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三间瓦房尘与土

作者:久石 字数:1602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仙逆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爷爷……”徐国忠看看这匹老马。w w v  m)

    “我说大妹子,没你这么骂人的,你看这马老对吧?老当力壮你懂不?穆桂英八十岁还能怪帅呢!你看这马身子骨有多结实!”

    徐国忠一拳雷过去。

    这老马哀鸣一声,两条后腿劈开,差点倒了,然后哗哗哗撒了泡尿,表示不满。

    马尿星崩的溅到徐国忠裤腿子上了。

    “得了吧!徐国忠,我还不知道你?把你爷爷牵到那边树根底下凉快一会儿吧,别在中暑了!那树根底下还有青草啥的,让你爷爷吃点,别饿坏了!我告诉你,你和王小眼的不算~!马小河,你去把王小眼爷俩叫出来干活!不然分地的时候……他自己看着办!”刘海燕一口一个你爷爷的。

    徐国忠瞪瞪眼睛,一咬牙一跺脚,也没敢吱声,他有把柄在人手里呢!前天跟陈楚孙五去洗头房找小姐让警察逮住了,村上花的钱赎的他,他怕刘海燕把这件事当这么多人面前捅出去,那可就丢人现眼了。

    村民们都陆续到齐了,马小河也回来了。

    说王小眼跟他儿子晾柴禾哪,没时间来,而且已经出了一匹牲口了。

    刘海燕气得够呛,心想王小眼拿牲口谁敢用啊,这干点活在昏过去了死了,村里还得赔他一匹新的,这老家伙可损着呢。

    二百多户都到齐了,就差王小眼一家。

    刘海燕也不等了,招呼人修水渠。

    大伙也都知道王小眼的德行,都不和他一般见识,不过很多人嘴里也都不干不净的叨咕着他的坏话。

    陈楚心里一动,心想王小眼,正好今天就是你的倒霉日了。

    一般黑社会报复,讲究快。

    刚受欺负马上一个电话叫来人。

    最多隔一天。但陈楚不这样想,咬人的狗不漏齿,自己得等机会才行。

    大伙越是骂王小眼越好,那样自己才好下手。到时候也不知道怀疑谁好。

    但究竟怎么下手?

    陈楚琢磨着,揍他?那老东西属于无赖,除非打死他,不然打一顿还那德行。

    他心里琢磨着,也慢悠悠的干活。

    “陈楚!你去给村里买点东西,然后走村里的账!”“买啥啊?”陈楚说。

    刘海燕忙把他拉到一边。

    “傻小子,让你买就去买,就是让你偷会懒,懂不?”

    陈楚明白了,小声嘀咕一句:“还是姐姐心疼我,就不是咋报答姐姐。”

    “滚……陈楚,你就是嘴里说的好听,总是色迷迷的看着柳副村长,还哪看着我啊?”

    陈楚还真看了柳冰冰一眼,她也没闲着,外面套了一件迷彩服,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帮着拔着水渠里面的草。

    她修长的身段,迷人的小腰,让陈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心想要是周围没这些人多好,把她按倒糙一顿。

    有柳冰冰在这,他还真不想走,不过也不能驳了刘海燕的好意。

    这才放下铁锹回到村里,他先在王小眼家转了一圈,果然,这老家伙把苞米杆围绕在房子四周晾晒着。

    这简直就是没活找活干,最近几天也没下雨,你晾啥柴禾啊?就是偷奸耍滑了。

    陈楚转悠了一圈随后跑回家,取了藏好的钱,跑到张老头儿那了。

    一进屋,见长老头儿坐在炕头上盘腿坐着。

    “老家伙,你圆寂了咋的?”

    “滚!你这驴!老子死了房子也不留给你!嗯?什么玩意?”

    “一万块钱,我现在没身份证,在银行也开不了户,要是给我爸他肯定存起来我就拿不出来了,还是放在你这吧,你要花就花,我用钱了就过来取。”

    “呸!老子都给你花没了换酒喝,你取个屁!哪来的?”

