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十九章 太白了

作者:久石 字数:1797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更新时间:2013-11-07

    朱娜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

    而陈楚一个半大小子站在她身边,她怎么好意思脱裤子?

    不过不脱又疼的受不了。

    王露医生催促道:“你快点脱,不然遭罪的是你自己,别说阑尾炎死不了人?”

    这话说的虽然牵强,但效果却不错。

    朱娜当时害怕了,嘴角抽搐两下一闭眼,便解开了短裤的扣子。

    里面肥嫩的屁股一下就弹跳出来。

    像是一只大篮球似的。

    陈楚的眼睛也差点跳出来。

    朱娜的屁股要比刘翠的白多了,也圆多了,更是挺翘、弹性多了。

    刘翠毕竟三十一了,结婚生孩子的女人。

    自然和还没开苞的小丫头没发比。

    虽然她性感,还是性感的冒油的那种,但是自身的皮肤条件却没朱娜的好了。

    朱娜的全身都透出一股水汪汪的味道。那是清纯又青春的气息。

    如果说刘翠是中午的太阳,又火辣又性感,那朱娜就是早上刚出生的太阳,红润又养眼。

    陈楚有点受不了了,他侧着身防止下面支起来的帐篷被人瞧见。

    朱娜已经把短裤褪到了脚踝处,大屁股和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暴露在他眼前,她那大腿又白又直,比电视选美比赛上的模特还好看。

    还穿着的小黑内裤非常的精巧,不过天热,加上疼痛而渗进去的汗水,小内裤现在已经是汗涔涔的湿的很。

    “裤衩也脱了!”王露医生说。

    “大夫……”朱娜为难了。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陈楚。

    这家伙现在眯缝着眼睛。

    看到朱娜那副委屈的模样,他心里甭提多开心了。

    这小妞儿不是烦自己么?不是讨厌自己身上的汗味么!不是认为自己不配么?

    哼,现在老子就是癞蛤蟆要吃你的天鹅肉了。

    “你看他干啥?”王露说:“他前几天割的双眼皮,眼睛都肿了,根本看不清你,再说了,就是看见了能怎么着?谁还没长个屁股?”

    朱娜愣了一下。

    王露继续说:“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封建,现在是治病要紧,亏你还是学生,生物课怎么上的?再说了,就看几眼屁股又能怎么样?能缺块肉么?快点脱!一会儿耽误的治疗我可不服责任!”

    王露大夫说着,又喊季小桃给她拿三支麻醉剂。

    门外传来季小桃的答应声。

    王露算是个老大夫了,再说医院把男女光着身子看的都很淡。

    比如说来个生小孩儿的,男大夫也有接生的。

    孕妇在手术台上都是脱的光光的,一丝不挂,而且孩子还从下面出来,男大夫还要负责宫疗呢。

    就是把手伸进孕妇的生殖器里面开骨缝之类的。

    就是把里面给撑大。

    这都是很正常的……

    所以王露很看不惯朱娜这样矫情。

    朱娜在乡里的中学校很洋气,在村里穿着性格也都洋气。

    但毕竟也生长的农村。

    对县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被人这么一说,又看陈楚果然眯缝着眼,心里的抵触就小多了。

    再说小肚子太疼了。她实在受不了了。

    强忍着,把屁股抬高,两手抓住内裤的两角往下褪。

    陈楚只看到她光溜溜的两瓣大屁股,还有那深深腚沟子。

    看的全身僵直的跟木棍子似的,好想伸手去抓两把。

    那短发飞扬,整天傲气不得了的朱娜终于光着屁股出现在他面前。

    而下一秒他更硬了。

    只听王露大夫说:“把腿劈开,再劈大点,我要备皮了。”

    “王……王大夫,能不能,不刮……”朱娜中性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中甚至已经带着哭腔了。

    “不刮?万一感染了呢?再说了,你现在发育的快,备完了,半个月就能再长出来了,你担心这个干什么?快点劈开……”

    王露说着手一扒拉她的大腿,便蹲了下去,一手握着托盘,另手拿着刮刀。

    又让朱娜两手扒开下面。

    那样备皮的就更容易一些。

    朱娜没办法,既委屈又无助。

    后悔为啥不多忍一会儿去市里面的医院,不能像县医院条件这么落后了……

    备皮的工作也有男的来做,医院没有这种男女限制,不然怎么给人看病?光身子不光身子都没啥。

    朱娜抵触也大多因为多了这个陈楚。

    如果没有他在现场,就算现在给朱娜备皮的是个男医生她也能接受。

    她认为陈楚内向,家里穷,学成成绩差,他不配。被这种人看光身子是羞辱。

    陈楚装着不去看,但实际上他眼睛一会儿都没离开过。

    朱娜那短发飞扬的臻首,还有痛苦无助又委屈的呻吟哭泣,他听的是那样的好受。

    就像自己压在她身上,在给她开苞一样。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女人的第一次很痛的,下面会出血。一个鸭蛋形状的一滩处女血。

    女人那时候会挣扎,会哭泣,还会呻吟,男人在上面却感觉到紧,感觉到还一阵阵的湿润和发热,下面被箍得很享受。

    总之那种感觉比当神仙还好,重要的就是那种占有的驰骋的欲望。

    现在听着朱娜痛苦的呻吟,她还连说了几声不要。

    陈楚几次都想把手伸进裤裆里。

    只要碰几下,估计就能喷出去了。

    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朱娜分开的,白花花的两条大腿。

    她的两只柔嫩的柔荑正扒开着下面。

    只听到王露哗哗哗的用剃刀给朱娜备皮的声音这个难受,心都要跳出去了。

    真想和王露大夫说说,让自己去给朱娜备皮。

    就算给大夫红包都行。

    由于陈楚是在她身后所以看不清全貌。

    他想站到王露身后去看,但没敢那么做。怕被赶出去,换季小桃进来。

    他现在也不明白为啥让他来当帮手,季小桃不也闲着么?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多看一会儿是一会儿。

