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八十章 画纸面,融烛肌

作者:久石 字数:1267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妙,心想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把这句话应用到玩女人身上也可以这么讲了,便是出来玩的迟早也是要还的。

    柳冰冰还可以,但是……这个孙媛万一要是怀了孩子……他还真不想要了。

    自己没法和两个女人结婚了,还有便是如果把两个女人比作菜,那柳冰冰就是燕窝鱼翅啊,味道鲜美,人家大学生,而且还是名牌大学北大出来的,身高一米七八,皮肤那是吹弹即破,啥衣服往人家身上一穿,那便是合体了。

    并且对自己也好,比自己大几岁没啥。

    而孙媛属于咸菜的,吃饭的时候这咸菜没有的话味道总觉的差了一些,但是要是天天吃饭全是这大咸菜嘎达,那自己不得愁死了啊……

    孙媛这种女人呢,可以有,但是当做情人可以,结婚不成。

    他喜欢的就是孙媛这女生胸前的红布兜兜,还有跟刘翠一样一样的圆滚滚的小麦色的屁股了。

    陈楚咧咧嘴问道:“宝贝,你咋的了?”

    “嗯……”孙媛一犹豫,陈楚看她那扭扭捏捏的模样心里有些没底了,感觉百分之七八十是怀孕了,不由得后脖子根的汗就下来了。

    孙媛咬了咬嘴唇最后才说:“我……现在镇中学马上黄了,我爸妈也不打算让我去三中念书,因为咋镇中学的学生都要归三中了,我家里也没有那个条件……他们……他们让我……我爸妈让我去沈城打工,跟我亲戚家的大姐学学美甲化妆啥的……但是,但是我舍不得你啊……”

    孙媛说着又有些伤心的搂着陈楚的脖子又亲又啃的。

    陈楚放心了,深深呼出口气,心想我滴神啊,我还以为你怀孕了呢!吓死老子了,不就是去沈城打工么?好事儿啊!正好离老子远点,老子跟刘翠柳冰冰好多搞搞。

    “咳咳……那个……媛媛啊,你父母做的对啊!你看啊,现在镇中学黄了,就是不黄,你混完了初中,能上高中么?就算上了高中能咋样?念完了大学能咋样?你看咱学校的老师,好几个大学生,一个月当老师才赚四五百块钱,都不如瓦匠赚的多,所以啊,这读书现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你还不如去沈城打工了……”

    陈楚劝慰着又摸着她的小脸说道:“再说了,你这也不算打工,算是学手艺了,对吧?现在结婚的男女,结婚前得化妆啊,把丑八怪都画的好看一些,还有城里的好多女人都要化妆的,所以你学这个很好啊,很有前途的,到时候你学成回来,一个月赚好多钱,别瞧不起我这个农村人,不嫁给我就行了……”

    “哎呀……你讨厌啊你……”陈楚把孙媛哄的乐乐呵呵的,说的她小脸红扑扑的,狠狠在陈楚胸口捣了一拳,这一拳把陈楚捣的咳咳咳的直咳嗽。

    孙媛可不像柳冰冰朱娜这样的小妞儿,常年在家里干农活,可有劲儿啊,这一拳还真把陈楚打了个措手不及,岔气了。

    孙媛忙抚着他的胸口说:“疼吗?”

    “不疼,不疼,我的好媛媛……”

    两人抠抠摸摸的,孙媛下面又冒水了。

    这时,黑影里传来咳咳两声咳嗽,两人一愣,陈楚看到黑影中那人依稀的可以辨认出是个女的,而且细腰大腚眼子的,看不清脸,不过知道是个中年大老娘们了。

    孙媛害羞了,忙系好了裤带,刚才陈楚这小子不老实又把人家裤带解开,伸进去抠了,抠的孙媛的火烧云里面全是水。

    被人撞见了,孙媛忙提上了裤子,跟陈楚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害羞的借着夜色跑了。

    陈楚看着她那摇曳的大屁股,心里一阵失落,刚才还真没摸够。

    这时,那黑影里的人走了出来,声音有些稍稍的粗一点点。

    “我说……那个是陈楚吧,你……你还干不干我了……不干我可回去睡觉了,你大晚上的不折腾人么……刚才那女的谁啊?你约了别人还约我干啥?”

    陈楚也看清了,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马小河二婶。

    忙呵呵一笑:“我可没说干你啊,是我的一个朋友想干你,你着急干啥?”

    “哎呦,你这半大小子,想偷腥就直说呗,还说你一个朋友要干我?行啊,爱谁谁吧!钱呢!”潘凤说着手伸了出来。

    其实她包一个晚上八十就行,五十她都干。

    陈楚淡淡笑着说:“你放心吧,我不能没事和你闲着瞎逗闷子,你先去井坑吧,一会儿我找我朋友过来,从现在到明天早上八点,干多少次都行对吧?反正是一百块钱……”

    “嗯……对。”潘凤心里笑,要真是陈楚干她,不要钱都行,不为别的,陈楚可是半大小子,属于小伙,自己一个老娘们跟一个小伙干,那是老牛吃嫩草啊,不要钱老娘倒贴都愿意。

    男人喜欢岁数小的女人,女人也一样,也是色色的喜欢小男人……当然,女人结婚的时候喜欢找个大一些的,她们天性缺少一种关爱,从大几岁的男人身上能找到那种安全感跟关怀感觉了。

    要是玩玩的话,谁不喜欢找小的了……

    陈楚冲潘凤说:“你先去你家井坑去吧,我去找我朋友,一会儿就到,钱到井坑的时候肯定给你,我还能差你的钱么……”

