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五百一十九章 荆刺抓裙钗

作者:久石 字数:933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仙逆 最强狂兵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刚才已经推到了二百零八步,直接把严大家的棋式去繁从简,给摆了出来,只是又延伸了一层,到了二百零八步。

    随即说道:“兵不在多,而在精,古岳飞能八百破十万敌军,而汉武帝之时,大将霍去病,仅仅八百铁骑亦是踏平匈奴祖辈坟茔,直捣黄龙,只有前军,而没有补给辎重,兵贵神速,不需辎重,而抢敌辎重,不需战马,而抢敌之战马,犯我陈楚者,虽远必诛……你走啊!”

    严大家推送到了地一百五十八步亦是走不下去了,就听陈楚的嘴嘚啵嘚的了,浑身都哆嗦了。

    而陈楚又靠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严大家,你真是天下第一的贱人……”

    “你……噗……”严大家浑身哆嗦,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陈楚忙一闪,这口鲜血直接喷到庄雅老师一脸。

    庄雅浓妆艳抹的,这一脸血,她用手一摸,这娘们没想到还晕血,一下晕阙过去了。

    众人忙施救,把庄雅弄出去了,又有人来施救严大家。

    而严大家被陈楚气了两次,抵抗力有了增强。

    被四五个人搀扶着,没能倒下去,而不让众人扶着他走,冲陈楚问道:“你……我问你!你这棋式是跟谁学的?叫什么名字?”

    “嗯……我这棋式啊……”陈楚想了想随即坏坏笑道:“是跟我自己学的,至于名字么,本来想叫远征西的,不过既然严大家的棋式叫了这个名字,那我就不叫了,我就改动一个字,不叫远征西,就叫老征西,也叫老东西……”

    “老东西?”严大家噗的又喷出口鲜血,这次算是气大劲儿过去了。

    陈楚却哈哈笑了起来,反正他也不想念书了,不由得博得满堂彩。

    此时韩雪在后面娇声叫道:“好!好一个老东西!秒啊!”

    全班同学都跟着站起来鼓掌叫好。

    此时,三中校长忙两手挥舞,压制着喊道:“你们跟着起什么哄,都不许笑,不许笑啊?笑啊……”

    此时,孙副局长推了推那个一头红色碎发的女人道:“小敏!不许笑,别笑了,严大家这次气得更严重了……”

    那一头红发的女人,本来脸色是白净白皙的,此时已经笑得涨红的能滴出红水来了。

    “哈哈哈……姐夫,乐死我了……哈哈……太有意思了,陈楚这个学生,一定要整到春城一中去,这就是个开心果啊,要是严大家成了春城一中副校长,那跟陈楚两个天天可精彩的狠呢……”

    “唉……”孙副局长甩了下胳膊,拿这个女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陈楚却是听到的真切,不禁看了看这个性感尤物的女人,心想我勒个去,原来你是孙副局长的小姨子啊,怪不得这么猖狂呢,还叫小敏……好名字,真是好名字了……

    陈楚不禁多看了那女人几眼,心里有些意淫起来。

    而今天气倒了严学究,而顺带着把庄雅也整晕了,反正这个庄雅老师也不是什么好鸟,晕就晕了吧。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今天真他妈的挺好的,买一送一啊,嘿嘿。

    至于把严大家气吐血的后果,切!考虑后果那就被欺负老了,比如龙九,想打谁就打谁,龙七是谁惹我我打谁,孙五是谁打我,我就打老婆,王伟是谁打我,我就骂谁。

    老子是你惹乎我了,我肯定就琢磨你就是了。

    大不了,老子不念书了,兴许混的更他妈的好,更滋润,比那些念书念成四眼天鸡,还有大呆鹅的痴呆儿强多了。

    一行人把严学究跟庄雅都整出去了,不一会儿还来了救护车,陈楚心想这严大家别一下嗝屁了,反正气死了,老子不用偿命,不是有那句话么,气死人不偿命。

    他也是自己找的,活该了。

    这时,有一个老师进来说道:“陈楚!孙副局长找你呢,你快点过去吧……”

    陈楚嗯了一声,看见韩雪也在身边,路过她身旁的时候陈楚狠狠的吸了口气。

    心想,真他妈的香啊,要是晚上让老子跟你去小树林,老子真没准忍不住要强插了你不可……

    一路来到教务处。

    孙副局长已经屏退了一些老师。

    就他自己坐在办公会里。

    见陈楚进来,随即叹息一声说道:“陈楚啊,你……你能不能就让一让严学究,他毕竟是大家,在众人面前多少得有些面子啊,再说了,他在全国都已经出版了好几本学术著作,亦是有贡献的人,你就让一让他,给他个台阶下。”

    这次陈楚直接了当道:“孙副局长,不是我不让,是他太咄咄逼人,而且……而且这学术有让人的么?这棋术也可以说是棋路了,亦是我国的瑰宝,是人民智慧的结晶,这种学术没有让人的,让人只会让智慧与学术退步,只会玷污了这棋路,我感觉有些时候该让,但是在一些这样的事情上却是不该让步的……”

    “你……哎……”孙副局长叹了口气随即说:“可能你说的是对的,不过啊,以后你尽量和他少说话,最好不说话了,这次又气得够呛,唉,他还准备到春城一中当副校长呢,到时候你去了,你们两个可就热闹了。”

    “嗯……孙副局长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他多计较这些的。”

    孙副局长揉揉额头,心想拉倒吧,嘴上这么说,到时候还得掐一块去。

    两人又谈了一阵,孙副局长再次许诺,来年中考不论陈楚达到什么样的成绩,都把他整到春城一中去。

    孙副局长呆了一阵走了。

    随即一个有些瘦小的老师走过来说道:“你叫陈楚对吧?”

