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忍叹息更无语

作者:久石 字数:2002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楚呼出口气。

    小店女人王玫在电话里听到里面是一个女声,就没说话。一脸坏笑的打量着陈楚。

    等陈楚打完电话,她笑得更欢了。

    “弟弟,行啊!”

    “没啥,是我一个同学。”

    “得了吧!你以为我耳朵不好使啊!我都听到了,是不是把人家给糙怀孕了啊?”

    王玫只听到了个大概,有个怀孕啥的词儿。

    陈楚迷糊了。

    “姐姐,你就别逗了,我才糙了她几天啊?一个星期都没到呢!咋就能怀孕呢!不可能的,就是检查也得一个月两个月能检查出来啊!”

    “哈哈!还是把人给糙了不是?”

    陈楚蒙了,自己抖落出来了。

    “多大啊?电话里的那小丫头?”王玫问。

    “跟我同岁,十六。”

    “哎呀弟弟,不是我说你,那你得赶紧去跟人家看看了,女人这辈子不容易,尤其人家才十六岁,小花骨朵没开呢就被你……”

    “哎呀,不是处女她。”

    小店女人把脸一板。

    “不是处女咋了?人家才十六好不?你赶紧去,给人家买点好吃的,再说我听电话里那声音柔柔弱弱的,别人家一想不开,再发生点啥事!”

    一时间王玫母爱泛滥起来了。她都二十六岁了,陈楚才十六,自然把陈楚当成了半大小子了。两人发生关系那是生理上的,再说陈楚的那大家伙,比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大。

    陈楚觉得她的话有道理。

    路小巧这女生跟别人可不一样,要是像王红梅那娘们他也就不怕了,爱咋地咋地。

    死活没人管她,不过那女生自私的狠,她才不会死呢,所以不用担心她的。

    倒是路小巧,柔柔弱弱的,真要是想不开……

    陈楚忙起身穿衣服。

    王玫也光着身子帮他忙活着。

    陈楚顺便摸了摸她的大白屁股跟大白扎。

    王玫哎呀哎呀几声。

    “枚姐,还是你有味道,等我啊,回来再糙你几次。”

    “得了吧你!你个混小子!前天糙我四次,我屁股都全红了,今天糙了我八九次,我得养养了,你下面那东西就是驴的,哪个女人能总受得了你这么折腾!我一会儿就回去了,行了,赶紧去吧,好好跟人家说。”

    陈楚亲了亲她的嘴唇。

    这才走出了旅馆。

    骑上摩托车,没走多远就没油了,用仅剩下点油慢慢靠到加油站,加满了油这才奔路小巧的村子去。

    刚才路小巧是在电话亭里打的,她家挨着公路边上。

    路边有ip卡,可以打电话。

    她可不敢在公用电话亭里打了。

    陈楚到了的时候,看着她像是一个小可怜似的,蹲在那里。

    陈楚忽然有点不忍心,停下了车,随后伸手去拉她。

    本来觉得这女生肯定会推开的,没想到让他拉了,坐到他摩托车后面,两手顺势搂住陈楚的腰。

    脸很无助的贴着他的后背。

    “陈楚,咱要是有孩子了怎么办?”

    “呼……”

    陈楚笑了笑。

    心想怎么可能呢!他没事的时候总问老张头女人的问题。

    有孩子的几率非常小的,女人一辈子才排卵几百颗,有的女人还排不了这么多的。

    一个月女人能排卵一两颗撑死了。

    也便是女人在一个月内怀孕的几率只有那两三天左右。

    俗称排卵期。

    这么准?

    开玩笑了,再者,才干完了不到一个礼拜。

    一般女人怀孕一个月左右可以检查出来,自己有点反应,也可以用测尿纸自己测的。

    所以陈楚一点都不担心,只是怕路小巧有点想不开了。

    也是陪着她去散散心,安慰安慰了。

    “咱们去哪啊?”路小巧大眼睛眨呀眨的,像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陈楚想逗逗的她。

    “嗯……还是去瀚城检查吧,县城检查的不好。”其实他只是怕遇见季小桃,那就歇菜了。

    随后又说道:“如果你真要是怀了孩子,咱俩就结婚呗,这多好啊,有了孩子你当妈我当爸,然后在一块过日子,天天光不出溜的一被窝睡觉……”

    路小巧迷糊了。

    “不行!”

