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只在嘿咻中(祝大家春节快乐!)

作者:久石 字数:1496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祝大家春节快乐~!唔……永远坚挺!)

    陈楚一听是刘县长的声音,又听见开门声,身子马上转到走廊一侧。[无上神通 wwdom

    “刘县长,我先把车开到门口……”

    “行,杨秘书你先去吧。”

    传来皮鞋的咄咄声,陈楚忙钻进旁边的厕所,从玻璃里见瘦瘦高高的杨秘书走了出去。

    随后听到刘县长说:“妹子,咱去那边,那边没人,我和你说事儿……”

    陈楚贴着厕所门,厕所旁边没啥人,谁没事在厕所呆着啊?刘县长也正好瞧准了这里,跟柳冰冰到了厕所边才小声说。

    “妹子,大哥知道你孝顺,不过你也知道哥哥我喜欢你,只要你答应哥哥,杨秘书就滚蛋,你就是县里的秘书,怎么样?你母亲五万块钱药费我马上交上,还有村里小学,你忍心看到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么?妹子,哥哥又不是要你嫁给我,就是陪哥哥聊聊天,过几年你有喜欢的男人你再嫁给他们哥哥也不吃醋,妹子,这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另外三万咱俩完事后哥哥再给你,这是房卡,大哥等你,妹子,咱妈的病不能再拖了,我以后孝顺咱妈还不行么?你妈就是我妈,我……”

    刘县长说着还哽咽两声说:“妹子,大哥心里也难受啊,真是好人没好报,坏人活百年,咱妈从小把你拉扯大,容易么,咱就得了这病了……”

    ……

    柳冰冰叹出了一口气,像是刚刚哭过似的,随后声音平静的说。

    “刘县长,你让我考虑考虑,我知道你想得到什么。”

    “妹子,你别想歪了,大哥不是想得到你的身体,大哥是想……唉,是想得到你的心,妹子,其实咱就是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啊,妹子,其实我的心里年龄跟你是一样大的……妹子……大哥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交给你,妹子我要是以后有负于你我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我出门就让车撞死我……”

    “行了,刘县长,你不用发誓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让我……考虑一下……”

    “好,好,妹子我在房间等你啊,你想好了就来个电话,我接你……”

    “不用了,我要是想好了,自己去……”柳冰冰说完哽咽了一声,随后咄咄的瓢鞋的声响消失在走廊中。

    刘县长推了一下厕所门,没有推动,陈楚吓了一跳,马上躲进了一个便池。

    刘县长进来就在一个小便池在那快乐的撒尿。

    麻痹的啊……

    陈楚脑袋嗡嗡的,真想杀了这孙子!他浑身气得直哆嗦,脑子在不停的转动,怎么办?怎么办好?自己说白了就是一个半大小子,人家是县长,别小看县长,动动手指能弄死你。

    这时,刘县长还哼着歌,那样子显然是糙柳冰冰的倒计时了,陈楚好像已经看到这个老家伙把柳冰冰一点点扒光,扒了个大光腚,然后长满老年斑的胖手在柳冰冰的奶子上揉着。

    那猪头在柳冰冰的裤裆舔着,肥嘟嘟的嘴巴在柳冰冰红晕的嘴角亲吻着,还有,这王八犊子站着一米六的身高站着凳子从后面抬起柳冰冰的一条大腿用力糙柳冰冰。

    就像是一只癞蛤蟆爬在天鹅身上……

    麻痹的……

    陈楚不想忍受了,愤怒的抽出一只银针倏地,刺进刘县长脑后的哑门穴下面的那个昏穴的穴位。

    刘县长肥胖的矮小的身体晃动几下,随后跌倒。

    陈楚愣了愣,倏地扶住,心跳骤然加速,这个可是县长啊,这……麻痹的……不管了,陈楚忙插上了厕所门,知道银针拔出这人过阵子就醒了,情急之下,忽然灵光一动,有了主意。

    麻痹的,就这么干了,我让你给老子白做嫁衣裳!

