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五十八章 雁过也,慧兰心

作者:久石 字数:1227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脸上笑嘻嘻,没有好东西,虽然有点武断,不过,一脸微笑的走过来的人,大多是想在你身上有利可图的,小心这样人还是要好一些。

    陈楚只是感到那人笑容有些不自然,而且眼睛有意无意的在柳冰冰身上打量一下,随后又快速的收回了目光。

    两人坐到了出租车的后面,而副驾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有些疙疙瘩瘩的,还有粉刺,麻子啥的,总之,那张脸不太好看,穿了一身普通的黑衣服,头发有点像张国荣那种发型,稍稍长些。

    这种人很像游手好闲的混混……

    陈楚只是凭直觉,手轻轻的摸了摸右手手腕的褐色护腕。

    里面有十枚长长银针,短针也有二十五枚,他后又增加了一些,陈楚偷偷的把护腕扯下,放到了左手上,这样右手出针便容易些了。

    车子开始启动不久,那副驾驶的男的便抽起烟来,柳冰冰不禁咳咳的捂着鼻孔。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是不能抽烟喝酒的,而且柳冰冰平时就很讨厌烟味儿,陈楚淡淡的说道:“那位兄弟,你能不能把烟掐了。”

    “我糙!你跟我说话呢?”那男的转过脸,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而且手往下耷拉着,他的手指挺粗,陈楚随后看到他五官还算端正,两只眼睛离着有些远,并且眼睛是那种三角眼,挺大,而粗短的手上的拳骨有些平,他头上的太阳穴不像普通人那样有坑深陷,而是有些鼓。

    陈楚呼出口气,太阳穴鼓的人,一般都是练家子,功夫强到一定程度,太阳穴头能冒出小包来,那便是中气充足,并且身体也强横。

    手指短粗证明经常磨练,而拳骨平整,只能有一个解释,便是经常打击沙袋,那拳骨便是磨平了的。

    陈楚淡淡的笑道:“不错,就是和你说,把烟灭了,不然我们下车……”

    “咳咳……”那个胖司机咳嗽两声说:“这位兄弟,还是把烟掐了吧,毕竟这还有个女孩儿。”

    那司机说这话,不经意的看了三角眼一眼,又看了看他放在膝盖下面的黑皮箱,三角眼眼睛翻了翻陈楚,随后骂了句:“糙!”

    把烟扔到了车窗外,车这才继续往前开。

    一路上,陈楚见那个三角眼手里不时的摸着那个皮箱,那皮箱黑黝黝的,像是电影里上海滩的那种皮箱,一整一个皮箱里面放着毒品,另个皮箱放着一沓沓的钱,然后双方交易,交易后又开始互相掏出枪来一顿扫射。

    而此时,那三角眼淡淡问道:“你们瀚城谁最牛逼?”

    那胖司机想了想乐了:“牛逼?呵呵,公安局局长最牛逼。”

    “糙!呵呵……”三角眼也笑,想摸出烟,随后又松开了手。

    “我说是混的……”

    那司机呵呵笑着说:“以前是马猴子,尹胖子,季扬也挺牛的,不过后来季扬退了,马猴子跟尹胖子牛,现在还有马猴子手下的刀夺,尹胖子手下的穆国良,那个……小吕子(小偷)领头的孙胖子……最近好像还有一伙蒙面的人,也挺猛,把马猴子干的挺惨,马猴子认定了是尹胖子干的,两伙人正干架呢,不过道上也有人说是那伙人是吃生米的,就是刚兴起来的……”

    “糙,一帮小逼崽子……”这人一根烟叼在嘴上,随后又在手里捏着。

    那胖司机试探性的问:“兄弟,你哪里发财?”

