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是炕头的媳妇儿

作者:久石 字数:1986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楚,你爸都起来了!你快点起来!”徐红走进屋里。

    伸着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陈楚也迷迷糊糊的醒了。

    这时光着大腚,就要去抓徐红。

    不过缩了缩手,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忙起身穿好了裤子,又找了一件衣服。

    见徐红把他那件衬衣叠了起来。

    陈楚看到那中间红红的。

    知道那是徐红的处女血了。

    男人都有一个处女情结。

    女人也是有的。

    如果自己老婆是处女,那这个男人会感到非常的幸福,老婆的第一次给了他了。

    如果是女人,她们把第一次给了第一个的男人,她一辈子都会记住这个男人的。

    哪怕是她以后和别人结婚了,生了孩子,也是少不了这种情结的。

    几乎是一辈子忘不掉的。

    当然……也有例外……

    徐红脸色酡红,叠着衣服,看到陈楚瞅着她。

    更是羞红满脸了。

    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你看啥?你爸喊你呢!”

    陈楚哦了一声。

    出门正碰到陈德江往外走。

    “爸,你干啥去,不是吃面条么?”

    陈德江干笑了一下。

    “人家……人家闺女来了,能吃面条么?我去买条鲤鱼去……”

    陈德江倒背着双手出门了。

    而一出大门就喜上眉梢。

    不禁心里嘿嘿笑了。

    心想,这驴玩意不错,一分钱没花老子的就领会家个漂亮媳妇!一看就知道是我儿子!

    现在娶媳妇多难啊!彩礼一天天的翻翻的涨价。

    以前五六千就能娶媳妇了,现在三四万都不够……

    他不禁有点得意。

    去那小莲的小卖店挑条大鱼买。

    那小莲见到陈德江进来买东西,脸上就红了。

    自己和他儿子干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这要是以后和王大胜离婚了,那自己和陈楚结婚,这便是自己未来的老公公了。

    不禁红着脸说:“叔,今天咋想起吃鱼了?”

    陈德江也是走顺脚了才来她家的。

    一看到那小莲,一下想起她和自己儿子搞破鞋的事儿了。

    心想自己真是胡途了,咋来她家买东西呢!

    不过已经来了,就不能出去了。

    再说以后的事儿还不知道咋弄呢!

    自己那驴玩意干了那小莲,这小丫头别看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她二姐那小青那可是一个小辣椒啊!在村里的时候谁敢得罪啊!把徐国忠都给挠个满脸花。

    说徐国忠摸她的脚了。

    再说摸摸脚能咋的?

    徐国忠也倒霉,偏偏惹呼那小辣椒。

    那让那小青挠的满村跑了好几圈,鞋都跑丢了……

    这那小莲的三姐那小樱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她大姐那小红也歪的很,外号叫做那老歪。

    而那小莲表面上看着弱弱的,可也不是老实的且,听说把王大胜那小子治的卑服的,昨天他收破烂的时候听马小河他二婶说那小莲已经让王大胜不上炕了。

    两人分屋睡。

    陈德江心里就一忽悠。

    这里面肯定有自己驴儿子的事儿。

    正想回家教训教训他。

    见这驴玩意不在。

    第二天竟然发现这驴儿子屋里多出个大姑娘出来,也不知道是哪个村的。

    这要是让那小莲知道那不得闹翻天啊?

    以后这小子到底跟现在家里的闺女还是跟那小莲他也不好说。

    反正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两头都不能得罪了。

    “啊?改善改善伙食,那个……要最大的那个鱼……”

    那小莲应了一声。

    一上秤二斤六两。

    “叔,二斤!”

    陈德江整天收废品,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多少分量。

    “丫头,别介……”

    “叔,是二斤!”

    那小莲冲他眨眨眼,那意思是别声张。

    陈德江见里屋坐着王小眼和他儿子王大胜。

    早上刚起来,他家也正在吃饭。

    陈德江呵呵一笑。

    占王小眼那抠门邪乎的家伙的便宜,他倒是乐意的很了。

    那小莲收了钱,然后递给了王小眼。

    王小眼一边往兜里塞一边冲陈德江呵呵笑道:“大兄弟,不来喝一盅啊?”

    “不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陈德江笑着拎着鱼走了出来。

    心想王小眼这人也是活该啊!

    你给儿子儿媳妇开的小卖店,咋赚钱你还把着呢!

    你这么干,儿媳妇能不跟人跑么?

    各扫房檐雪。

    陈德江也懒得说这些。

    拎着鱼回家了。

    一见锅已经烧热了。

    而且碗筷都洗刷的非常整齐。

    不禁点头。这丫头还真是勤快,以后陈楚要能娶她也真是福气了。

    “丫头,你叫啥啊?是哪个村的?”

    “叔,我叫徐红,是刘家窝铺的。”徐红说着伸手接过鱼。

    “叔,我弄鱼吧!”

    “好!刘家窝铺啊,离镇中学不算太远啊,我收破烂也总去那里。”

    徐红熟练的收拾鱼。

    不过鱼泡农村人都是不吃的。

    陈德江偷偷的留了起来。

    然后喊陈楚进屋。

    徐红在外面忙活着。

    陈楚站在地上,陈德江坐在炕头。

    徐红知道人家爷俩有话要说,也装着出去抱柴禾。

    陈德江这才说:“你个驴玩意!这么大的事儿咋也不和我说?给你!”

