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愿鞠躬车马前

作者:久石 字数:1027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全能游戏设计师 最强狂兵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国忠恶心坏了了,心想这王小眼太生性了,他算是服了。

    “王小眼……你……你他妈的……”

    “徐国忠,要不你也来帮我踩踩,踩踩就看不见了……”王小眼鞋底子还在草上蹭着。

    徐国忠脑袋嗡嗡的捂着鼻子指着他说:“王小眼,你就在这站着,一会儿人家进来的时候千万别往前凑合,这味谁也受不了。”

    ……

    十月份了,虽然已经到了早上九点多,但农村的田地里依然清清爽爽,远处蓝天淡淡,白云袅袅,天是那样的蓝,云彩是那样的白,如轻纱一样,下面的庄稼也正在一个劲儿的往成熟里长个。

    基本上都到了拔节的时候了,停止长高,就往粗壮上长了,远近的小风儿一吹,绿油油的庄稼一浪赛过一浪,像是碧波荡漾的海洋。

    哗啦啦的响声听的耳中是那样的欢快,这天籁的声音胜过任何乐声……

    王亚楠亦是感觉一阵心怡气爽,总在城市呆着,屁股坐办公室的椅子都坐腻了,而且一出入都是玻璃门,都是水泥大楼,她已经腻歪了,一天天的工作就像是在过一天似的,忽然来到农村,此时看到这样的景色,真比去什么九寨沟,去什么老虎滩,三亚旅游强不知道多少倍。

    那些旅游景点,名胜古迹是花钱旅游么?简直就是花钱看人,花钱找罪受,因为根本看不到上面景物啥的,看的全是人头攒动……

    而她因为跟上面有点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才被九阳集团打发到东北这疙瘩,任一个小城市的区域经理,心里有些憋气,早上来的时候在其他的几个村子都草草看过,而经陈楚一顿瞎白话,来到了田间地头,看着这漫漫的玉米地,高粱地,还有绿豆地,心里这个舒坦……

    听着天籁般的风吹庄稼哗啦啦的响声,王亚楠仿佛真的有登上泰山之巅的心旷神怡之感……不禁暗想,农村原来这样好,以前总是感觉这里是蛮夷,是愚昧的地方呢!所以她一直瞧不起农村,更瞧不起农村人。

    “呵呵……王总,来吃几个洋柿子吧!农村地上摘的,早上的露水刚打湿过,不用洗,干净的狠,而且咱这片洋柿子地不上化肥……好吃的狠……”

    张财不知道从谁家的地里摘了几个柿子,递给王亚楠跟邵晓华。

    两人平时吃东西也很挑剔的,不过看着红彤彤诱人的还带着露珠的柿子,真是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也不顾着什么淑女形象了,接过来就连吃了几口。

    “咋样?”张财笑呵呵的问。

    “好……好吃!”别人还没说啥,王小眼离着十多米就喊了一声。

    张财狠狠瞪了他几眼:“王小眼,没问你!”

    “咋?附近那块柿子地就是我家的,我说一句好吃还不行啊!”

    “行!行……”张财瞪了瞪他示意他别说话了。

    这时,邵晓华呵呵笑了:“对了,王总,您不是喜欢吟诗作赋,对对子啥的么,这么好的农村景色,你出个上联啥的呗?然后让……让徐主任,徐主任不是大学生来到咱农村的么?就让徐主任对一对,然后我做记录……”

    邵晓华一说这话,徐国忠差点没趴下,张财也蒙圈了,别人不知道,小杨树村这二百来户人家谁不知道徐国忠啊!打算盘可以,所以就用他当会计了,他是个屁大学,会个屁对子啊?

