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下载本书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晕桃腮思伉俪

作者:久石 字数:9166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道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帝霸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号红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吏 武炼巅峰 劫天运 全能游戏设计师 元尊 仙逆 最强狂兵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刷刷刷的在韩潇潇的脚底跟脚的侧面上都扎了不少的银针。

    韩潇潇的两只小脚像是小刺猬似的,而且陈楚每扎一下,就当着大美女的面,亲人家一下小脚。

    他说是消毒。

    韩潇潇却气咻咻的,心想混小子,这简直就是在占便宜,在耍流氓,不过想想亲的只是脚而已,又不是别的地方,算了。

    陈楚这时说:“嗯……一会儿给脚上扎针完毕,给屁股扎针……”

    “呀!陈楚,你敢?”韩潇潇脸更红了,心想要真给屁股上针灸,她死也不从了,按照他的针灸方法跟套路,给屁股针灸,首先要脱裤子,然后再亲自己的屁股消毒,然后再……

    想想都让人受不了。

    “陈楚,我的手枪呢!你帮我拿过来,在我的那个警裤下面呢!那个……”

    “咳咳……韩大警官,跟你开玩笑呢,你还真信啊,屁股可不是乱扎针的,以屁股中间为轴,腚沟子分开的两瓣,而这是左右两瓣,而上下两瓣的地方,上半部分可以扎针,下半部分却万万扎不得,因为穴位太多了,弄不好就容易给人家扎瘫痪了,口歪眼斜,扎傻了,所以你不要小瞧屁股了,那里的穴位不少,而且死穴也是相当多的……”

    陈楚解释了一大堆,韩潇潇最后明白他不给自己屁股扎针就放心了。

    不禁撇撇嘴说:“就你懂得多?呸啊!就骗我的吧!你也就能糊弄糊

    弄我了,等我病好了,肯定找个中医啥的揭穿你的真面目,对了,你应该没有行医资格证对吧?给我针灸算是乱行医,等你给我治好病的,我一定抓你!你是跑不掉的……”

    韩潇潇恨恨的样子,陈楚气得动了动她脚底的银针,韩潇潇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那亦是一处笑穴了,脚底亦是又不少神经穴位,亦是又哭穴,笑穴,甚至是昏穴的。

    “韩大警官,刚才你说抓谁?嗯?”陈楚又动了动。

    “哈哈哈!”韩潇潇欢笑不止:“陈楚,你混蛋,你敢……哈哈哈,你再动……哈哈哈……我,我不抓你了,你别动了,求你了。”韩潇潇眼泪都笑出来了,两手在虚空里受不住的乱舞动着。

    陈楚开始认真的黏动她脚底的银针。

    韩潇潇感觉脚底一阵热辣辣的感觉,像是有一个小火炉似的,而且一阵阵的暖暖的感觉在她的身子的四肢百骸慢慢的运动着,肚子也不禁咕咕咕的叫着。

    韩潇潇遂道:“是不是我饿了?”

    “不是!是你肚子里的凉气,等针灸完毕了,你体内泛热,乾坤倒置,斗转星移,血脉运转后,产生热量,把你身子里的凉气逼出去,放几个屁,基本上就好了……”

    “滚!陈楚,你这都是什么医术啊!我呸!”韩潇潇不禁想起上次自己屁声不断,丢了大人,不禁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了。

    陈楚呼出口气。

    “别这么瞪着我,我给你针灸看病,没功劳还没有苦劳啊!你一个谢谢不说,还一会儿要手枪,一会儿要抓我的,我早知道你是这个白眼狼,才不给你看病呢,还好心好意的搂着你给你温暖……”

    “呸!搂本大美女你就知足去吧!你还冤屈了?我要是愿意,喊一声,不知道多少男人花钱来搂着我呢……”

