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六十七章 偶从帘下识娇羞

作者:久石 字数:1283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虽然以前跟那小青、那小莲姐妹弄过,但是那是两个女的一个男的,但是这次是两个男的两个女的,这还是第一遭了。

    不免又有另外的一种感觉了,而身下的那个穿白衣的女人多少是有些娇小的,陈楚不禁问道:“你是哪里的人啊?”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说:“我是春城的。”

    “春城的?”陈楚有点不信,因为春城可比瀚城发达多了的,在那里当小姐不比在这块强多了么?

    那女的嘴唇有些哆嗦,随后又改口,低着头说:“我……我家是川省的……”

    “哦……”陈楚这才点点头了。

    心想这还差不多,这女孩儿娇小可人,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本地女孩儿大多是高大,但是娇小的也有不少,比如路小巧,但是性格确实不一样的了。

    就像是朝鲜族的女人,不用仔细去琢磨判断,只少一眼就会发现不同之处的,朝鲜女人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谦卑,很是彬彬有礼,或者说脸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吸引人。

    如果说女人等次的划分,朝鲜女人是最贤淑勤劳的,当然,国人的女人也有勤劳的,但是越来越往好吃懒做上靠近了……而日本人虽然国人切齿痛恨。

    但是说起来,日本的男人给人的第一个感觉便是麻木,非常的严肃,但是日本的女人确实非常贤淑的,她们不禁勤快而且很容忍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当然选老婆一块来说,可能又民族仇恨参杂在里面,首选自然是朝鲜族了……

    可能搞对象的时候会略微的喜欢女孩儿的那种公主病,但是长期生活来说,还是找一个淑女的贤内助,那才是长久的生活……

    川妹子在国人中来说是不错的地域的女人了,川妹子火来,性格亦是不错,而最好的便亦是湘女有情,蜀汉有意了……

    ……

    这女人有些娇小,白皙的胳膊,白皙的小腿儿,让陈楚终于明白书上描写的女人莲藕一般的手臂,或者是莲藕一般的小腿儿了,她的腿怎么可以那般的瘦……

    自然是一方地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佳人,陈楚激动了一下,遂让这女生撅着,把她的白裙子往上面一掀,看见里面白色的内裤,随即把她内裤往旁边一拉,下面在她的火烧云上磨蹭了几下,然后扑哧一声就狠狠的干了进去。

    啊!这女人痛叫一声,显然不适应陈楚的型号,陈楚感觉她下面有点干,不过抽动两下就泥泞了。

    这女人虽然不是处女,却亦是刚下水不久的,这样下面却要比刚才的那个女人紧了好多。

    夹得陈楚下面这个美。

    这时,陈楚的电话响了,他停了一会儿,见是柳冰冰打来的。

    忙嘘了一口气,这时,邵晓东也明白事儿,让两个身下的女人别叫了,邵晓东翻身躺了下去,那个光光的女人的嘴就开始给邵晓东舔下面。

    陈楚随即拍了拍身下女人白白的屁股蛋儿说:“宝贝,先等一会儿,一会儿我再干你。”

    陈楚说着,按了接听键,而身下的那个女人就那么像是母狗似的趴伏在那里,屁股后面还被插着陈楚的长长的大家伙。

    黑黑的长发顺着她娇媚的脸颊像是一面小瀑布般的倾斜的耷拉下去,在她娇柔的脸颊上,亦是渗透了些许的细密的汗珠。

    她趴在那里,像是一个随时准备被干的小乖乖一样,屁股不免又撅起了一些,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噗嗤一声响声,像是进去空气了似的,这一下差点让陈楚喷射了出去。

    陈楚这时冲电话里说道:“喂,冰冰大宝贝,咋了?想我了?”

    “哼……”柳冰冰哼了一声说:“陈楚,我问你,你现在在哪?到底在干啥?”

    “啊?”陈楚吓了一跳,忙左右的看看,咽了口唾沫说:“冰冰大宝贝我在大道上走着道呢,没干啥啊,你可别瞎想啊,瞎想生气了动了胎气……”

    “我呸!陈楚,你还让我别瞎想?我呸啊!你真在大道上走呢?”

    “真的,千真万确啊!我跟邵晓东在大路上走着呢,不信让邵晓东和你说句话啊?”

    “呸!不用了!你们都是穿着一条裤子的,还能不向着你说话?我呸!”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脾气亦是古怪,不过陈楚现在的确是在做对不起人家的事儿,自然是做贼心虚了。

    “陈楚……你小子最好给我老实点,都快当爹的人了……”柳冰冰此时在厕所里在给陈楚打电话,她老娘已经睡午觉了,不然她才不敢了。

    “咳咳……还有,以后咱俩咋办?”

    “以后?好办啊?我准备去春城念书,然后在那里买个房子,你跟孩子就在春城,你也不用上班,就在家好了……”

    “呸!你是不是让我给你当黄脸婆,跟你照顾孩子洗衣做饭啊?”

