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六十二章 篱落疏疏一茎深

作者:久石 字数:1726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晚手机店里的灯光多少有些昏暗。

    陈楚虽然把酒水都吐了出去,不过还有些许的残留,控制着神经,有些晕晕乎乎的模样。

    陈楚感觉下面湿润滑腻又有些紧凑着。

    刘楠那紧凑的肉壁,把他身下的打棍子裹挟的紧巴巴的。

    自己的家伙像是刚好的包裹在里面是的。

    心想,这刘楠的下面也不算小了。

    陈楚稍微挪动了一下。

    刘楠嗯的呻吟一声。

    两手伸到后面去,推了推陈楚的腰。

    “弟弟,别……别只顾着自己……你,你照顾照顾姐姐……”

    刘楠说着屁股往后面坐了坐,啪啪的传来轻轻的拍打声。

    随后,她弄了弄腮边湿润的头发。

    舔了舔嘴唇又说:“你把姐姐翻过来,好不好……这么的不得劲儿。”

    陈楚却是爽的很。

    见她这么骚,现在下面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楠姐,一会儿的,我先射一次,一会儿你再翻过来……”

    陈楚激动的两手伸进她前胸。

    快速的把她衣服解开,然后把胸罩也解开了。

    两手抓着她的胸前,摸着那一对松软的大白兔。

    那大白兔上面的两枚相思豆被陈楚抓了几把就硬梆梆的挺翘起来了。

    “啊……陈楚,你……你他妈的混蛋……”

    陈楚有个毛病,就是女人一被他糙的爽了,就忍不住骂他,而一骂他,他的下面就更爽,就更硬了。

    有的时候女人暴力一点,不斯文一点更能吸引男人,那叫个性。

    “啊!混蛋……不行,你,你太快了,我……我受不了……”刘楠说着,要晃动着白屁股要离开。

    陈楚忙抓住她的大兔子,下面开始啪啪啪的快速的抽动起来。

    看着刘楠被啪啪啪拍

    的屁股。

    还有下面嗤嗤往外冒出的水。

    陈楚啊啊的跟着叫了几声,两手紧紧的抠刘楠的奶。

    下面嗤嗤嗤的喷射了出去。

    “啊……”刘楠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已经被糙完了,身体也紧绷着。两脚的脚尖用力朝前惦着。

    感觉全身一阵的麻木。

    “啊……”她小声的呻吟了一声。

    陈楚抖落了抖落下面的家伙。

    软软的抽了出来,看到一行水流从刘楠的白色短裙里面留了出来。

    沾到了她肉色的丝袜上。

    刘楠身体软软的,像是一瘫泥一般。

    四肢亦是感到一阵的无力。

    酒精让她脑中嗡嗡的,晕晕乎乎的。

    陈楚这时抱住她,两人朝着小屋走去。

    陈楚也有些累了,毕竟折腾了一天,晚上也没吃啥东西。

    两人稀里糊涂抱着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楚就起身,直接在店里的空地上演练了一番拳法。

    等刘楠穿好衣服,晕晕乎乎的起来,他已经收招了。

    “楠姐,你醒了?”

    “啊……”刘楠小声的答应了一声,脸上有些红晕。

    “我们……我们昨天都干了什么?”

    陈楚靠了过去,贴着她身边说:“没干啥,就是咱俩光着屁股睡了一觉……”

    “啊!?”刘楠懵了。

    昨天她有些醉了,脑子里乱糟糟的,现在头还有些疼,只是眼前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

    而且出现了很多与一个男人造爱的镜头。

    她看了看陈楚,见他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忙说:“弟弟,咱俩是不是走到一起了。”

    “嗯,在一块了,以后你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吧。”

    “哦。”刘楠小声答应了一句。

    陈楚打开卷帘门和她招呼了一声走了。

    刘楠也明白,这小子是不是就是以后罩着她的意思?

    然后也不要钱,就是要自己的身子。

    刘楠刘楠摇了摇头,有些像做梦是的,怎么和一个半大小子发生关系了。

    陈楚走了一段路,见自己的破二八自行车还在。

    这玩意估计人家偷也卖不了几个钱了。

    而且还上了锁。陈楚打开骑上自行车往屯子里走去。

    他看了眼手机,才六点多钟,时间早点,还能赶上家里吃饭了。

    早晨很清爽的样子,陈楚也很惬意,骑的速度也不慢,路过老张头儿那他停住了。

    心想看一看这老家伙。

    推开门,喊了一句:“老家伙,我来了!”

    里面没有声音。

    陈楚狐疑,难道这老家伙不在?

    迈步走进屋子,见张老头儿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呷?”陈楚一愣。

    忙走上前去,伸手碰了一下老张头儿。

    如手冰凉麻木。

    老张头儿全身都硬了。

    我糙!

    陈楚晕了,这……他死了?

    陈楚马上去探他的鼻息,同时手也抓住他的手腕的寸关尺上,开始摸动他脉搏。

    见没有一点的反映,并且老张头儿两眼合并,眼眶深陷。

    “老家伙!你怎么死了?”陈楚一副伤心的说。

    “你……这房子你还没立下个遗嘱归我啊?”