    “嗯?咋不行啊?”陈楚就是逗逗她,他可不想有孩子了。

    “陈楚,我不能嫁给你啊,我要嫁给……反正不是你,他比你学习好,以后有出息……”

    本来陈楚挺开心的,一听这话气晕了。

    心想自己咋了?

    我靠!

    “路小巧,我告诉你啊,你这孩子真有也不是我陈楚的!”

    “你……咱俩明明……那个了……”路小巧急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像是要马上流出来似的。

    陈楚不慌不忙说道:“我问你,你跟我才几天?咱生物书里都写过,再说了,你妈没告诉过你么?怀孕没有一个多月两三个月是没反应的,你跟那个什么理科第一的在一块搞的时候是两个月前吧!我和你还不到一个礼拜那!你要给孩子找爹,别他妈的找我!找那个小子去!我他妈的还不管了呢!”

    路小巧终于忍不住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来,然后咧着嘴哭着喊下车。

    陈楚也气呼呼的,停下车让她自己走。

    心想这个死妞儿,真是笨啊!

    不过看着她娇小的身影越走越远,而且边走边哭,心里还是软了。

    又追了上去,跳下车抱着路小巧哄着。

    “行了行了,小巧最乖了。走吧,我认了还不行么,我王八蛋还不行么!你看王八是这么爬着的?王八是不是咩咩的叫?”

    “那是羊!羊才咩咩的叫呢!”路小巧咧着嘴,擦着眼泪说。

    陈楚呵呵一笑。

    半搂着路小巧走。

    心想这么纯的女孩儿咋就……被别人干了呢,要是自己早点下手就好了,宁愿负责到底了。

    两人来到瀚城,路小巧是第一次来这里,有点稀奇就忘记哭了。

    陈楚没敢去大医院,怕人家盘问。

    索性来到一个诊所,做了b超。

    那诊所的大夫看着他们俩的目光也有点异样。

    不禁摇头不已。

    暗叹现在的年轻人啊……

    有两个上了点年纪的穿着白大褂的女大夫还边笑边说。

    “唉,真是的,你看我们那时候多好啊,都是结婚当天才破身,多幸福,你看现在的人啊,这么小就查b超……”

    路小巧在里面,过了半天才出来。

    那两个女大夫还在说着。

    这时,那男医生白了她们一眼。

    “瞎说什么你们!人家是阑尾炎!少在这里瞎扯,什么素质!”

    两个女人吐吐舌头,满脸通红。

    阑尾炎有时候也会误诊怀孕。

    “我们……我们刚才就说那女孩儿不错,不能是……”

    ……

    路小巧眼泪还有眼泪出来了。

    “小巧,在这做手术吧!我这里有钱。”

    路小巧看看陈楚摇头说:“不是……我得回家,告诉我妈去……”

    陈楚点点头,心里石头也落地了,心想这次算是个教训了,以后再遇见路小巧这样心里素质弱的,自己一定要小心了。

    把路小巧送了回去。

    也折腾到下午了。

    陈楚便回家开始修炼。

    人一专心起来,做什么事都会有突破。

    尤其是有玉扳指的存在。

    陈楚感觉那脚底突突突的穴位不停的突破进展,最后到了小腹。

    随后跑到张老头儿那。

    “老家伙,你看,我这一运气怎么感觉以前的脚底之气运行到了小腹上了?”

    张老头儿瞄了几眼。

    心里震惊。

    又看到他胸前暗淡的闪烁着的玉扳指。

    不禁摇头,这东西真是天赐之物。

    当年自己要是揣摩了这里面的玄机,修炼如此精进,也不至于有今天的下场了,没想到老子一代天才,早人嫉恨,才被暗算,现在竟然不如这个好色的驴玩意。

    也是这宝器跟他有缘了,罢了。从脚底之气打通无数隐藏经脉,少则需要三年,多则五年,十年也是他。

    世人只知打通任督二脉,就要花缺诸多光阴岁月,殊不知打通更多经脉,直通玄境,更是多么艰难。

    老子当年一代奇才,也花了一年时间打通,这小子拥有宝器,修炼简直就是逆天。

    真有让人买块豆腐撞死的冲动。

    罢了,这小子可能也是被逼的,毕竟怕鬼了。

    张老头儿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撇嘴说:“真慢啊,我还以为你直通头顶了呢!那样气才能发出,老子当年可没有你这么笨!你只有把气运行至头顶,才能发出气流,才能不被恶鬼梦魇,不然你就等死吧,没几天了,自己自求多福吧!”