    陈楚掏出金星给他买的那些安眠药,一片三个小时不醒,陈楚直接掏出五片,塞进他的嘴里,随后整点自来水灌了进去。

    随后把刘县长的手机关机,房卡拿了出来,药劲是五分钟以后发力,陈楚想了想等了十分钟才把银针抽出,又把他的衬衫撕开堵住了刘县长的嘴,用皮带跟衬衫的碎布把他捆在了厕所里面。

    陈楚想了想又摸走了他的手机,在里面插好门,随后才跳了出来。

    做完了这一切,陈楚还是很紧张,很怕县长提前醒过来,更怕有人发现他。

    不禁有些提心吊胆的,不过富贵险中求,做什么事儿都有风险,这次赌一把了。

    陈楚直接从医院出来,按着房卡的地址,找到了一家叫比家馨的宾馆,虽然叫宾馆不过门脸只很一般。

    陈楚低着头,走了进去,里面的服务员要了他的房卡,愣了一下说:“刚才是你吗?好像个子比你高啊?”

    陈楚眼睛转了转明白了,心想开房的肯定是杨秘书了,这种事,也只有手下秘书来做了。

    不仅笑了笑说:“那是我哥。”

    随后拿了钥匙开了房间。

    里面却是干净整洁,床的中间铺着长长的天鹅绒的白色长毛地毯,床很大,而且带着独立的淋浴跟卫生间。

    陈楚进去后把门关严,随后开了手机,心中不由得一阵忐忑,成败一举了,不过他又笑了,心想自己还是个男人么,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都开始了,就别畏首畏尾的了。

    正在他思虑之时,电话响了,陈楚还是有些手忙脚乱的,响的是刘县长的电话。

    陈楚闭着眼睛,停了一会儿,这才接。

    “喂,刘县长,那个,柳冰冰母亲的医药费现在汇进去么?”

    陈楚输了口气,还以为是派出所打来的呢!吓坏了。

    “嗯。”陈楚怕露馅只嗯了一声。

    “好,刘县长,五万我马上交给医院……”

    杨秘书说完挂了电话。

    陈楚呼出口气,没过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陈楚心又跟着悬了起来,见电话的来电显示是‘冰冰……’

    麻痹的还冰冰……

    陈楚长舒口气,清了清嗓子,学着刘县长沙哑的成熟口音,接听电话说道:“喂……”

    “刘县长,我想好了……”过了半天,柳冰冰的声音才哽咽的传了进来:“可以……”

    “好。”陈楚只沙哑的答应了一声,心跳更加快了。

    心想麻痹的,死就死了,要是真能成,自己上了柳冰冰,死了都行。

    不过怎么上?柳冰冰见到自己不是刘县长……

    陈楚眼睛转了转,马上开始琢磨起来……

    柳冰冰此时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她很无助,命运有的时候是无法抗衡的,都说改变命运,真正改变命运的人,也是要先被命运糙了无数次的。

    比如成吉思汗,靠着老丈人起家,又认了一个干爹,受了多少屈辱,被命运糙了多少回,才成霸主,比如郑成功,是个太监,事实就是事实,小弟弟没了就没了,被命运糙了就是糙了。

    柳冰冰此时也是如此,这是她唯一的出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着急用钱的时候亲戚朋友一个个冷冰冰的双眼,见死不救的冷漠和有事相求时候的百般讨好,就像是变换中的脸谱一样快。

    人性险恶,这是她大学马上要结束步入这个社火的第一课,她才知道,真实的社会并不是书本上的那样干净纯洁美好,而真正的官场都是利益,都是肉欲的不停的交换,是自己太单纯了?还是这个人世的文明根本就没有改变自然界弱肉强食的法则。

    而自己却要在更阴险卑鄙的官场上想找到自己一翻作为的净土,能力?呵呵……说能力的人是多么的荒唐可笑……她现在才明白,官场比自然界还黑,吃肉不吐骨头,而且再坚硬的傲骨也能被官场这个强大的胃口消化掉……

    ……

    柳冰冰擦干眼泪。

    看到比家馨在夜晚中妖媚的霓虹闪烁的牌匾灯光,静静的掏出房卡走了进去。

    她已经麻木,她知道眼泪不解决问题。

    柳冰冰敲响了房门,里面有一个发鼾的声音说道:“进来吧,把门关上……”

    轻轻的推开门,屋里光线有些暗。

    柳冰冰不禁嘲笑,不就是想得到我么?费了这么多的心机,不就是那点活塞运动么?她忽然又哭了,泪水滑落,又坚强的忍住悲声。

    随后关严了门。

    嘲笑胆小的县长还怕见到自己么?

