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符师》

下载本书

432

作者:Q凉 字数:5680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弟弟是恶魔 帝霸 全职法师 全职武神 道君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黄庭道主 永恒圣王 极品全能学生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秦吏 校花的贴身高手
    如显示的章节错乱, 请于三小时后刷新阵法一道, 当真博大精深。【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m.. 移动网

    “走。”二次打脸,王明开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和大汉两人撞开人群径直离开。

    守门的护卫没有阻拦,将人放行,在收到杜金韬示意后, 跟在王明开身后一同离开。

    “对不住了各位, 净让你们看笑话。”杜金韬冲众人抱拳, 将情绪控制得很好, 说笑道, “不过还是要提醒各位一句, 活动进行的时间可不多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后面还有一场拍卖会,破阵节目只是正餐前的助兴节目罢了, 为了不影响拍卖进行,定不会进行太久,他们确实耽误太多时间了。

    当下,如鸟兽四散, 走得干净。

    杜金韬回过身, 走到景琛身前,手上多了一张黑色的卡,看着比贵宾卡还高档那么一分, “刚才之事,多谢公子出面了。”

    虽然他自问没有在锁灵箱上动手脚,但王明开的话已经引起了猜疑, 悠悠之口难堵,其他人面上不说,心里保管不好就对他有意见。

    景琛之后的举动,却是帮他消除了这种顾虑。

    不由的,杜金韬再次对景琛为人处事折服,这种人只要不与之为敌,相处起来定是极为舒坦的。

    “杜管事身上的卡不少嘛。”景琛毫不客气收下,然后乌溜溜眼珠一转,用打商量的口气道,“杜管事,你看凌奕帮你解决了那只歪嘴猴,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

    杜金韬一时没反应过来,半晌意识到歪嘴猴说的是王明开,嘴角一抽道,“凌公子的贵宾卡,早在送请柬的时候就一并送出去了。”

    两人又寒暄几句,杜金韬还要照看其他地方,告了声罪就离开了。

    夏雄飞和余易安用长者看晚辈的欣慰目光扫过景琛几人,最后嘱咐声“想学炼丹制器尽管来找他们”后也走了。

    这一走是离开晚宴会场,到偏房里先歇了,等拍卖会开始时再出来。他们的岁数,没有太多精力下功夫去破解符阵了,还是留给年轻人去争吧。

    “请柬,你丫的居然有请柬?!”等人已走完,景琛本性立马暴露。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进来的?”凌奕抓过揪着自己领口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眼神中满满的笑意似潋滟开一汪春水。

    景琛好不容易拉回理智,咬牙道,“美人计对我没用!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那张该死的普通请柬可是花了我大半积蓄。”

    “还让我穿了女装,简直是我一生的污点!”霍之由适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被公孙钱多很快捂嘴拉到一旁。

    “没关系。”凌奕笑道,“用完我这还有,随你败。”

    “是啊是啊,随你败就行,给老头买株灵虚养魂菇都没钱。”剑老戚戚道,颇有种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酸楚。

    那种天材地宝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吗?!对剑老倒苦水习以为常,凌奕果断把老人家屏蔽了。

    景琛“咯哒”地磨牙,酝酿半天声讨的话还是泄气了。看吧,这就是财政大权不掌握在“一家之主”手上的后果!家是能随便败的吗?!

    “我算好了突破时间,过来正好能赶上拍卖会开始。”凌奕无奈道,眼里带了几分促狭,“没提前说是我不对,没想到你们这么猴急。”

    “……额,这个。”又转回这个话题,景琛心道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再说下去,保不好就要回到“回房交流交流”上,“咦,那有个东西不错,我们过去看看。”

    凌奕忍笑,顺着拙劣的话题转移应了一声,“好。”

    ……

    “大哥,他们跟上来了。”大汉抱着王明开断去的一臂,身后不远是没有一点隐藏行迹意思的护卫。

    “该死。”王明开咬牙,问道,“铁头他们通知三当家了没?”

    “我们出门的时候他还在联系,这里离魔窟太远,传讯接受不到。”顿了一下,大汉声音压得很低,“刀疤放了传讯鸟,应该不会等太久。”

    他们往船舱走,护卫一步不落跟着,可能是由于四周人还不少,为避免引起骚动,护卫们没有做出其他出格举动。

    “大,大哥,你说他们会不会发现了?”大汉受不了这样明目张胆的监视,忍不住开口道。

    王明开脸色淡然,除了额头不住冒冷汗,“要是发现了,我们还会在这里?他们是在施加压力,逼我们露出马脚。”

    “二头,不要自乱阵脚。”王明开呵斥道,“先回船舱,问问铁头当家们什么时候能到。这是条大鱼,跑不得。”

