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四十章 朝如吊丝暮出血

作者:久石 字数:2386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菲拿了一千块钱打车回到了自己住的公寓。

    伸手递给出租车五块钱。

    出租车司机却不接。

    “妹子,在哪里坐台啊?方便留个电话么?”

    “我不是小姐。”

    出租车笑笑。

    “妹子,别装了,咱就是玩玩,开个价啊,五十还是一百,太贵了我们这行的可能消费不起,差不多就行,咱经常玩,便宜点,多玩几次就找回来了。”

    “麻痹的,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小姐。钱你还要不要!”小菲推开出租车的门,咚的一声甩上了。

    “糙!骚货,装你麻痹啊!一看你这逼样就是屁股刚让人糙完,咋的,大爷我给不起钱怎么的?”

    “你麻痹的有种再说一遍!”小菲掏出手机,按着号码。

    “麻痹的你是男人别走,操你妈的我找人干死你!”

    “麻痹的,臭婊子……”司机嘀咕了一声。灰溜溜的开车一路跑了。

    有句顺口溜,什么当兵的,厨师,还有司机都挺骚的。

    当兵的是一年到头都碰不到女人,憋的能不骚么。

    开车的是一年四处都能碰到女人。

    种子跟蒲公英是的乱撒,骚。

    厨师……专门泡女服务员,女服务员像是流水席是的,换了一波又一波……骚。

    这司机见小菲掏电话,心里吓得够呛。

    又害怕车牌被人记住。

    吓得脸都红了,心都咚咚咚的跳。

    真害怕哪天开车的时候,上来几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年轻的把他拉出去一顿揍。

    现在的女人是惹不起的。

    小菲翻着电话本。

    却不知道该给谁打好。

    她咬着下唇,忽然泪水在眼中打着转。

    抑制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不仅扶着楼前的水泥墙,莺莺的小声哭泣起来。

    一串串的泪水,顺着眼里流淌而下。

    从腮边,从尖尖的下颌,落到地面。

    一滴滴的像是水珠。

    “小……小菲……”一只手想碰她的肩膀,又不敢。只轻轻的唤了一声。

    小菲抽泣两声,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看到一个长相英俊,却有些胡子拉差的年轻人,一看见这张英俊的面孔,她却没来由的怒火中烧。

    “霍子豪!怎么他妈的又是你!”小菲马上停止了哭泣。

    “啊,是我啊,我……我想你。”

    “滚!霍子豪!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要点志气!你不是在沈城实习吗?怎么跑回来了!”小菲怒目而视。

    霍子豪舔了舔嘴唇。

    “小,小菲,我……我想你啊,我一直喜欢你,我……我真心的爱你,你……”

    “霍子豪,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拿什么喜欢我?你他妈的拿什么爱我?”

    “我……我有一颗诚心,我对天发誓,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一辈子对你好,我啥都不用你干,我天天伺候你,我给你洗衣服,给你做饭,给你洗脚,以后给你伺候孩子……”

    公寓旁边的街坊都从窗口探头出来看热闹。

    有的一边端着碗吃饭,一边笑。

    “霍子豪,你别丢人行不行,是男人就滚回沈城去,好好混!别在这丢人现眼!我现在他妈的有男人!”

    “你,你男人不就是混混……”

    “滚!我男人是学生,我男人……你再不走,我男人回来揍死你!”

    霍子豪激动了。

    “好,好啊,让他来揍我啊!你男人叫什么名字,我就不信了我!”

    “我男人叫陈楚,明天……后天他来找我,有本事你后天来!”

    “行,我后天肯定来,我一定要夺回我心爱的人,我一定要……”

    “滚吧!”小菲不想和他纠缠,趁着他不留神,马上开门跑进了公寓,反手把门锁上了。

    霍子豪在门口敲了一通门。

    不知什么时候走的。

    小菲不仅想起了大学时候的霍子豪,那么帅,那么有男人味儿,怎么一毕业,就成了这个德行了。

    她不由得又点燃了一根烟。

    刚抽了两口,就掐灭了,想起答应陈楚的,不抽烟了。

    忽然想起那个有些稚嫩的脸庞,气息又有些成熟的陈楚。

    这个男人会是自己以后的依靠么?

