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零二十章 混中周郎赤壁

作者:久石 字数:13142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更第三更,晚了哈,但熬夜也更出来哈,绝不赖账了。 )

    见陈楚跟邵晓东有说有笑的握着手,两方人关系煞时缓和了,金星也松了口气,毕竟对方四十人,比自己一方多了四倍,真要动起手来,他也没信心。

    而且金星只了解自己,小五跟陈楚的战斗力不错,至于马华强这些人,在他眼里都是小混混,根本不值得一提,能让他看上眼的就只有曹云飞那小子。

    那小子十四岁砍人,心狠手辣,当时叫嚣着要跟季扬单挑,那时候曹云飞才十五岁,季扬已经有些名气了,不管怎么说,曹云飞敢这么放话就是一个爷们。

    就是那小子太生性了,容易整不服,金星看陈楚往回走,自然能不打架最好,在牛逼的人也不想天天打架,而他也瞥了眼旁边的曹云飞。

    只见曹云飞一只手始终放在怀里,即使现在还没有抽出来,脸上表情冷冷静静的,不像其他人,马华强,黄毛那些人虽然咋咋呼呼的,但明显腿在哆嗦,根本稳不住场面。

    唯有曹云飞不急不缓的。金星暗想,这人培养培养,是个人物。

    虽然这段距离不多,但陈楚跟邵晓东边走边交流,两人走的也很慢。

    邵晓东便说:“楚兄弟,我感觉你手下有几个狠的,就不知道他们打没打过架?”

    邵晓东打架小架打了无数了,自然经验老道,只看一眼那马小河抡棒子就知道那小子根本没打过架。

    那么打架能出人命,混子打架大多以吓唬为主,没谁那么牛逼,今天弄死这个,明天弄死那个,杀人不偿命啊!打伤人不给人看病啊!

    得有多少钱,多硬的后台天天弄死人啊!而混子顶多是一刀捅大腿上,见血了,吓唬人,吓唬住了就完事儿了。

    而像刚才马小河那样打发可不行,是混不下去的,刚混几天,整死人了,家里没钱摆平,您那,进去吧!

    牛逼闪电的几天就混进监狱了,进去脑袋就耷拉了,那里面没有最牛逼的,只有更牛逼的。

    陈楚笑了笑:“这帮人真没打过几架……”

    “那哪行呢!这东西得练啊,不练能混么!”邵晓东呵呵一笑。

    陈楚本来也没想到要混,只是想替季扬出头,自己有难,季扬出手,季扬有难,自己也绝对不能看人家笑话。

    这也是他感觉做人的基本道理。

    “这样吧,楚兄弟,你那里的人,我看得出,有下手狠的,要不?跟我去锻炼锻炼?我可没别的意思啊,我已经找来四十来人了,人手够了,不用你的人动手,就是看着,我们怎么打架,打架并不是非要把人打服为止,最好的便是屈人之兵,那是最牛逼的,说白了,就是白对方吓唬住,让他们服软,咱就赢了……”

    陈楚呵呵笑了,心想邵晓东虽然是个鸡头,但没想到还整出个军法来,还屈人之兵,我靠!

    不过,这道理是对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的确是上上策,就像两个国家开始互相吹牛逼,一个说我的导弹能打到月亮上去,卫星么?往卫星里面装炸药,不就是导弹了么!

    一个说我的雷达能把你的导弹秒掉,一个又说我的导弹能拐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十六,能分好几百,你没法拦截……嗮各种高端先进武器,把家底都亮出来吹牛逼,航母,轰炸机,原子弹排着队,手撕鬼子,手榴弹都能仍上天炸飞机……基本上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套路了。

    陈楚点头呵呵笑了:“行啊,我也跟着学习学习。”

    两人计议已定,陈楚一说跟邵晓东去打架,金星不太乐意,认为邵晓东不配,不过陈楚没事儿,他就放心了,领着小五撤了。

    王伟说要回去上课,马华强眼睛一瞪:“上个屁啊!”

