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三百八十二章 袅袅倚门余

作者:久石 字数:13638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刘海燕可不这么想,这大忙时节的,家家都顾着收自己家的苞米啥的,哪有时间给村上干活啊,这个又不是大集体的时候,再说了,全村人就那么几个闲人,闫三,孙五,王小眼也不闲着,腿一瘸一拐的还去上地里收秋去呢。

    还剩下个闲人便是徐国忠了,一个大男的,整天在村里扒拉那几下小算盘,这村里的账上本来就没多少钱了,去人家大杨树饭店吃饭都竟是白条子,不知道啥时候上面拨款能还上呢,就等着秋收庄稼,上面拨款,下面在整点钱……

    那时候种地都是要交地税的,一亩地几二百三百的,分地方,这些钱基本上也都让村里给吃喝了,估计这些钱钱收上来能顶上大杨树饭店的那些账的了。

    刘海燕的意思是让陈楚别掺合这些事儿,陈楚却呵呵笑笑说:“行啊,谁让我顶替柳副村长的这个职位呢,我顶替一天,便也是一天的副村长,这事儿交给我了……”

    徐国忠只低着头嘿嘿嘿的坏笑,刘海燕叹了口气,张财则摆摆手说道:“陈楚啊,行,年轻人就是有朝气,也是有魄力,我看好你,你行!到时候给你记功……”

    ……

    陈楚从大队部出来,拎着个小本子,琢磨了一下先去的民兵连长徐广宽家,正是大早上的,刚到门口就看见徐广宽要去上地干活,他媳妇也在,见到陈楚来了,忙热情招呼。

    “哎呀……陈副村长……”

    陈楚呵呵笑了笑,跟着进屋了。

    徐广宽感念陈楚上次帮他的忙,要不是陈楚出的主意,那王小眼还不知道要赖在他家里呆多久呢!

    他人老实实在,而陈楚鬼主意多,把王小眼整了,还贼没脾气,现在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反正是他儿子王大胜扎的针。

    忙给陈楚又是递烟又是倒水的。

    陈楚摇摇手说不用了。

    “那个……广宽大哥啊,这次我是有事求你……”陈楚把经过说了一遍,徐广宽也知道修路是好事儿,但是现在都是农忙时节,奈何他是老实人。

    加上陈楚对他有恩,想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陈副村长,也就是你,换做别人我都不带答应的,现在庄家就在地里头,少收一天就损失一天,收粮食的时候,也是地里耗子,夜猫子,家雀吃粮食最多的时候,不过这路要不修好了,肯定不行……我出工,不过,我自己才一个人也不够啊……”

    陈楚笑了笑说:“我另外再找几个人,放心吧,你自己干不了那活的,不过首先来找你,因为你以前也是副村长,现在是民兵连长,也是个党员,这是得党员先起头,也由你负责……”

    徐广宽是在部队入的党,当下点头同意了。

    有徐广宽引头,陈楚觉得自己就可以脱离干系了,不然他也得领头干活了,陈楚从徐广宽家里出来就奔小袁大夫这来了。

    一见陈楚来,小袁大夫这个热情不用提了。

    “哎呀,陈楚兄弟啊,你咋来了,对了,上回我那么拉你来喝酒,你都不给面子,这次正好,咱哥俩好好喝点,对了,柳副村长啥时候病好康复啊,要不,要不……你告诉我柳副村长家在哪里,我去给她义诊……”

    陈楚心里冷笑,你义诊个屁啊你义诊,哪里显得你了呢?

    “喝酒就不用了,袁哥,今天有个事儿,那个……我代替我干姐柳冰冰的职位……现在么,村里要修路,这个需要人手,五六个人差不多够了,现在已经有几个人了,你也知道都是农忙时节,实在不好找人……小袁哥要是不忙的话给咱村做点贡献,毕竟都是小杨树村的人,那个,能不能出个工……如果行,那我就替我干姐柳冰冰谢谢你,等我干姐柳冰冰病好了,我让她来当面谢你……”

    “呀?”小袁大夫眼睛转了几转,琢磨了一会儿,让他干活,他才不乐意了,不过陈楚一口一个干姐柳冰冰的,小袁大夫脑袋都嗡嗡的,正在飞快的转着。

    陈楚笑了笑说:“那个……小袁大夫要是不乐意的话……”

    “不,不,我乐意,我乐意啊我……”小袁一脸的哭笑不得。

    正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冷哼道:“农忙谁他妈的去修路啊,纯粹脑袋让驴踢了……”

    陈楚回头,见是闫三,心里冷哼一声,旋即说道:“闫三,你不为咱村做不做贡献不要紧,别打扰别人的积极性,还有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就你这懒蛋的样,以后还想要媳妇么,别说我没提醒你,女人啊,没有人喜欢懒蛋子,更没有人喜欢混子,喜欢混子的那样的女人不叫好女人,烂货……”

    陈楚说完扬长而去,闫三在后面骂了句:“糙……”他想去抓陈楚肩膀,不过想想跟他动手可能也占不到便宜,心想小崽子你等着的,等老子我……我……

    闫三说不出去话了,只见一个曼妙的半老徐娘走了进来,她捂着鼻孔跟陈楚差点撞到一起。

    正是孙寡妇。

    陈楚呵呵笑道:“孙姐,来抓药啊……”

    “啊……是弟弟啊,呵呵……没事,有点感冒,抓点止痛片就行……”

    陈楚呵呵一笑:“那哪行呢,小袁哥啊,那一盒感康,我给钱……”

    小袁笑了:“哎呀,你要是拿还要啥钱啊!”说着一盒感康递了过去。

    陈楚给钱小袁大夫死活不要,陈楚也没办法随即说:“这样吧,那就记账,到时候我一起给你钱……”

    此时,闫三的眼睛都不够用了,一直盯着孙寡妇看,孙寡妇喝陈楚推脱一阵只好收了感康,说到时候钱一定给他。

    也是闫三在这里,昨天她洗澡闫三偷看,这才慌乱穿衣服然后一盆水浇到闫三头上了。

    两人这一折腾都感冒了。

    直到孙寡妇曼妙的身姿消失在眼前,女人的身体没男人耕耘,虽然干涸,但是那身姿却是窈窕之极了。

    这闫三的目光才回转过来冲小袁大夫说:“那啥,给我也来一盒感康……”

    “不卖!”小袁大夫冷冷摆下了面孔。

    “啥?”闫三一瞪眼睛喝道:“姓袁的,你敢不卖我药?你再说一遍?”

