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风萧声动

作者:久石 字数:1044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界是公平的,不停的去付出,总会有收获,不管付出的是善、还是恶、到了一定收获的时候就会顺理成章的得到,就像是昙花一现,真正得到的,就像是昙花的一瞬间,感觉也没有什么,往往是付出的过程,心酸的让人留念。

    可能有时候也不公平,为了得到一点点,努力了,给予了,但却失去了太多,肉体、灵魂、尊严、自由,在有的时候这些珍贵的,象征着各种形象生命意义的东西,有的时候丢掉了却轻而易举,一文不值。

    有的时候用青春去虚度,或者用青春去卖春,很难说这两种,哪种更不值,不同的时候都有不同评判的价值观。

    ……

    小燕要被拖进屋子的时候,她有些绝望了,她是和别的男人玩过双飞,但也只有两个男人,而且是在洗浴中心,男人都洗的干干净净的。

    比较文明一些了,这些男的……有两个还是小屁孩儿,脏兮兮的像是路边的野狗,这两个小屁孩儿用力抓住她的皓腕,搂着她的脖子。

    身上在她的白皙的肉体上蹭着,沾着便宜,小燕第一次感到了耻辱,以前是和男人上床,虽然也不认识,但是也是在她情愿的情况下。

    在洗浴,感觉讨厌的男人,她可以选择不陪,瀚城的老虎洗浴中心的老板很照顾小姐,当然,也是他想的时候可以糙谁一下,不过很温柔。

    并且那老板糙完了并不白糙,别的客人给多少钱,他还给多少钱,只是不能让他老婆知道,那老板很有钱,不在乎钱。

    但用他的话说,他老婆是和他一起奋斗过来的,一步步的白手起家,两人间有感情,他怕老婆并不是真的怕,而是怕老婆伤心,小燕觉得像他这种男人现在太少了。

    她觉得,他是一个好男人,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所以她选择离开邵晓东在他的洗浴中心工作,虽然都是做小姐,但洗浴中心的老板没有把小姐不当人,或者说没有当成那种人。

    邵晓东还在冷笑,面貌有些狰狞:“麻痹的,敢骂我?糙,给我使劲儿糙,13都给她干烂她!贱货!”

    ……

    “邵晓东!麻痹的过分了吧!”

    “嗯?”邵晓东扫了陈楚一眼,拉扯着小燕的那六个人也定定的看着陈楚。

    “哈哈哈!”邵晓东笑了,眼泪差点都笑出来了:“我糙你妈你谁啊?你他妈的跟我说话呢?”

    “哼……”陈楚轻哼一声:“邵晓东,我他妈不跟你说话,我他妈的跟谁?你傻逼吧!”

    “我糙!”邵晓东一甩手,那六个人松开小燕都朝陈楚围了过去。

    “麻痹的,你谁啊?哪混的?”

    “陈楚!”

    “陈楚?你们听过这个名字吗?”

    这时,那两个脏兮兮的半大小子笑了,露出大黄牙:“知道,是我儿子!”那两个小子的嘴脸贼兮兮的,说话也贼兮兮的,一脖子的椿皮,让陈楚直恶心。

    虽然他也是农村人,但是农村人可不这样,天天早晚干活前后都洗的很干净,麻痹的!

    陈楚嘭的一脚踹出,正中其中一个小子的小腹,那小子撑死一米六的个,八十斤撑死了,被陈楚一脚踹飞两米多远,直接倒在刚才他们坐着的长条木质沙发上。

    那木质沙发就是一个长长的大躺椅,木质坚硬,像是红木,这小子摔在上面又滚下来,哎呀呀的狼哭鬼嚎的叫唤了起来。

    “麻痹的一起上!”邵晓东皱了皱眉头,剩下的五人一起冲过来,这时小燕站起来愣了一下,冲到了陈楚跟前,大声喊道:“不要打架,我陪!我陪你们……”

    “滚……”陈楚一推小燕,小燕愣住了。

    陈楚没理他,而那个叫严哥的也一把抓住小燕往身后一甩骂了句:“去你妈的!”