    陈楚笑了笑说:“王伟,你回去也没意思,学校都快黄了,估计得来新老师,不然咱的课没法上,这样吧,你哪里不会,到时候我教教你,你信得着我不?”

    王伟一听高兴的不得了,虽然他以前不服陈楚,不过人家现在毕竟是学委了,而且上次好多都是满分的,他心里不得不承认,人家学习好,但是不好意思冲陈楚请教。

    一听这话,立即点头。

    王伟也挺喜欢打架的,但只是被陈楚教训了几顿,被马华强揍了几回,老实了不少,锋芒收敛了,在这些人里面,他不能拔头。

    陈楚,马小河跟马华强一帮人混进邵晓东队伍,本来这帮人都是坐着客车来的,邵晓东就是为了先来跟陈楚打个招呼。

    不过小柳庄离这里可十多里,但是马华强这帮人知道近道,每次要是走大路得十多里,要是走近路也就五六里了。

    众人在荒草垫子里往前走,果然看到了依稀的小柳庄了。

    人一多,有说有笑的,吹牛的人也多,也感觉不出累,并且感觉这些人一起去干架,都热血沸腾的,就连王伟都跃跃欲试,半大小子收到底都有一颗躁动的心,十六七岁的年纪,都愿意得瑟,也是一个不服不个的愿意表现。

    一行人呼呼啦啦的就进了小柳庄,就跟土匪进村子似的,村里人都老远的躲着,这一大帮人,不管咋说,这气势就先压人一头了。

    刚到村里,就有人引路了,那人不是别的,正是卖猪老头儿的儿子,直接引路到刘老七家,那杀猪的叫刘老七,兄弟八个,现在一听兄弟七八人像是笑话。

    但是上一代人,毛爷爷那时候讲究的是人多力量大,所以往死生,一家七八个孩子的不稀奇,十几个的都有了。

    这一家兄弟七人,靠着杀猪贩马为生,农村人把这些人叫做驴马烂子,意思就是倒腾牲口的,没啥是好人,经常强买强卖欺负人。

    那卖猪儿子已经打听好了,刘老七说是去他老丈人家了,等邵晓东陈楚一行人到刘老七老丈人家,陈楚傻了,我靠!这他妈的不是王红梅家么!

    陈楚明白了,早就听说王红梅要定亲,要定亲的,我糙!就他妈的嫁给刘老七啊!

    虽然陈楚不喜欢刘红梅,但是两人毕竟发生了关系,那大白屁股要是嫁给刘老七可够屈的,刘老七二十八了,比王红梅大了整整一轮十二岁。

    这要是以后过日子,王红梅可有的受了,陈楚脑筋跳起多高,而邵晓东碰碰他说:“兄弟,别激动,这事儿是够气人的,但你这么激动容易惹祸!”

    邵晓东跟那杀猪的儿子说:“剩下的钱呢!给我,你可以走人了!”

    “不行!我得看着他挨揍!”

    “行!小子有种啊!”邵晓东接过了钱,看也没看,直接塞进怀里。

    这时,刘老七已经听到风声了,拎着一把铁锹就出来了。

    而且这小子手里还拿着电话,在找他的哥们兄弟啥的。

    陈楚身后的马小河就要拎着棒子往上冲,邵晓东忙摇摇手,示意不要动,随即让众人退后。

    邵晓东站在中间喊道:“刘老七,别几把装牛逼!有本事咱出来打,别砸烂别人家的东西……”

    邵晓东懂得这个,真要是砸人家东西性质就变了,人家说你抢劫都够线。

    他混,或者说凡是混的人,甚至比警察都懂法,混不明白的都混进去了,混明白的,都是压着法这条线混的,就是在河边转,还就是不湿鞋,这混也是一门艺术……

    刘老七挥舞手里的大铁锹骂道:“糙尼玛的小逼崽子们!尼玛的毛都长齐了么!下面黑了吗!还他妈的跟我斗!老子劈死尼玛这帮畜生!”

    他说着话,还是跳了出来,农村的墙头都不高,跳出来之后,邵晓东让人众人后退,随后喊道:“亮家伙!”