    “不卖就不卖!闫三,你他妈的以为我小袁大夫好欺负的咋的?明着告诉你,老子不怕你,咋的?敢动我一下试试?我他妈的配点药整死你我……”小袁大夫虽然有点娘娘腔,但是面对闫三还挺牛逼的。

    闫三气得呼呼的,但没敢动手,真被他喝住了。

    指着小袁骂道:“行,行,你给我等着你,我让你拒卖……”

    “切!随便……”

    ……

    闫三气得呼哧呼哧的出来了。

    刚回到家,一摔门,猛然看到后窗户窗台上又压在一个信封。

    闫三脑袋嗡嗡的,刚才碰到孙寡妇,他就麻木了,想起昨天晚上那封信了。

    而闫三忙不迭的把信封揣了起来,随后跑到炕头上拆开来看。

    只见里面写着还是歪歪扭扭的字。

    “三子,你咋那样呢你,陈楚是我干弟,你敢对我干弟不好?还有,昨天我都说你好好干,我找个台阶才能嫁给你,你就让我现在嫁给你这样的混子啊?好听么?我都说了你为村上做点好事,那样大伙都说你好,我脸上也有光啊……”

    几行字,让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从炕头一下就出溜到了地上,强壮如同小山岗一样的闫三内心彻底瓦解了,他被击溃了。

    两手握住空拳狠狠的拍击了光溜溜的脑袋几下。

    低低骂自己道:“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是畜生,孙姐……你,你看好我吧,我不会辜负你,我……我闫三就做出个人样来给你看,我要活出个人样来给你看看我……”

    ……

    陈楚给了孙寡妇一盒感康,随后追了过去,跟孙寡妇说:“孙姐,我有事儿求你……”

    孙寡妇笑了,她已经四十了,但是喜欢别人叫她姐姐,谁不喜欢被称谓的小点呢,你要叫一声大婶,人家脸色马上就变了。

    “啥事啊,兄弟……”

    陈楚呵呵笑了:“孙姐,我就求你对闫三笑一下……”

    “笑一下?”孙寡妇一愣,陈楚解释了一遍,孙寡妇就笑了:“行啊,你这小子,人小脑袋精的,行,我帮你一回儿,你这小子,不愧能当了副村长,对了,有没有对象啥的呢!要不等孙姐给你介绍一个啊……”

    陈楚笑了:“行啊,弟弟没别的要求,就是那女人比柳副村长还漂亮弟弟就行……”

    “滚蛋吧你……要找比柳副村长还好看的,你去天上找吧你,你个死小子……”

    ……

    陈楚大中午的吃完饭在大门口转悠。

    这时,闫三冒出头,陈楚装作没看见,只见闫三满脸通红,几步走过来了。

    “陈……陈副村长……”

    “啊?你喊我呢?”

    “对!”闫三缓了口气,心想你要不是孙寡妇干弟我理你干屁?

    “我没别的意思,陈副村长,听说咱村要修路,我寻思着我也是咱村的人,我也要尽一份力,算我一个……”

    陈楚心里冷笑,心想你个王八蛋,要不是老子写瞎写的两封信你能这么积极?

    “不行啊!”陈楚叹了口气说:“人手够了!用不着你了!”陈楚故意这么说,其实够个屁,那么长一段路,没几十人修根本不行。

    “凭啥啊!凭啥不用我?!”闫三吼上了。

    陈楚吓了一跳:“闫三,不凭别的,就凭我是副村长,说不用你,就不用你!”

    “呸!陈楚,我不服,你不让我参加劳动,你不让我为咱小杨树村做贡献……我,我去村长那告你去我,我去乡长那告你!我揭发你……你……你不能不用我!必须用,不用都不行!”

    “哎哟,我们现在就去干活,就不用你……”

    “我……我自己去,不用不行!”

    闫三扯着脖子,回家取了铁锹镐头,陈楚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跟着。

    这时,小袁大夫,徐广宽都出来拎着工具干活了,一看闫三都一愣。

    这时,陈楚开始指着不平整的路面说,这块高了,得刨刨地,这低了,得垫点土……

    陈楚指挥着,闫三像是毛驴子似的尥蹶子干。

    他本来体格就好,干这点活也不算啥。

    镐头都轮圆了,徐广宽跟小袁大夫哭笑不得的用铁锹戳着土往低的地方垫。

    干了一阵,闫三又说道:“陈……陈副村长,咱这几个人也不行啊,还得人手啊,不然车过来容易进沟里去,这路不平整……”

    陈楚挠挠头:“是啊,大忙时节的,不好找人,闫三,你能找到人么?你要是能把人找来,可是对咱村做了大贡献了……”

    闫三笑了:“哈哈哈,陈副村长,我能啊,不就是找人么,谁他妈的敢不来修道,我揍他……”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百八十二章 袅袅倚门余)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生来娉婷年已笄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三章 梅花半含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