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干就痒痒

作者:久石 字数:2204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霞早上来的时候,头发是像瀑布那样披散着的。

    不过在办公室她闲着没事把头发梳拢成马尾辫,这样陪衬着黑色修身的小衫。

    下面牛仔裤。

    显得更青春靓丽了。

    此时,她撅着屁股,牛仔裤和内裤被褪到白皙娇嫩的脚踝。

    大腚眼子圆滚滚的,被插着一只黑漆漆的大棍子干着。

    陈楚两手抓着她跳动的马尾。

    猛干了几下。

    下面激动的差点喷出去。

    “啊……”王霞回过头,脸红扑扑的。

    “陈楚,快摸,摸我的胸……”

    陈楚激动的扑哧一声插到根底。

    两手从她白嫩的腰间伸进去,抓住那对大白兔,然后开始运动。

    王霞啊啊的叫着,马尾辫更是像跳动的火苗。

    “陈楚,慢点,慢点动,好的,好的,加快点……可以加快点了……”

    随着窗外广播里传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体操节拍。

    陈楚也跟着节奏啪啪啪的抽送。

    王霞听着发出的呱唧呱唧的声音,兴奋的下面的水越来越多了。

    王霞被干了四五十下,整个人已经软趴趴的了。

    “陈楚,快点射吧,已经第八节了。”

    陈楚虽然有点不甘心。

    但这体操总共就十二节。

    没办法多干,时间有限。

    他两手便抓着王霞的腰,看着她兴奋的甩动着马尾辫。

    他下面就开始啪啪啪的冲刺起来。

    王霞的屁股瓣被拍击得乱跳,桌上的茶杯倒了,桌子咚咚咚的撞击着墙壁。

    陈楚听到隔壁又传来了咳嗽声。

    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下面更是加快动作,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黑漆漆的家伙,在王霞粉红的洞洞里面来回的扑哧扑哧的快速的干着。

    而王霞下面的水也顺着他的下面往下流。

    陈楚啊啊的激动的叫唤两声。

    下面突突的喷进了王霞身体里。

    王霞也不动了。

    享受着这粗鲁又美妙的蹂躏。

    “啊……陈楚。老师爱你……亲亲我……”

    陈楚也呼哧呼哧的,低头亲了亲她扬起的小嘴儿。

    下面抽了出去。

    接着一股白色的液体从王霞下面合起来的肉缝中流出。

    王霞感觉大腿凉凉的,忙找出纸巾擦了起来。

    这时,外面间操结束了。

    陈楚舒服的下面的家伙在王霞屁股蛋子上甩了甩,甩干净了,塞进裤裆,然后提上裤子,系好裤带。

    王霞身子软软的。

    她想好好回味回味刚才的滋味。

    下面被干的太得劲儿了。

    不过她听到间操声音结束。

    学生往回走的脚步声从窗前传来。

    她又羞又怕。

    要是让学生发现她光着屁股被干,那可没脸活着了。

    忙抽出纸巾快速擦着还有些肌肉紧缩的火烧云。

    又把屁股蛋子上陈楚甩的液体擦干净。

    “陈楚,你怎么甩的哪都是啊?快,帮我检查检查……”

    王霞冲他递过纸巾。

    陈楚接过来,帮她擦着屁股。

    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大白腚。

    “宝贝,你这屁股比以前翘多了,都是我干的吧!”

    “滚!陈楚,你再这么流氓,我以后就不跟你好了!”王霞像是生气的模样。

    打开他的手。

    然后两手提上牛仔裤。

    把身上的小衫也拽回腰间。

    陈楚心想拉倒吧!女人就是矛盾的动物,老子要不和你这么流氓,你才不和我好呢!

    “陈楚,把门锁打开,别开门。”

    陈楚点了点头。

    王霞把地上的纸捡起来放进纸篓里。

    又把马尾辫打开,恢复瀑布般的发型。

    陈楚打开门锁,又回来摸着她嫩嫩的滚烫的脸蛋,就要亲个小嘴儿。

    王霞也要递过去让他亲。

    这时,有人敲门。

    “王老师,老师在里面吗?”