    潘凤走过陈楚身边的时候,陈楚看到她咯吱窝里还夹着一条毯子,潘凤身上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儿传来,陈楚这个恶心,心想这他妈的老娘们下面都不一定多骚了,白给老子干……老子都不干……可以这么说,就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就剩下她一个了,老子宁可全人类灭种,也不会跟她繁衍后代的……

    陈楚心里恶心着,而潘凤的一只手却拍了拍陈楚的肩膀,随后笑呵呵的说道:“啊……小伙的肩膀肌肉挺结实的么,那啥,你这个德行,别让老娘等的太久啊……”

    潘凤臊气拉轰的往自家井坑那边走了,陈楚这个恶心,不过,这却是马小河心里的圣女了。

    陈楚直接到了马小河家,村上给陈楚家盖完了房子,也给马小河家盖,好在他家有间仓房,老头老太太跟马小河都在仓房先住着。

    陈楚在大门口喊了几声,马小河就出来了,这小子两眼都等得冒蓝光了。

    “走吧,成了……今天我就让你干你二婶。”

    马小河嘿嘿嘿的咧咧嘴乐了,他又进屋跟爷爷奶奶说去陈楚家,晚上不回去了,老头儿老太太嘱咐了他几句,马小河这才跟陈楚走了出来。

    时间不大便到了井坑,这潘凤还真有准备,带了跟蜡烛,此时井坑里还真是光亮了不少。

    陈楚低声说:“小子,进去吧,去狠狠的干。”

    马小河忽然腿发软了。

    “陈楚……我……我不敢……”

    “呼……”陈楚晕了,不过也明白,在马小河面前,他算是一个过来人了,自己以前的时候那么喜欢刘翠,亦是不敢的。马小河见到潘凤可能也是这样吧。

    陈楚眼睛转了转,冲井坑里面的潘凤说:“那个……一百块钱给你……”

    陈楚顺着井坑把一百块钱扔了进去。

    潘凤看见上面的陈楚,咯咯咯笑了,陈楚看到她还特意化了妆,画的跟鬼似的,陈楚差点吐了。

    “那个……你把头转过去,等会,先把衣服脱了,然后用裤衩把眼睛蒙上。”

    潘凤冲陈楚呸的一声骂道:“你个死王八羔子,想玩死老娘啊!你才用裤衩蒙住眼睛呢!你个缺德的玩意!”

    潘凤虽然嘴上骂着人,不过心里也明白,她跟徐国忠还有别人搞破鞋的时候,男的也提出很多要求,什么用嘴啊,弄屁股,还有就是蒙眼睛,模仿强奸啥的,还用绳子把她两手捆住,然后按住了硬干,男的说那样有感觉。

    其实潘凤那样被捆住,装作被强奸,她也有种非常刺激的感觉的。

    如果可能,潘凤的梦乡就是当武则天,然后天天把小男生捆成一排排的,任她去猥亵蹂躏。当然是漂亮的小男生了。

    潘凤也经常看黄片啥的,里面又那样蒙着眼睛的镜头,然后男人在后面扶着女人的屁股使劲儿干。

    潘凤快速的脱光了衣服,转眼就是一个大光腚。

    随后捡起自己的乳罩,把眼睛蒙上了,还在脑后扣住,她两手扶着井坑的墙壁,屁股撅起来多高,然后说道:“陈楚啊,你下来干我吧!别整那些没用的,你干就是你干,非说啥你朋友啊!”

    陈楚摇了摇头,心想潘凤这个娘们还真是骚啊,要是换张脸自己下去干她一炮还行,这张脸他可没兴趣。

    随后拉了拉马小河轻声说:“你看这回行吧!”

    马小河两眼都绿了,忙点头,呼哧呼哧的说:“行,行……”

    陈楚拍了拍他肩膀说:“行,就下去吧!”

    马小河像是一头种猪似的,或者是一头疯狂的犀牛,从井坑冲了下去,快速的脱光了衣服,然后把下面抵住他二婶的火烧云,两手颤抖的摸着潘凤白花花的身体。

    马小河是处男了,弄了一会儿没弄明白。

    潘凤咯咯咯笑道:“陈楚,你这个混球,没想到还是个处男……”潘凤回手把马小河那东西帮忙塞进了自己的洞洞,随后屁股一前一后的运动着。随即她嗯啊一声,没想到进入身体的家伙那么大。

    不过马小河毕竟是第一次,没动几下就喷射了出去,喷了一堆。

    潘凤骂了一句,马小河虽然是喷射了,不过还是全身激动的从后面摸着潘凤的扎,对着她又亲又啃的。

    潘凤眼睛上蒙着乳罩,不过嘴上却骂道:“你他妈的这小子,吃了多少大葱大蒜啊,这股味儿……”

    马小河急哄哄的,在他二婶的后背上亲了几口,下面又硬了。

    陈楚在井坑旁边看着,心里也一愣,这他妈的虎小子下面真强啊。

    这回进去潘凤身体里了,干的时间就长了,干的潘凤嗷嗷叫唤,干了半个多小时,估计潘凤是喷潮了。

    马小河也嗯嗯嗯的像是种猪似的。

    外面有些冷了,陈楚可不想看了。

    刚要离开的视乎,马小河射了出去。

    潘凤浑身一阵痉挛,两人爽的滚到了苞米杆子上去,潘凤此时说:“陈楚啊,你真他妈的猛啊,以后老娘白让你干都行,不要钱,来,先把毯子铺上,咱俩歇一会儿。”

    潘凤要铺毯子,把蒙住眼睛的乳罩摘了下去,见到光着身子的马小河,潘凤啊的一声大叫,随即反应了过来,在井坑了大骂道:“陈楚啊!我糙你妈,你他妈的是个畜生,你他妈的作孽啊……”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八十章 画纸面,融烛肌)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井内风光无限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生来娉婷年已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