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四百五十四章 罗袜遥遥不相及

作者:久石 字数:8724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元尊 最强狂兵 全能游戏设计师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感情可能都是培养的,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或许就有感情了,不一定那个细节触动心弦,就会触动感情那根线。

    在六七十年代,或许一个在火中救人的英雄浑身被烧伤,但是可能就会有女人被他的事迹打动,宁愿照顾他,嫁给他。

    当然,那是六七十年代,人们热血燃烧的岁月,两人在战壕里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或许也能碰撞出火花。

    现在用钱能砸出来。

    陈楚只是下意识的抱着她走,也只是想抱着她而已,摸摸腿,摸摸屁股,感觉香玉满怀的很不错。

    无意间触动了朱娜的想法。

    快到村子的时候,朱娜才拉扯了陈楚胳膊一下说:“快到了,放我下来吧,别让人看见了……”

    陈楚点了点头,放朱娜下来,她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小腿儿,然后低着头在陈楚旁边走着。

    两人回到王小眼家的时候,孙五正在耍无赖,看见陈楚回来,小袁大夫冷哼一声:“看,陈副村长回来,你给钱不给钱?”

    “下,下次给,先欠一次……”

    朱蒙蒙冷哼一声:“欠啥欠啊?你明明有钱,为啥不给?不给就不玩了!”

    陈楚咳咳两声,琢磨了一下说:“不行就这样吧,都十一点了,明天玩……”

    孙五咧嘴:“不行,我还输了!”

    “想要往回捞就给钱……”

    一阵争执,孙五还是给钱了。

    陈楚摇摇头,心想孙五这小子还真得有个人压住他才行,自己不在,他就欠账,要是自己不在……或者真要是撕破脸了,自己还真能揍他么?唉,难办。

    忽然,陈楚想到了一个人。

    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来。

    ……

    这一晚上,孙五输了一千多块钱,半夜两点会的家,陈楚最后一个走的。

    不为别的,收钱啊,王小燕记账的,这一晚上赢了孙五八百多,陈楚直接把钱都收了。

    王小眼眼巴巴的看着陈楚收钱,然后说:“嘿嘿……陈……陈副村长,这钱,是不是现在先分点……”

    大伙都笑了,都知道陈楚这是计策?计策,就瞒着王小眼呢!要不这老家伙才不干呢。

    “王大叔,你还信不过陈副村长啊,今天晚上孙五还来呢……”小袁大夫打了个哈欠说。

    “信……信得过……”王小眼也嘻嘻笑。

    随后几个人商量,变换一些手势啥的,好几次都没打对牌。

    众人参谋了一阵,陈楚也往家走了。

    刚走到半路,身后传来低低的一声:“陈楚……”

    陈楚愣了愣,转回头,见是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生,冻得有些瑟瑟发抖。

    陈楚仔细一看,这……这不是张嘉怡么?张财的心肝闺女,她咋在这啊?

    而仔细再一看,雪下的不小了,自己都没发现,走到张财家的柴禾垛旁边了。

    “你……大半夜的,你站在这干啥啊?”

    “我……还不是你让我来的么?”张嘉怡脸红红的,低着头,一副羞答答的,手还掏出了电话,指着短信说:“你看……”

    张嘉怡还有些哆嗦的念道:“夜半终暮远,花容月不知,鸡鸣送破晓,相思亦迟迟……”张嘉怡越是念道最后声音越小,越是低,脸红说:“你不是让鸡叫的时候,让我等你么,我去你家门口转了一圈也不见你,心想咱们是不是走错了,感觉你能来我家门口,你还真来了……”

    陈楚一迷糊,心想老子是跟那帮人打麻将才熬到这么晚的,可不是和你约会啥的,短信只是随意发的,哪里来的那些意思,这女的挺能琢磨的。

    张嘉怡又问:“陈楚,你找我啥事儿啊?不在短信里说明白,还非要约我出来……”

    陈楚豁出去了。

    走到张嘉怡跟前,一把捧起她的小脸,在她懂冻得有些发紫的脸蛋儿狠狠的啃了两口说:“没事,就是想亲你两口,你回去吧,别冻坏了。”

    陈楚说完转身走了。

    张嘉怡楞楞好一会儿,两手捂着脸,叫了一声妈呀,转身跑回了房里。

    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脑子里全是回想刚才陈楚搂着她脑袋在她脸上啃几口的情形。

    张嘉怡又急又羞,感觉太突然,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个坏小子大半夜就是咬自己几口就跑?连一句正经的话都没有?可能……可能是他害羞吧……张嘉怡捂着自己的脸蛋,害羞的一晚上都没睡,感觉是不是跟陈楚发展的太快了……

    到家陈楚闭目打坐,就听到邻居孙五骂老婆的声音。

    昨天陈楚已经告诉刘翠了,孙五管她要钱,给,都给他……

    刘翠叹了口气,孙五那样子再不给钱,都能杀了她了。

    刘翠把家里的存着一甩,孙五乐了。

    第二天一早,刘翠拉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孙五却是嘿嘿笑,心想麻痹的死娘们你可下滚犊子了,没有你老子肯定赢钱……

    陈楚第二天没去九阳那上班,也想让王亚楠冷静两天,再说昨天的一场大雪,差不多把路都已经封了,出租车都走不了,别说他摩托了,全是雪地,骑进壕沟都不知道了。

    这地方有雪窠子,便是壕沟,弄不好掉进去,一两米,两三米深,能让雪给埋了。

    陈楚索性无事,便打坐静养,心想半个小时自己呼出的浊气能让身体轻盈不少,老子今天打坐他一天试试。

    陈楚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门。

    不禁打个哈欠醒了过来,一看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上午了,都快下午一点了。

    陈楚愣住了一下,没想到眼睛一闭再一睁开竟然五个小时了。

    陈楚答应了一声。

    随后从炕上下来,感觉身体更是轻便太多了,就有种想要登天的感觉。

    而鼻孔上面还真有不少的浊物,肯定是从身体里排出来的浊气熏的了。

    呼呼……

    陈楚深呼吸口气,随即洗了把脸,这才打开门。

    见是孙五这小子,陈楚打了个哈欠问:“啥事啊?”