    这帮人把手里的片刀棒子都亮出来了,不过刘老七根本没怕,拎着铁锹就抡过来。

    邵晓东摆手让大伙再撤,随后皱了皱眉,忽然喊:“收家伙,捡砖头!”

    四五十人开始在地上捡碎砖,农村砖头没那么多,不过石头却是不少,还有土拉卡,刘老七冲过来,邵晓东便一挥手,这些石头,土拉卡一起朝他咋过去,只砸了一轮,刘老七就被干倒了。

    脑袋已经被砸的出血了,胳膊腿都肿了,邵晓东一挥手上去七八个小子,冲着他的肚子叮咣的就是一顿乱踢乱打,这时看到马老七的兄弟拎着刀冲过来了。

    邵晓东再让大伙捡石头砸,马老七兄弟也捡石头回击,一时间漫天的飞石头,马小河后背都挨着一下子。

    邵晓东拉着陈楚说:“低头,猫腰,往墙根躲!”邵晓东躲在墙根那指挥,老马家这哥们七个被石头砸的满身通红的,都挂彩了,而邵晓东这帮人也有被石头砸出血的。

    邵晓东最后才喊:“往上冲,圈踢他们!”这帮人呼呼呼的往上冲了,也没怎么打,四五十人几个扯一个,就把老马家这几个哥们都干倒了,随后一顿又踢又踹,手上的家伙都没用上。

    但这都够呛了,邵晓东见差不多了,这才扯过被人按住的马老七骂道:“麻痹的服不服!”邵晓东说着拎起片刀冲马老七脑袋就是一刀,不过看着刀砍的挺狠,落下去力量不中。

    “我糙!服了!别打了!”

    邵晓东骂道:“麻痹的,我们不能白来!你看着办!糙你妈的,不明白事儿,现在就挑断你手筋脚筋……”

    ……

    陈楚不得不佩服邵晓东的手腕,硬是讹了马老七一万块钱,没钱你是借,你是去银行取不管,反正这帮兄弟不能白来。

    折腾了一上午,这帮人呼啦啦的从公路上上了客车,亦是分段上的,邵晓东掏出钱就地分钱,受伤的多二百,自己剩下了差不多一万了。

    等第三趟客车过来,邵晓东和陈楚几人才上去,邵晓东直接在客车上就给王伟马华强一伙一人塞了二百,马华强几人推了推,邵晓东笑了:“都是哥们兄弟,别整这些见外的事儿!”马华强一伙也便收了。

    等刚过一个站点,邵晓东就一拉陈楚,随后说:“楚兄弟,我亲戚家在这,咱俩下去。”

    陈楚愣了愣,还是跟邵晓东下车了,不过邵晓东却直接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开到镇里派出所。

    随后直接来到所长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警服的矮个黑胖子正在抽着烟。

    看见邵晓东,眯缝了下眼睛,没说话,邵晓东嘿嘿笑着,从兜里摸出一个准备好的信封,扫了两眼窗外,然后平伸着推了过去。

    那所长没有立即接,而是手指在上面敲了敲,随后笑笑:“糙!哪次都跟老哥见外!”

    邵晓东呵呵赔笑说:“王哥,这点您买包烟……兄弟没别的啥意思,没事兄弟就回去了……”

    “额……晓东啊!”黑胖子扫了一眼陈楚,邵晓东呵呵笑道:“没事,这个不见外。”

    “嗯……最近,你消停点,我听到点不好的事儿,我不好说啥,但哪次你都对哥哥够意思,老哥有一句和你说,也不怕你不爱听,咱是狗就做点狗事儿,懂点当狗的规矩,别去惹狼,也别去热乎老虎,你懂我的意思么?嗯……”黑胖子没等邵晓东说啥,他直接又说:“我觉得你懂我的意思。”他说着把信封塞进怀里,又呵呵笑了:“哪天来老哥家,你嫂子炒几个菜,陪老哥喝几杯……”

    邵晓东眼睛转了转:“一定一定,王哥,没啥事我先走了……”

    “唉,去吧去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零二十章 混中周郎赤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零一十九章 故垒西边,人道是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零二十一章 师走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