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五百四十六章 枝轻根亦摇

作者:久石 字数:889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仙逆 最强狂兵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扑哧扑哧的就这么插了十五六分钟,最后手插进郭美的长发里,下面呲呲呲呲的都喷射了进去。

    郭美亦是呼哧呼哧的,下半身基本上都是光着,上半身的衣服也没脱,就这么被猛插猛干,心里不禁想这被人包养亦是不容易了。

    陈楚终于喷射了,她也从眩晕中有些清醒,被陈楚喷射而出的东西烫的浑身亦是暖洋洋的,一阵的舒服,浑身亦是有些瘫软的。

    干了郭美一把,陈楚感觉不那么憋的慌了,从她白嫩的屁股上爬了下去,抽出纸巾擦了擦下面,黏糊糊的纸团扔进了纸篓。

    郭美也抽出纸巾,白嫩的小手放在屁股下面插着流出来的液体,擦的差不多了,这才说:“楚哥我去洗个澡……”

    “嗯。”

    陈楚索性躺在床上,脱了衣服,想小憩一会儿,反正房间都开了。

    十几分钟后,郭美围着浴巾出来了,见陈楚脱的光不出溜的在被窝,她把浴巾打开,玲珑的身子,细长的小腿儿,胸前的两只扎不算大,但两腿下面的黝黑的那丛之地亦是很吸引人。

    见陈楚没动,她光着屁股捡起丝袜,随即慢慢的往上卷着,又穿上了黑色丁字裤,戴上了乳罩,长发甩呀甩的。

    陈楚受不了了。

    从后面搂住她的小蛮腰,压倒后狠狠的亲着她的嘴唇,在她清纯俏丽的脸上狠狠的狼吻着,在她的脖颈,小小的扎上亦是又亲又抓。

    郭美嗯嗯的呻吟出声,两手抱着陈楚的头,任凭他像是在饕餮的在吃一顿大餐似的,像是要把自己全体都吃进肚子里。

    她的两只扎不大,陈楚两手捏着,感觉那硬硬的小扎头,亦是异常的性感,从她白嫩的脖颈亲吻到她胸前,随后小腹,再往下亲吻着她嫩白的大腿,陈楚摸着她的丝袜,看着她小巧的丁字裤,随即把她两条大腿分开。

    从她丁字裤里面露出了十几根调皮的*毛,让陈楚更为的兴奋。

    陈楚手抓住她丁字裤往旁边一分,里?,里面的那粉红的**便显露出来,洞口已经湿润,而且明显的像是被撑大了许多,不再是花瓣的图案,而是一个圆圆的小洞了。

    陈楚把下面的大**再次瞄准她湿淋淋的洞口,咕唧一声便在郭美的丁字裤的边缘干了进去。

    郭美嗯哼了一声,闭着眼,享受着的呻吟出声。

    两条白嫩的大腿,尽量往两边劈开,两手摸着自己丁字裤的两边,随即抓住自己的胸前,自己抚摸着,而陈楚屁股一顶,下面全部进去了,郭美啊的痛叫一声,感觉整个人不再是自己得到了,那长长的东西让她好像灵魂出窍般的爽。

    有种被羽化,被燃烧的感觉。

    郭美下意识的两手去抓陈楚的胳膊,陈楚下面就隔着她的丁字裤用力的啪啪的往里面干着,两只手掌抓住郭美的小手按到床上。

    慢慢的,随着席梦思床垫一起一伏,陈楚借着这力道,下面开始在郭美的身子里快速的抽动起来。像是在草原中骑马一样的。

    以前他喜欢苞米地,喜欢炕头,那种硬硬的床啥的,干起女人来能使上力道,对于这种带着弹簧的席梦思啥的感觉不得劲。

    不过睡了几次这样的床铺,感觉还是弹簧的好,可以借力发力,很省力气的,而且这样呼呼呼的干,有种像是在草原上策马奔驰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骑马一样,忽然发现很多人管女人叫马,管干女人叫做骑马很对的,这种在床上的运动真相是在骑马了。