    “嘿嘿……陈副村长,昨天我那个败家娘们终于把存折给我了,嘿嘿,里面还有五千块,咱今天玩点大的……”

    陈楚点点头,心里却想:“孙五你这个败家子,这些钱刘翠攒的容易么……唉……”

    “行,今天玩点大的,把你输的都赢回来。”

    孙五嘿嘿笑了:“那个……把你摩托车借我呗,我去取钱。”

    陈楚点点头,借了他摩托车,此时道路已经被闫三扫开了。

    这小子扫了一上午,累的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

    陈楚走了门,冲闫三招了招手,闫三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陈副村长,啥事儿啊?”

    陈楚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闫三忙摇头:“不行啊,我不玩,我戒了,我,我得让孙姐看看,我要做个好人,然后好……嘿嘿,好娶她当媳妇……”

    “你是好人,你听我说完。”陈楚又说了一阵,闫三有些明白了。

    斩钉截铁说道:“放心吧陈副村长,孙五要是敢赖账,我就收拾死他……”

    孙五取回了摩托车,迫不及待的张罗玩麻将。

    陈楚呵呵笑道:“没人啊!”

    孙五要去张罗人,被陈楚止住了,随即打电话找来徐国忠,闫三,直奔王小眼家。

    麻将桌很快就要支起来了,但王小眼没吃饭,家里蒸的粘豆包,徐国忠也没吃饭,说回家吃点饭就回来。

    急的孙五直搓手,而徐国忠老婆还不在,徐国忠这小子也不会做饭了,想起王小眼家豆包了,他就想吃馒头,他没蒸过馒头了,弄了一锅生面嘎达。

    这时,孙五进来了,他是在王小眼家等不及了,进屋看徐国忠要吃馒头,拉扯他就走:“老徐啊,不行我请你吃,你别耽误时间了……”

    徐国忠还是抓了一个塑料袋塞进去几个馒头被孙五拉着走了。

    麻将很快支起来了,几人都有鬼,孙五还是输钱,想要发飙,不过闫三在,孙五忍气吞声的。

    而且这次玩大的,孙五输的更快,闫三可是玩这玩意的老手了,几个人配合,孙五五千块钱两个小时不到没了。

    孙五急得冒汗了。

    闫三收了钱,他赢的最多了,哈哈一笑说:“没钱啊,不玩了。”

    孙五忙说:“有,我取房本!”

    ……

    房本押上了五千块钱,天还没擦黑,孙五的钱又进去了。

    赢的最多的还是闫三。

    此时,徐国忠打个哈欠说,哎呀赢了两千多,换人,我顶不住了。

    其实他知道这钱最后都给陈楚,而今天朱蒙蒙还不在,他感觉没意思。

    孙五怒了,大声喝道:“麻痹的,谁今天敢走个试试?我没钱,我压命,我这命值多少钱?”

    “糙你妈逼的!在我闫三面前敢说压命?”闫三霍的就站了起来。

    孙五马上挫了。

    “三,三哥,借点……”

    徐国忠撇嘴:“借钱没意思。”

    孙五骂道:“徐国忠,你麻痹的赢钱了就想走,有意思?”

    王小眼也跟着说:“就是,我王德怀还没说走呢,你姓徐的就走?你真是他妈的……”

    别人说徐国忠不敢反驳,王小眼说话徐国忠可受不了,前几天还让他讹四百块钱了。

    徐国忠指着王小眼骂道:“王小眼,你少装他妈的人,老子有别人说的,没他妈你王小眼说的!你算个鸡巴啊你!”

    “我糙!”王小眼也急了,两只小眼睛一瞪:“徐国忠,你别以为我怕你!你……你他妈的欠揍!”

    “我糙,你打我个试试!”徐国忠霍的站了起来。

    王小眼抓起自己吃的两个豆包冲徐国忠狠狠扔了过去骂道:“去你妈了个老逼的!”

    两个豆包直接糊到徐国忠眼睛上了。

    豆包黏糊糊的,徐国忠眼睛都睁不开了,王小眼趁机扑过去,别看他个小,但爆发力还行,把徐国忠按到在地就是一顿拳头。

    徐国忠个比王小眼高,但是老在村部呆着了,也不干活,也不锻炼,身上没劲儿,人家王小眼还总上地干活呢。

    徐国忠吃亏了,情急之下把兜里揣着的两个馒头掏出来了。

    冲王小眼脑门上就砸。

    那馒头根本没发面,徐国忠蒸出来的馒头黑漆漆,硬邦邦的,两馒头下去,王小眼脑袋就懵了。

    徐国忠拎着馒头又给王小眼几馒头,王小眼本来占领上风,被两个馒头砸的头晕目眩的。

    徐国忠站起来,把馒头从塑料袋里掏出了,都砸到王小眼脑袋上了。

    徐国忠嘴里骂着:“我……我给你一个馒头,我……我再给你一馒头。”

    王小眼脑门上被馒头砸出一个大包。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四百五十四章 罗袜遥遥不相及)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四百五十三章 千金女儿倚门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五十五章 横眉怒目虽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