    陈楚点点头,看她瘦的跟马云似的,长得个还不高,半男不女的,三十多岁,短发,脸跟猴子似的。

    能有七十来斤?

    要不是看到她没有喉结,真以为是男的了。

    穿着笔挺的西服啥的。

    陈楚随即问道:“我……是不是被学校开除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回去?想的美?校长说了,让你去一班,我是一般的班主任,我叫廖英,跟我走吧……”

    陈楚忽悠一下子,心想我滴天啊,这家伙是一班的班主任?这是个女人?天,这三中也太他妈的穷了吧!都不如县中学啊,县中学还有个王霞,还有个实习来的化学老师让人玩玩呢。

    这他妈的……嗯,也对,为啥三中的校长整天开个破车往外面跑,不在学校里面呆着?是因为这学校真是没法呆了,一个个的,除了跟鬼一样的庄雅,就是这个跟猴儿一样的廖英……

    直接来到了一班,这一班的学生两极分化,一些是被陈楚揍过的,也就是少爷的手下,不过现在少爷还没被放回来呢,这帮人老实不少,而另外一半,绝大多数的都是四眼天鸡。厚厚的眼镜片跟瓶底似的。

    也不管男生女生,书桌上都是厚厚的一摞书,然后前面放着厚厚的一摞子卷子。

    一个个的闷着头在那写呢。

    廖英带着陈楚进来,让他坐到了第一桌,同桌是一个四眼天鸡妹妹。

    脸长得跟北京猿人似的,大眼镜一带,整个人像是僵尸似的就在那一动不动的盯着卷子。

    陈楚回头,见身前身后都是这样的货,就少爷手下那十几个小子坐在最后面,一个个脸上油光的像是正常人。

    这时,身高也就一米五五左右的瘦猴子一样的班主任廖英,突然在讲台上大喊一声道:“同学们!还有xxx天就是中考了!我想听你们说谁是最强的!”

    这些四眼天鸡像是看到僵尸舵主似的,一个个抬起头跟着咧嘴大喊道:“我们一班!”

    “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廖英又声嘶力竭的在喊。

    “我们一班!”这些四眼天鸡又跟着趁着脖子喊。

    “好了!学习吧!”

    ……

    陈楚脑袋一晕,刚才同桌那个四眼天鸡的小女生也跟着爆发力惊人的喊。

    陈楚差点吓尿了。

    心想尼玛的,这一半纯粹是神经病,还不如十班呢!老子下课就要去调班……

    不行!下课就太晚了,在这个班级老子一时一刻都呆不下去,这简直就是……就是僵尸班。

    陈楚不禁冲旁边的同桌小声说一句:“你……你叫啥名?”

    同桌那个看着个头不算高的四眼田鸡而且像是北京猿人的小女生冲陈楚瞪了一眼说:“学习学习再学习,努力努力再努力!”

    然后马上又转头去学习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天啊……救救我吧。

    此时,那个小个不高的廖英老师忽然又转头说道:“韩国强!”

    陈楚一拍脑袋,心想这他妈的肯定不是中国人,差不多是爹妈韩剧看多了,起的这个名字。

    “到!”韩国强到了一声,站起来,也是一个四眼天鸡。

    廖英老师忽然喝道:“圆周率背到一千位了吗?下周你要去参加省里的奥数考试!”

    韩国强回答道:“可以的,老师!”

    “背!”

    “是!”

    “3.1415926qqxx,xxqq……”

    陈楚脑袋嗡嗡嗡的,脑海里全是数字翻腾,要命了,而身前身后的这些学习的四眼天鸡一副那么崇拜的看着这个韩国强。

    陈楚差点吐了,心想这个少爷真行啊,在一班这个僵尸版怎么活下去的,老子一会儿都呆不下去了,这他妈的三中老子真后悔来啊……这哪里是学生天堂,就是地狱第十八层了……

    “老师,报告!”陈楚学着他们的口气说。

    “讲!”

    陈楚真想不到这么点小个儿的廖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嗓门呢!简直就是小马拉大车了,太他妈八的牛逼了。

    “老师,我要……我要上……厕所……”

    廖英擦了擦汗,心想差点误会这小子的意图。

    “去吧……”她挥了挥手,像是哄苍蝇似的。

    陈楚装作肚子很疼的的样子,一路朝校长办公室跑去。

    也便是楼下了。

    而刚跑到校长办公室,见没人,陈楚进去,正见校长办公室的卧房开着。

    校长比较牛逼,办公室都非常宽敞的,而这时候正是老师上课时间,所以很静。

    不过陈楚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不禁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一看。

    只见校长王江海小秃头正搂着……搂着庄雅那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

    陈楚差点吐出来。

    庄雅那一脸老女人的褶子,脸画的跟鬼似的,那么丑还穿着丝袜,陈楚真要吐出去了。

    这时却听见王校长说道:“宝贝,亲亲……”

    庄雅一脸褶子的脸还装嫩道:“不许亲,你先说诗……”

    “好!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停!你说过了的。”

    “那就……山无棱,天地合,谁敢与君绝……”

    庄雅那抹着恶心的通红的大厚嘴唇子撒娇的说道:“你也用这首诗骗过我……”

    “那就剩下床前明月光了……”

    “不行!你不说我就不让你干……”

    王校长挠挠头,忽然一拍手说:“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哦!买噶,我的亲爱的……”

    一个老女人,一个老秃头,两人相拥在一起。

    陈楚手捂着嘴,马上跑到外面,那庄雅恶心的嘴唇让他想起了在农村刚下完猪崽的老母猪的13……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一十九章 荆刺抓裙钗)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八章 常惊吓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章 勾引嫩枝咿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