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百三十章 青春草依在

作者:久石 字数:1042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呼……”

    陈楚心里一动,心想这又是一个狠人。

    以前这金星还没太混呢,就这么猖了,那季扬混的时候,还有王法么。

    2000年的时候有些乱,但更乱的时候是九几年,八几年的时候也乱,出来了q四等等。

    而q四虽然倒下了,但他手下炮手却没倒下,在冰城亦是有着自己的势力。

    即使今天,有些还是存在的。

    当然,各个省份,各个市,都有几个很牛的混的很硬的人。

    当然,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在黑道,官场亦是很牛。

    除了q四,九几年还有一个nan下支队……

    ……

    陈楚摇了摇头。

    金星哈哈笑了。

    “楚兄弟,你看……你这就不是老爷们了,有啥不好意思的,那个……小五啊,你过来一趟!”金星冲里屋喊了一句。

    刚才进去的两个黑衬衫的半大小子都出来了。

    其中一个长得白净的,脸上有点青春痘的小子点头过来说:“金哥啥事?”

    “那个……刚才跟咱玩台球的你那个同学有对象没呢!”

    “呵呵……咋的,金哥想糙她啊!行,我帮你去说,今天晚上约出去蹦迪,我在酒里面放一粒摇头丸,金哥你爽一宿咋样?”

    小五笑呵呵的,给人感觉这种事他长干,根本在他眼里就不算是事儿了。

    “糙!你金哥我都多大了,也不混了,不玩这小姑娘了,小姑娘活不好,没意思,那个,我给楚兄弟,你楚哥找一个娘们玩玩,你那同学行不?能不能把楚兄弟陪好?”

    “这个啊……”小五抬头看了看陈楚,好像有点为难的说:“楚哥,你要糙她一把准行,处对象好像不行,她家管她挺严的,一心让她好好学习,考中点高中,要不也不能把她从三中硬整到镇中学这破地方来,就是让她占一个保送的名额……”

    金星骂了一句:“糙!啥叫镇中学这破逼地方,我他妈还在这念书呢,现在楚兄弟还是这的学生呢!”

    “哎呀,呵呵。你看我这破嘴……”小五搔搔头笑了。

    “那个楚哥对不住啊,那个……我帮你问问我那同学……”

    陈楚愣了一下。

    从三中过来的?初三是没有的,初二是有两个女生,刚才自己还舔13了一个。

    初一没听说,不知道了。

    他刚想问。

    这时金星先问道:“对,刚才我还忘记问了,你那同学叫啥名啊?我就看她两条大腿挺白的,这要是摸两把挺几把过瘾的。”

    “啊!她叫方阳阳,我在三中初二的同学。”

    陈楚心里一动。

    “你同学叫方阳阳?”

    “对啊,是啊,楚哥你认识啊?”

    “啊!不认识。”

    金星笑了,看了看陈楚说:“得了吧兄弟,我看你这样就知道你认识,再说镇中学这破大个逼地方,你现在整天还戴着胳膊箍,跟街道办似的,成了个大队长,镇中学这点逼人,你还不知道?”

    小五吐了吐舌头,那意思是刚才你不让我骂镇中学不好,你现在倒是骂的挺欢的。

    这时,金星又说道。

    “小五啊,你楚哥看上方阳阳了,就是没好意思说,糙,那女的大白腿要是往肩膀上一扛,下面啪啪啪的糙,得老爽了。行,玩玩吧。你帮着你楚哥联系联系,明天……”

    小五笑了:“金哥,明天不行,明天才周三,最好是周六咱把方阳阳约出去,她不能不给我面子,都是同学,再说她也不是啥处女了,骚逼一个,就是装的挺紧,挺势力的一个娘们,要是楚哥打扮的像是有钱样,糙她像玩似的……”

    “糙!怎么说你楚哥呢!”

    “嘿嘿,我不对,我不对。”小五连连冲陈楚道歉。

    金星点头,冲陈楚说:“楚兄弟,你这一套真得换换了,头发再整整,这样泡妞真不行,一看就是乡巴佬了,咱虽然都是农村人,但是都是鼻子眼睛,胳膊腿不缺的,不比他们市里人差,你这样就像个傻逼似的……”

    陈楚晕了。

    心想金星这他妈小子说话更损,还不如人家小五呢。

    不过,这种不受听的话都是对自己好。事实也却是如此,自己真得收拾收拾了。

    今天方阳阳跟陈圆背地里说自己傻逼,是乡巴佬,其实是很多漂亮的城里女生的心里话了。

    自己要糙她们,就先不要让她们反感才行。

    自己还真是有点土气了。

    不过,他现在更想知道,这两个女生的根底。

    不禁问道:“方阳阳不是处女了?那一起从三中来的陈圆呢!”

    小屋这时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两个女生差不多吧!在三中的时候也处了不少对象,方阳阳好像让那谁……对了,让邵小东给糙了。”

    “邵小东?就是那个鸡头?”

    “对!咱县里的小姐基本上都是邵小东,东哥的,听说他现在还给瀚城送小姐……啧啧……”小五说着咋咋嘴:“就是东哥他姐真漂亮……”

    金星吐出一口烟说:“他姐姐叫邵晓华吧?”

    “金哥认识?”