    王霞忙推了一把陈楚。

    “进来吧!”

    门开了。

    朱娜进来反手把门关好,见陈楚在王霞旁边站着,不禁一愣。

    想起刚才在间操的时候也没看见陈楚。

    王霞忙脸上红扑扑的冲陈楚说:“这个单词你明白了吧?读长音是轮船的意思,读短音是绵羊的意思,而且英国和美国的语音也是有差别的,即便是美国人,在纽约和加州的语音也是有不同的,就像我们的普通话和北京话……”

    “嗯,老师,我明白了。”陈楚也装模作样的点头。

    “嗯……陈楚,你很努力,最近表现不错,但也不要骄傲自满,英语一百五十分呢,九十八分才刚刚及格而已,而且你不仅仅要把英语学好,其他科你也要多抓紧努力,毕竟中考又不是只考英语一科,你懂么?”

    “嗯,多谢老师,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负老师对我的……对我的……咳咳……对我的好……”

    王霞装模作样的喝着水,差点一口水喷出去。

    忙说:“对你的期望和对你好好学习的期盼,好了,你出去吧!”

    王霞偷偷的瞪了他一眼。

    胸口都吓得呼哧呼哧的。

    陈楚给她一个暧昧的眼神。

    反正朱娜站在她身后也看不见。

    这才转身往外走。

    路过朱娜身边闻到她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迷人的香水味和奶香味,心旌一阵摇曳,不禁暗想,啥时候能把她给干了,这辈子知足了。

    陈楚刚走出去。

    朱娜就拎着卷子问王霞问题。

    她卷子上错的太多,王霞心不在焉,下面还热乎乎的呢。

    但也给朱娜解释。

    朱娜这时小声说:“老师,我感觉……感觉陈楚好像是抄的……他,他不像能考出这样成绩的人。”

    王霞笑了笑。

    “朱娜,人总是会变的,尤其是你们这个年龄段,变化更是巨大的,可能过几年,老师都不认识你们了,也都骄傲你们取得的成就,所以年轻才是最好的资本……”

    “老师,我的理想就是能向您一样当老师,您知道吗?我最大的的理想,最崇拜的人就是你了……”

    王霞淡淡笑了笑。

    忽然觉得,她说陈楚不好,自己不爱听,所以只简单的解答她几个问题,便把她打发走了。

    而朱娜还奇怪,老师为啥不像以前那样给她每一道错题都讲一遍了。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背地里说人家小男人的坏话,人家能高兴起来么。

    临出门的时候,朱娜又看到那纸篓里有许多黏糊糊的纸团。

    心想,王霞老师最近怎么总是感冒啊……

    ……

    陈楚出门沿着教室办公室房前走。

    迎面差点撞上开门倒水的一个女老师。

    那老师二十二三岁左右。

    偏瘦,戴着一副透明眼镜。

    长相一般,身材挺好。

    细胳膊,细腿,细腰,肥臀。

    而且难得的是没化妆,扎着马尾辫,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清新的气息。

    她在王霞隔壁。

    陈楚知道了,这便是新来的那个化学老师了。

    “老师好。”陈楚笑着打了个招呼。

    “好,你,你也好。”

    那化学老师说着,脸上有点慌乱。

    显然是刚从校门出来的样子。

    没有经历社会和人生的打磨。

    而且她是学化学,属于理科生,一般越是学习好的理科生越是有点发木。

    因为这个学业给她带来的都是公式和定理,还有加在一起的化学反应,她们的思维方式也受到了影响。

    虽然在专业上出类拔萃,但是在与人交流上显得有些大条。

    比如学文的,尤其是诗人,大多是多愁善感的,自杀率也比较高……

    “老师是新来的化学老师么?”陈楚见弱就打蛇上棍。

    其实两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陈楚在王霞办公室糙了她两次。

    而两次隔壁都传来咳嗽声。

    第一次糙完了王霞,往出走的时候,在窗帘后偷看自己的,就是这个老师了。

    今天自己刚出门,她又故意开门想看清楚自己。

    “哦,是,你是初三的学生?”

