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二十章 那树荫下的一潭

作者:久石 字数:2099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最强狂兵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翠姐的被攻陷,以后的章节陆续上演城市篇,将会有*,淑女,烈女,白领女,警花女,千金女,各种女,各种诱惑,展开淋漓尽致,物欲横流的城市篇,当然乡村篇也会有的,读者很多喜欢乡村的,城市篇会一点点的加入。欢迎大家继续支持。)

    陈楚激动的不得了。

    他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总感觉自己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自己没钱、没权,没势力的,根本上不了漂亮女人的。

    但现在他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只有自己努力不努力……

    ……

    他狠狠的抓住刘翠胸前的两只大兔子,嘴里含着一个大兔子上的相思豆,并且大力的吸着,舔着。

    另外那只兔子被他揉搓的变换着形状。

    “刘翠,你到了么?我还没到呢。我要狠狠的干你。”

    陈楚说着干的更快速了。

    那大家伙在里面横冲直撞的。

    刘翠被干的直翻眼睛。

    “陈楚,不行了,不行了,你要糙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求你了,你射吧……”

    “骚货,我才不射呢,我要继续干,我要糙死你……”

    刘翠不知怎么的,被陈楚骂骚货。

    她更兴奋,感觉更爽。

    “陈楚,别停,别停下,继续骂我,你刚才骂的我好过瘾……”

    “骚货,骚货,你贱货,贱人……不要脸……臭婊子……”

    “啊~!啊~!骂的好,我是偷人,我是不要脸,我是婊子,我是~,那你就糙死我这个婊子吧……快啊……啊……”

    刘翠呻吟着叫喊着,自己就像是一只飘摇般的落叶一样。

    到了一个做女人从未有过的巅峰状态,也是陈楚给她带来的巅峰。

    下面像是尿急了似的。

    扑哧扑哧的喷了出去。

    “啊!!!”

    那扑哧扑哧扑哧的声音。

    喷了陈楚一裤裆。

    一腚沟子。

    黏糊糊的更激发了陈楚的欲望。

    “刘翠,小骚货,喷我,我要填满你。”陈楚下面啪啪啪的加快干的速度。

    刘翠已经被干的像是一条被扔到陆地上垂死的鱼,浑身差不多湿透了,光着腚的身子在地垄沟里来回扭动,脸上头发上蹭了好多泥土。

    陈楚两手抓住她的头。

    最后猛烈的一阵冲击。

    终于喷射了。

    下面突突的全部打进她的身体里。

    “啊!”刘翠被那滚烫的液体烫的浑身扭曲发抖。

    而此时,她的头发被陈楚抓着,上身坐直了起来。

    陈楚把胯下的东西掏出来。

    直接塞进了她张着的嘴里。

    那下面虽然软了,但还是不小。

    在刘翠的小嘴儿里一顿折腾。

    一股浓烈的腥味儿让刘翠一阵作呕。

    而陈楚那东西已经深深的抵住她的喉咙。

    随后陈楚哦哦的,抓住她的头,一下一下的让她吞吐着。

    “唔,呜呜……”刘翠头向着左右摇摆。

    但陈楚的东西太大,她甩不出去。

    想用舌头把那东西顶出去。

    不过舌尖一顶陈楚那东西。

    陈楚更是舒服的嘶嘶的呻吟。

    “对,骚货,对,用舌头好好舔,给我舔硬了。骚货,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陈楚,我糙你妈啊!不带你这样玩女人的!”刘翠终于吐出了他的家伙。

    骂了陈楚一句。

    她嘴上还有些滑落的口水。

    陈楚一下狠狠的堵住她的嘴儿。

    “我就喜欢你骂我。”