    “啥啊?”陈楚愣了愣。

    “鱼泡啊?我告诉你啊!你把他洗干净了,然后套在下面,这玩意薄,但也结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总用这玩意,没事的时候就去河边钓鱼,现在鱼少了,你看,这俩鱼泡,你够用两回的,小心点,轻点干,别干漏了,万一给人家怀上孩子了,不好弄了,你今年才十六,真有孩子了上户口都难……”

    陈楚眨了眨眼睛。

    这才明白,原来这鱼泡老爹是让他当避孕套使的。

    他昨天全射进徐红身体里了。

    还真没在乎怀孕啥的。

    陈德江叹了口气。

    “行了,既然你和人家都好上了,那就好好处,等你混完了初中,你就去你大姐夫那学大理石的手艺,顺便把……对,把徐红带上,这丫头不错,你看多能干活啊,长的还俊……”

    ……

    陈楚点了点头。

    他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以后到底干啥好。

    学习也不好,虽然这两天感觉记忆力增强。

    但他也没有一个方向。

    他现在还不明白,学习到底有啥用。

    但也不甘心像父亲说的那样去沈城早他大姐夫学大理石这个手艺。

    虽然很赚钱。

    但毕竟也是手艺人,靠力气吃饭。

    还是摆脱不了泥腿子。

    他不禁想了想。

    一会儿还是去问问张老头儿。

    ……

    徐红抱着柴禾。

    看到对面一个窈窕的身影。

    此时,那身影也停下身,把柴禾放下打量着她。

    徐红看到那一弯秋水目光,虽然穿着朴素,但是却浑身发出一股女人特殊的魅力。

    她也说不好,就是感觉面前这女人好漂亮。

    “你……你是陈楚家的亲戚?”刘翠红着脸问了一句。

    “我……我是他对象……”

    “哦。”刘翠应了一声。

    没说话,附身抱起一捆苞米杆儿就往屋里走去。

    徐红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种直觉,感觉她和陈楚有事儿。

    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觉。

    她没说什么,也抱着柴禾进屋了。

    徐红进来,屋里爷俩也不说什么了。

    不久,锅里传来了鱼的香味儿。

    徐红麻利的把鱼弄好,盛出来说:“叔,吃饭了。”

    她没有喊陈楚,只是白了他一眼。

    陈楚也嘿嘿笑。

    而电饭锅里的大米饭也已经闷好了。

    父子俩平时也做饭,不过也是糊弄的做了。

    徐红做的鱼让陈德江赞不绝口。

    这时,院外传来了咯咯咯喂鸡的声音。

    有两只小鸡跑到陈楚家院子里了。

    刘翠过来往回轰着,随即轻轻的瞥了瞥。

    见陈楚看着她,她便红着脸回去了。

    陈楚心有些不踏实。

    而此时碗里一动。

    “吃饭!”徐红已经夹了一块鱼肉放进他碗里,而且筷子使劲儿压了碗一下。

    陈楚哦了一声。

    陈德江笑了。

    “好,好啊,丫头,你以后就好好管一管这驴玩意,以后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他要是不听你的,你就揍他!这驴玩意就欠收拾!”

    陈德江说着高兴的喝了一大口酒。

    徐红小口吃着饭,高兴的笑了。

    本来陈楚想早点走的。

    趁早先把徐红送回家。

    免得在路上被一起上学的同学看见。

    不过,做了鱼,耽搁了时间,自然想避开也不可能的了。

    陈德江又问了徐红家里还都有什么人,念书没念书。

    徐红也照实说了,父亲离婚后找了个媳妇,又生了个弟弟,现在已经不念书了。

    吃完了饭,两人出了门。

    陈楚骑着自行车,徐红坐在后座上。

    他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刘翠家,感觉刘翠就在玻璃后面看着他。

    可是早晨阳光慢慢的足了,玻璃反光,他也看不清楚啥了。

    而刘翠还真是在窗玻璃旁边偷眼瞅着。

    看见陈楚驮着一个姑娘走了,本来人家的事儿,她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了。

    想到自己和他发生的种种。

    而且还一起钻过苞米地,虽然没干,但自己的屁股还是被他戳了。

    而且,陈楚为了她还被闫三打进了医院里……

    她知道两人相差年岁太多,不现实。

    但是,此时此刻,心里却忐忑不安,总是感觉坐在他自行车后面的应该是自己,而不应该是别的女人……

    陈楚骑着自行车刚到村口,就迎面碰到了朱娜一伙人。

    四五个女生,不过马小河这家伙也在旁边骑着车。

    这傻小子虽然有点发愣,但并不讨人厌。

    朱娜见到陈楚后面驮着一个女孩儿。

    另外几个同学都咯咯咯笑着问:“陈楚,你媳妇啊?”

    “我……”陈楚想说我妹妹。

    而徐红先抢着说:“我就是他媳妇,咋的?”

    那几个女生一下都没声了。

    倒是马小河看了她几眼,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朱娜却冷哼一声:“哼,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搞对象,陈楚,你简直……简直没啥出息……”

    要是放着别人,陈楚早就反驳了。

    但是看着朱娜,他就反驳不起来。

    谁让自己喜欢她呢。

    一看朱娜他下面就硬。

    “咋的?处对象咋了?有本事你也处啊?”

    徐红可不惯着她毛病,见她说陈楚,马上顶了回去。

    朱娜哼了一声道:“你谁啊?我又没跟你说话,我跟我同学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哎呀,还你同学?还叫的挺亲呢!小骚货,陈楚是你同学不假?不过他还是我男人呢?”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一十三章 是炕头的媳妇儿)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那半夜的光溜儿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广播中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