    陈楚俯下身,狠狠的亲吻着郭美的嘴唇,下面噗噗的开始疯狂的抽动。

    郭美的身子几乎都麻木了,只机械的呻吟着,眼睛紧紧的闭上,享受着,就像是一只落叶,任凭大风的百般吹弄,自己在空中无限制的飘零。

    陈楚随即把她翻了个身,让她屁股撅起来,而郭美已经没啥力气了,白白的屁股对着他,陈楚骑着她的屁股,插进去就干。

    随后又把她的一条大白腿抬起来干,把郭美的一条腿上的丝袜脱掉,留下一个丝袜的干。

    最后终于呲呲呲呲的射了进去。

    这次郭美没什么力气了,陈楚那纸巾给她擦干净。

    郭美像是马上要挂掉的求饶道:“楚哥……别……被糙我了……我,我不行了……”

    陈楚笑了,直接把下面塞进她的嘴里,一阵抽出进去的,最后硬了,把郭美的丁字裤脱了下来,而郭美已经一动不动的任凭摆弄,嘴里嗯嗯啊啊的,身子已经像是一个面团似的,被人随意的揉捏了。

    陈楚把她的内裤挂在脚踝上,两手抓着她的脚脖子,下面插进去开始再次疯狂的抽动起来。

    郭美两只秀美的小脚紧紧的勾着,更是叫开了,这叫床声开始像是小猫似的,到后来的越来越大,最后陈楚啪啪冲刺的时候亦然是歇斯底里的了。

    ……

    陈楚换了各种姿势,干了五次。

    力气消耗了一些,不过算是过瘾了,下面算是不憋得慌了。

    最后一次让郭美跪着撅着屁股狠狠的干着。

    郭美此时虽然在享受跟回味着,不过两手还是捂住红肿了的,亦是破了皮的膝盖,刚才被陈楚干的,她的娇嫩的膝盖皮肉在床单上亦是磨破了。

    陈楚休息了一会儿,穿好了衣服,出去买了避孕药回来给她吃了,又买了一沓创口贴。

    郭美小心的贴在膝盖上,随后想用丝袜卷上去,陈楚搂着她,压着她又是一阵的又亲又啃。

    郭美仰着头,感觉陈楚啃着她的脖子,揉着她的两只奶。

    嗯嗯呻吟中,小声的说一句:“楚哥,你是不是……把我当做别的女人了……”

    “嗯?没有,呵呵,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陈楚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在干她最后两次的时候,还是尽量的把她想象成上官嫣来干。

    射出去了,也爽了。

    郭美的下面亦是有些红肿,大腿也被掐的有些发紫。

    不禁让陈楚轻点,而不让他干了。

    陈楚也有点累了,搂着郭美,两人小睡了一会儿。

    随后两人起身,出去吃了点饭,陈楚开车送她回家,郭美的家在一个有些颓败的居民小区。

    瀚城新楼开发的不少,不过很多旧楼还是占据大半个城市。

    看着郭美上了楼,陈楚这才开着车准备去王亚楠那转一转。

    他感觉王亚楠那女人算是红烧肉了,而郭美算是清凉的凉菜,吃完了凉菜,配两口油腻的红烧肉也好。

    这时,邵晓东打来电话,陈楚见没有交警,按了接听键。

    邵晓东呵呵笑道:“楚哥上午战况怎么样啊?哎,我和你说啊,刚才我弄到一个黑妞儿,好像是非洲来的,咋样?楚哥你干她一把?那样子挺骚的……”

    “咳咳……”陈楚咳咳了两声,随即摇头。

    心想老子口味可没那么重的,要是老外的话,白人还是不错的,他看电视里的那些白人,长得高高大大的,要是干一把可能老爽了,但是黑人……黑不溜秋的,就跟黑驴似的,还是算了吧。

    “咳咳……晓东啊,要是白人还行,黑人还是算了吧!啧啧啧,没感觉。要是又漂亮点的,俄罗斯大妞儿啥的,我干一把……”