    两人狠狠的亲着。

    刘翠的手又撸着陈楚的家伙。

    没几下又硬了。

    陈楚让她撅着屁股。

    从后面又干了进去。

    这一下啪啪啪的猛干起来。

    刘翠被干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了,像只母猪似的,就撅着屁股在那里嗯嗯的呻吟。

    陈楚干了几百下,大汗淋漓,而刘翠的腰间的蓝色连衣裙早就被两人的汗液弄湿了,陈楚索性把她的连衣裙从上面撸了上去。

    然后挂在一颗苞米上。

    这样刘翠光溜溜的了。

    陈楚一边干着,一边摸着她全身。

    “骚货,你知道我多想你,现在终于得到了。嗯……”陈楚边说下面边用力狠狠撞击她的屁股。

    刘翠毕竟是成年女人,下面生过孩子,虽然很久没被孙五干了,但下面毕竟是张开的,不像小女孩儿那样小。

    孩子都从里面掏出来了,可见那下面的直径得有多粗了。

    陈楚的家伙再粗不可能有小孩儿的脑袋粗了。

    不过女人那东西就像是松紧套,遇粗则粗,遇细则细,带着松紧的。

    陈楚的家伙在里面被包裹的严严的。

    这下干的时间最长,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陈楚不知道干了这大屁股多少下。

    反正看着刘翠的两瓣屁股都红了,自己也不知道在她的两瓣屁股上拍了多少巴掌了。

    反正这次是过足了瘾了。

    “刘翠,你真好。”陈楚说完,下面开始最后的冲刺。

    他倒是希望能这么啪啪啪的干上一整天。

    但自己还得上课,人家刘翠还得干活,再说今天还要去和老疤干架呢。

    陈楚干到刘翠到最后,下面几乎都麻木了,只本能的活塞一样的在下面抽插。

    陈楚最后嗯嗯几声,下面终于又喷了出去。

    不过喷出去这一梭子子弹,好像不多。

    不过却挺爽。

    他嗯嗯的呻吟,在刘翠身上爬了一会儿。

    这才把下面抽了出来。

    又在刘翠屁股上蹭了蹭,回身找裤衩穿上了。

    他的衣服都挂在苞米杆儿上,汗水都干了。

    他拿下来几下把衣服穿好。

    见刘翠还爬在那里,保持着撅着屁股被干的姿势。

    不禁伸手拍了拍。

    “骚货,起来了,还干啊?嗯?刘翠,咋了?宝贝?”

    又过了一会儿,刘翠才缓过劲儿来。

    屁股一松,一下跌到垄台上。

    大屁股把一颗苞米苗差点砸断了。

    刘翠呼哧呼哧的喘着。

    “陈楚,我糙你妈啊,你干死我了,你这个王八犊子……”

    陈楚笑了。

    伸手抱过光着腚的刘翠。

    “宝贝,舒服吗?”陈楚嘴贴着她的嘴唇亲了亲。

    “舒服……”刘翠小声说了一句。

    “不过,陈楚我告诉你,我不能为了你离婚,我还有孩子,你别破坏我的家庭。”

    “嗯,放心吧我的翠婶儿,你啥时候想要了,咱就来这,我啥时候想要你了,咱也来这。好不好?”

    刘翠伸手解开陈楚的裤腰带。

    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摸着男人的那东西。

    她是真想要了,差不多半年了,孙五都在外面唱歌啥的,和野女人鬼混,根本没和她好过一次。

    都说男人是山,女人是水,或者女人是田。

    女人这块田是需要灌溉的。

    没有男人的去耕种灌溉,那女人的田不是长满草,那就是被旱死了……

    “喜欢么?喜欢咱再干一把。”陈楚笑着说。

    “不的了,改天再干吧,陈楚,你这东西真大,婶儿和你说,女人都喜欢这大东西,你不知道你把婶儿糙的多过瘾,婶儿喜欢这儿。”

    刘翠说着俏脸贴着陈楚的东西,一副享受的磨蹭起来。

    陈楚那东西滚烫在贴在她的脸上。

    刘翠脸色酡红如蜡。

    过了许久,她才恋恋不舍的把陈楚的东西塞了回去。

    帮他系好了裤子。

    刘翠也休息了差不多,伸手把苞米棒子上挂着的深蓝色的连衣裙拿了下来。

    然后把脚脖子上还挂着的红裤衩,就要穿上。

    陈楚抓住她的脚丫,把那红裤衩抓了过来。

    “你干啥啊?陈楚,别闹了,时间不早了,不能再干了。”刘翠脸红了。

    “嗯,不干了,翠婶儿,你这裤衩留给我吧。”

    “你拿他干啥?”