    徐国忠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似的,忙说:“那啥!陈楚,你不是咱学校的老师么,你算是高中毕业,你来给王总接对子……”徐国忠忙把这烧熟了的烫土豆扔给了陈楚。

    王亚楠哼了一声,显然对陈楚很不屑,这时邵晓华忙说道:“陈楚啊,看你年纪也不大,刚才张村长说你是高中毕业,高中生就来这里支教了,所以精神可嘉,咱们王总啊,可是硕士毕业呢,一会儿王总出的上联你可要好好对下联,不要糊弄啊!”邵晓华说着眨了眨大眼睛。

    王亚楠轻轻笑了笑,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陈楚心里舒出口气,心想这娘们长得挺性感的,挺招糙的,不过这股傲劲儿倒是挺烦人的……

    陈楚以前的学习成绩不好,但是语文学的还行,并且有了玉扳指的增强记忆的能耐,学什么都是百倍速度,自然对文字多少也比以前精进了很多。

    “呵呵,王总,我在学校的时候也对一些对子,但我们那是瞎对,跟王总是没法比了,要是王总不嫌弃,我就试试,争取对的工整一点……”

    王亚楠被捧的有些高兴,眸子流离,往四周看了看,心想这么好的风景不做诗算是可惜了,在大学时候,她是中文课的课代表,喜欢诗词歌赋啥的,也喜欢对子,只是现实的工作跟理想差的太远了,任何时候都需要关系门路,还有女人的身体。

    什么清高啊,什么气节啊!都有多远就滚多远去吧……那东西换不来饭吃,换不来穿,只会得罪人,或者说人要是有气节那是寸步难行的……

    最后自己也委身于领导……不过还行,那家伙虽然有家室,不过只比她大七八岁,并且对她也算不错……每次从国外回来都给她带礼物啥的。

    想起以前的总总,王亚楠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田野星星点点有房舍三间两户……”她这么说也是想到自己和一个心爱的人,哪怕是在这田园中相守,也不错,好像比那都市中的尔虞我诈,逢迎奉承要舒心的多,每天踏着晨露,吃吃带露水的西红柿,多好……

    这一行人除了邵晓华还有陈楚,剩下张财徐国忠啥的根本就听不懂,心想什么星星?还没到晚上呢,哪里有星星?什么三间两栋?天也不冷啊,怎么就冻上了?

    虽然他们不懂,不过还是跟着鼓掌叫好,毕竟总是参加乡里镇里的会议,听镇长啥的说话,还有其他一些有文化的领导讲话,他们也不懂啥意思,什么这那的两会,不过他们就懂得叫好,鼓掌,这就没错。

    “好啊好!真有诗情画意啊……王姐,你这是宝刀未老……”邵晓华说完又捂住嘴说:“王姐我口误,你才二十七,正是年轻大有作为的时候……”

    陈楚听明白了,便是说田野见有几栋房屋,那是地里看青的,就是看庄稼的村里人搭建的,比如西瓜棚子啥的。

    陈楚低头琢磨了一下,胸前的绿扳指缓缓的闪动,过了半分钟,淡淡的说道:“青天渺渺淡淡行云四朵五瓣……”毕竟陈楚学的只是初中,即便再深,但也是文字有限,但是对的还算工整。

    邵晓华忙呵呵笑着,竖起大拇指说:“哎呀,陈老师也厉害啊!田野对青天,星星点点对渺渺淡淡,三间两栋对四朵五瓣,好工整啊,陈老师,你真不是大学生吗?我都不相信啊!”

    王亚楠一愣,没想到陈楚还算有两下子,禁不住大伙咋呼,她发现一口废井,有青蛙在欢快的叫,伴随着树干上的知了声,很是悦耳,她不禁又出上联说道:“井台蛙叫蝉鸣三长两短……”

    陈楚这次胸前的玉扳指显示的飞快,见王亚楠是看着废弃的井口说话,那他就往前踏足了两步,有蚂蚱啥的飞来蹦去的。

    陈楚忙对答道:“草窠蚱蜢蛐声七闪八跳……”

    ……

    虽然张财不懂得什么,但是也明白两人说的东西他不明白,不明白就是有文化了。

    而陈楚越对对子越是有信心,王亚楠也敬佩了一下,感觉这小子还行,有些功底,不过随后又想到,有功底又能咋样?还不是在农村窝着么?就像这井底之蛙,草丛蚱蜢,没啥作为了……

    这时邵晓华又说道:“王姐,你做首诗歌吧,就比如远看不见山,那边只有云头,今看不见树,那边只有海鸥这样的诗,我看陈楚陈老师的学问咱也见识过了,就让徐主任,徐主任是大学生,肯定比陈老师还厉害,农村藏龙卧虎的,这首诗就让徐主任对答吧……”

    徐国忠是赶着鸭子上架,两手在一起使劲儿的搓,虽然他很多次丢人显眼,但谁也不愿意丢人啊!那不是有病么!