    ……

    景琛说的好东西,是个不起眼的阵衍盘。

    外表灰扑扑,像是许久没有被人使用擦拭,边缘深浅不一的锈迹,会让人怀疑这不是符器,而是粗制滥造的工艺品。

    “大嫂你喜欢这个?”霍之由嫌弃道,戳了戳身边的公孙钱多,“我记得你小金库里摆着不少啊,送我大嫂一个呗。”

    “……”公孙钱多摇扇的手一僵。喂喂,有你这么卖兄弟的嘛?再说,就是我乐意送,人家还有伴侣虎视眈眈啊——请参考折扇“爷有钱”。

    “它很特别。”景琛走到箱子前,用灵识扫过上面,确定了心中所想。

    阵衍盘摆在第十五个锁灵箱里,位置较边缘,比起中间几个大箱,看的人也很少,但却是这些巷子里面,唯一能感觉到灵识波动的。

    是的,不属于景琛的,另一个人的灵识波动。

    符纹世界的人炼丹制器依靠的是精神力,精神力与灵觉不同,就最大区别来看,强大精神力是帮人更好完成事情的助力,而灵觉则具备了其他功能,如探查,内视,甚至能控制体内真元流向。

    当然,有灵识波动不代表炼制阵衍盘的人,或者最后使用阵衍盘的人就具有灵识,隔了一层锁灵箱只能感应出大概,具体还是要等到手再看。

    “是挺特别的。”霍之由撇撇嘴,“它是这些里面最丑的。”

    景琛轻飘飘瞥了霍之由一眼,“你是不是看上左边第九个箱里的刀了?”

    那是七星中阶符器,也是唯二人聚集最多的之一,至于人最多的那个,是有八成概率帮人突破星阶的九窍破灵丹。

    霍之由眼睛噌得一亮,像小狗看到肉骨头,异常狗腿地看着景琛,“大嫂,能帮我拿到不?”

    景琛哼哼两声,拿起锁灵箱上的引灵笔,意有所指道,“这个嘛,得看我心情了。”

    霍之由背一挺直,很明显地言不由衷道,“这绝对是我看过的最……好的阵衍盘。”

    公孙钱多,“……”我当初是被什么糊了眼才认了这兄弟?

    凌奕,“……”我当初脑子里在想什么才收了这小弟?

    景琛咧嘴一笑,“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英雄所见略同嘛。”

    公孙钱多,“……”所有的英雄都要哭了。

    凌奕,“……”恩,我的媳妇儿就是见识好。

    景琛拿起引灵笔这会儿,原本箱子边的人有些摇摇头,往别处去了。

    刚才王明开一事,他们看到了景琛的符阵造诣和凌奕秒杀八阶的实力,这两人凑在一起,他们还有希望吗?!不带这么组队虐人的!

    唯留下几个兴致勃勃想看破阵的,杵在那不走,又或是等着景琛破不了阵,看笑话的。

    此时活动进行到了尾声,照规矩,锁灵箱里没有被破阵取走的东西,都会出现在接下来的拍卖会上。

    因此,比起看到有人破阵,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被解开的锁灵箱越少越好,这样他们看中的东西,才能顺理成章在拍卖会上买下。

    景琛手持引灵笔,神识探入阵符中,片刻后,心中突地一阵,眼睛豁然睁开,手上引灵笔也随之放下。

    不对,乍一看只是七星低等强度的符纹,深入探索后绝不下九星难度,而其中阵纹分布,更是隐隐与他现在参悟了八成八的九九绝杀阵契合。

    围观人瞅着景琛动作一头雾水,这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符阵还完好无损啊,难道……

    是解不出来吧,有人幸灾乐祸地想。年轻人就是太年轻,出风头太盛,现在自己下不来台了吧。

    “怎么?”凌奕见景琛神色惊异中带着兴奋,就知道对方不是破不了阵,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回去说。”说完,景琛目光一扫,看到不远站着的杜金韬,朝他走了过去。

    其实杜金韬在景琛走向阵衍盘所在的锁灵箱时就注意了,也像围观者一样站外围静静地看,只是神色略微古怪。

    “杜管事。”景琛笑呵呵道,“你这是铁了心要把宝贝留到拍卖会上啊。”

    杜金韬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公子何出此言?”

    景琛望向阵衍盘所在的锁灵箱,淡淡道,“杜管事懂得。”转而一笑,“这箱子的符阵我能解,却不能在这里解,杜管事怎么看?”

    杜金韬掩在袖子里的右手中指抖了抖,笑道,“自是让公子带回去慢慢推衍。”

    话一出,所有等下文的人都傻眼了。

    草,不是说活动有活动的规矩,时间一到宝贝就直接拿到拍卖会吗?现在人一说,居然可以带回去慢慢推衍,这是拿大家找乐子呢,规矩也不是这么定的吧?

    要是谁都说能解但不能在这解,岂不是谁都能带回去了?!