    ……

    ……

    陈楚摸着兜里剩下的两千块钱。

    觉得以后肯定有需要的。

    没有乱花,又想小菲口爆一次,一千块真他妈的有点贵了。

    在瀚城转了一圈,红着脸,买了几个头花。

    这东西在县城和村里是买不到的。

    毕竟瀚城可比县城大的多了。

    他想把这些头花送给刘翠,徐红,或者那小莲啥的。

    王霞和梦霄晨人家经常来瀚城的,是不可能看上的了。

    在市里逛游了一圈。

    他便坐上客车。

    往镇里返了。

    这客车是镇里的。

    也是往返的最后一趟车了。

    所以车速开的非常快。

    陈楚坐在前面,都能看到跑到一百一了。

    他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快的车,心都跟着悬起来了。

    而且他坐在司机旁边,感觉车身都像是要漂起来了一样。

    到了镇里。

    陈楚把这些头花都塞进裤兜。

    钱塞进衣服的里面兜里。

    想着哪天办一张存折存上,以后需要的时候再用。

    客车站就在红星台球厅附近。

    他刚下车,就和一个小子撞了个满怀。

    那人一米七五左右。

    头发有些长,属于偏分头那种。

    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白色旅游鞋。

    他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

    和陈楚撞了一下。

    陈楚由于坐车有点腿发软,差点坐个腚墩。

    “我糙!”陈楚叫了一声。

    那人回身瞪了陈楚一眼。

    眼里透出一股狠劲儿。

    “好,好,我知道了,在瀚城市医院对吧,行,我马上打车去……”那人握着电话,伸手点指陈楚几下。

    那意思是我记住你了。

    “糙,有本事别走啊……”

    那人已经招呼了一辆夏利车。

    冲陈楚又点指几下,上车匆匆走了。

    陈楚呼出口气。

    直接回到学校。

    赶上最后一节课马上要上课了。

    学生还都在操场嬉闹。

    而看到陈楚,不大的嬉闹的操场突然安静了。

    像是热锅里扬了一瓢凉水。

    陈楚往前走,旁边人学生自动的低头让开一条路。

    这时,马华强一伙五人都坐在一个花池子上抽烟。

    看见陈楚。

    马上从花坛上跳下来。

    “楚哥回来了。”

    “楚哥。”

    “楚哥。”

    五人各自冲陈楚叫了一声。

    而不远处,徐红也走了过来。

    学校的学生自动离这伙人多远。

    就像一群斑马碰见了狮群一样。

    “楚哥,你,你没事儿吧。”

    陈楚笑了。

    “没事。”

    “他们没打你吧,楚哥。”

    “糙,没有,我这不好好的么?”

    “陈楚……”徐红过来一把抱住陈楚的脖子。

    这下陈楚脸红了。

    他能看见那许多自己的同学都惊讶的看着他。

    他拍了拍徐红的肩膀,好不容易才和她分开。

    心里才明白,这女人不是乱上的。

    上了真得付出代价了。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科任老师,都拿着书,边往班级走边冲马华强这一伙看着。

    他们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几个男老师脸色通红。

    毕竟这件事他们做的很丢人。

    陈楚冲马华强几人说道:“大伙先回吧,我先上课去,今天的事儿太谢谢大伙了。”

    “楚哥,你说啥呢,咱不是兄弟么。”

    “对!兄弟!咱们是兄弟!”陈楚啪啪拍着几人的肩膀。

    有些感动。

    在自己危难的时候,那些同学没有帮忙,老师也躲的远远的,倒是这些平时吊儿郎当,被老师和同学说成混子的人,甘心跟着自己拼命。

    这样的人不是兄弟,什么又是兄弟。

    “兄弟们,晚上给我个面子,咱们吃顿饭。”

    “楚哥,我看兄弟们晚上真不能给你这个面子!”马华强呵呵笑道。

    “为啥?”陈楚问。

    马华强看了看徐红。

    “哈哈!嫂子都好几天没看见你了,想你了!兄弟们改天再和你聚,今天晚上,楚哥是嫂子的!哈哈!”