    忙推脱道:“我不行……我不行……”

    王亚楠看着他这幅模样就想笑,忍不住说道:“徐主任,你也别谦虚了,再说了一个大男人有啥不行的?男人不能说不行……”

    张财忙冲往后坐的徐国忠屁股踹了一脚笑骂道:“老徐啊,懒驴上套屎尿多,你往后坐啥?再说了,王总刚才说的多好,男人不能说不行,我看你行!上!”

    徐国忠咧嘴了,心想让我上了这娘们没问题,对诗歌?我他妈的歌唱的都找不到调调,还写诗?

    徐国忠也上过几天学的,只是小学,和很多人一样,他上学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让他回答问题,他啥都不会啊!

    不过他爹以前就是当会记的,算盘打的好,他有算数的天赋,这算盘算是他的特长,在村里也当了会计了,不过一面对说要对诗,徐国忠腿肚子都哆嗦,他也不知道这是为啥,算是对文化上的一种恐惧。

    很多人都是的,比如季扬,刀棒往身上招呼一点都不怕,陈楚拿药针冲过来,他就吓晕了,徐国忠也是的,在县长面前都敢吹牛逼,一说到对诗,蒙圈了,真怕了,汗都流下来了。

    王小眼这时也凑过来,脚下的屎蹭的差不多了,当然也是过来看徐国忠笑话了。

    “徐国忠,瞅你这个熊逼样!真他妈的不像是个老爷们!”

    别人可以瞧不起徐国忠,但是王小眼一瞧不起他,他就来劲了。

    “谁熊样了?”徐国忠站直溜了。

    这时王亚楠也来了兴致,呵呵笑着说:“徐主任,不知道我们对一对古体诗,还是现代诗?”

    徐国忠蒙圈了,他懂什么古体还是现代的,不禁朝陈楚看过去。

    陈楚呵呵笑了笑说:“古体诗讲究韵味,平平仄仄的押韵,不太好对,即使对出来了意境可能咱们也没有古人对的好,毕竟人家古人一天到晚就研究这些东西,我看还是现代诗吧,简洁明了,一看就懂……”

    其实现代诗就跟现代舞似的,现代舞是瞎跳,现代诗是瞎写,反正在于理解的人了,鼓吹的人多,那你的现代诗就有意境,没人鼓吹你,你写的再有意境也没有用,看懂的人很少,进入你诗中意境的人少之又少……

    徐国忠不明白这些,跟着擦着脑门上的汗说:“咱都是现代人,那就对现代诗。”

    人都怕吹捧,也都有虚荣心,尤其是感觉周围人都不如自己,自己就是一个闪光点,虚荣心满满的时候,便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王亚楠也是如此的,感觉自己在一群农村人面前,很高傲,很高处不胜寒,很英雄寂寞。

    便淡淡说道:“你,

    走上了

    一段向上的阶梯

    还是没有回头……”

    其实王亚楠也是有感而发,是说自己的爱情了,现在自己算是事业有成,但是曾经喜欢的人,却还是离她而去,带点伤感的。

    徐国忠却蒙圈了,他根本对不了,陈楚也叹气,心想今天徐国忠是要砸了。

    这时,徐国忠忽然看到王小眼鞋上还有屎没擦干净,忙嘿嘿笑着说:“有了,有了,我能对上了,你们听着哈。”

    只听徐国忠张牙舞爪的说道:“他,

    踩上了

    一堆臭狗屎

    还他妈

    是热乎的……”

    (欢迎大家加入读者群85685299,本书更新在群里第一时间通知,希望大家在网注册个账号把本书添加收藏,拜谢拜谢……)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愿鞠躬车马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但愿老死花酒间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七章 车尘马足富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