放在自己的下面头上来回蹭。

    那下面本来就挺硬了,被光滑的眼镜框没蹭两下就有了感觉。

    陈楚吓了一跳。

    “乖乖,你可别这样就射了,要射也要射到季小桃的屁股上才行!”

    他忍着,又抓过来一只粉红色的胸罩,昨天穿的是白色的,今天就换成粉的了,这丫头真爱干净。

    陈楚直接放在鼻子上开始拱起来,像是猪拱地一样,也像吸食毒的人那样的狠狠的闻,狠狠的又搓又舔。用力在脸上蹭着。

    随后放在胯下开始磨蹭了起来。

    乳罩的布料滑滑的,感觉特别的舒爽,差一点就射了。

    陈楚忍着,又抓起了一只小巧的裤衩,黑色的,带着蕾丝花边的,下面的鬼头怒了,一股异常刺激的感觉袭上他的头顶。

    不好!这是要射的前兆,陈楚咬牙忍着。

    直接拽着下面,放在季小桃的屁股上。

    那屁股上的皮肤好软。弹性十足。

    陈楚受不了的,下面如长矛一样的坚挺的碰了碰那弹性的皮肤。

    季小桃嗯哼的呻吟了一声。

    (求收藏,求推荐票票……推荐紫薇的《超级家丁》很耐看的一本书)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二章 闷骚)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捅了过去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季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