    她静静的走到床头,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哼……”柳冰冰此时无言无语,来的时候她换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此时踩在长长的白色天鹅绒的地毯上,随后踢了两脚,高跟鞋落下。

    她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站在天鹅绒的地毯上,白色绒毛淹没她的秀美的脚掌。

    柳冰冰目光呆滞,贝齿咬着红红的下唇,修长的双手放在胸口,平复一番,开始窸窸窣窣的解开衣服扣子。

    她高高的仰着美丽的脖颈,像是一只圣洁的天鹅,外面的披肩脱掉,她两手抓住两边背心的衣袂,随后仰脖把背心脱了下去。

    陈楚只爬着门缝看到她光洁的白皙如玉的美背。

    下面撸着。

    柳冰冰里面的乳罩是黑色的,印在白白的美背上是那样的性感。

    她弯腰解开短裤,随后像是女人撒尿似的往下一推,这次她连同自己的黑色内裤一起脱掉。

    随手扔在地上,她抖落了一下头发,两手背过腰间解开乳罩,也扔到地上……

    就这样,她一件件的,慢慢的,像是把自己的贞操一点点的脱掉一样,最后只剩下了赤裸裸的身体连同灵魂。

    一米七八的柳冰冰站在当中,她闭上眼,咬着红唇说道:“刘县长,医药费杨秘书交了,你……你来吧,想得到你要得到的吧……”她紧紧的闭上眼,不想睁开,她想快点的度过这一夜。

    陈楚心里斗争着,最后欲望战胜了自己,干!

    他故意沙哑的嗓音说:“你闭上眼,别转身……”

    柳冰冰冷笑:“刘县长,你放心,我不会睁开眼的,因为……你很丑!”

    陈楚放心了,在浴室脱了个大光腚,随后迫不及待的走出了,走到柳冰冰的身后。

    啊……他激动的无以复加,这时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酮体。

    陈楚咽着唾沫,真想跪下,在柳冰冰脚前膜拜,但是他也知道,夜长梦多,必须先糙了她,避免枝外生枝了。

    陈楚想到这里,两手颤巍巍的从后面抓住了柳冰冰胸前的两只奶。

    “啊……”柳冰冰浑身颤抖,哆嗦成了一团,她感觉一直啦蛤蟆的头已经贴在了她的背后,一张无耻的嘴唇在亲吻,在舔着,在肆意的猥亵着她的美背,两只肮脏的抓住在扣住她的奶。

    她流泪了,她好想这一刻快些的过去,她感觉自己的背后全是那只啦蛤蟆的舌头舔出来的口水,还有她的屁股,似乎有一根粗大的棍子在磨蹭,在找寻着她保守了二十三年的溪流的入口。

    她感觉那只大棍子已经紧紧的顶着她的火烧云,在下面用力的往里顶着,她知道,她要被人玷污了,被一个不爱的男人糙了,但她必须要忍受下去。

    “不要……”她弱弱的说了一句,不过她已经被推到了床头,随后又被推着趴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她能感觉得到后面的人很激动,有些手脚凌乱的把她压在桌子上,然后从后面分卡她白皙修长的大腿。

    柳冰冰两手扶着雪白的墙壁,任凭自己的屁股跟下面的13被人一次次的玷污着,自己的私处像是展览一样,让那个男人看着,摸着。

    她感觉最后那个男人翘着脚尖,在一下下的往里面磨蹭着。

    啊……

    柳冰冰痛叫一声,感觉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好像被刺破,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完全撑开一样,她感觉一双手在从她后面掰开她的臀瓣,又从后面伸过来,再次抓住她的奶用力的揉着,搓着,自己的奶在那双手上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成了这个无耻男人手中玩弄的面团。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三十六章 只在嘿咻中(祝大家春节快乐!))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五章 破鞋多少事 (祝大家春节快乐!)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桃花坞里桃花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