    “糙那小青给的,算是对我下面大家伙的磨损费……”

    “呸!你糙了人家,人家没管你要磨损费就不错了!不过你小子有前途,姐妹双飞啊?嘿嘿!”

    “必须的!不把她们姐妹一起糙了,不是给你丢脸么?”

    “行,行啊,有前途,不过驴啊,我告诉你,你现在还是嫩,真正的男人……我是说真正有魅力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征服女人。你看着啊,比如我的眼神……”

    陈楚愣了一下,张老头儿两眼浑浊,一副欠扁的凑过来。

    陈楚恶心的差点一大嘴巴抽过去了。

    “老家伙,你这模样我看着都尿急!”

    “滚吧!想当初老子没少迷倒小姑娘……”

    陈楚又接着吧自己被马猴子圈踢的事儿说了,又想报复王小眼跟闫三。

    张老头儿琢磨了一番。

    “驴啊,你被人揍,误通了身上的经脉是好事儿,这种事不好碰的,知足吧,至于王小眼你就别打他了,那么大岁数了,怪可怜的!那混蛋最喜欢钱了,他不是在周围晾嗮柴禾么?你可以给他一把火,能把他家房子都烧没了,房子一没,这老家伙得损失多少钱啊?我感觉他肯定得病倒了,比你打他一顿强多了……”

    陈楚咧咧嘴,心想还不如打他一顿呢!这老家伙更狠,王小眼房子烧没了,还不得上吊啊。

    “老家伙,你……你说的不错,不过这可有点损啊,不光明啊,放火,这成啥了?”

    “呸!你懂个屁!什么光明?是搞破鞋光明,偷人家媳妇光明?还是糙了人家女人,又骗了人家的钱光明?你小子缺德事干的太多了,把班主任老师都糙了你还和我谈什么光明?你还要点脸不……”

    “额……老家伙,你说我怎么办好?你损主意多。”

    “我……放屁!这叫计策!这叫火攻,还有水攻,古代兵法都讲究谋略,你以后也要记住,想要成大事必须要学会不择手段!哪个得天下是光明正大来的?哪个强者也都是耍阴谋,玩轨迹来的!比如仙踪……说了你也不懂!”

    张老头儿说着四下看了看,遂又小声说道:“闫三你要先放一放,这小子两天没动静,肯定有准备,你还是小心点,至于王小眼,你不能明着放火懂么?你看啊!这个驴粪球,用火烧成了火炭,随后用破棉花多包几层,外面再用报纸包上,塞进他家柴禾里面,估计一个多小时就会烧出来,懂么?”

    陈楚点点头。

    虽然觉得这种招数有点阴损,但无毒不丈夫,反正是报复,这次就让王小眼倾家荡产,他差点让自己丢命,自己也算还他一次了。

    陈楚下午没去干活,就在家里背书,有村民问他哪去了,刘海燕就说给村上帮忙了。

    陈楚背了一天书,到了深夜舒出口气。

    感觉那三本八卦易经的书都背下了。

    满脑子全是卦象。

    此时,圆月当空。

    陈楚长身而立,夜风阵阵,吹拂他衣衫猎猎。

    陈楚找出家里的几枚大钱,在手里略微晃晃,旋即伸展开。

    三枚大钱正反各有,反复几次,陈楚摇出一副井卦,隐而后发之象。

    在心中琢磨一番,便是要先忍耐,诸事畅通之意。

    便是忍耐闫三了。

    陈楚点点头,卦象跟张老头儿交代的差不多。

    王小眼属于小人,而井卦中小人不得势。

    陈楚看了看时间,九点半。

    便开始烧起驴粪蛋来,等驴粪蛋通红了,便找来破棉花包好这烧得通红的驴粪蛋。

    多包了几层,随后用报纸把棉花包好,绳子缠绕住。

    随即跳出院墙。

    此时村中寂静,蛙鸣响彻。

    陈楚来到王小眼家,见房前屋后满是干干的苞米杆,围个密不透风的。

    陈楚轻哼一声,把这包报纸塞进里面,扬长而去。

    不过他并没有睡,等的无聊,便摸起医术随便翻看。

    一个半小时以后,村西面传来熙熙攘攘的人声,随后亦是喊叫声。

    “救火啊!快救火啊!”