    邵晓东笑道:“楚哥,还是别的了,俄罗斯跟咱们咋说呢!那下面的东西不配套,嗯……你的东西是行了,不过俄罗斯的娘们需要高啊,一般的国人满足不了,而且我以前倒腾小姐的时候虽然没干过俄罗斯的,不过摸倒是摸过,长得是白,比咱们这的女人都白,不过西方人那皮肤太粗糙,没咱这的皮肤细腻,唉,反正你……到时候你干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啊,身上还有异味,大部分的都臭胳肢窝……”

    咳咳……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那样是有点重口味了,不过在电视上看见的俄罗斯大妞儿还有米国的白人,陈楚感觉特别的好。有时候看黄片看到老外在一起干的也特激烈啥的,而且下面没毛,有毛的也都刮干净了。

    国人大部分有些受不了,感觉有*才性感,没有*,反而不伦不类一些了。

    “嗯……还是等你那有白人的吧,好看点的,黑人我就不过去了。”

    “好吧!对了楚哥,我手下小姐说今天好像是老疤出院,马猴子好像去瀚城的市医院接他了……”

    “嗯?”陈楚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他妈的老疤可真扛活啊,硬是没干死他。

    “晓东,不能吧,他受伤不轻啊,就算是没刺中脾脏,不过这养伤怎么也得半个来月吧,至少的了。”

    邵晓东叹了口气说:“楚哥,你好像忘了,老疤现在是个废人了,本来那人挺狠的,也挺小人挺孙子的,不过现在两只眼睛都瞎了,就没用了,而且啊,这住院费谁管啊?警察推家属,老疤哪有什么家属?反正警察是不管了,马猴子倒是负责了住院费,但对于这样的一个废人,不能太投资的,就到现在算是仁至义尽,马猴子也就不管他了……”

    “呼……妈的。”陈楚骂了一句。

    邵晓东遂道:“楚哥,我感觉咱也不用管他,没整死他算是他命大。”

    “行,我去看看。”陈楚随即挂了电话,调转车头,直接奔瀚城四医院去了。

    陈楚总感觉老疤虽然眼睛瞎了,但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小子留着怎么感觉都是一个祸害,真他妈的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那天刺他的针最多,还补了他一刀,其他几个人不是死了,就是植物人,就他妈的老疤这么干他都不死。

    到了市医院门口,陈楚把中华车停下来,看着街对面,等了能有十来分钟,一行人从医院门口走了出来。

    中间那人瘦瘦高高的,秃头,一脸的狰狞之色,虽然离着能有三十来米,还是能感觉那人浑身一股戾气,一见就不是什么好人。

    马猴子一身黑色貂皮,这貂皮黑亮黑亮的,一看就是纯货,而且很贵的那种,只是穿在马猴子身上就像是大马猴成精了似的。

    身后跟着高高大大的留着陈浩南那样发型的刀夺。

    身后亦是十几个小弟,有两个搀扶着一个已经解开白色绷带的手里杵着拐棍的二十五六岁的男人。

    那男人脸上一道明显的伤疤,而双眼紧闭,脸上还留着很多开刀的印痕,总是脸上坑坑洼洼左一道右一道的伤口,有些触目惊心。

    陈楚盯着他们,这时,刀夺已经拉开了一辆奥迪车门冲马猴子说道:“马哥,上车吧!”

    马猴子也冲身后小弟挥挥手。

    而这些人亦是上车,那两个刚才还扶着老疤的两个小弟也松开他的胳膊上了后面的面包车。

    此时,老疤脸色露出慌张。

    手里的拐棍也凌乱的在搬砖上点着,杵着。

    嘴唇蠕动,紧张至极的说:“马哥,马爷,你……你上车了啊?我,我好像没在车上啊?”

    身子已经进去奥迪车副驾驶一半的马猴子哼了一声道:“老疤啊,你……你就在这呆着吧,我们先走,等有时间了,你就去我那坐坐,行了,就这样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四十六章 枝轻根亦摇)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百四十五章 可怜独立树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四十七章 虽为露所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