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三十七章 流血不流泪

作者:久石 字数:1285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鲜血顺着三角攮子中汩汩的往外流出,像是水袋不扎漏了似的,这汩汩的鲜血在夜中显得是黑色,仔细看便是那黑红黑红的。

    这汩汩的鲜血有些**辣的烫手,刚才那混子双手紧紧抓住陈楚的左手手腕,两眼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紧紧的盯着他。

    那人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看似普通甚至有些柔弱的年轻人会对他突下杀手。

    陈楚这是第一次捅人,攮子穿进那人身体,陈楚感觉那滚烫的鲜血烫着他的手腕,手腕又被那人死死的抓住,在他圆睁的瞳孔中亦是在慢慢的涣散,抓住陈楚的手也渐渐的无力。

    陈楚右手尽力的捂住那人的嘴,左手有些不得劲儿,但手中的攮子还在他肚子里狠狠的搅了两下,往外抽的时候发现根本抽不出来,那人的双手像是聚筋似的狠狠的箍住他的胳膊。

    陈楚忙松开了攮子,甩掉那人的手臂,见他已经软软的倒在了迪吧墙壁的阴影里。

    他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随后看到黑衣已经冲到了迪吧门口,举起手里的砍刀冲着玻璃门里面的一个黄毛小子狠狠的砍了三刀,那人用胳膊挡住,不过还是被快速的三刀中一刀砍中了头部,软软无力的倒在玻璃门里,而后曹云飞,严子已经冲了进去。

    “糙!”陈楚一股热血再次沸腾燃烧起来,看了看被自己捅倒的混子,一把抓住攮子把手,脚下用力往他的身体上一踹。

    一股鲜血再次迸射而出,飞溅在陈楚脸上。

    陈楚摸了一把,掏出黑布绷住眼睛以下,在后脑系住死结。

    拎着鲜血淋漓的攮子快速的冲进了世纪迪吧,后半夜的迪吧微弱的亮着灯光,陈楚来过这里,并且在邵晓东搞到的情报中把这里的情况都记忆的无比熟悉。

    甚至他在夜晚琢磨的时候,冲上二楼用多少步都计算出来了。

    陈楚抢先一步马小河在严子之后冲了进来,一见守候在一楼大厅的还有四个人,比自己想象的多的多。

    这时黑衣喊了一声:“老大,上楼,下面交给我!”

    陈楚见黑子已经挥舞砍刀以一敌三,而剩下的那个曹云飞栖身而上,毫无犹豫的两尺多长的宰牛刀直接从那日肚子捅了进去,随后刀尖动他的后背透过,随即踹出一脚:“去你妈的!”

    宰牛刀抽出,那人哎呀撕裂的痛叫一声倒地。

    “严哥,这交给你跟黑哥了,我跟老大往上冲!”曹云飞说了一声,随着陈楚往楼梯上冲去。

    陈楚心里一愣,暗想曹云飞比自己狠啊,不愧是砍人进去的,平时话很少,一动起手真他妈的干脆利落了。

    严子跟黑子和另外三人乱砍,陈楚跟曹云飞往楼上冲,身后的段洪兴愣了愣,也跟着冲,而马小河跟黄皮有些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这时,曹云飞回头骂道:“麻痹的往上冲,见人就给我砍!”

    两人这才醒悟,这第一梯队,除了曹云飞,严子,还有黑子剩下的包括陈楚都是第一次砍人了。

    陈楚几步冲到楼上,看到2018房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飞起一脚,咚的一声踹开了门板,这本亦是结实,不过陈楚这一脚算是寸劲了,人在危机关头爆发力惊人,况且他每天锻炼的功夫,这时功夫底子发挥了作用。

    咚的一声闷响,门应声而开,陈楚刚要进去,曹云飞抢先一步说:“老大我先进!你在门口守着!”