    一时,群情激奋,非得讨个说法。

    杜管事苦笑,他就知道说出来会是这样,可事情是少主吩咐办得,他不能拒绝啊。

    “大家安静,听我说一句。”杜金韬朗声道,“其实今天活动用的锁灵箱,原本只有十七个。”

    竹墨掩嘴一笑,腕上篮子提了提,嫣然道,“好了,两位好姐姐,妹妹还不知道你们心思呢,这有我,你们快去吧,记得帮我稍一盒回来。”

    两位少女顿时眼眉笑开,应答了一声,脸色转喜走开了。

    待人走远,竹墨面色微变,步履平稳地往落魄小院走去。

    不远草丛里,丝带傀儡动了动,走到附近假山下,隐进山石间的阴影里。

    房内。

    景琛放下手,指尖在桌上轻敲,视线落到一旁的食盒上,若有所思。

    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景琛目光一闪,头微微垂下,眼神看起来有些呆滞。

    进来的是蓝衣少女,装有冷饭的篮子被她放在门口,没有带进来。

    竹墨进来,第一眼就看到桌上还没开动的食盒,捋了捋袖子笑着走过来,“景少爷是不是又在想少爷了?”

    竹墨走到景琛身后,替他将睡醒后有些散乱的头发挽起,说道,“少爷在张罗成亲的事,这两天忙着呢,景少爷乖,先把饭吃了,一觉睡醒就能看到少爷了。”

    景琛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好不容易才憋住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结合刚才用傀儡人听到的话,他算是明白了——这具身体原主就是她们口中说的傻子,还是个即将嫁人的傻子。

    再看蓝衣少女态度,景琛心中隐隐对现在处境有了个了解。

    即将要娶亲的那个凌奕与原主应该是认识的,而眼前蓝衣少女与黑衣人不出意外都是凌奕的人。

    另外,院落的破旧能看出原主在景家过得并不好,然而屋中家居精致,又透露出另一个消息,原身被凌奕照顾得不错。

    想到这些景琛有些头大了,他的修为全无,贸然暴露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人这件事显然是不智的。

    可原身是傻子,并且近日就要出嫁,让他装聋作哑,迷迷糊糊认了,他也是不甘心的。

    揣着心思吃过饭,在竹墨催促下,景琛无奈地继续装傻,闭眼躺在床上,佯装睡午觉。

    待竹墨收拾好食盒轻声退出去,景琛用灵觉扫过房屋周围,确定没有窥视感后,睁开眼盘坐起来。

    早上用灵觉内视身体后,他发现身体里虽然有两个气海,原本的功法还是适用的,唯一有点麻烦就是身体里残留的符力灵纹,不知道会不会与他修炼的真元相冲。

    心神守一,景琛一边默念《造化修神诀》,一边用小周天循环后凝练的少许真元去冲击符力灵纹。

    《造化修神诀》是景琛的师父在一处古遗迹中得来,飞升之前告诉景琛好好修炼,他们会在神界相见。

    想起师父,景琛心中又是一阵感慨。

    以这世界独特的修炼体系,不知道最后大道的终点通向何处,他们师徒还会不会有见面的那天。

    花了一下午,景琛将功法在体内运转九个小周天,身上出了层薄汗,体内真元稍稍凝聚了一些,那些本就少得可怜的符力灵纹则被他引到了小气海,在没找到解决方法之前,暂时堆在那里。

    《造化修神诀》共九层,前四层淬炼**筋骨,后四层修灵觉炼魂魄,第九层两者合一,破碎虚空。

    上一世的景琛炼到了第六层,再次修炼起来,有了经验自然事半功倍。

    窗外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从院落一角往天空望去,就见日薄西山,天边如火烧红一片。

    景琛在隔壁房间找到了洗漱的地方,脱下带汗的里衣,换上干净衣服后回到房间里。

    房间桌上此时已经多了一个食盒,打开后依旧是丰盛的菜色。

    景琛没有客气,坐下吃起来,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

    再待下去是不行了,虽然他上辈子也喜欢男人,但就这么稀里糊涂给人当鼎炉是万万不能够的。

    何况听中午那米分群少女的话,对方绝不是简单角色,以他现在能力,送上门给人压这种事绝壁不能忍!

    吃完最后一口饭,景琛搁下筷子,接着通过傀儡阵烙印连接到了丝带小人所在,手指一动,丝带小人找到一个正对房门位置的草丛藏起。

    没等多久,通过傀儡人的视角见房顶跳下一人,进门。

    景琛放开的灵觉蓦地一顿,面前出现那人,正是中午送食盒的黑衣人,照例一声不吭,将盒子收回去后悄无声息离开。

    景琛盯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半晌,而后抬手摸了摸颈上玉佩,慢悠悠起身,靠在床边闭目养神。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封九公子的地雷2333么么哒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ianhuatang.la/down/txt6355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mianhuatang.la/63550/

发表书评:http://www.mianhuatang.la/book/63550.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43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431     返回目录     下一章:433