    陈楚见邻居都爬起来去救火了,自己也拎着个盆,主要是去看热闹去了。

    只老远就看见火势飞扬,陈楚也有点懵了。

    没见过这么大火,平时在家做饭感觉这火就那么回事吧!

    现在一见,差不多两丈多,老高的火苗子嚯嚯嚯的往半空中撺,天都给烧红了,真吓人啊。

    陈楚不禁也跟着加入救火队伍了。

    王小眼跟老婆都跑出来了。

    这老小子只穿个大裤衩子,脸上黢黑的一条一条的,还围着个破被子。

    看着三间大瓦房已经瞬间烧着了两间了。

    忙喊儿子道:“王大胜!你他妈别光顾着救火,赶紧打电话报警!”

    王大胜嗯了一声:“爸,119多少号来着?”

    王小眼眨眨眼:“119……你他妈的山驴逼!119不他妈的119吗?”

    王大胜有点傻了,手指哆嗦的按着手机119。

    随后拨了过去。

    王小眼就在旁边听着,赶来的徐国忠也在旁边,还跟陈楚打了个招呼,毕竟他俩还有闫三是一起在洗头房找小姐被抓的,有点狱友的感情。

    “喂~!是119吗?”王大胜大声喊:“喂!不好啦!我家着火啦!你们快点来吧!”随后啪的挂了电话。

    王小眼反应了一会儿,身后的陈楚跟徐国忠也懵了,愣了五秒钟感觉好像少点啥没说。

    “大侄子,你说你家在哪了吗?”徐国忠小声问了一句。

    王小眼上去就对着儿子一大嘴巴。

    徐国忠忙拦住:“老哥,别打,别打,现在是用人之际,孩子也懵了,王大胜,你还不快点再打过去,说清楚你家地址!”

    “唉!”王大胜脸上热辣辣的,急的都快哭了。

    忙拨通电话:“喂!我家着火了!我家是大杨树镇,大杨树乡,小杨树村……对,谁家?哦,王小眼家,我把叫王小眼,你来一打听王小抠没有不认识的……”

    “畜生!”王小眼听不下去了,过去踹了儿子一脚,一把抢过电话。

    “我他妈的咋养了你这个白眼狼的畜生!”

    王小眼抢过电话喊:“喂,我叫王德怀!对,小杨树村仅南头第五家,啥?我去村头接你们!行~!”

    王小眼领着儿子往村东头跑,陈楚跟徐国忠一行人也跟着去接消防车。

    到了村东头等了一阵也不见消防车来。

    王小眼急的又给119拨过去电话。

    “你们他妈的咋还不来啊?啥?我态度好点?文明?行!爹啊!我家都快烧没了,你们来吧……”王小眼一屁股坐到地上嚎了起来。

    陈楚发现,除了自己,旁边的徐国忠也在捂着嘴笑。

    消防车来了三辆。

    到的时候王小眼三间大瓦房烧没了两间,最后一间火势也猛,消防车开始发射冰炮,几下就把王小眼最后一间房间也给砸塌了。

    王小眼傻了。

    一般火势大是需要发射冰咆的。便是大冰块子,很有效。

    火扑灭了,最后定型是天干物燥,王小眼又把柴禾都散开,活该着火。

    可王小眼拉着消防员不让人家走,说最后一间房本来没塌,是他们拿冰咆打塌的。

    不过王小眼讹人是出了名的了,被大伙劝住,消防员连口水都没喝就跑了,真怕被这老疯子给讹上。

    王小眼直接搬到儿子王大胜小卖店去住了。

    村里人大多幸灾乐祸说他活该。

    不过,陈楚身后却响起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麻痹的,肯定是陈楚这小子干的!他糙了人家儿媳妇,现在又放火烧人家房子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九十六章 三间瓦房尘与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复仇激烈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七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