    他只看到朱娜分开的大腿,还有扬起的白皙的脚丫,那染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甲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中。

    他微微的翘起脚,看到朱娜的柔荑分开的地方露出一个凸的小包。

    像是小岗楼似的。

    那上面生物书上好像介绍过叫做‘音前庭’。

    那上面凸起的地方有一撮黑色的树林。

    很快被王露几下刮掉了。

    朱娜的下面的不少,至少比他的多多了。

    季小桃给他备皮的时候,手法不是很熟练,但这会儿也应该备皮完成了。

    “陈楚!你去把这东西倒掉!然后回来!”

    王露命令了一句。

    “哎~!”陈楚答应了一声。

    这活他太愿意做了,这可是朱娜的,他做梦都想这么干。

    走过去的时候,他还装的挺正经,端起那个托盘,头也没回的走出去。

    因为他知道,王露和朱娜都在看着他,就是装也要装一会儿正经人。

    端着托盘出了门,季小桃已经拿着三只玻璃瓶和药针过来了。

    陈楚见到医院走廊长凳上坐着朱娜的母亲,此时低头很难受的样子。

    他没有去理她,直接问季小桃。

    “那瓶子里装的是啥?”

    “呵呵……”季小桃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麻醉剂啊!一会儿要给朱娜打的。放心啊,过几天你做手术的时候也要给你打。”

    陈楚一哆嗦,想起季小桃说的那三针,一针要打在自己的睾丸上,一针打在下面的头头上,还有一针是卵皮上。

    还没打光这么一听就像是在动用酷刑似的。

    “那这三针给朱娜打在哪?”

    “你……你问这个干啥?不害臊么?”季小桃瞪了他一眼。

    “啊,随便问问。”陈楚脸红了。

    “哎,你端的是什么?”季小桃又问。

    “垃圾!我先走了。”

    陈楚一溜烟下楼了。

    季小桃纳闷,垃圾倒在厕所里就行,你往楼下跑什么。

    一楼的厕所简陋,一般都愿意去二楼蹲厕所。

    陈楚跑到那里,看了看朱娜被刮下来的**,一阵的心跳加速。

    他曾经见到过刘翠的一根都收藏起来了。

    这下看到朱娜的这么多,想都留下了,又做贼心虚。

    所以留下一半,找个塑料袋包好藏在了衣服里面。

    剩下的都扔掉了。

    这才端着托盘跑了上来。

    心想等到没人的时候再好好看一眼。

    等他上来的时候,王露已经用酒精给朱娜下面消毒完毕,又用手指碰了碰问她有感觉没有。

    朱娜点了点头,说有,但是不明显了。

    陈楚进门后,又走到了角落里,不过眼睛倒是撇了撇,不过朱娜这丫头的小手在两腿间还挡着,也没看清她的腿窝子。

    只感觉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那中间一圈粉红粉红的。

    不禁又想起了老张头教育他的四大红。

    杀猪的盆。

    庙上的门。

    大姑娘的裤裆。

    火烧的云。

    心想这大姑娘的裤裆能和火烧云媲美,那美的肯定不行了,当然是红色,不过刚才看到的却是粉红粉红的。

    “陈楚!你过来!”

    正在他琢磨这事儿的时候,王露大夫又叫他了。

    “唔,我来了。”

    陈楚现在跟三孙子似的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他现在特别感谢王露王大夫,恨不得给她跪下磕俩响头。

    “你帮我按住朱娜的两只胳膊,我要给她打麻醉针了。”

    “我……”陈楚犹豫了一下。

    “你是不是男人啊!快点!大小伙子怎么比老娘们还墨迹!”

    “好!”

    陈楚过去一用力,抓住朱娜的两只白皙的皓腕,往下按住。

    “陈楚,你松开!”

    朱娜挣扎一下。

    细长的眼睛眨了几下,长长的睫毛上又挂满了泪珠。

    口中喷出来的热气,还有零星的口水都喷在陈楚脸上嘴上。

    陈楚感到很甜,也有种罪恶的快感。

    “你喊什么?陈楚,给我按住了!季小桃,你也给我过来按住!”

    季小桃还是没有陈楚力量大,虽然比他大了两岁,两只手都按不住吃痛的朱娜。

    最后还是陈楚两手分开死死按住。

    两针麻醉剂分别打在朱娜的脊椎和腹部。

    朱娜翻过身打针的时候,陈楚看到那圆滚滚的屁股。

    真白啊!

    下半身像玉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瑕疵,而朱娜的上半身此时已经被汗水湿透,腮边的短发也湿润了贴在脸上,已经满脸泪水了。

    “哭什么?还没做手术呢!陈楚,没你的事儿了,你出去吧,季小桃留下。”

    陈楚答应了一声。

    知道打完麻醉针后,就算给她开膛破肚也不痛了。

    此时,他满脑子还是朱娜屁股的影子。

    朱娜的屁股太白了。

    (如果看的不过瘾,咱就拿下一个,不知道兄弟们喜欢先拿下哪个女的。求收藏,求推荐。推荐《超级家丁》)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九章 太白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脱光光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章 火烧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