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二十九章 羽扇纶巾

作者:久石 字数:1283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呼呼!弟兄们保持住月票前三十名哈,那就每天六更,不食言啊!石头垒2群85685299,,石头垒一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大家加入。)

    正在这时,走廊里又乱了起来,陈楚眉头一皱,忽然一端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哎呀!季扬兄弟!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一边说着,一边一行人走了进来,曲九在前,身后是穆国良一行人。

    “麻痹的……”金星上前去抓穆国良,被人拦住。

    曲九正色道:“金星,亏你也是混过的,马猴子栽赃家伙给咱们,让咱们窝里斗,你不想想看,如果真是穆国良干的季扬,他今天会跟我来么!金星,是马猴子干的!”曲九叹了口气。

    想要看看季扬,不过那白布已经盖上了,曲九眼睛转了转,看到了陈楚,还有他身后的马小河,他一直对马小河很是忌惮,咳咳两声道:“楚兄弟也在这,正好,楚兄弟是明白人……哎!本来今天尹哥也要来的,但是……”

    曲九说到这,抽泣两声道:“尹哥一听到季扬的消息,就……就病倒了……今天我来就是看看能帮着料理料理后事……”

    “不用了!”金星已经怒火中烧,低喝了一声道:“穆国良,马猴子我要干死,你我也不会放过……”

    穆国良冷笑一声,曲九见呆着没啥意思,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道:“一点心意……”

    金星要把钱打落,陈楚忙接过来放到桌子上说道:“这点小意思也是季扬应得的,他给尹胖子卖命那么久,这点点回报真的不值得什么。”

    “额……呵呵,对,对,对,还是楚兄弟是明白人。”曲九正了正领带又说:“若是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助,打个电话,我们先回去,节哀顺变……”曲九领着十几人退去。

    他走不打时间,走廊再次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这次是三四十人,领头的是一个秃子,旁边跟着一个留着陈浩南那样头发的打手。

    正是马猴子与刀夺。

    “哎呀!季扬兄弟,我们来晚一步!”马猴子人还没到先大声说了一句。

    “妈了个比的!”金星又要冲上去,被黑子一行人扯住。

    马猴子朝病房里看了看,眼睛落在陈楚跟季小桃身上,笑笑说:“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人总要死的,我也不能白来,给季兄弟带了点钱,送他一路走好!拿上来!”

    人群分开,马猴子手下小弟笑嘻嘻的端过来三个画圈,还有几捆烧纸。

    陈楚抓紧的拳头松开,松开再次抓紧。

    “怎么?想打架?”马猴子看着陈楚咯咯奸笑:“小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是吗?”陈楚忽然笑了,朝前走了两步,抚了抚头说:“马猴子,你上次好像揍过我?”

    “我糙尼玛的怎么跟我们马爷说话呢!”马猴子身边一个保镖冲过来,陈楚还没动,曹云飞冲过去一脚,踹中那人小腹。

    那保镖后退一步,捂住小腹,想再冲上来,不禁皱了皱眉,显然这一脚不轻。

    而马猴子身后的刀夺这时踏步而上,陈楚身后的马小河忽的冲了过去。

    刀夺冷笑一声,骂了句糙,见马小河两手抓过来,刀夺顺手牵羊,抓住马小河双肩往下一压,下面膝盖猛点,一下,两下,三下,点了马小河十几下,马小河已经满脸是血。

    刀夺刚一松动,忽然感觉自己大腿被人抱住,随后马小河大喝一声,把刀夺整个人抱了起来,随后咚的一声,像是一发炮弹似的,马小河抱着刀夺一起撞到墙壁上。

    刀夺的头磕到墙壁,头被磕破,鲜血留在雪白墙壁一条印记,刀夺疼的嗯了一声,抬起肘部就要朝马小河后背砸去,此时曹云飞伸手入怀,而身后的众人也都从身后摸出了家伙。

    马猴子眼睛转了转,大声道:“停!”

    陈楚也冲马小河喊了一声:“回来!”

    马小河满脸是血走了回来,而刀夺也手捂着脑袋,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淌。

    马猴子面目扭曲了一阵,旋即嘿嘿笑了:“行,行啊!有点货啊!你叫陈楚对吧!你不是大杨树镇中学的么!你给我等着……”

    陈楚摸摸鼻子:“马猴子,我陈楚喜欢低调,但今天这句话我应该跟你说,不过既然这句话你已经说了,我就换一句,点天灯,跟活扒皮,你选一样?不用现在告诉我,你先慢慢想,等到时候了,再告诉我,我让你感受感受滋味儿……”

    “糙!小逼崽子,装鸡毛牛逼啊,季扬都不好使,你是个篮子!有种就来世纪迪厅找我,为他妈的整死你这帮小逼崽子,这是医院,我不想在医院打架,我是文明人……哈哈哈……懂不?糙!走了!”

    马猴子一挥手,手下护着他走了出去。

    上了车,马猴子骂了一句:“麻痹的,给我查查,那两个小崽子是谁?能拉过来最好,拉不过来单独废了他,妈的,挺硬啊!”

    马猴子这帮人走了,才把金星松开,金星几脚踹碎了这些画圈,撕碎了烧纸。

    陈楚闭上眼,喘深呼吸两口气,这才说道:“你们都出去吧!让我想想!”