    “糙,不认识,听说季扬这犊子挺喜欢邵晓华的,邵晓华说他是混子,嫌弃他,季扬这犊子后来不就不混了么,说是自己妹子季小桃不让他混,我感觉这犊子不混也有邵晓华的关系。”

    小屋摊弹了弹烟灰说:“季哥不混有点可惜。”

    “别几把可惜不可惜的,赶紧给你楚哥联系方阳阳。”

    “啊,对,楚哥,方阳阳以前的时候在班级就说喜欢季扬,然后邵小东不是鸡头么,看准了方阳阳让她卖,方阳阳不同意,不过也让邵小东整摇头丸给干了,那个,陈圆听说也跟人去开房了,不过我们班那小子是处男,鼓弄了半天没整进去,谁知道现在陈圆还是不是处女了……”

    陈楚迷糊了。

    心想这他妈的才十五岁啊。

    他感觉自己下手都够早的了,咋还有比自己更狠的。

    “对了,小五,那陈晓东给方阳阳吃摇头丸,然后强奸她了,算是强奸吧,她咋不报警啊?”

    小五笑了:“楚哥,报啥警啊,邵小东谁不知道啊,在县城,在瀚城都是知道他的,警察根本不管他,想管不早就把他抓起来了么!再说方阳阳要是报警,以后还咋做人了,在三中没法呆,以后家里的亲戚还有同学不都知道了么!”

    陈楚点点头,也真是这么回事。

    小五又说:“楚哥,额……咋说呢,其实男女就那么回事,你感觉你糙了她他,你挺爽的,但是她被糙了感觉也爽啊,邵小东是鸡头,整天研究男人女人的这点13事,活好着呢!听说又不少女的都主动找他,让他糙一把,你想邵小东把方阳阳给糙爽了,这娘们兴许以后都主动联系他,还报警干啥啊,再说警察也是见人下菜碟,还靠邵小东这些混的人给他们上供呢!”

    ……

    陈楚一直感觉自己不错。

    上了刘翠,上了王霞,上了这个,上了那个的。

    不过跟人家一比,简直就是渣渣。

    自己感觉挺牛逼的事儿,挺得意的事儿,在人家面前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了。

    回到学校,他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小五说周六给他联系,到外面吃顿饭,唱会歌,跳跳舞,然后喝点酒直接开房。

    陈楚甚至怀疑这种事儿的真实度。

    因为方阳阳在他眼里是那样的纯。

    甚至那露出的两条大白腿都不弱于朱娜。

    这样的女孩儿不是处女?而且还和鸡头勾搭?

    而且吃吃饭,唱唱歌?喝喝酒,就能领出去开房糙了?

    他真不信。

    即便是金星点头,他也不信的。

    自己糙刘翠,糙这些女的,都是用了一些手段的,有的时候甚至是偷偷摸摸的。

    而到了人家那里,就平平常常的就能上么?

    呼……

    陈楚下午都在想着这些事儿。

    反正运动会也没多大事儿,一个农村的运动会,也没有什么大条幅啥的。

    中间要搭建主席台其实也很简单。

    操场上不是有个水泥的主席台么!只要在上面放上桌子,在弄一个棚顶就可以了。

    这些东西都是由老师找人弄的。

    基本上一切就绪,就等着周一开运动会了。

    而整个下午,陈楚看到方阳阳跟陈圆还是有说有笑的,只是陈圆走路有点些许的一样,而且大腿根有点发红。

    看她的目光好像有点躲闪的意味。

    陈楚也有点躲闪,毕竟做贼心虚。

    稀里糊涂的混了一下午。

    陈楚骑着摩托车先到了村里。

    不过没见到柳冰冰。

    便问道:“村长……那个……柳副村长呢!先去教课了么?”

    每天这个时候,柳冰冰都在村里,然后跟陈楚一同去简陋的小学,去教书的。

    开始还有十几个学生上课,到昨天,就来了五个人了。

    张财吐了口眼,眼睛扫着报纸,抬头看了陈楚一眼。

    “啊!今天不上课了,那个……柳副村长好像是她母亲病了,提前回去了……”

    “哦!”陈楚点了点头。

    这时徐国忠在旁边问:“对了,柳副村长的母亲好像去了瀚城医院了,那医院手术费可不少啊……”

    “糙!”张财嘀咕了一句:“徐会计,要不你把这个月工资捐出来得了……”

    “我?咳咳……”徐国忠低下头。

    陈楚已经走了出去。

    骑上摩托车突突突的走了。

    徐国忠这次抬起头。

    “村长,你说陈楚他爹就一个收破烂的,能赚几个钱啊,你看他这个雅马哈的摩托车,二手的也得值个三千多呢,我看八成就是那小莲给他买的……”

    “行了!那叫本事!徐国忠啊,你跟马小河他二婶儿好了那场时间了,咋每次还都管你要二十块钱呢!听说还在谁家猪圈干一把,差点让人家老母猪给掏了!瞅你那点出息把你!跟人家陈楚学学,白糙,还能得钱,你要那本事么你……”

    “我……”徐国忠咽咽唾沫,想说什么,还是缩回去了。

    ……

    陈楚出了村支部。

    把摩托骑到一处小树林。

    随后想给柳冰冰打个电话。

    不过,小店女人王玫的电话先打来了。

    陈楚皱皱眉,心想这娘们13又痒痒了?还是又给自己介绍针灸赚钱的活了……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三十章 青春草依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九章 是非处女转头空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一章 几度又见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