    陈楚咧咧嘴,心里知道张老头儿这是恨铁不成钢了。

    这时,电话响了。

    陈楚吓了一跳,很怕是路小巧人家老妈找上门来。

    一见是刘海燕的号码。

    忙接了。

    “陈楚啊,你在哪呢?快点来!有急事!”

    “啥事儿啊!这么急?姐姐你是不是怀孕了?咱昨天才搞……”

    “滚犊子!王八蛋!占了老娘便宜你还卖乖!”刘海燕嘴上虽然这么说,下面还是热乎乎的。

    “陈楚,县长要来检查工作了!特意要到咱村小学去看看,柳副村长没法扮演老师角色啊,你……你临时代替一下,反正你长得有点黑,看不出十六……”

    咳咳……

    陈楚一阵剧烈咳嗽,心想老子就这么老么?这是在夸人么!

    刘海燕可能也是太着急了。

    “快点吧,小祖宗,你在哪呢!赶紧到村部来,咱一起去迎接县长!”

    县长可以说是这里的土皇上了,一般他们能接触的顶多是镇长了。

    陈楚也顾不得别的了,骑摩托车跑到了村里。

    随后坐上村里的小车,去迎接县长。

    ……

    车是村长张财开着的,副驾驶坐着副村长柳冰冰,后面是刘海燕,陈楚跟徐国忠。

    一行人刚走到一半,镇上又来电话了。

    说县长到了镇上,要去镇上迎接。

    一行人又驱车去镇里。

    到了镇里,说县长在和镇长交谈,村长啥的都在外面等候。

    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县长出来。

    徐国忠有点憋不住了。

    跟张财说:“村长,我想撒尿,我去那边树后面撒泡尿……”

    柳冰冰眉头皱了皱,刘海燕也叹气,心想真不该带着徐国忠来,这人总能整事。

    张财横了他一眼。

    “憋着!你下车撒尿,万一县城这功夫出来呢?多影响咱全镇的形象?老徐我问你,是迎接县长重要还是你撒尿重要?”

    “这……”徐国忠琢磨半天,感觉这根本不挨着。

    不过也只能说:“县长重要。”

    这个节骨眼,县长真出来了。

    张财狠狠瞪了徐国忠一眼,心想多玄啊!

    陈楚在后面看到的只是一个谢顶的秃头,被一群人围着。

    张财让众人在车上坐着,他马上出去溜须拍马,不过拍马屁的人太多,他根本挤不进去。

    镇长副镇长一堆人拍着呢。

    最后县长坐上县里的小车,直接奔小杨树村小学要调研。

    一行车队十多辆。

    浩浩荡荡的往小杨树村走着。

    正这时,前面像是出现车祸。

    一堆人围着。

    大多数是老百姓,比比划划的双方骂着。

    而且是在路中间,很多车都堵塞住,蔓延最少三十多米了。

    县长没说啥,手下人都着急了,过去不少村长询问情况的。

    这时,县长也下车了,个不高,声音听洪亮的。

    “咋回事啊前面?谁想想办法把路疏通了啊!”

    县长这么说,大家伙都想主意。

    这时徐国忠脑门一亮。

    下车了,大声说:“县长,我有主意!”

    张财一拍脑袋。

    心想还是这小子主意多,脑袋活,陈楚他们也都下车看热闹。

    县长还赞赏的真看了徐国忠一眼。

    随后徐国忠冲着拥堵的人群就跑过去,边跑边喊:“都让开!都让开!出车祸的那是我爹!”

    果然,拥堵的人群飞快的散开了,

    不过徐国忠却傻了。

    只见道路中间是一辆越野车跟驴车相撞。

    躺在路中间的是一头被撞伤的黑驴。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一十八章 忍叹息更无语)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何惜百死花丛过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无泪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