    “留个纪念被!”陈楚坏坏一笑。还把鼻子伸进红裤衩里面狠狠的闻了闻。

    闻到一股骚味。

    陈楚一副享受的说:“啊!真香,真好闻……”

    “哎呀,你这小子,你咋那么坏呢!你不给我,我穿啥?”刘翠看他这样脸更臊得慌了。

    陈楚摸了两把她光光的屁股。

    “那就不穿呗,不穿多好看。咱俩办事还方便。”

    “陈楚,别闹了,快给我。”

    “翠婶儿,我真没给你闹,这个送给我留个纪念,然后我给你买别的裤衩穿,你穿白色或者黑色的内裤最好看了,带着窟窿眼的那种,脱裤子一看,都跟透明的似的,都能看见里面的小树林。”

    “哎呀……”刘翠两手捂着脸。

    羞臊的不知说啥好了。

    但也没辙了。

    心想不穿就不穿吧,回家再换一条裤衩。

    想罢,她把乳罩扣好了。

    然后把像是旗袍一样紧身的深蓝色连衣裙穿好。

    陈楚看着她那鼓鼓的翘起的屁股,而且刘翠手往下一抻,那裙子里包裹的腚沟子的缝都能看清了。

    “刘翠……”陈楚把脸一下贴在她后面屁股上蹭着。鼻子伸进她那道腚沟子缝隙里闻着。

    手也从她下面伸进去,就摸到了那没穿裤衩的光溜溜的屁股蛋。

    下面竟然又要硬了。

    “陈楚,别闹了,我浑身都让你干的没劲儿了,再说,你都干了好几回了,再干时间就越来越长,那早晚得让人发现咱的……”

    陈楚点点头。

    不舍的在她腚沟那隔着裙子狠狠亲了两口。

    刘翠又被他弄的火烧火燎的。

    不过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

    陈楚也知道适可而止。

    两人这才收拾好。

    刘翠扛着锄头先走。

    陈楚看着她摇曳的身子,还有那凸起又挺翘的大屁股,差点冲动的把她拉进苞米地再干一把。

    过了一会儿,陈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这才拎着沙袋回家。

    老爹已经把面条煮好了。

    瞪了他一眼。

    “驴啊!你又跑哪去了?”

    “没去哪,我锻炼去了。”

    “嗯!”陈德江瞪了他一眼说。

    “有对象了就好好处,别一天扯没用的,该了断的就了断,以后结婚再有个孩子,当个爹好好过日子,懂么?”

    “啊!”陈楚答应了一声。

    低头开始踢里秃噜的吃面条了。

    老爹说的这些,也是绝大多数农村孩子的老爹和他们说的。

    也是一大半农村男孩子以后走上的道路。

    陈楚却总觉得这么做不对,但究竟是哪不对,他也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干什么。

    踢里秃噜的吃了三大碗面条。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直接去县里了。

    今天算是逃课了。

    县开发区,他来过的。

    当然,是和班主任老师王霞搞破鞋……嗯,搞男女关系来的。

    路熟。

    县开发区占地面积很大。

    王霞家只占了一小块而已。

    其他地方听说是要建风力发电。

    反正那地方也是荒着,属于盐碱地,种地也不长啥苗,都不够浇水灌溉的工钱的。

    陈楚先来到王霞家的楼旁边。

    此时也就七点多,王霞一般八点半到镇中学。

    这两天她去的早,不知道今天她会不会还在办公室等着自己。

    陈楚想了想还是和她请个假的好。

    不禁走到一个带公用电话的小卖店前,给王霞拨了一个电话。

    嘟嘟了几声。

    王霞接听,喂了一声。

    “王霞……咳咳,王老师我是陈楚啊!”

    陈楚看到那小卖店的人在旁边,没好意思亲切的称呼。

    今天王霞起来的还有些晚了。

    有点没睡醒的样子。

    此时已经在公车上了。

    她哦了一声。

    脸红扑扑的。

    “陈楚,我在公交车上呢,啥事?”

    她也提示下陈楚不要乱说话,毕竟这算是公共场合了,而且坐这趟公交车的还有两个同校的老师。

    那个刚来的化学老师也在车里面。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二十章 那树荫下的一潭)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有湿淋淋的小草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是清泉是添上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