    “嗯?花钱来搂你?那你不成了鸡了?”陈楚说完,发现韩潇柩潇潇脸黑下来了。

    忙呵呵说道:“韩大警官笑一下,我刚才是开玩笑的。”韩潇潇不笑,陈楚就动一动银针,韩潇潇虽然是尽力的绷着,还是绷不住的哈哈的笑了,花枝乱颤,眼泪都出来了。

    陈楚忙收住了,过了一阵,把她脚底的银针都撤掉了。

    随后钻进被窝,韩潇潇脸红了红,不过被陈楚一把搂过去,她的脸贴在陈楚暖烘烘的胸膛上。

    感觉好受了不少。

    “陈楚啊,你这银针是不是扎完了啊?”韩潇潇红着脸问。

    “切!哪那么容易啊!和你说啊,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尤其是这种感冒的病,属于病毒感染了,既然感染了就没那么容易快速恢复的,中医是不错,但是讲究的是养生,有个好转的过程,普遍比西医慢的,就你这感冒,要是去医院打点滴,咋说也得一个疗程,差不多一个星期了,而好转的话,就算快,也得三天吧,能彻底恢复身子,中医再快,我的医术再精明,也得三天时间,你就好好休息吧!”

    韩潇潇叹了口气:“那不行啊,我在这,警局里的事儿咋办啊,这两天还得抓坏人呢,正引那个黑衣人上钩呢!”

    陈楚笑了,心想,你这个大傻妞儿,现在那个黑衣人正搂你睡觉呢。

    韩潇潇感觉脚底热乎乎的,肚子亦是咕噜噜的,像是有一股热气不停的在她的肠胃里乱窜,像是要放屁的样子。

    忙贴的陈楚更紧了一些,脸上亦是羞答答的。

    她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颀长,贴着陈楚的胸口,而脚底亦是长出陈楚一些。

    陈楚搂着她,感觉异常的幸福。

    慢慢的把上衣脱掉,随后慢慢的解开裤带,把裤子也推了下去,里面的衬裤也一点点的弄掉了,最后剩下了内裤,光着膀子搂着韩潇潇。

    韩潇潇亦是感觉到了,不过身子发高烧,脚底温暖了,身子还冷冷的打着冷战,心想自己只不过是跟陈楚两人索取体温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身子慢慢的蜷缩,两人慢慢的搂抱在一起。

    早上,陈楚勃起,给她针灸完毕也只到了六点半而已。

    外面天还没亮透,屋子里光线亦是有些发暗。

    韩潇潇迷迷糊糊的,睡起了回笼觉。

    这回笼觉最是酣甜。

    韩潇潇感觉浑身热乎乎的,不禁慢慢的把睡衣推开,她这睡衣亦是一体的,拉锁拉开,陈楚的手下意识的伸了进去。

    韩潇潇像是一只从蛋壳里钻出来的小母鸡似的,身子蜷缩的进入了陈楚温暖的怀抱。

    虽然这房间供热不好,但是两具身子搂抱的紧紧的,外面玫瑰红的大被一裹挟,亦是温暖如初。

    被子蒙住头,两人像在被窝里亦是相互缠抱,陈楚迷迷糊糊的有些醒了,手搂着韩潇潇柔滑的美背,摸到了她的乳罩,下面慢慢的去摸,一下摸到了她弹性十足的屁股。

    还有那蕾丝的三角裤头。

    而韩潇潇亦是像一只小猫似的一门的往他的怀里钻着。

    陈楚呼出口气。

    感觉这比用银针刺晕韩潇潇,搂着她更是美的不得了。

    前者是没有生命力的,而后者是一种两厢情愿的,自然不同了。

    轻轻的摸着韩潇潇的玉背,陈楚的嘴慢慢的印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亲了两下,韩潇潇嗯嗯两声发出声响。

    陈楚不敢乱动了,生怕把这女人弄醒了。

    而直接霸王硬上弓?他想了想还是没敢,这可不是邵晓华,说糙就糙了,她要是少了根汗毛,人家老爹知道了能整死他。

    陈楚索性也睡去了。

    两人昏昏沉沉的,直到一串电话铃声响起,这才醒来,韩潇潇下意识的手往后摸,在床头摸起电话按住接听键喂了一声,随即说:“唔……高队啊,嗯……我睡觉呢,今天请假,嗯……生病了,发高烧了,嗯……好了……”

    韩潇潇挂了电话,高进也没办法,心想自己这个领导就那么回事吧,人家可是韩铁林的女儿,是自己领导领导的领导,高出他不知道多少级别了,这个小公主得好好伺候着了,而且韩铁林这两天还特意打电话询问女儿怎么样了。

