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中儿正织鸡笼

作者:久石 字数:1279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楚把季小桃手推下去的瞬间,季小桃已经满眼蓄满了泪水。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陈楚微笑着踱步而出。

    “等等!楚哥,我跟你一起走!”严子刷的站起身来,回头看了看季扬,金星,小五,随后目光落到邵晓东身上。

    邵晓东却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脸上还是洋溢的淡淡的微笑。

    “糙!”严子冲邵晓东嘀咕了一句,邵晓东呵呵笑道:“严子,坐下!”

    “哼!”严子转身忿恨离开,大步追上了陈楚。

    小五则咚的一声甩上门。

    进屋说道:“麻痹的,真以为自己是老大了?我糙!”

    金星也骂道:“小毛孩子,在季扬面前称老大?我靠!还整什么西楚团?啥几把玩意,扬子,半个月你差不多恢复了吧,到时候咱兄弟召集起来,混天团重新出山,开干!糙!还他妈的西楚团,西楚个几把!”

    邵晓东哈哈笑道:“金哥,陈楚他这叫不自量力。”

    “唉,你们都言重了!”季扬叹口气说道:“我跟陈楚是兄弟,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能这么说我楚兄弟!”

    金星忿然道:“扬子,你拿他当兄弟,他拿你可是,你还没死呢,混天团就改成西楚团了!咱手下兄弟都不被重用了?打马猴子场子冲进去全是他手下,咱手下就在旁边吃边,而且用的那手段,简直不是老爷们……”

    小五也说道:“还有,陈楚这人也色,在面包车上就跟那个骚货方阳阳搞,两人下去了还跑野地里搞四十多分钟呢,这事儿季哥,金哥我都在场,他跟小桃姐已经有关系了,不好好对小桃姐,还当着季哥的面就开搞,我靠,真他妈的是人了……”

    季小桃闭上眼,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呼出两口气,捂着脸跑回卧室关上门,扑倒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邵晓东掏出烟递给金星,金星看了看季扬。

    邵晓东笑道:“没事,季哥也来一根,伤都差不多了,呵呵……”随即又给小五一根。

    邵晓东吐出一口烟雾才说:“季哥,你绝对够意思,只是陈楚有点……有点没有自知之明!”

    “对!晓东,你这话算是说对了!”金星搂住邵晓东肩膀亲热的说道:“陈楚他是啥啊!一个小孩儿,家里死穷死穷的,糙,也就是看在季哥的面子上,我才叫他一声楚哥……哈哈,就是没自知之明……”

    季扬看着邵晓东笑了笑:“晓东,陈楚手下那几个人战斗力到底怎么样?”

    “呵呵,季哥,陈楚那些人就是一帮小屁孩儿,刚冲进迪吧就被人家给砍出来了,要是没有黑子,冯猛兄弟那些人的接应,早就让人砍成肉泥了,我那天没去,是没看到陈楚那帮人狼狈样,他们也只能去农村干马猴子老爹老妈的能耐,人家都是老头儿老太太,不打都活不了几天了,听说那老头儿像是活过来了,老太太没抢救过来,我糙,老太太都不几把放过,不地道……”

    季扬看着邵晓东点头笑了笑。

    金星也说:“这要是我不在这保护季哥,我领着冯猛,黑子十多个人,冲进马猴子迪厅,他们就是有四五十人也不好使,也照砸不误,黑子打完架就跟我们打电话了,说这架打的憋屈,不过瘾,竟他妈的跑了,不如跟季哥混的时候手起刀落痛快……”

    众人聊到了晚上,季扬被搀扶着下了床,他扶着季小桃的房门敲了敲说道:“妹子,还睡哪,起来,给兄弟们做点饭,都到饭点了……”

    季小桃在房里喊:“你们去吃生米生肉去吧!我没时间伺候你们这些白眼狼!”

    季扬呼出口气,手扶着额头,心想陈楚要不整出个什么西楚团,他真让他当这个老大了,但改了自己的名号,手下兄弟都不答应,而且还让狗屁邵晓东当狗头军师,砍人这点破比事儿都在脑子里呢,用人参谋什么啊!领人干,警察来了跑,窜胡同,还画图?真是哪门子的混?自己从十六七开始领人干架,从来没画图,对方几倍于自己的人,他照样领着兄弟们杀进杀出……

    季扬叹口气,对他这个妹子,他是一点办法没有的。

    便让小五下楼切买菜买酒去了。

    ……

    邵晓东不胜酒力,喝了两瓶啤酒话就多了,最后打着酒嗝跟季扬告别。

    邵晓东刚走,金星就糙的说了一句:“你看这小子!怂货一个……”

    “嗯……”季扬叹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住的还是人家的地方。”

    金星吃了口肉说道:“扬子,好说,黑子已经把他在市里的台球厅倒出来了,以后那就当咱的场子,妈的,这回就好好的跟马猴子,尹胖子他麻痹的死磕一回儿了!就等你伤好带领着兄弟们干了!陈楚不行,窝窝囊囊可能是娘们玩多了,小孩儿一个!”

    季扬放下酒杯说:“以后不许再说楚兄弟坏话了,我们干我们的,楚兄弟弱以后有难处,大家还是兄弟,两肋插刀在所不惜,对了,金星,那个……明天,你在我户头上取五万块钱,给瀚城公安局赵副所长送去,就说,我季扬半个月以后出山……”

    金星道:“扬子,你的伤半个月行么!”