    “哈哈哈!”黄毛几人也跟着笑。

    “马华强,你,你他妈的找打!”徐红伸手就朝着马华强抓去。

    马华强一伙笑哈哈的跑远了。

    徐红追出去几步。

    又回到陈楚跟前。

    陈楚回头看了看。那些已经上课的学生都趴着窗户看着自己和徐红。

    “呼……”陈楚有点后悔上了徐红了。

    “嗯……你,你先回去吧,我出了这么大事儿,我得先回去和我爸说一声,我们明天再见得了。”

    “陈楚,你这事儿我感觉不应该和你爸说,你和他说了,你爸也跟着操心,再说你都这么大了,啥事自己还做不了主啊,还有,还有我这几天是想你了……前几天我没来找你,是因为……我来事了,不方便跟你俩――那啥,今天,是,是我的安全期……”

    “呼……”

    陈楚呼出口气。

    他本想拿老爹当一个借口推脱开徐红的。

    没想到徐红打蛇上棍了。

    他看了看徐红,尤其是她那挺翘的屁股。

    他下面还真有点硬了。

    真想糙徐红了。

    “你……那我也得回去上课啊。”

    “陈楚,念书真就那么重要么?”

    “不是重要不重要的事儿,是我爸给我花钱了,我不好好念书,对得起我爸么。”

    “噗哧!”徐红一下笑了。

    “我都问你同学了,人家都说你不好好学习的,现在咋这么积极了。”

    “嗯……我以前不好好学习,所以现在才积极了,行吧,徐红。”

    陈楚没办法了,再这么纠缠没头了。

    不仅凑到她耳边说:“徐红,晚上……晚上你还在老地方,我肯定来,我想糙你……”

    徐红脸刷的红了。

    “在哪啊,别是女厕所,壕沟么,大晚上的我怕。”

    陈楚咬了咬牙。

    “去马华强的大棚吧,然后我骑自行车去找你,行吧,我太想糙你了,这次一定糙你个七遍八遍的……”

    “滚……你咋那么烦人呢……”徐红小声骂了陈楚一句。

    然后说:“那我晚上八点,在那等你,我……我先走了啊。”

    “嗯。”陈楚点头,看着徐红转身走远。

    那一晃一晃的屁股,陈楚真是有点想了。

    不过,晚上还有刘翠。

    他也想念刘翠那小麦色挺翘知己的屁股。

    一时间,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最后想想,不行先糙了徐红?

    这丫头现在真骚啊。

    陈楚看了眼那些从班级窗口看自己的眼睛。

    在初二的班级还真有两个相貌不错的女生。

    嫩草的很。

    要是糙一把也行啊。

    陈楚下面梆硬的。

    走进走廊的时候,手伸进裤裆拨弄了两下,不然都支撑起来了。

    这才敲门。

    “请进!”

    陈楚进屋,冲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点了下头。

    那老师是代数老师。一个带眼镜的男老师。

    笑着说。

    “陈楚啊!快进来,快回去坐吧!”

    陈楚有些奇怪。

    这老师今天好像对自己特别客气。

    不仅是老师,而这些学生,好像都特别怕他,开始疏远他了。

    只是马小河在后面捅咕了他一下。

    嘿嘿嘿的还是象以前那样傻笑着。

    ……

    今天是陈楚值日。

    等人都走了的时候。

    陈楚正准备锁门。

    走廊里也有些光线暗淡了。

    这时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好像很怕的模样。

    陈楚咯噔一声扣上了锁头。

    回过头,目光紧缩。

    随着脚步声,一个长长的影子随后出现。

    不过,之后却是一个娇小美丽的女孩儿走了出来。

    女孩儿留着长长的刘海。

    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儿。

    身子纤瘦。

    走路也十分的轻盈。

    尤其是那对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是的。

    “陈楚,你的书。”路小巧走近陈楚,伸手递了过来。

    “谢谢啊。”

    陈楚已经比路小巧高出了半个头。

    以前他们身高是差不多的。

    “陈楚,今天谢谢你,你都是为了我……”路小巧有点哽咽。

    陈楚笑了。

    心想逗逗她吧。

    “小巧,因为我喜欢你,哪怕我今天被人砍死我也愿意,我爱你,你知道么?”

    “啊,我……”

    路小巧慌了。

    陈楚看着她那红红的小嘴儿忽然下面就硬了。

    几乎本能的上去抱住了路小巧,嘴就亲住了路小巧红彤彤的小嘴儿。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四十章 朝如吊丝暮出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君不贱喷了玉面盘秀发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