    高进拍着胸脯说:“大领导放心,令爱生龙活虎的……”

    这生病了,自然得给人家假了,想休息几天都成,不想干警察这行了,天天休息也都可以。

    韩潇潇放心电话,转头搂着陈楚又睡。

    忽的,她啊的叫了一声,看着光溜溜的陈楚,还有光溜溜的自己。

    不禁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了下去。

    见陈楚还睡着,他光着膀子,就剩下了一只内裤没脱,剩下的全脱了,而下面撑起来一只长长的大东西。

    韩潇潇脸腾的红了,而自己也只穿着黑丝的乳罩跟黑色的蕾丝内裤。

    韩潇潇脑袋嗡嗡的,抓过一只小摊子裹住自己的身体,脑袋一阵眩晕。

    而这时,一只胳膊搂住她的细腰,一个头又贴了上来。

    韩潇潇身体麻酥酥的,感觉旁边身体的温暖。

    不由得一阵的迷糊。

    不过脑中却像是要爆炸了似的。

    “起来!陈楚!混蛋!”

    陈楚已经醒了,故意睡眼惺忪的问:“韩大警官,你不睡觉喊什么?”

    韩潇潇气得咻咻的。

    指着陈楚说:“你!你为啥不穿衣服?你刚才……刚才都看见啥了?还有……我的衣服是不是你脱了的?”

    陈楚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你……啧啧,你自己脱得衣服好不?让我给你取暖,你现在还先翻脸不认人了?真是的,我就是农夫,你就是蛇,我用体温把你这条蛇给救活了,你还不知道感谢我,还说我不好,你说你还有良心么?”

    “你……呸,你占我便宜?”韩潇潇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觉自己就是被这小子占了大便宜了。

    陈楚撇嘴:“啧啧啧,我占你便宜?切,你就别妄想了,真是好人难做呢!我和你说啊,韩大警官我这是单纯的借给你体温,看是生病了才这样的,我还没怕你传染我呢!再说了,咱们根本不可能的,你不喜欢我,我还不稀罕你呢!你长得那么丑,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呢!你就别做梦了,也不要有非分之想……”

    “呷?”韩潇潇围着摊子冲陈楚怒道:“你……你说谁丑?”

    “当然是你啊!”陈楚指着她的脸说:“人家我爸说了,女人的脸一定要圆,圆脸才有福气,耳朵要大,也是有福气的,你看你长得,脸这么瘦,一看就是没福气的,而且啊脸还这么白,一看就是营养不良,还有……你看你这腿,你这腰,人家我爸说了,女人腰必须要粗,那样才能干活,种地铲地喂猪啥的都能拿起来,你行么?韩潇潇我问你,你能一个人扛一麻袋苞米,一百八十斤的么?还能扛着麻袋装四轮车上么?”

    “我……”韩潇潇脑袋嗡嗡的,心想自己扛一百八十斤的麻袋?自己又不是苦力。

    陈楚啧啧啧的撇嘴说:“不能吧!所以你当我媳妇不合格,赶紧睡吧,我未来的媳妇是那种能干活的,女人么,能干活的才叫美,脸大的,腰粗的,腿粗的,胳膊粗力气大的,体重一百五十斤以上的女人才叫美,你这样的瘦了吧唧的,啧啧啧,一点肉都没有,长得这么丑,还丑仁多怪,说我占你便宜?天方夜谭,不知所谓……”

    陈楚倒下又睡了。

    韩潇潇气呼呼的。

    “我不知所谓?我丑?陈楚,你给我说清楚了……”

    她摇晃了几下,陈楚也不醒过来跟她舌战。

    而披着摊子,不一会儿就冻得打了个打喷嚏。

    忙钻进被窝,抓了抓被子。

    心想陈楚这个混蛋审美有问题,不过这样的人对她也是安全的。

    她刚躺下,陈楚的胳膊又过来搂她,韩潇潇感觉一股热热的气息,便顺从的被搂着。

    不过下一秒,一根粗粗的动顶住了她的屁股沟,韩潇潇眼睛立即睁得大大的,一副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5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536/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5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晕桃腮思伉俪)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百五十六章 黛蹙娥眉柳带愁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五十八章 寒生兰室盼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