    车速不快,很多车刷刷的超着这辆车,可能都是瀚城的司机了,好几辆车都是空车往瀚城那边去的,此时差不多到晚上了。

    秋天就是那么回事,要黑天刷的就黑了,老天都不给你打招呼。

    那三角眼哼了一声:“以前是吃铁饭碗的,现在过来溜达溜达……”

    ‘铁饭碗?’那司机笑了笑,铁饭碗一般指公家的稳定工作,但是也有指蹲着大狱的。

    司机没说话,只是脸上露出一点点的轻蔑的神色,那意思就是像是在说,蹲过大狱有鸡毛牛逼的啊,蹲过监狱的人多了去了,就你多个几把?

    车子正开着,忽然往下面土坡下一拐,那三角眼问道:“去瀚城不是在前面的方向么,你往下拐干什么?”

    “哦……这是条近路,抄个近道……”

    这时,身后的陈楚已经明白了,心想抄近道?超你妈了个比啊!

    上次金星他们就是从这条道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近道,是在绕远,以前混子打架就经常在这里约架,而且这里也经常发生一些抢劫的事儿,我靠!麻痹的,想抢劫老子啊!

    陈楚喝道:“停车!”

    那司机一愣,不但没有停车,反而车速更是加快了,出租车竟然狂飙到了一百二十的速度,这个速度简直就是在飞了,而且这下面的路并不好走,车身都开始摇晃。

    这要是飞起来,车上一行人都得交代了。

    “呵呵……没事,这条是近路,一会儿就到了……”

    那司机把速度加快,陈楚也不敢动作,这要是翻车,车上的人都好不了,包括身边的柳冰冰……

    陈楚牙齿咬得咯咯咯的响,这次,那三角侧脸冲陈楚问道:“这个兄弟,你是本地人,这是近道么?”

    “不是,这条路是绕远,而且这条路经常有掉包抢劫的……”

    “糙!停车!”那三角域一把抓住司机手腕,随即一捏。

    车子忽的开始打个旋转,那司机忙叫道:“你别动我的手,我停车还不行么!”不过他说停车,而这车此时已经跑出了五六里地了,前方亦是有好几辆出租车闪着车灯开过来。

    “妈的!给老子往回开!”三角眼喊了一声,不过那司机已经拔出钥匙,推开车门窜了出去。

    “我糙!”三角眼骂了一句,这时,那几辆出租车已经围了过来,咯吱咯吱传来紧急刹车的声音。

    随后冲出租车上呼呼的下来**个人,手里拿着链锁,棒子,片刀,刚冲下来挥舞家伙就开砍。

    没有多余的废话,没有什么前奏,直接往脑袋上下死手的招呼,而刚才的那个胖子已经没了那笑容,在外围喊道:“两个男的都废了他,那个女的留下!”

    陈楚也在里面看到最开始跟他打招呼的那个出租车司机。

    柳冰冰吓坏了,不过陈楚忙关上了车门,让柳冰冰在里面坐着,随后他一脚踹开车窗,身子便钻了出去,一个穿着皮夹克长头发的小子一棒子朝他脑袋砸过来。

    陈楚单手往前一探,便是小洪拳里面的擒拿招式,如果有人用棒子或者刀居高临下冲自己砍过来,不用慌,不用躲,眼睛看着他的刀,随后手冲着他的胳膊内侧穿插过去,随后往回一带,就能把他的刀夹在咯吱窝。

    这亦是最简单实用的擒拿的套路了,陈楚如法炮制,手亦是穿过对方的手臂内侧,随后闷哼一声,侧身往下一拉夹住那人的刀,随后踢膝,狠狠的撞击那人的裤裆。

    这也是最简单实用的招式了,不用其他花哨的功夫,陈楚一击撞裆膝,那小子就失去战斗力了,两手捂着裤裆,两眼一翻,仰倒在地,陈楚马上踏步上去对准那人的鼻子狠狠踩踏一脚。