    曹云飞说完一马当先倏地窜进门里,巨大的门响,让房间里的人立即清醒,但第一个感觉便是什么东西塌了,但下一秒自己的房门便被嘭的踹开。

    屋里关着灯,黑漆漆的,曹云飞握着宰牛刀直接奔到床前,感觉到像是有人在床上,只是一片模糊的黑影,倏地宰牛刀在手中变化了一下方向,反手握住了刀柄,大拇指顶住刀柄头上,狠狠的从上往下扎着。

    这样刀刺入的更深,要比捅人更能使上力道。

    床上忽然尖叫起来,模糊中竟然是三个黑乎乎的影子,曹云飞冲着一个扎去,那影子骂了一句:“他们的!”随即板过旁边的一个身体挡住了曹云飞的宰牛刀。

    尖叫声中,夹杂着扑哧扑哧两记宰牛刀的刺入身体的声音。

    那光秃秃的影子旋即抓住被子往曹云飞身上一抖,被子展开,曹云飞宰牛刀凌空一甩,砍中被子,而他的小腹也被踹了一脚,那黑影同时窜出门去。

    刚到门口,陈楚的攮子就到了。

    那人正是赤身**的马猴子,陈楚的攮子也到了,另外两个房间里也窜出两个炮手,两人一人秃头,身材不高,另外一人五大三处,那秃顶穿着黑皮夹克,手里握着一把砍刀,那高个身材则是拎着一只铁棒。

    陈楚双目微眯,直奔光着腚的马猴子,随即四处灯光打开,楼上楼下喊声一片,而曹云飞此时也冲了出来,外面的灯光照亮了里面的情景,两个**裸的女人,一人已经后背满是鲜血的倒在床上,鲜血染红床单,而另外一女人已经吓得哆哆嗦嗦,连叫喊都忘记了,全是赤条条的坐在那已经傻了。

    马猴子虽然快五十岁了,但打打杀杀一辈子了,经验十足,陈楚攮子捅过来,他手一翻,竟然扣住了陈楚手腕,接着借力往外一甩,陈楚便飞了出去。

    陈楚万万没想到,马猴子身手亦是不简单了,马猴子掀翻陈楚,光着脚啪啪啪连续踩陈楚的头,陈楚躲过,一咕噜爬起来,手腕还被马猴子手上的鸭口刁住,攮子一时发挥不出作用。

    而那鸭口便是大拇指与其他四指分开,形成的一个擒拿的手势,很像鸭嘴,这鸭嘴扣住人的手腕,想挣脱除非比对手力气大出许多了。

    陈楚倏地靠近马猴子,膝盖狠狠一顶,垫中他小腹,马猴子吃痛,哎呦一声弯腰下来,陈楚的一个横肘打过去,正中马猴子的下巴。

    这一下马猴子就蒙了,脑袋嗡嗡作响,眼前发黑,晃了一下差点晕阙过去,不禁蹬蹬瞪退后三四步,这时那三个炮已经全冲了出来,一人对付曹云飞,两人护住了马猴子。

    这时,外面也传来的刀夺的声音:“麻痹的!给我砍!一个也别放过!”

    曹云飞大声说道:“老大!撤吧!”

    陈楚看着近在咫尺的马猴子,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不得不往回撤了。

    陈楚大喝一声:“撤!”

    自己先退了两步,曹云飞立即横到陈楚跟前,手中的宰牛刀噼噼啪啪的乱甩,而陈楚发现,一条黑布已经把那宰牛刀跟他的手腕缠绕在了一处,不然马猴子炮手的铁棍早就把他的刀磕飞了。

    门口狭窄,陈楚扯了出来,走廊里马小河跟段洪兴已经轮着砍刀,两人堵住走廊口,拦截着刀夺一行人。

    陈楚再见二楼走廊黑乎乎的不下二十几人了,有的人还穿着裤衩子就拎着家伙冲出来了。

    陈楚大喝撤退,几人鱼贯从楼梯冲了下来,这时一楼也冲出十多个马猴子的手下,陈楚一行人刚冲到玻璃大门口,二楼的马猴子已经披着一件大衣冲了下来。

    “妈的!”陈楚回身攮子刷的甩了出去,攮子在半空中发出尖锐的嘶嘶呼啸,马猴子下意识的一歪头,那攮子顺着他的脸划了过去,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当啷一声落地,马猴子的右边脸划出一道血痕,他更是瞪着血红的两眼指着蒙着面的陈楚骂道:“兄弟们,那个是领头的!谁抓住他!我他妈的给他一百万!”