    忽的,身体还僵硬无比的张老头儿忙一下坐了起来,两眼瞪了圆圆的看着陈楚。

    “诈尸啊!”陈楚喊了一句。

    “我呸!你才诈尸呢!臭小子,来了也不喊我一句,倒是惦记上我的房子了!告诉你,我这房子就是交给大队养猪也不给你……”

    “嘿嘿……老家伙,你没死啊,不过你却是全是冰冷,而且没有人和脉搏了啊?”

    “呸!你个三驴逼,老子是冻得,这么冷,我身体能不冻硬么?再说脉搏,一看你就是学艺不精,医术那本书上不是写的很清楚了么,人的脉搏有很多种,有的在手腕的寸关尺上,有则在人的大脖子上,还有一种人在脚上有脉搏。”

    张老头儿说着,翻了他一眼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陈楚把泡妞儿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也把尹胖子帮他的事儿说了。

    张老头儿呵呵笑了一声。

    “这帮小子,这是无利不起早的事儿。”

    “啥意思?”陈楚问。

    “还能是啥意思?自然是看重你这一身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荡的功夫了。估计得用你打架。”

    “我糙!他们打架也太狠了,我可能下不了那个死手。”陈楚擦了把汗。

    张老头儿笑了。

    “谁也不是天生打架杀人的料子,都是一点点逼出来的。唔,对了,你想不想学……学气功?”

    陈楚打了个哈欠。

    见张老头儿没事,心里也放轻松了下来。

    “没事我就回去吃面条去了。”

    “气功学好了,可以控制很多的,比如透视……”

    张老头儿不急不缓的说。

    随后瞥了要出门的陈楚一眼。

    “切!”果然,陈楚退回了几步。

    张老头儿则一阵奸计得逞的模样。

    “老家伙,你骗谁啊?你以为你是x光啊,还透视?”陈楚一副不信的样子。

    “怎么个透视法?说说,我听听。”

    “啊哈!比如说些简单的,学会了可以透视女人的内衣,看到里面的大白兔,和女人两腿间的火烧云是啥样的,再有点深的便是能透视墙壁,比如说……学校的女厕所,你学会了,便可以利用气功,站在学校女厕所外面看到里面的女生撒尿……”

    “哈哈哈哈……”陈楚大笑。

    张老头儿也跟着笑:“三驴逼,怎么样啊?”

    “老家伙,你懵人吧,那你看看我?我今天穿的裤衩啥色的?”陈楚昂头挺胸。

    张老头差点气背过气去。

    “你个驴,肯定是早上在人家搞破鞋裤衩都穿反了。”

    陈楚闻言一愣。

    偷偷看了一眼,果然如此。

    “老家伙,你懵的吧?”

    “你爱信不信,这回你愿意学,我还不愿意教了呢!”

    “学,我学啊!”陈楚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张老头点点头。

    “驴啊,一般气功有点进展了,便叫气息了,比如电视上演的能够推动石头,算是气功的一种,而气功升级,便叫罡气,罡气升级便叫真气。算了,和你说这么多,你也理解不了。咱说点最简单的气功,便是利用气体做事,比如你吹蜡烛,没有用手去弄灭,而且用嘴里的气吹的,也算是气体外放了……”

    张老头说着,扑的放了个屁。

    陈楚马上捏起了鼻子。

    张老头儿笑了。

    “对了,放屁也算……”

    陈楚无语了。

    “老家伙,怎么能透视?”

    “呵呵,那得一点点练啊!气功练到了一定境界,就能开启你的第三只眼,只要你开启了那只眼,想透过厕所墙看到女生撒尿,那还不是小意思么?只是,挺辛苦难练的。”

    “我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练会!”陈楚拍着胸脯说了一句。

    张老头儿挑起大指。

    “这才叫男子汉,有志气!”

    “老家伙,那你先教我几招?”

    “行,我先教你最简单的,就是呼吸,然后吹出去,用力!”

    陈楚见张老头儿呼了一大口气,然后喷了出去。

    心里一腻歪,心想,这尼玛也叫气功?吹起我也会。

    张老头儿又开始教第二招。

    “吸气……放屁……”说完,扑的又是一个屁声。

    陈楚马上捂紧了鼻子。

    “老家伙,我会了,我得走了先……”

    “行,回去好好练啊!你拿回去那个匣子里面有这本秘籍……”

    陈楚咧着嘴。

    心里这个腻歪。

    开始怀疑张老头儿说的什么气功能穿透厕所墙,看女生撒尿,这可能吗?

    不过,很多的不可能的事儿都实现了,比如现在自己糙了这么多的女人,都是拜张老头儿所赐啊!

    不仅走了一段路,然后停住。

    开始练习。

    呼吸,吐气。

    又小声说:“吸气……放屁……吸气……放屁……扑……”

    陈楚没有注意到,他随意站的家门口正是朱娜家。

    朱娜早晨起来,去厕所撒泡尿。

    提好了裤子,迷迷糊糊的刚走出来,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家大门外,在那闭着眼睛嘀咕着什么。

    朱娜揉了揉眼睛,走近了一看是陈楚。

    听见他嘀咕着什么吸气,放屁。

    脸就红了。

    “陈楚,你站在我家大门口,你想干啥?”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六十二章 篱落疏疏一茎深)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与尔同宵X水稠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树头花落未成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