    五人一起冲上来,陈楚忙缩到一个墙角,这样两边都有墙的依靠,对方再进攻只有九十度角,如果站在房子中间,那么三百六十度都能被人击打。

    而九十度角,就是他们想一起冲上来都难,有两个半大小子没多少作用,还在里面碍事。

    不过毕竟对方人多,一起往前一扑就把陈楚抓住了,抓胳膊的,抓腿的,就把陈楚按住。

    “妈的!”陈楚眉头紧皱,房子太小了,功夫发挥不出,忽的,从他脚心一股气息窜进小腹,接着顺进四肢百骸,陈楚知道那是气,气功凝结的气。

    冥冥中像是有意识指引一样,陈楚双拳紧握,双臂紧绷,身体也绷紧,随后舌尖顶住上牙堂,牙关紧咬,闷哼的低喝一声:“给我开!”

    一股爆发力把扣住他身体的五人一起崩开,陈楚跳窜起来,对着严哥狠狠一记拳头,轰在他下巴上。

    随后飞起一脚踹中另个半大小子的小腹。

    干倒了两人,陈楚直接扑到有些犯傻的邵晓东身边,单手一抓,鸭嘴式的手掌直接扣住邵晓东的脖子。

    “糙尼玛的,我弄死你!”陈楚一脸凶神恶煞的,而鸭嘴式是一种手型,形似鸭嘴,也叫鸭口,这样的手型抓住人的脖子,或者腕子,一般时候无法挣脱。

    邵晓东感觉脖子被卡住,呼吸有些困难,忙叫道:“兄弟,兄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糙你妈的!”陈楚啪的抽了邵晓东一记耳光。

    邵晓东反而呵呵笑了:“兄弟,大半年了,还第一次有人打我,你有种……”

    “麻痹的,打你怎么的?”陈楚膝盖高抬,咚的一下撞击到邵晓东小腹上,感觉他小腹软绵绵的,没啥肌肉。

    心想麻痹的,就这两下子怎么混起来的?这要是单挑,金星都能挑他三个。

    “咳咳……”邵晓东被擒住,忙冲手下人摆手,不让他们上前,他感觉陈楚的力道能掐死自己。

    “兄弟,咱有话好好说,那个……小燕不是你姐姐么?行,我放人还不行么?”

    “糙你妈的!这功夫想放人了?”陈楚又抽了他一个嘴巴。

    “行了,兄弟,差不多行了,别太得寸进尺。”邵晓东咳咳了两声,陈楚扫了扫,呼出口气,心里也琢磨,还是见好就收吧。

    听小燕说这小子手下三十四兄弟,真要是得罪他,也没啥好事儿。

    “兄弟,有话咱好好说,你松开我得了……”

    陈楚一推他,邵晓东被推到墙角,随后他理了理衣服,甩了甩头发,看着陈楚说:“兄弟,你在哪混的?以前没见过你呢!”

    “我不是混的,跟小燕就是认识,不过你们太欺负人了吧!”

    “嗯?”邵晓东闷头皱了皱,呵呵的笑了:“兄弟,你和她……相好吧?呵呵,没事,看你的面子我不难为她了,不过兄弟你这身手不混太可惜了,以一敌十啊!哈哈……”

    邵晓东摸出一根烟递给陈楚,陈楚摇头说不会。

    这时,那叫严哥的小子也恢复过来,陈楚那一拳搂在他下巴上,直接把他干晕了,手下小弟有事掐人中,又是晃胳膊的把他弄醒了。

    那两个半大小子比较倒霉,还捂着肚子没起来。

    邵晓东自己点着了一根烟,他也不傻,己方三个已经打不了了,剩下三个能打的,他心里没啥底。

    便又探口风说:“兄弟,你真不是混的么?那道上认识谁啊?”

    陈楚呵呵一笑,琢磨了一下。

    “跟尹哥曲哥见过几次面,谈不上熟,不过能说的上话。”

    “哦?”邵晓东眼睛转了转,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喂,尹哥啊!忙吗?哦……我这有个兄弟,叫……对,叫陈楚的,他说他认识你啊……哎呦,哈哈,我就说么,陈楚兄弟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我们正喝酒呢!要不尹哥也来喝一杯吧……额,好吧,尹哥你放心,我划拉到更好的小姑娘一定给你送去,上次那个小菲怎么样?口味还不错吧!”