    这时,陈楚领人往外扯,这些人手里的砍刀挥舞的就剩下的简单的劈砍,胳膊近乎麻木了,刚退到了门边,马华强已经开着面包车吱嘎一声,停在了门前。

    里面的黄皮刷的一下拉开车门,大声道:“快上车!”

    陈楚要抵挡在最后上车,而朝云飞跟黑衣几乎同时喊道:“老大上车!”

    此时,马小河虎小子来了劲儿,大伙都一阵狂砍没多少力气了,他却是劲头十足,手里多了一把砍刀,不知道从哪里捡的,冲冲过来的刀夺一行人猛砍猛剁,两把砍刀守在玻璃门前,刀夺的人一时竟然没冲出来。

    马猴子气得大喊大叫:“砍死那小子!砍死堵门口那小子!”

    马小河堵住门口,陈楚等人顺利上车,马小河最后朝人群耍过去一把砍刀,人群中有人传来哇哇痛嚎。

    随后才快步跑到面包车门前,刚抓住车门,马华强一踩油门已经开走了。

    马小河忽悠一下,身体抓住车门荡了一下,随后里面的兄弟抓住他把他拽进车内。

    黑子钻进了副驾驶,冲马华强说道:“兄弟,别着急,稳当点,就跟平常开车一样。”

    马华强点点头,但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了。

    方向盘都跟着湿乎乎的。

    迪厅外停着十多辆车,马猴子的人追出来,正要纷纷上车,冯猛拎着砍刀跟着一行兄弟脸上系着黑布冲了上来,刚才他们冲进去,已经憋着一肚子火了,这时冲过来就是一顿猛砍猛剁,迪厅门口瞬间被偷袭的砍倒了七八人。

    冯猛又砍了一阵,见刀夺已经重新组织人,而且从人群里冲过来。

    冯猛大呼一声撤,他又自知之明,以前跟马猴子干架很多次,能跟刀夺硬拼的也只有季扬了。

    冯猛也是打的快,撤的也快,他开着面包车跟陈楚往相反的地方跑。

    马猴子的人两边看了看,随后上车直接朝冯猛这边追了过来。

    而陈楚在动手前,逃跑的路线已经想好了,专门钻胡同。

    而从冲进去,到最后撤出来,顶多十分钟,陈楚原计划撤出来面包车扔到郊区,随后步行回去。

    不过,这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忙给冯猛打去电话。

    接通后,陈楚淡淡道:“兄弟们怎么样?”

    “老大,兄弟们都挺好!马猴子的人好像在后面追,刚才被我们钻胡同甩了……”

    “好,冯猛,把面包车停在兄弟迪厅,然后你们分散回邵晓东那,懂么?”

    冯猛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老大,明白了!”

    陈楚挂了电话,这时黑子从副驾驶探过头,大黑脑袋嘿嘿笑了说:“楚哥,你是想嫁祸给尹胖子对吧!”

    “呼……”陈楚叹了口气道:“试试吧,最好他们能狗咬狗才好!”

    这时,街道上竟然传来了警笛声,两辆警车竟然从对面行驶过来,陈楚一愣,心想不是说话的半个小时时间警察不会出警么!

    他打开手机一看,这才过了十五分钟。

    陈楚忙说道:“马华强,放慢车速。”

    马华强一愣,刚才他刚想加速,没想到陈楚嚷放慢速度,不禁有些纳闷,但还是放慢速度了,只是头上的汗呼呼直冒,毕竟他平时都是小打小闹,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了。

    车上的兄弟们都俯身蹲下,陈楚透过模糊的车窗玻璃,看到第一辆警车驶过之时,后面竟然坐着一个女警,娇美的面容在夜晚多了一份冷傲与英气,正是那个副大队长韩潇潇……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三十七章 流血不流泪)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六章 城春草木深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八章 复仇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