    陈楚笑了笑说:“那就……那就我给你当黄脸夫,我在家喂奶,给你洗衣做饭,伺候你们……”

    “咯咯咯……”柳冰冰忍不住笑了,其实女人就是用哄来的,她说的什么事儿答应她们,她们只是一说,并不能当真,就是没事瞎开玩笑了。

    “黄脸夫?亏你想的出来?我告诉你啊,你要是以后敢对我不好,你看我怎么弄你,还有,我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算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以后……以后你要是敢对我不好,说我比你大,过几年你要是不要我,你要是去找别的女人……”柳冰冰说道后来竟然有了悲声……

    陈楚晕了。

    忙说道:“冰冰大宝贝,你可别那么想,那些都是你的想象,我老喜欢你了……”陈楚一阵甜言蜜语的,邵晓东都忍不住恶心了。

    最后柳冰冰才说:“那个……给你打电话也没别的大事儿,就是刚才村长张财来电话了,说我请假了,副村长一个职位暂时没人敢,徐国忠他不放心,刘海燕也忙着应酬没时间,徐广宽人家收拾地呢!满村就你一个大闲人……哦对了,还有那个孙五是闲着的,也不能用他啊,所以临时让你当一阵子的副村长,只是临时的代替我,你没意见吧……”

    陈楚愣了一下,没想过自己能当副村长,当然,这只是个临时的决定,主要便是已经秋收了,正经人都在忙着收拾地,而村里的一些琐碎的活没有人干,还有应付一些上级的检查啥的。

    所以便找陈楚了,陈楚琢磨了一下说道:“冰冰大宝贝,我干倒是可以,不过我也得上学啊……”

    “上学?你上个屁学啊?告诉你吧,镇中学马上要完蛋了,过阵子没准学生都要分到三中去了,学校现在连一个正经的老师教都没有,你去自学啊,还是你当老师教课啊?”

    镇中学自从王霞走了之后,那些老师终于都开始活动开了,本来这个镇中学就是要拆掉的,带死不活的坚持了这么久也算是不错的了。

    陈楚不禁略微的有些伤感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在镇中学上了两年书的了,不能说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但对那里的教室,还有王霞老师跟那个化学老师跟他搞破鞋的办公室还是非常的难忘的。

    自己多少美好的青春,还有青春的对女人的懵懂跟尝试,那种甜蜜的,欲仙欲死的感觉都留在了那里,对那里的校舍说没有感情也是假的。

    “行吧!那我就临时接替你的工作吧……”陈楚说着叹了口气。

    柳冰冰哼了一声说:“我呸!你还叹气了,以为当副村长吃亏咋的?要是不愿意,那徐国忠蹦八个高要当呢……”

    “不不,我愿意我愿意……”陈楚忙答应了下来。

    “嗯,愿意就好,那你一会儿就去村部吧,把我手头上的工作接替一下,其实也没啥工作,就是应付一下检查,还有九阳集团收购绿豆的事儿,你跟那什么王亚楠还有邵晓华都混的铁熟了,听说还跟人家对什么对子……我呸,不许泡人家……”

    “嘿嘿,冰冰大宝贝,有你这么好看的媳妇,我还能想着谁啊?”

    陈楚花言巧语的,柳冰冰脸红了一下,又损了几句陈楚,她才挂了电话,她可不知道,陈楚现在正抱着一个川妹子的屁股在往里面插着了。

    陈楚方向了电话,邵晓东说道:“楚哥,嫂子?哪个啊?”

    邵晓东没见过柳冰冰了,还以为是季小桃呢。

    陈楚笑笑:“等哪天让你见见……”

    邵晓东明白了,又是另外的一个女人了……

    陈楚索性想快点结束,便抱着这女人的屁股开始飞快的抽动起来,另外也把这女人的衣服扒光了,翻了个身,压在这女人的身上,她白花花的嫩肉,让陈楚一阵的心动,遂两手抓住她的两只大扎,在她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下面猛攻一阵,终于突突突的像是子弹一样的喷射了进去。

    爽翻了一阵,陈楚开始穿起了衣服。

    这时,邵晓东躺在床上,两手抱在脑后,那个女人还在他的身上上下衣服着。

    邵晓东冲陈楚说道:“楚哥,咋的不玩了啊?”

    “嗯,不行了,我得回去,有点事儿。”

    邵晓东呵呵笑道:“那啥,再来一把吧!”邵晓东说着拍了拍身上女人的屁股,那女人会意,拉过陈楚的裤子,把他的裤子拉链拉开,随后掏出大家伙。

    屁股还在邵晓东身上起伏着,嘴却一口含住陈楚的东西,开始大口大口呜呜的吞吐了起来。

    陈楚呼出口气,被刺激到了,从来没有这样的玩法,看着这个女人在一个男人身上颠鸾倒凤的,而嘴却用力的裹着他的下面。

    不禁激动的抱住了那女人的头,这时,邵晓东还对那一边在他身上起起伏伏,一边鼓弄陈楚下面家伙的女人说:“宝贝,给你十分钟时间,一定要把楚哥陪好……”

    “唔……”那女人只是唔的应了一声。

    下面更是用力往邵晓东下面砸去,而嘴也越是用力的夹住陈楚的东西,两手还不住的却捏陈楚的下面的球球。

    陈楚有些受不了了,差不多十分钟了,陈楚的下面狠狠的顶住那女人的喉咙,本来那女人是要吐出去的,但陈楚喷射的太多了,一大半被她咽进去了,而嘴角处也流了出来不少。

    随即这女人擦了擦嘴上的粘液,又张嘴把陈楚下面沾染的一些液体都用舌头舔了干净,这才把陈楚的东西塞了进去,然后帮他拉上了拉链。

    邵晓东看陈楚笑了笑说道:“楚哥,是不是好玩,哈哈,那个没事就玩玩,这玩意跟老婆不一样的……”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妈的是不一样,这他妈的男人有钱了可真会玩,女人要是没钱便也让男人各种玩……

    当然,反过来说,那些当鸭子的男人,亦是会被女人各种玩的……

    其实活着本身即是被命运的各种玩弄。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六十七章 偶从帘下识娇羞)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日晴和漫出游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只因临去秋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