    邵晓东这时又看了看陈楚,脸色变了一下,又和尹胖子说了几句,然后把电话给了陈楚。

    陈楚接过电话说了句:“尹哥……”

    “兄弟,你怎么和邵晓东走到一块去了……”

    “嗯,机缘,呵呵,机缘。”陈楚笑了笑。

    “唉……”尹胖子小声说:“这样吧,过两天楚兄弟你来一趟,正好我还有点事求你,那个……邵晓东靠不住……行了,就这样吧……”

    尹胖子挂了电话,邵晓东换了一副嘴脸:“呵呵,原来是……楚兄弟哈,你看咱是误会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嘛!对了,小菲的味儿还不错吧!哈哈,我可没染指,直接完好的就送到尹哥那去了,尹哥又送给楚兄弟你了……”

    陈楚也笑了笑。

    道上很多时候也是以和为贵,见面有认识的说说就拉倒了,再不找说和人说和说和,实在过不去的仇了,才动手的。

    此时,邵晓东看了眼小燕,骂道:“麻痹的骚货,都他妈的因为你!要不我和楚兄弟能打起来么!滚!给我滚!”

    小燕有些发懵,看了陈楚一眼,忙谢道:“谢谢晓东哥,谢谢……谢谢楚哥。”

    陈楚想说什么,不过又忍住了。

    邵晓东一摆手:“兄弟,今天咱哥俩好好喝一顿,那……小燕,你麻痹的爱干啥就干啥去吧,我这是给楚兄弟面子,把地上你那两千块去也捡走,麻痹的我不要……”

    小燕连声说谢,捡起钱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楚一眼,随后走了。

    一行人下楼,邵晓东拉着陈楚,电话也不停的打着,到楼下的时候就聚集了十五六个兄弟。

    “走!吃一顿去!”邵晓东招呼着,刚进了一家火锅店,旁边的那个卷毛递过电话:“东哥,来生意了!”

    “麻痹的……”邵晓东接过电话喂了一声,跟对方说了几句,又看了看时间说:“最少两千,你先把钱送来……”

    不多时,一个穿黑衣的中年人进来,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随后又留下一个纸条跟一张照片,随后冲冲走了。

    火锅刚吃到一半,邵晓东这人不喝酒,就招呼众人说:“一人五十,打个叫方正的小比崽子!”

    随后邵晓东让兄弟们往前走,把照片跟纸条递给那个卷毛说:“严子,你头里走,能办了最好!”

    那卷毛点了点头,一行人走出两条大街,都是分散的走的,陈楚跟邵晓东走在最后。

    这时,陈楚看到对面大门写着――瀚城一中。

    陈楚晕了,心想我糙!打他妈的小孩儿啊!

    只见那卷毛在学校门口打了几个电话,身边只有两个人跟着他,不一会儿,从一中门口出来六七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中间那人高高瘦瘦。

    卷毛问:“你麻痹的叫方正啊?”

    “糙尼玛的!”那叫方正的小子从后面摸出片刀就砍,这时从四面冲出十多个邵晓东的人,这些人有的刚才东张西望,有的装买书看报纸,有的就蹲在地上。

    这时都冲过来,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那方正小子的片刀掉了,身后几个学生也被放倒了,卷毛捡落到地上的刀就要砍他,不过,回头看了看邵晓东。

    邵晓东摇了摇头,随后一拉陈楚的胳膊说:“快跑!”

    两人先跑了,身后那些小弟又踹了一阵,也跟着跑,但不是一起跑,而是往四面八方跑,刚跑出一条街,陈楚就见一辆警车已经停靠在校门口了。

    邵晓东哈哈的笑起来:“楚兄弟,你看警察多他妈的傻逼!”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百五十六章 风萧声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五章 宝马雕车香铺路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七章 玉壶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