    众人走出病房,邵晓东拉了拉季小桃,也最后走了出去,随后门合掩。

    陈楚再次掀开季扬身上的白布,手扶住额头,拉了把椅子坐到旁边。

    控制了下情绪,这才低声说:“扬子,你走了,我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死,我知道人是要死的,糙!我挺想你的,你他妈的走也不说一声,我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糙!啥也不说了,本来我是要娶季小桃的,我们都说好了,你别看我色,但是我是第一个答应娶小桃姐的。

    男的么,说话就应该算数,所以,我第一次答应人家了,就应该娶人家,对吧!我知道你反对,也没敢告诉你,这段时间也没和小桃姐来往,但现在你放心吧!我会让小桃姐找个好人嫁了,不用等我,麻痹的,你说你欠我一条命是因为我救了小桃姐,我救自己老婆算什么救命!不过没有你,我早被闫三领人干废了,我欠你的!妈的,不多说了,我知道是马猴子,穆国良害的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替你报仇,反正你兄弟我肯定和他们拼命了!大不了还你一命了!行了!妈的,我这辈子也不屈了,糙了那么多女人,死了也值了!”

    陈楚说着擦了擦眼睛,摸出了一把攮子,擦了擦又揣进怀里:“季扬,你是被攮子干死的,我这把这是老疤的,我就用这把攮子替你报仇!呵呵呵,报不了仇我他妈也下去跟你一起喝酒去,跟你谈谈我是怎么糙你妹子的,嘿嘿哈哈……”

    陈楚笑了两声,哭了两声,长身站起,揣好了攮子,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衣襟被抓了一下。

    陈楚一愣,停下脚步,回过头,见季扬的手正抓住他的衣襟。

    “我,我糙,诈,诈尸了?”

    “糙尼玛的陈楚,你敢动我妹子……”一动不动的季扬缓缓睁开眼,陈楚一下蒙了:“你……你,你咋活了?”

    这时,门被推开,邵晓东,季小桃,金星三人走了进来,随后进来的还有两个医生。

    随后门被关严,那医生指着x光片子说:“看吧,就差一点点,就扎进脾脏了,再往前一公分这人就没救了,现在趁着没人,你们赶紧走吧,唉,得罪谁不好,非得罪马猴子,尹胖子,你们还一起得罪……”

    金星这时候掏出一沓钱塞给那两个医生,眼泪汪汪的连声道谢。

    两个医生推脱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下了,那可是好几万呢。

    而且他们还要伪造死亡档案之类,也需要用些钱润通。

    两个医生走出了房间,随后又送来了几件白大褂,让季扬从里到外的换上。

    众人忙活着,陈楚傻眼了,季扬身体虚弱,嘴唇泛白,但季小桃金星驾着他,给他开始换衣服了。

    邵晓东忙推了推陈楚说:“赶紧帮忙啊,这事儿就咱几个知道,别人不能透露。”

    陈楚往前凑了凑。

    季扬看见他就烦:“滚……滚一边去……”

    季小桃白了陈楚一眼说:“我哥让你滚,你就滚啊,你平时那机灵劲儿哪去了?刚才给我哥那报仇的勇气哪去了?快点帮忙啊你!”

    “啊!大哥,我来给你穿鞋。”陈楚忙笑嘻嘻的给季扬穿鞋,季扬气得一呼吸肚子就疼。

    两人扶着季扬,邵晓东先去探路,随后穿着医生服装的季扬刚走了几步路就坐进了车里,不过却是疼的冷汗直流。

    车子绕了好多弯路,最后在县城开发区停住,这里人不多,邵晓东先下车探路,随后两人扶着季扬,装作漫步似的,来到三楼。

    这是邵晓东买的一处房子,等把季扬安顿好了,众人这才舒出口气。

    季扬看了眼邵晓东说:“晓东,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季扬这辈子会记得的。”

    邵晓东苦笑道:“季哥,你别多说话了,好好养伤,我昨天跟楚兄弟都说了,咱是一条绳上拴的蚂蚱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动手那么快,还好我手下小姐发现的早,这才把你送医院了,不过……我感觉这件事蹊跷。”

    邵晓东呼出口气,随后又说道:“穆国良不可能杀不死你,我感觉他是故意放你一马,不然那一攮子能给你穿个糖葫芦,那谁都救不了了,为啥偏偏离脾脏不远,短暂休克,然后你能恢复意识?我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了。”

    季扬眉头皱了皱,也觉得有些不对,不过哪里不对他也不知道。

    陈楚呼出口气说:“或许,穆国良不想让扬子死。”

    邵晓东点头:“我感觉也是,你看,穆国良现在就像是以前的季哥,季哥离开尹胖子洗手不干落这个下场,穆国良是兔死狐悲……呦!我明白了,穆国良是让季哥活着,跟尹胖子拼个鱼死网破,他要当老大!”

    ……

    邵晓东也只是猜测,几人又忙活了一阵,陈楚就留在这个三室一厅一百多平的房子里照顾季扬。

    季小桃也在,而邵晓东敏锐的狠,在这房子四周留下很多眼线,一有发现,马上转移,而第二天季扬也要象征性的简单办一下葬礼,当然老爹老妈也要装着哭几声了。

    晚上守夜的时候,季小桃让陈楚去守下半夜,陈楚先回去睡一会儿,季小桃陪着季扬一阵,而季扬已经瞧出妹子心烦意乱的。

    轻轻说:“小桃,你去陪楚兄弟说说话,去吧,我没事。”

    季小桃揉了揉眼睛,忽然低下头,咬住了下唇,轻声撒娇又害羞的说了句:“哥……”

    季扬心疼的摸了摸季小桃的头发,然后说:“陈楚是个好人,你今天非要试探人家一次,看吧,对你负责,也对我这个老哥负责,去吧,只要你愿意,老哥不管了,不过,男人风流点也不是坏事,他那个东西……我们一起撒尿的时候我见过,你自己恐怕受不了……”

    “哎呀,哥,你说啥呢你,有你这样当哥的么,和妹子说这种话……”季小桃脸像是醉了般的,升腾起两团红霞,不禁看了看陈楚开着门的房间。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二十九章 羽扇纶巾)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八章 雄姿英发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章 谈笑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