    她说话间目光躲闪不定,像是缺乏自信,也像是在逃避男人的目光。脸上还有些红晕起来。

    陈楚笑了。

    笑的有点邪。

    她就喜欢这样害羞的女生。

    “老师,你多大?有二十没?”

    “啊?老师还有事,有时间再和你聊。”她说着转身进屋了。

    陈楚盯着她屁股看了几眼。

    她穿着的确良的粉花长裙,下面是白色低跟凉鞋。

    露出白白的脚踝和脚后跟。

    陈楚忽然有种冲动,想舔一舔她那白白的脚后跟。

    心里也惦记琢磨起来。

    感觉这老师挺好玩,要是能糙一把那就过瘾了。

    看她这样像是很怕男人啊,会不会是处女?自己还没玩过是处女的老师呢,要是能玩一个这样的,那这辈子不白活啊……

    陈楚边想边往教室走。

    课下课时间很长。

    还没到门口,就有人大声说。

    “陈楚,你跟我来!”

    陈楚抬头,见是金奎。

    “啥事?还不服?”

    “不服!”

    “行,走吧!不干你就痒痒!”

    陈楚呵呵一笑。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学校后院的树林,这也没人来。

    ……

    几分钟后。

    陈楚捏着拳头。

    冲趴在地上的金奎问。

    “服不服!”

    “不服!”金奎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但嘴上还不让。

    陈楚现在越来越感觉张老头儿这古拳挺的牛逼。

    只要按照里面的招式来,进可攻,退可守。

    古拳里面讲究一个间距,便是肘能打到对方的时候再出拳,拳能打到对方的时候再出脚。

    而且拳打出去的瞬间脑中便命令脚踢出去。

    这样攻击没有间隙。

    而防守并不是一味的退缩,古拳讲究退亦是进,对方拳脚打来,必然有空档可是趁虚而入。

    退也是绕着圈的退。

    “金奎,你服不服?”

    “不服!老子就是不服!”

    “那起来咱再打!”

    金奎爬起来,不过很快又被打趴下了。

    这时,陈楚身后传来啊的一声。

    两人回头,见是朱娜。

    “你们,你们打架,我告老师去!”

    “朱娜,能不能别嘴欠!”金奎喊了她一句。

    擦了擦嘴角的血。

    “陈楚,你给我记着,晚上放学别走,咱接着干!”

    “行啊,我等着你!”

    金奎晃着大块头呼哧呼哧的往回走。

    陈楚也要往回走。

    “陈楚,你等会,我有事儿和你说。”朱娜咬了咬嘴唇说了一句。

    “啥事?”陈楚头也没回,两手背在脑后问。

    “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讲讲英语题,我有的地方弄不明白。”

    陈楚吓了一跳。

    回头见朱娜脸红扑扑的,紧咬着嘴唇。

    看样子不是假的。

    “行!”

    “但是,但是我有条件。”朱娜又说:“你,你不能让别的同学知道你给我讲题,咱,咱去那边树林讲,那里没人看见。”

    陈楚明白了,这丫头是怕丢人。

    死要面子那种人,自己给她讲题,让人知道也没人信。

    这丫头挺聪明啊!

    陈楚眼睛转了转。

    然后说:“咱不如去校外讲了,那更没人知道。”

    他说着跳过了墙头。

    学校的大墙并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

    朱娜也爬上去,跳了下去。

    “陈楚,去哪?”

    她一脸迷茫的问。

    陈楚看着她那娇媚的脸蛋,心想豁出去了。

    “去那边吧,有个壕沟,我在那给你讲,没人看见。”

    “啊?”朱娜露出为难之色,却更是美不胜收。

    “你啊啥啊?不愿意咱去教室我给你讲。”陈楚说着就要往回走。

    朱娜咬了咬嘴唇。

    “好,好吧。就去那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壕沟走。

    陈楚心里很激动,不时回头看朱娜窈窕的身子。

    下面激动的硬的不行了。

    心里琢磨着,一会儿进壕沟不能心软,一定要糙了她,糙了她,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干就痒痒)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广播中的呻吟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臆想中的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