    “糙,我也不是纸糊的,咋就不行呢,来,喝酒!”

    三人撞撞酒杯喝了一大口。

    ……

    邵晓东出了开发区,走了一段路,给严子拨出电话。

    过了半天,严子才接。

    “严子,你在哪呢?”邵晓东问。

    “糙!跟楚哥在一块呢!”严子把楚哥两个字说的很重。

    “呵,就认得楚哥,不认得东哥?!”邵晓东呵呵笑道。

    “滚!你麻痹的邵晓东,我今天就告诉你,我跟你绝交,以后别几把给我打电话,你他妈谁啊你!”

    “我糙!”邵晓东笑了:“严子,你让楚哥接电话!”

    “去你妈的,楚哥说了,没时间!”

    这时,陈楚接过电话笑道:“晓东,我们在水库呢!”

    “好!马上到!”

    邵晓东挂了电话,打了个车,随后开向水库。

    这水库是齐冬冬的地盘,上次陈楚就在这里跟朱娜发生的关系。

    陈楚此时看着远处的波浪,他没见过大海,甚至连水库都是第一次来,一直在农村呆着了,上次跟朱娜在这里,就想着怎么上人家身子了,再说是晚上,就感觉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像是打怪兽似的,陈楚吓得不敢看。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一点,陈楚跟严子简单吃了碗面,他就站在着看着一漾一漾的水浪。

    水浪拍击着礁石,这节奏连贯的,让他一阵浑身舒爽。

    陈楚摸了摸中指上的玉扳指,感觉这玉扳指在这有水的地方,仿若更是潮湿一些了。

    秋天风渐渐硬了,虽然是在中午时分,阳光正浓之时,但这风依旧徐徐凉意沁人心脾……

    水库离着开发区也就十几里路程,不久邵晓东就打着出租车看到一块大石头上的陈楚。

    给了出租车的车钱,邵晓东快步走了过来。

    刚到旁边,严子就冲过去,抓住邵晓东的脖领,挥手一拳,正打在邵晓东嘴角上。

    “糙!”严子骂了一句,这一拳就把邵晓东打翻在地。

    “严子!住手!”陈楚喝了一声。

    邵晓东笑了,站起来冲严子说道:“行啊,严子,你够意思啊,咱两三年了,你他妈的敢打我?”

    “邵晓东,时间不再长短,在乎的就是为人义气二字,你他妈的没义气,我跟你断交!”

    “我靠!我没义气?还是季扬金星狗人?我昨天就和楚哥说过要培养自己的兄弟势力,季扬的兄弟始终要回去的,怎么样?我说错了么?”

    “滚……滚他妈季扬那边去!”严子骂了一句。

    陈楚摆摆手,风吹拂起他略微长了些的头发,呼出口气道:“你别打晓东,季扬始终是狼,以前这只狼已经累了,想休息休息,但现在这匹狼饥饿了,就需要吃很多东西,哪怕同样一只狼去跟他强食物,他或许也会咬死他的,这是动物的本性,也是人的本性……”

    严子说道:“楚哥,但你就不是这种人,我还记得咱成立西楚团的时候,多牛逼啊!”

    “呵呵,可能我还没到那个时候。”陈楚说着又看了看绿油油的水库。

    指着远方说:“严子,晓东,你们说前面是什么?”

    两人一左一右站到陈楚两边。

    严子哼了一声说:“楚哥,水库呗,那玩意还能是啥?”

    邵晓东往远处看了看说:“楚哥,前面……前面是姚而河,姚而河有的地方挺深呢!比咱这水库大……”

    “哈哈……”陈楚笑了一阵。

    “严子,晓东,你们看,前面是大海!”陈楚皱着眉头,手指了指前面那水天一线的地方说。

    两人眯缝眼看了几眼道:“楚哥,那哪有什么大海啊!”

    是啊!没有啊!不就是咱这水库么,水库那边是姚而河。

    陈楚摇头道:“兄弟,万千水渠汇聚于河,万千河渠汇集于江,长江黄河再大亦是要归于茫茫大海……”

    “楚哥,你说的这是啥意思啊?”严子问。

    “糙!这你都不明白,楚哥是让你把眼光放远一点,猪!”邵晓东一拳打在严子脑袋上。

    “哎呦!”严子忙揉了揉头,两人相视一笑。

    陈楚呵呵笑道:“晓东说的对,我们眼光是应该放远一点,世界很大,而这只是小小的瀚城而已,小小的大杨树县,而我还窝在大杨树乡,小杨树村,就像咱这水库一样,再大也只有如此了,如果你再往前看,有姚而河,再往前是华松江,再往前可能就是大海了,就像瀚城以上还有春城,比春城好的还有沈城……还有京城,不知道你们呢,反正我是没去过京城了……”

    “嘿嘿,我们也没去过……在电视上看到过……”两人都笑了。

    陈楚也笑道:“我们……就把这小小的瀚城留给尹胖子,马猴子,还有季哥,让他们三足鼎立去争夺吧,我们去更广阔的天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们在大城市打出一片世界,不比这小小的水库强多了么!我们要的是大海,不再是这小小的水库……”

    陈楚的话让两人豁然开朗,仿佛已经看到蔚蓝的海洋,还有大城市的紫醉金迷,无限诱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四十八章 中儿正织鸡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儿锄豆溪东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九章 仇人让他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