    那小子惨叫一声,鼻子,嘴被踩的直喷鲜血,此时陈楚夺过那人的刀,又挥刀挡住冲过来一个小子的棒子,顺手往下一压,刀面压住了那棒子头,如果压棒子中间不容易,但是压棒子头却很容易,陈楚随后顺手推舟,刀面贴着那棒子快速往那人怀里狠狠推刺过去。

    只听扑哧一声,陈楚这一刀下了力道,平时这一刀若是刺中了,只能划开对手一个口子,而陈楚这一刀是用双手推的,电光火石间,这一刀直接划开那人的肚子,陈楚并不罢手,直接往里面一推,刀刺入那人肚子,冲她后腰处探出。

    “啊!”一声惨叫,那人被刺穿,成了糖葫芦,陈楚往外抽刀,却怎么也抽不出来了,那刀已经被血肉夹在一起了。

    刀要是进入身体过深,除非是那种三棱军刺能抽出来,不然其他刀根本抽不出来,陈楚飞起一脚蹬中那人前胸,嘴里骂道:“去你麻痹的吧!”

    那人被踹开,已经又有两把刀朝陈楚砍了过来,陈楚身体一翻,便是燕子翻身,而陈楚并不在乎动作,只是实用,这燕子翻身应该是在凌空翻一个跟头躲避,但陈楚却是里倒歪斜的躲避过去的。

    那两只刀已经电光火石般的砍刀了车身上,铿锵锵的火星四射,里面的柳冰冰吓得抱着头啊啊的叫着。

    陈楚双目迸射一股精光,麻痹的!他大骂一声,随即摸出一根银针,只是情急之下,右手的手腕用力一抛,心想麻痹的老子把你眼睛刺瞎。

    陈楚这是第一次飞针,这银针刚飞出去,一个小子妈呀一声痛叫,陈楚心想刺中眼睛了?

    只见那小子疼的把手里的刀扔了,两手捂住小肚子,疼的死去活来。

    陈楚本来是刺眼睛的,不过这一针刺中了人家小肚子,虽然不是什么穴位,但是刺进去一寸多深,刺穿了肠子,放在谁身上也受不了了。

    “糙!”另个小子见陈楚玩阴的,一刀已经恶狠狠的砍来,陈楚侧身躲避锋芒,在他刀口刚刚落下的间隙中出手,探手大拇指与食指呈鸭嘴式,一把叼住了那人的手腕,接着身体重心后移两脚猛力蹬地面,身体再往后跳去。

    一招顺手牵羊的招式已经使老,那小子本来刀是往前劈的,陈楚顺势借着他的力气拉,这小子被甩得凌空一米来高,接着陈楚抓住他的手腕不松,等这小子摔倒在地,陈楚两手扣住他一手手腕用力一扭,这小子手臂被扭到后面。

    陈楚的手还叼着他的腕子,而一脚踏在他的咯吱窝处,两下手脚用力一掰,只听嘎巴一声,这人的手臂已经被陈楚掰断。

    “啊……”这小子疼的大喊大叫。

    “喊你妈比啊……”陈楚飞起一脚踹到那人下巴上,轻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人的下巴被踢掉,已经昏死了过去。

    人的下巴是最脆弱的,打架最好往裤裆踹,一脚治敌,打裤裆不方面,就往下巴上揍,打的准了,一拳就能把对手打晕。

    而下巴是活的,可以卸下来,也可以推上去,这小子的下巴不过已经被陈楚打断了。

    陈楚收招,一抬头,不禁愣了一下,刚才他只顾着自己打架,放倒了四人,而此时,见到那个三角眼已经坐在车租车的前面,开始不紧不慢的抽着烟,而他身遭已经包括那个秃头老大,哼哼唧唧的横七竖八的倒着五个人,而且都是断胳膊断腿的。

    可见他已经看陈楚一阵了,因为那根烟已经抽了一段了。

    那三角眼此时冲陈楚笑笑说:“兄弟,我抽根烟不妨碍你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五十八章 雁过也,慧兰心)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七章 怎敌他、晚来风急?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九章 身手陌路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